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是一本由唐代文學家白行简編撰的性學書籍。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Dalefu.jpg

1914年 双槑景闇丛书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书影
全名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撰者 白行简
成书年代 唐代

版本编辑

現存版本之一原處敦煌鸣沙山石窟之中,並於19世纪末被考古学家兼汉学家伯希和发现後带回巴黎,现藏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編號為敦煌写卷P2539号。端方曾花費大量資金為其拍摄製作副本。

1907年,叶德辉校订《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列为《双槑景闇丛书》第五种,並於1914年刻印成书。

1913年,考古学家罗振玉曾出版柯罗板版本。

沈雁冰(即茅盾)在《中國文學內的性慾描寫》一文中疑其為托名之偽作[1],但無法找到確切證據。[2]

1951年,荷兰大使馆参赞高罗佩将之重新较订,收入《秘戏图考》卷二《秘书十种》。高罗佩将“大乐赋”中15段逐段解释,他对全文的评语为:“这篇文章文风优美,提供许多关于唐代的生活习惯的材料。”;同一年,《秘戏图考》(英文標題:Erotic Color Prints of the Ming Period, with An Essay on Chinese Sex Life from the Han to the Ch'ing Dynasty, B.C 206-A.D 1644)在日本东京出板。

注釋编辑

  1. ^ 沈雁冰的《中国文学内的性欲描写》稱:“现代人叶德辉所刊书中有《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云是白行简所撰,得之敦煌县呜沙山石室唐人抄本。……但是我很疑叶氏的话,未必可靠。……考白行简……有《李娃传》见于《太平广记》、《三梦记》见《说郛》,风格意境都与《大乐赋》不类。……所以,要说作《李娃传》的人同时会忽然色情狂起来,作一篇《大乐赋》,无论如何是不合情理的。至于《三梦记》述三人之梦,幻异可喜,非但没有一毫色情狂的气味,更与性欲无关。昔杨慎伪造《杂事秘辛》,袁枚假托《控鹤监记》,则《大乐赋》正同此类而已。”,《中國文學研究》下冊,頁五~六,上海‧商務,一九二七年
  2. ^ 江晓原. 《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發微 敦煌寫卷P2539之專題研究. 《性學五章》. 海豚出版社. 2013年8月. 沈氏懷疑葉德輝所交代的《大樂賦》來源,乃至引楊慎、袁枚事暗指葉氏自己是《大樂賦》之偽造者,顯然是因為當時敦煌學尚在初創階段,沈氏本人對於敦煌卷子的收藏、整理又毫無所知,故而出現了直接的知識性錯誤,這在今日已不足置辯。P2539原卷早經刊布於世,無可懷疑。......事實上沈氏否定P2539為白行簡作的理由也是站不住腳的。 

参考编辑

  • 江曉原:《「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發微》,載《漢學研究》第九卷第一期‧1991年6月
  • 高罗佩:《秘戏图考 附论汉代至清代的中国性生活》(删节本) 杨权译 广东人民出版社 ISBN 7-218-00952-2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