大龍峒保安宮

臺灣臺北保生大帝廟

坐标25°04′25″N 121°30′56″E / 25.073626°N 121.515517°E / 25.073626; 121.515517

大龍峒保安宮,又稱大浪泵宮,是位於臺灣臺北市大同區保安里、鄰近臺北孔子廟保生大帝廟,為泉州同安人所信仰的廟宇,建築曾獲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榮譽獎,2018年列為國定古蹟

大龍峒保安宮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保安宮 Baoan Temple, Taipei, Taiwan.jpg
大龍峒保安宮三川殿
登錄等級國定古蹟
登錄類別寺廟
登錄公告日期2018年11月12日
位置 臺灣臺北市大同區保安里哈密街61號
官方網站www.baoan.org.tw
詳細登錄資料
大龍峒保安宮
大龍峒保安宮三川殿
大龍峒保安宮三川殿
基本資訊
所在地 臺灣臺北市大同區保安里哈密街61號
創建年份  大清乾隆七年(1742年):
原始建築
日治臺灣大正六年(1917年):現存建築
主神 保生大帝
例祭 農曆三月十五

建物沿革编辑

清治時期编辑

清高宗乾隆七年(1742年)於大浪泵草創,香火是由泉州同安人從家鄉白礁慈濟宮迎請保生大帝分靈來臺[1]。在乾隆年間,新莊艋舺地方同安人被三邑人排擠,開始往北遷移到此地[2]清仁宗嘉慶七年(1802年),富商王智記及鄭、高、陳等廿一戶,合夥投資興建一條商業街,街兩邊各有廿二間店鋪,遂稱為「四十四坎」,至嘉慶十年(1805年)四十四坎商民發動募款,在街市東端隘門外建廟[3]。當時選用石造、工程浩大,讓廟身有如今「回字型」的三殿規模[4]

清宣宗道光十年(1830年)落成[3][5],廟名大龍峒保安宮取自「保佑同安人」之意[3][4][6],俗稱「大道公廟」或「大浪泵宮」[7]

咸豐年間陳維英在此廟籌建樹人書院[8],後因鄉人以書院不宜附設於廟宇遂遷移[9]頂下郊拚時,頂郊人以艋舺龍山寺為據點,對抗以大龍峒保安宮為據點的下郊人,中界點是今日的康定路、內江街一帶,雙方出陣前必至廟內誓師[10]。在歷經一連串的械鬥後,同治七年(1868年)到十二年(1873年),保安宮有了第一次大規模整修[11]

乙未戰爭,原清代臺灣巡撫、後稱臺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逃離臺灣,駐紮在大龍峒的清軍因欠餉而暴亂,造成位於舊圓山火車站前的火藥庫爆炸,使鄰近的保安宮受到破壞[3][5]

日治時期编辑

 
正殿

1896年8月29日,台灣總督府在保安宮後殿、東、西兩廊成立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第三附屬學校,直到1904年大龍峒望族陳悅記陳家捐地作為校地,才遷出[12]

1917年,鄉民沈豬、鄭萬鎰等募款重修,耗去日幣三萬兩千元[3][5]。木雕由陳應彬與郭塔對場作[6][13]。廟方趁勢舉辦徵聯比賽,廣邀全島文人參與,為當時文壇一大盛事,評選出九名入選作品,均雕刻於前殿、中殿廊柱[4]

戰後時期编辑

戰後,保安宮被兩百多戶來臺灣的軍眷占住十八年[14]。1951年,黃贊鈞主持成立臨時重整委員會,會商自正殿至後殿逐步整修,但他1957年就去世,臨時重整委員會改組為管理委員會,由林拱辰擔任主委[5]。1961年,林拱辰獨捐新台幣十五萬元倡導在宮前的一千多坪土地建設立公園,由台北市政府補助十四萬元[15]。同年,時任林拱辰主委等人開始整頓宮務,再加上臺北市政府補助的五十萬元,終於1966年將占住戶全體遷走、拆除全部違建[14]

之後,學建築的呂學輝規劃整修事宜,許多材料和工人都是他出錢出力整修,整修工程不到一年時間就完成[14]。1981年完成凌霄寶殿[16],同年被政府列定為二級古蹟[17]。1991完成大雄寶殿[16]。1992年冬,圖書館啟用[18]。廟方設有民俗信仰、歷史文化、傳統建築三組讀書會,每月定期在此圖書館舉行聚會交流[19]

1995年,呂學輝召開董監事會議,決定全面整建保安宮[14]。1月19日,民政局長陳哲男向呂學輝、黃慶堂、林萬、蔡兩傳及廖武治允諾補助維修經費[17]。同年5月25日,舉行修護工程動土典禮,包括內政部長黃昆輝、文建會主委鄭淑敏、台北市長陳水扁與民政局長陳哲男等共同主持,由華梵工學院建築系主任徐裕健負責設計,夏鑄九、薛琴、王鎮華、辛晚教、徐明福、洪文雄等學者專家所組成諮詢委員會[20]

工程第一期修臨哈密街的三川殿及東西護龍,第二期修正殿及內埕,第三期修後殿,第四期修周邊環境及相關設施[5]。1996年修護時,發現大門三川殿有半數左右的脊樑已遭白蟻蛀蝕,三川殿屋頂恐有塌陷之虞,遂找來日本業者負,進行臺灣首見的防蟻盾除蟲工程[21]。七年修建過程中,整修有各式問題,如木料以人工林木冒充自然林木、付石材訂金卻不給貨、現場無人監管、設計師部分沒設計,由於問題一一浮現,廖武治遂自發主導整個修建工程[22]。因台灣的現代化,部分建材難覓,於是派員赴福建考察,購買福州杉、泉州石雕、石板及晉江紅磚[5]。曾在古蹟界流傳的故事是,保安宮過往的大柱木料是以實測尺寸去定料,導致整批料報廢的荒唐事出現,才讓廖武治決心自行介入修復[23]。 他以幾位匠師接觸的經驗感慨說,台灣民間各角落散佈有不少手藝一流的古蹟修復匠師,但未必名列在內政部提供的名單上,使得部分師傅平時只好當大樓管理員、擺地攤,修復古蹟反而成兼差[24]。廖武治引台大城鄉所過往的資料指出,古蹟修復體制最嚴重乃在學者身兼建築師,互相包庇放水[23]

2002年初,三川殿、東護室、西護室、後殿、正殿工程已完工,原先拜埕上方雨棚拆除,使得正殿屋宇剪黏翹脊重新展現於蒼穹之下,煥然一新[25]。耗費兩億六千萬元以在「整舊如舊」原則下重建工程完工後,於2003年6月30日舉行安龍謝土儀式[26]新加坡天福宮在2002年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後,認為保安宮水準不亞於天福宮,就建議保安宮報名2003年的文化資產保存獎,得獎時聯合國不僅未通知臺灣參加頒獎典禮,到2004年2月才送獎牌到保安宮[27]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3年亞太文化資產保存獎獎牌

11月12日,文化部公告大龍峒保安宮為國定古蹟[28]

廟宇景物编辑

大龍峒保安宮位在臺北孔子廟西側[29]、保安里[30]哈密街61號[4][18][23][31][32]

 
大龍峒保安宮最古老的龍柱。

廟前原為一排的木造瓦頂的四十四坎店鋪,每一間正好有一進,寬一丈七尺五寸,1959年配合重慶北路三段擴建多數被拆除,1973年市府又拓寬保安宮前,再度拆除四十四坎的其餘店鋪[3]。廟前的小公園設有卍字橋,水池置有金龍一條盤蟠其間[15]

保安宮包括前殿、正殿、後殿,占地面積三千多坪[17]。建築風格偏向漳州風格,是因1917年由漳派名匠掌舵重修時所奠定的格局,無論頂飾上的剪黏、水車堵上的交趾陶、重簷間的吊簡與垂花,皆為廈門匠師作品[5]。剪黏修復時是以傳統糯米製成糯米灰,加入烏糖汁做接著及泥塑材料,捨棄玻璃或壓克力等現代材料,以作到「整舊如舊」效果[24]。乾隆年代之前興建的臺灣寺廟,石材多用中國大陸所產白色花崗石,此廟卻使用同安所產青石與北臺灣開採的觀音山石,因此整體建物呈現深沉穩重而古樸的色調,為起用臺灣石材的最早寺廟之一,象徵廟宇建築的本土化[13]。由於資金無法一次備足,即使寺廟的重要門面,窗子、門與梁柱可能都分屬不同時期建造,例如大門的窗戶與梁柱建造年代就相差三年[4]。對場時,匠師在樑柱上留下「好工手不補接」、「假獅破真獅」,意思是老師傅的工藝不見得比年輕師傅的工藝優秀[33]。宮中的古聯古匾保存猶多,如陳維英所寫的楹聯[3]。廟內也保有不少清代將軍餽贈的匾額,因過去軍官若被派駐來臺,渡海多災、又需適應島國氣候,離開時感念神恩庇佑,常饋贈匾額致意[4]

不少臺灣廟宇都加裝鐵窗,廖武治則認為鐵窗與傳統建物扞格,各重要地點因此改設全天候廿四小時運作的閉錄監視系統。不同於一般古蹟寺廟對水電設備不重視,管線雜亂,廟方將水電及消防工程納入古蹟整建工程,供電、供水、中央空調、消防、監控等管線全面地下化。[19]

第一進為五開間的三川殿、左右各三開間的龍虎門,共寬達十一開間[6]。大門入口的二石獅之所以雌雄均開口,據說是工匠把不小心都雕成開口,因深知理虧,工錢也不敢收[3]。殿前有上往下纏繞的八角蟠龍柱,為嘉慶年間作,是此廟現存的最早石雕[6]。三川殿的東山門氣窗處曾藏有十餘本帳冊,到1990年整修時才發現,為1914年開始登錄,記載廟裡採買每一項物品的數量、單價,由於當時的主事者都以閩南語紀錄,可看到代表醬油、火柴的「豆油」、「番仔火」等逗趣的文字[33]

東邊鐘樓柱子與西邊鼓樓柱子,因為對場作,呈現不對稱[13]。西廡鼓樓祭祀註生娘娘,兩傍配祀十二婆姐[34]

 
正殿內的保生大帝寶像

正殿外牆迴廊壁畫為潘麗水所作,題材包括木蘭代父從軍鍾馗迎妹回娘家八仙大鬧東海三英戰呂布[13]。屋簷間,原本設計在八仙浮雕刻寫「八仙大鬧東海」,對場先完成的郭塔先刻「鬧東海」,後完工的陳應彬卻認為人物雕刻已經傳達故事情節,不需要另外刻字,故成了今日徒留「鬧東海」三字[6]。殿內牆交趾陶出自洪坤福之手,龍虎垛保存極為完整且有落款[13]。殿內的保生大帝開基神像為乾隆時從淡水河口運來[35]。鎮殿神像因排行第三,俗稱「三帝」、亦曰「三祖」,為軟身神像[34]。陪祀三十六尊官將是道光九年(1829年)保安宮重建時,請泉州派師傅許嚴雕刻,呈現漆線木雕的風格[35]

 
三十六官將

藥籤計有內科藥方一百廿首、小兒科藥方廿六首、外科藥方卅六首,出自《傷寒論》、《金匱要略》、《濟生方》、《小兒藥證直生方》,廟方1995、1996年間將藥籤處方給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魯兆麟主持編注,仔細查明每一支藥籤處方的出處、功效及主治病症,分門別類。為配合國際保育,廟方也將古籤中的保育類動物藥材去除,改以其他中藥材代之。[36]

後殿前擺放兩座習字爐,為清治時期習字爐的復原品,見證當年樹人書院歷史[4]。殿內供奉的神農大帝為半裸、著草裙的原始人造型,據說日軍進入時還嚇得以為是《桃太郎》中的「[31]。後殿曾奉祀媽祖,後遷祀於大稻埕慈聖宮[34]。殿內有一牌位專為分類械鬥犧牲者而設[31]

大雄寶殿內奉祀釋迦牟尼佛[16]。廟後面原有乞丐寮,係清官府為讓乞丐們過自治生活而設,據說這群乞丐曾集眾之智挽救大龍峒免受械鬥中敵對群眾突襲[31]

平日活動编辑

過去永和的泉州人常渡河至保安宮祭拜,因長途跋涉十分辛苦,地方仕紳遂商議迎香火,建立分香廟永和保福宮[37]社子島坤天亭建立前,宗教活動也依附保安宮等大廟[38]

消災法事编辑

參加的民眾在服務台寫好包括生辰的基本資料後,就可以領到廟方備妥的供品,叫做「關限」。供品包括「代身受過」的豬肉,象徵「壓惡」的鴨蛋,以及犒賞四方神靈鬼眾的水酒和豆干。廟方會依照參加者生辰和性別準備其他配備,在一個由厚紙板圍成的小屋子前,一捆紙錢夾著印有男孩或女孩的紙片,象徵參加者性別;放在紙錢上的是張貼有流年相剋物的厚紙板,印有老虎或印著黑狗,代表法師向神明請求的消去的災星:白虎或天狗。此小紙盒子還分為兩種,有束髮小男童的代表太歲,有白綠黃藍紅五個獠牙小鬼的則是五鬼[39]

領到一整套祭品後,便可以到後殿的解祭廳,請宮內的道士逐一為念疏文病符。前往參加的民眾多半也會家人的隨身衣物來,讓家人也能解厄補運,這時,殿旁的義工便會將刻有「保生大帝」印鑑蓋在那些衣服,連同祭品一同放在殿外桌上。[39]

歲時祭儀编辑

保生大帝誕辰编辑

過去大同區以保生大帝誕辰農曆三月十五日為統一祭典之日[40]。1994年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舉辦全國文藝季活動,保安宮開始第一步的廟會文化轉型,恢復廟會傳統[41]

農曆三月初五到三月廿八間,同安裔的張、陳、黃、蔡、杜家族大姓,以及眾庄中的連、鄭、王、周、林、李、楊、葉、許、吳,每天輪一姓氏,請戲班演字姓戲。因張姓是地區第一大家族,所以每演必以張姓為首,而吳姓和保安大帝同姓,以吳殿後,亦有尊崇之意。[42]

農曆三月十三,舉行宴王祭,叩謝神明護佑[41]

農曆三月十四,在誕辰的前一天,會有稱為「力士會」的十餘個陣頭遊街,最早相傳是「老祖力士會」和「二祖力士會」,後來香火日盛,也有更多的力士會產生,是昔日大龍峒名聞全台的遊藝節目[42]

現代在聖誕前夕放火獅,因廟地位在航道下,都要與松山機場協調,請塔台知會班機避開火獅施放的30分鐘[43]。舉行放火獅活動歷史已不可考,廖武治表示該活動和驅逐邪魔、瘴厲之氣有關,早期是以竹片編成火獅,送沖天炮等,不過,在日治時代該宮曾拍一套整個廟會活動集錦,但已未發現放火獅活動,顯示失傳多年[11]。由李清榮製作火獅[43],他在2019年登錄為臺北市文化資產傳統工藝的糊紙保存者[44]

保生大帝聖誕當天舉行三獻禮儀式,三通鼓後正式展開迎神及上香,由保安宮合唱團唱靈應讚,行初獻禮、恭讀祝文、行亞獻禮、行終獻禮、望燎後禮成[41]

神農大帝聖誕编辑

農曆四月廿六,舉行神農大帝聖駕遶境踩街,由土地公開路,保生大帝、神農大帝出巡,由保安宮出發,途經迪化街、民權西路台北橋下、寧夏路再回到保安宮,遍及大稻埕臺北圓環附近及大龍峒等地[32]

中元盂蘭盆會编辑

民俗研究者吳槐在〈台北風土諺語釋說〉回憶,保安宮的輪祀圈因同安人散居各地,為輪值祭祀之便,分為一保、二保、三保這三個地區。一保為大龍峒街、枋隙街、牛埔庄、西新、庄仔、下埤頭社仔大直北勢湖山仔腳北投唭哩岸嗄嘮別關渡滬尾、雞柔山、水梘頭、金包里;二保有興直二重埔三重埔和尚洲、更寮、觀音山、五谷坑八里坌洲仔。三保有大稻埕、加蚋仔港仔嘴松山基隆。在農曆七月十一日放水燈,來值年者必需在宮內後殿,且備點心以給祭祀者。有諺語為「一保肉,二保撲,三保笑哈哈」,指在中元節盂蘭盆會時,一保地區宰牲畜特多、二保地區為鄉村而儉約、三保為商業殷盛之區而祭品至為豐裕。[34]

農曆七月十二,進行豎燈篙儀式,立起三支高約五十尺竹子,分別為天竿、地竿、陰竿,其中地竿會於夜間升起,信仰上是讓孤魂野鬼可過來聞經受度[45]

農曆七月十四,池頭夫人聖誕,保安宮均舉行牽 ,庭園內矗立四十九座由竹子製成圓筒狀、外圍糊紙可供旋轉的 ,由於牽 分水 、血 兩種,糊紙顏色為白色、紅色各半,每個約一人高、直徑一尺。道長在後場配樂下,踏著特殊的步伐展開儀式,亡者家屬輕喚已逝親友的名字,希望亡魂接受供養、超渡。[46]

梁皇寶懺法會编辑

廟方為了紀念大雄寶殿安座奉祀,每年選定農曆十二月初六起至十二日止,啟建梁皇寶懺法會[16]

會見教宗编辑

保安宮與教廷於2016年10月15日及16日共同舉辦為期兩天的「一起尋找真理:基督徒與道教民間信仰者的對話」國際學術研討會,研討會後雙方共同簽署宣言,本宮成為道教民間信仰中第一位與教廷締約的宮廟。2018年3月14日,保安宮代表團由董事長廖武治率領至梵蒂岡會見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創下教宗第一次接見道教團體的歷史性紀錄。[47]

力士會编辑

力士會是為神明服務的信徒組織,即神明會的一種。保安宮力士會定位為「替神明出巡抬轎所成立的志願團體」,在神明會分類中屬於「轎班會」類型。[48]根據報導,台北保安宮目前一共有十個力士會[49]
保生文化祭的重頭戲:恭祝保生大帝聖誕遶境,其遶境隊伍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保安宮各個力士會的神轎,一頂頂雕刻精緻、作工細膩的神轎之前,還有一隻隻造型各異的巨型神獸,是保安宮迎神遶境的一大特色。[50]

紀錄片《扛在肩上的傳承》即是以台北保安宮二祖力士會作為影片中的故事主角,講述2013年所燒毀的台北保安宮百年神轎,如何在二祖力士會成員們的努力下排除萬難、再度復元重現的故事。[51][52]

參考資料编辑

  1. ^ 張潼. 《保安宮小檔案》清乾隆7年創建 國家二級古蹟. 《中國時報》. 2014-10-08 [2019-09-20] (中文(臺灣)). 
  2. ^ 林文義. 往圓山的方向前進,夏夜時,昂頭,從每一束葉片交疊之間. 《中國時報》. 1997-05-02 (中文(臺灣)).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劉玉霞. 《歷.史.篇》 心中有保生大帝 「四十四坎」是大龍峒最早的街市,泉州同安移民在這裡興建了保安宮希望能「保境安民」...... 《聯合報》. 1994-04-03 (中文(臺灣)).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林佳儀. 保安宮 漢字與寺廟之美. 《Upaper》. 2013-12-28 (中文(臺灣)).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台北懷舊/古蹟篇 保安宮復古 大費周章. 《聯合報》. 1995-04-17 (中文(臺灣)). 
  6. ^ 6.0 6.1 6.2 6.3 6.4 張錦德. 文化快遞》2016 保生文化祭「傳統。願景。新文化」. 《中國時報》. 2016-03-28 [2019-09-20] (中文(臺灣)). 
  7. ^ 邱淑玲. 古蹟旅遊篇 精選四路線 浮生半日. 《民生報》. 1997-03-05 (中文(臺灣)). 
  8. ^ 卓克華. 思想月──品味經典‧深耕台北 台北市儒學教育的遺跡 重溫儒學靈光 發現傳統╱現代對位. 《聯合報》. 2000-11-06 (中文(臺灣)). 
  9. ^ 張潼. 北市打造文化走廊 樹人書院文昌祠前鋪面新. 《臺灣好新聞報》. 2019-03-02 [2019-09-20] (中文(臺灣)). 
  10. ^ 江中明. 萬華龍山寺250歲》專題系列之2 蕃薯巿街 聚落興衰史. 《聯合報》. 1989-11-14 (中文(臺灣)). 
  11. ^ 11.0 11.1 曾至賢. 失傳六十年,放火獅,重現廟會習俗. 《中國時報》. 2002-04-17 (中文(臺灣)). 
  12. ^ 邱淑宜. 百年老校走訪記 今年高齡99歲 黃信介就從這裡畢業 大龍國小孔廟為鄰擔綱佾舞. 《聯合晚報》. 1995-05-24 (中文(臺灣)).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李乾朗. 典藏民間風華 台灣寺廟建築的瑰寶. 《聯合報》. 2002-04-20 (中文(臺灣)). 
  14. ^ 14.0 14.1 14.2 14.3 沈長祿. 人物特寫 呂學輝 把保安宮當成家 全面整建廟舍 不畏惡勢力 信徒敬重. 《聯合報》. 1996-11-06 (中文(臺灣)). 
  15. ^ 15.0 15.1 名勝古蹟 分別修建 保安宮建築萬字橋 預定國慶日前竣工. 《聯合報》. 1961-01-03 (中文(臺灣)). 
  16. ^ 16.0 16.1 16.2 16.3 蘇嘉俐. 保安宮法會,並首次舉行皈依典禮. 《中國時報》. 1996-02-01 (中文(臺灣)). 
  17. ^ 17.0 17.1 17.2 謝憲昌. 二級古蹟保安宮修復市府允諾補助 陳哲男允諾在八十六年度編列預算 額度多少要邀學者專家評估才能決定. 《中國時報》. 1995-01-20 (中文(臺灣)). 
  18. ^ 18.0 18.1 邱淑宜. 為大龍峒地區添一分‘書香’ 保安宮圖書館 明天啟用. 《聯合晚報》. 1992-12-26 (中文(臺灣)). 
  19. ^ 19.0 19.1 喬慧玲. 《區里縱橫談》保安宮,打造廟埕新文化. 《中國時報》. 2002-04-28 (中文(臺灣)). 
  20. ^ 大龍峒保安宮展開整修工程 估計耗費上億元預定四年工期. 《中國時報》. 1995-05-25 (中文(臺灣)). 
  21. ^ 陳秀玲. 百年老廟人蟻大戰虛有其表:大龍峒保安宮三川殿半數脊樑被蝕空不是蓋的:日本專家土壤下埋管「驅蟻從地起」. 《中國時報》. 1997-03-21 (中文(臺灣)). 
  22. ^ 施沛琳. 大龍峒保安宮整修七年 滿腹辛酸 材料有問題、工程師跑路、交涉遇恐嚇… 終於完成首個非官方資助修復的古蹟. 《聯合報》. 2002-08-28 (中文(臺灣)). 
  23. ^ 23.0 23.1 23.2 丁榮生. 北市保安宮今舉行古蹟修復座談. 《中國時報》. 2000-06-09 (中文(臺灣)). 
  24. ^ 24.0 24.1 喬慧玲. 古蹟修復主匠合作,保安宮建立新機制. 《中國時報》. 2001-10-29 (中文(臺灣)). 
  25. ^ 紀慧玲. 保安宮光輝閃耀. 《民生報》. 2002-02-09 (中文(臺灣)). 
  26. ^ 林諭林. 保安宮龍開眼 慶成醮今展開. 《中國時報》. 2003-06-13 (中文(臺灣)). 
  27. ^ 劉郁青. 保安宮報名秘辛:新加坡天福宮敦促 本土匠師 實至名歸. 《聯合報》. 2004-04-23 (中文(臺灣)). 
  28. ^ 吳佩旻. 艋舺龍山寺、大龍峒保安宮 升格國定古蹟. 《聯合報》. 2018-11-12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5) (中文(臺灣)). 
  29. ^ 陳璟民. 〈台北都會〉孔廟翻修 歷時3年完工. 《自由時報》. 2008-09-20 [2017-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中文(臺灣)). 
  30. ^ 鍾年晃. 孔廟新生 打算拆遷 72戶民宅 居民贊成反對意見都有 保安里長說如無合理補償 恐難執行. 《聯合報》. 2003-04-09 (中文(臺灣)). 
  31. ^ 31.0 31.1 31.2 31.3 洪惠琪. 古蹟巡禮系列報導十三 先民渡海開墾大龍峒 氣勢宏偉磅礡保安宮 雕刻之美堪為大廟典範. 《聯合報》. 1988-09-06 (中文(臺灣)). 
  32. ^ 32.0 32.1 楊正敏. 《活動看板》保安宮 明遶境踩街. 《聯合報》. 2004-06-12 (中文(臺灣)). 
  33. ^ 33.0 33.1 陳秀玲. 整修保安宮發現「拚場」趣事有「好工手不補接」、「假獅破真獅」等語句還有一些老帳本. 《中國時報》. 1997-10-06 (中文(臺灣)). 
  34. ^ 34.0 34.1 34.2 34.3 吳槐. 台北風土諺語釋說(上). 《聯合報》. 1963-04-05 (中文(臺灣)). 
  35. ^ 35.0 35.1 趙慧琳. 柯錫杰含淚替保安大帝寫真一一拍攝保安宮正殿供奉 175年的36尊官將 北美館將呈現他鏡頭下的匠師手藝. 《聯合報》. 2003-06-07 (中文(臺灣)). 
  36. ^ 龔招健. 保安宮藥籤 風光兩世紀. 《中國時報》. 2000-04-24 (中文(臺灣)). 
  37. ^ 翁聿煌. 〈台北都會〉空間不敷使用 斥資六億四年改建. 《自由時報》. 2015-11-10 [2019-09-20] (中文(臺灣)). 
  38. ^ 陳玠婷. 凍結70年代的社子島 濕地生態、百年文化遺跡. 《太報》. 2018-12-14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7) (中文(臺灣)). 
  39. ^ 39.0 39.1 馮復華. 保生大帝解煞「跪多久都願意」 保安宮舉行消災法事 信眾求醫神幫忙「躲病災」 供豬肉「代身受過」 下周三天祈福法會. 《聯合報》. 2003-04-27 (中文(臺灣)). 
  40. ^ 保生大帝誕辰 大同區昨拜拜 萬華蘆洲均有祭典 各宴親友大嚼酒肉. 《聯合報》. 1959-04-22 (中文(臺灣)). 
  41. ^ 41.0 41.1 41.2 文化快遞》點燃極致的宗教藝術之火 2018保生文化祭. 《中國時報》. 2018-04-17 [2019-09-20] (中文(臺灣)). 
  42. ^ 42.0 42.1 劉玉霞. 《祭.典.篇》迎神賽會 家姓戲 保生大帝誕辰前後,神明會的家姓戲熱鬧上場:神魔當天還有「過火」、「放火獅」...... 《聯合報》. 1994-04-03 (中文(臺灣)). 
  43. ^ 43.0 43.1 蔡思培. 北市保生文化祭明開跑 放火獅18日登場. 《自由時報》. 2019-04-08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1) (中文(臺灣)). 
  44. ^ 魏莨伊. 糊紙雙師張秋山、李清榮 登錄北市無形文資. 《聯合報》. 2019-06-28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1) (中文(臺灣)). 
  45. ^ 蔡思培. 豎燈篙、幫寵物超度 北市廟宇普度各不同. 《自由時報》. 2019-07-28 [2019-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1) (中文(臺灣)). 
  46. ^ 陳秀玲. 保安宮舉行牽車藏儀式超渡意外死亡孤魂民俗 吸引了專家及外國記者參觀. 《中國時報》. 1998-09-05 (中文(臺灣)). 
  47. ^ 黃雅詩. 跨信仰對話 台灣保安宮董事長面見教宗. 《中央日報》. 2018-03-14 [2020-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1). 
  48. ^ [1]大龍峒保安宮的老祖力士會。
  49. ^ 楊心慧. 「保生文化祭」正式登場 總統蔡英文到場敲鑼揭開序幕. 《自由時報》. 2021-04-17 [2021-09-11] (中文(臺灣)). 
  50. ^ [2]台北市政府民政局:2021保生文化祭 在後疫情時代注入文化的力量。
  51. ^ [3]神の御前力士:「扛在肩上的傳承」紀錄片放映與座談。
  52. ^ [4]小獸書屋《扛在肩上的傳承》紀錄片放映與座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