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漢傳佛教判教思想中,天臺宗的判教體系,是極受重視的。最早由智顗提出,分為五時教、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三部份,合稱五時八教[1]

目录

概論编辑

教判,即教相判释,亦称教相、判教、教摄、判教理論,即判别解释佛陀一生言行教法的相状差别之理論。

大乘佛教諸多教典傳至中國後,佛教僧眾就其具体教说的形式、方法、内容、意义等,進行分类而判別教说的体系,以明佛陀言行真意。此傳統認為佛陀言行因缘和合因时而生、应对象根机、翻译等问题而异,义理互有出入,于是教相判释因此产生。

隋朝智者大師創建天台宗,貢獻了新的判教理論,提出分為五時教化儀四教化法四教三部份,合稱五時八教,此後此判教法爲中國最通行之判教。

分類编辑

五時编辑

智顗在《法华玄义》提出五時教的理論。他認為佛陀順應眾生不同的根機和時機,所說法的側重點不同,分為五个阶段,名为“五时”[2][3]

  • 華(花)嚴時。釋迦牟尼佛最初成佛所說經典,佛于初成道三七日间说《华严经》,以自证之法试机的时期,屬大乘。代表為《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之名來自《華嚴經》,義爲“以華(花)莊嚴裝飾佛陀”,“華”爲花的古字,故讀音、意義都同“花”。
  • 阿含時(鹿苑时)。佛為“小乘”所說,時間在華嚴時之後,十二年间说小乘(解脫道阿含经。代表為《雜阿含經》、《長阿含經》、《中阿含經》、《增壹阿含經》。“阿含”(āgama)之名來自四部《阿含經》,義爲來去、流傳,引申為流傳下來的正統教義、戒律;因此期間佛說法地多在鹿野苑故也稱鹿苑时。
  • 方等時。阿含時之後,主要內容為回小乘向大乘,時常貶抑“小乘”,讚歎大乘,以化導眾生趨向大乘。代表為《維摩詰所說經》、《思益經》、《楞伽經》等。“方等”之名來自《方等經》,義爲言辭和義理都廣博、圓滿、平等,部派佛教時可以此指稱大乘佛法。
  • 般若時。宣說般若空義,淘汰大小别见之情执,屬大乘。代表為《大般若經》、《如來藏經》。“般若”之名來自《大般若經》,般若(Prajñā)義爲“超越一切的智慧”。
  • 法華涅槃時。開三乘合為一佛乘,立圆教,说真常,明佛性,更于入涅槃前夕说《涅槃经》。代表為《妙法蓮華經》、《涅槃经》等。“法華涅槃”之名來自《法華經》和《涅槃經》,“法華”的“華”和“華嚴”的“華”一樣,意義和讀音都同“花”,法華全稱是“妙法蓮華”,以蓮花比喻妙法,在英文翻譯中簡稱為“蓮華經”(Lotus Sutra)。

八教编辑

智顗在《四教義》中提出,分為化儀四教與化法四教二者[4][5]

化儀四教编辑

化儀,意為佛陀教、饒益眾生的式、做法。

  • 頓教:“顿”即立刻、即刻,謂不谈“小乘”,直说大法。代表《华严经》。
  • 漸教:“漸”即渐次,有渐初、渐中、渐末之不同。說聲聞乘緣覺乘二乘法,爲渐初,代表《阿含经》;後說方等部經典,斥二乘,讚大乘,令其归向大乘,爲渐中,代表《净名经》等;後於般若会上谈之法,淘汰二乘情执,皆導歸入大乘,爲渐末,代表般若经。因有自浅至深的次第,故名渐教。
  • 秘密教:谓佛陀不可思议的智慧、神通,令大众“同会听法,所闻各异,彼不知此,此不知彼,隐密赴机”[4],故名秘密教,即密宗
  • 不定教:谓佛陀不可思议的智慧、神通,令听法大众,“或闻小法而证大果,或闻大法而证小果,彼此相知,得益不定”[4],故名不定教。

化法四教编辑

化法,意為教、饒益眾生的方

  • zàng教:全稱三藏教,即經、律、論三藏,謂其三藏中含有佛教基礎教理,修證可斷我執而入阿羅漢涅槃,可作為二乘教法的異稱,其中也暗含了菩薩教法[6]
  • 通教:“通”者謂承前啟後,涵蓋三乘,以菩薩乘爲正機,以聲聞、緣覺二乘爲傍機。[6]
  • 別教:專說大乘教法,有別於二乘根機,故名“別”。
  • 圓教:所謂“圓”,即圓滿、圓融、不偏,是對最上根機菩薩所說,專指《華嚴經》、《法華經》的境界;是說三乘俱是一佛乘,無“小乘”、“大乘”的分別;又以破除時間、空間之概念執著(即《金剛經》“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眾生相”)後,認為世界是不一不異、無我無他、無昔日將來分別的,此世界觀圓融無礙。

参考编辑

注釋编辑

  1. ^ wikisource:zh:佛學大辭典/五時八教
  2. ^ 《佛學大辭典》【天台宗五时教】(术语)天台宗分别佛一代之说法为五时。第一华严时。佛成道后,三七日中说华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与名。第二鹿苑时。说华严经后十二年中于鹿野苑等说小乘阿含经之间。是就地而与名。第三方等时。说阿含后八年说维摩胜鬘等诸大乘经。广(方之义),谈藏通别圆四教,均(等之义),被众机之间。是就所说之法而与名。第四般若时。说方等经后二十二年,说诸部般若经之间。是依经题而付名。第五法华涅槃时。般若二十二年后,八年说法华经,一日一夜说涅槃经之间。是亦依经题而付名。荆溪之四教仪备释曰:‘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谈,法华涅槃共八年,华严最初三七日。’此五时就经典之部帙而分之者。更立化仪之四教与化法之四教,分别此五时中之说法仪式与所说之教义。是台家所立之五时八教也。
  3. ^ 《佛學大辭典》【五时教】又作五时。即于佛教经典之批判上,主张释尊四十五年之说法,乃从浅而入深,故将之分为五个阶段,称为五时教。我国对于经典之传译,并不依其发展之先后,而系以五时教判为准。五时教之分有如下数种: (一)涅槃宗之五时教。刘宋时代之慧观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前者乃专以菩萨为对象,使其立刻成佛之教,如华严经。对于声闻、缘觉二乘之人,次第导入悟境所说之教,称为渐教,依所说之顺序,渐教之内容复分为:(一)三乘别教,又称有相教。即为三乘之人分别说四谛、十二因缘、六度之个别教,如阿含经。(二)三乘通教,又称无相教。即共通三乘之教,如般若经。(三)抑扬教,又称褒贬抑扬教。即赞扬菩萨,贬抑声闻之教,如维摩经、思益经等。(四)同归教,又称万善同归教。即开会三乘而归于一佛乘之教,如法华经。(五)常住教,又称双林常住教。即主张佛性常住之教,如涅槃经。此说为我国判教之嚆矢,流行于江南,刘虬、僧柔、智藏、法云等诸师均承袭此说,僧宗、宝亮等复以之配于涅槃经所说五味之譬喻,至天台智顗而集其大成。又北地慧光所立之四宗教判,亦以此五时教为其本据。[三论玄义卷上、大品经游意、法华经玄义卷十上、法华玄论卷三、大般涅槃经集解卷三十五、华严经疏卷一] (二)南齐之刘虬亦主张佛教有顿教与渐教二种,而渐教复分为五时,即:(一)人天教,世间之教。(二)有相教,承认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阿含经等。(三)无相教,否定有差别事象存在之教,如般若经等。(四)同归教,如法华经等。(五)常住教,如涅槃经等。但出三藏记集卷九所载之无量义经序(刘虬作)中,唯列七阶,而未举五时。[大乘义章卷一、法华经玄义卷十上、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法华经玄赞卷一、华严经疏卷一](三)隋代智顗亦有五时之说。所立五时为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参阅‘五时八教’1132) (四)据唐代法宝之说,五时教应为:(一)小乘教,(二)般若教,(三)深密教,(四)法华教,(五)涅槃教。第二般若教以下,依次又称大乘教、三乘教、一乘教、佛性教。法宝五时之说,在其所著一乘佛性究竟论中详述之,然该书仅存卷三,缺教判章,故其内容不详。[俱舍论宝疏卷一、五教章通路记卷五十]
  4. ^ 4.0 4.1 4.2 《三藏法數》【化儀四教】:化仪者,如来出世一代化物之仪式也。[一、顿教],谓不谈小乘,直说大囧琺,故名顿教。即华严经也。[二、渐教],渐即渐次,有渐初、渐中、渐末之不同,谓如来初于鹿苑,破斥邪法,建立正教,专为二乘,此名渐初,即阿含经也。次于方等会上,弹斥二乘小机,令其归向大囧琺,此名渐中,即净名等经也。后于般若会上,广谈空慧之法,淘汰二乘执小之情,会一切法皆归大乘,此名渐末,即般若经也。如是自浅至深,次第而进,故名渐教。(二乘者,声闻乘、缘觉乘也。)[三、秘密教],谓如来不思议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大众同会听法,所闻各异,彼不知此,此不知彼,隐密赴机,故名秘密教。[四、不定教],不定者,谓如来不思议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听法之众,或闻小法而证大果;或闻大囧琺而证小果,彼此相知,得益不定,故名不定教。
  5. ^ 《三藏法數》【化法四教】:化法者,佛化众生之方法也。[一、藏教],藏即含藏之义。谓经律论各含一切文理,故名藏教。[二、通教],谓通前藏教,通后别、圆,故名通教。(通前藏教者,谓此教钝根菩萨,虽观无生四谛,但证真空之理,与前藏教是同也。通后别、圆者,谓此教利根菩萨,证真空之理时,能于真空,了达不空,即入后之别教。若知空不空,具一切法,即入后之圆教也。)[三、别教],别即隔别不同之义。谓别前藏、通,别后圆教,故名别教。(别前藏、通者,谓此教独被菩萨,不涉二乘所修也。别后圆教者,谓此教所谈法门,行相隔历次第,而不圆融也。)[四、圆教],圆即不偏之义。谓此教所诠中道之理,性相圆融,事理无碍,法法具足,故名圆教。
  6. ^ 6.0 6.1 《佛學大辭典》【八教】:(名數)台家所立之八教也。於華嚴時乃至法華涅槃時五時所說,化法之四教與化儀之四教是也。化法之四教者:一、三藏教,經律論之三藏,部類判然,說因緣生滅之四諦,正教聲聞緣覺之二乘,傍化菩薩者。二、通教,說即空無生之四真諦,使通三乘而同學者,但以菩薩為正機,二乘為傍機。三、別教,於二乘之人皆不同,別對菩薩說大乘無量之法者。四、圓教,對最上利根之菩薩說事理圓融之中道實相者(別圓二教之相違唯隔歷二圓融耳)。以上之四教,為化益眾生之法門,故名化法。化儀之四教者,以彼化法說示眾生之儀式作法也。一、頓教,對頓大之機,頓說別教圓教之大法者,如華嚴時是也。二、漸教,對漸機,漸漸次第說化法之四教,如鹿園方等般若三時之說相是也。三、秘密教,對一種之機,說秘密之法,使一會之人自他互知者,是由如來身口意之不思議力。四、不定教,於一會之中說一法使聞者異解,或得益或不得益者。蓋化法之四教,如藥味,化儀之四教如藥方,合成八教也。止觀義例曰:「頓等四教,是佛化儀;藏等四教,是佛化法。」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