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陵之战

中国三国时代发生于蜀汉和孙吴间的战争
(重定向自夷陵之戰

夷陵之战,又称猇亭之战,清朝避諱稱彝陵之战[3],是三国时期蜀漢君主劉備進攻江東之戰役,是東漢末年、三國初年“三大战役”(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夷陵之戰)中的最后一场。221年七月,即劉備稱帝三個月後,以替關羽報仇為由,揮兵東征,氣勢強勁。吳王孫權立即以陸遜率軍應戰,陸遜以逸待勞,擋住蜀漢军攻勢,更在222年八月夷陵一带以火攻打败蜀军。

夷陵之战
三國戰役的一部分
Battle of Yiling.png
藍色為蜀軍路線、紅為吳軍
日期蜀漢章武元年七月至二年八月
221年8月中旬至222年10月中旬[1]
地点
结果 孫權大勝
领土变更 維持現狀,此戰之後40年三國國土基本保持不變
参战方
蜀漢 孫權軍
指挥官与领导者
劉備病逝
馮習
張南
黄权降魏
吴班
傅肜
馬良
沙摩柯
陸遜
朱然
孫桓
徐盛
潘璋
韓當
宋謙
駱統
伤亡与损失
不明[2] 不明

戰事编辑

东汉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孙权關羽北伐樊城的空檔,背盟偷襲荆州以南[4],進而擒殺蜀漢大將关羽[5],正式與蜀漢方撕破臉。

隔年,遠在洛陽的曹操去世,劉備聽到消息後,為了探取曹魏的動向,以便準備伐吳戰事,便派韓冉到曹魏吊喪,並送上錦布等賻贈之禮向曹丕交好。曹丕知曉劉備借喪求好的心意,下令荊州刺史傅群斬殺韓冉以杜絕劉備。韓冉借病留在上庸躲過一劫,之後,曹丕篡漢稱帝,韓冉以書信告知劉備;劉備收到獻帝已死的傳聞,在群臣的上表進奉和萬聲擁戴下,以此自立為漢帝[6],於成都武擔山之南登基,延續漢室大統。

章武元年(221年)四月,劉備稱帝,五月,大將張飛在閬中出征前被部下刺殺,儘管損失了一大戰力,劉備仍舊不改伐吳念頭。七月,以奪回荊州,同時替遇害的關羽報仇為由,親率數萬大軍伐吳。得到消息的孫權連忙遣使求和,送信給劉備陳說利弊,希望劉備能夠打消伐吳念頭。[7]劉備憤怒不答應,拒絕了孫權的求和,孫權便任命陸遜為大都督率軍應戰。

為了避免虎視眈眈的曹魏同時進軍,八月,孫權主動放低姿態,承認曹丕受劉協禪讓帝位的合法性,以維持諸侯的身份向魏國稱臣納貢,獲封吳王與大將軍。[8]

以逸待勞编辑

劉備率領大軍進逼夷陵西界,任命馮習為大督,領軍統率蜀漢全軍。張南為前部,輔匡、趙融、廖淳、傅肜等將領各為別督。

蜀漢將領吳班、馮習等攻破屯在巫縣的李異,蜀軍到達秭歸,當地武陵五谿蠻夷遣使響應蜀軍發兵。劉備還守秭歸,吳班和陳式的水軍屯夷陵,夾擊江東的西岸。[9]

222年二月,劉備親自從秭歸進軍猇亭,開通通向武陵郡的道路,派遣侍中馬良安頓、撫慰五谿蠻夷,以黃金和錦帛賜予五谿蠻,同時授予他們官職和爵位,五谿蠻相繼響應蜀漢。黃權指揮江北軍等與孫權軍在夷陵道對峙。劉備首先派遣吳班率數千士兵設在平地立營,打算以挑釁敵人進行誘敵作戰。孫軍諸將打算出戰迎擊劉備,陸遜以蜀軍銳氣始盛[10]、求勝心切、乘高守險,決定先讓一步,再相機決戰,令吳軍退至夷陵(今湖北宜昌北)、猇亭(今湖北宜昌東南)一帶,據守有利地形。劉備大軍相繼推進至夷陵、夷道(今湖北宜都),連營數百里,並得當地土著部族的支援,聲勢浩大。蜀軍頻繁挑戰,但陸遜堅守夷陵不出,孫桓也死守夷道。兩軍相持達半年之久,蜀軍疲憊、鬥志鬆懈,但陸遜沒有中計,劉備知道此計行失效,乃從山谷中引出八千伏兵,陸遜此時才開始反擊。[11]

火燒連營编辑

閏六月,陸遜在大舉進攻之前,先攻漢軍一營,結果失利,諸將皆說這是浪費兵力、白死了許多將士,陸遜卻說:「吾已曉破之之術。」陸遜發現了漢軍的營寨都是由木柵欄組成,便決定使用火攻

吳軍放火,並封鎖江面,扼守夷陵要道,展開全線出擊,打了劉備一個措手不及, 蜀漢許多指揮將領如馮習張南沙摩柯等都因此陣亡,其他也有一些將領如杜路劉寧向吳軍投降。吳軍克營40餘座,陸遜督促諸軍,四面攻擊之,漢軍戰死者數萬,「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屍骸塞江而下」。傅肜程畿戰死,統領江面水軍的黃權因回歸蜀漢的退路被吳兵截斷,不得已只好率眾投降魏國。

參戰蜀漢將領幾乎全數陣亡,劉備大敗,與殘部退回益州永安縣白帝城(今重慶奉節東),隨後一病不起。而東吳方面,則有徐盛、潘璋、宋謙等將領、大臣各競表言「劉備必可以擒獲,請求再次出兵。」陸遜與朱然、駱統則上言孫權:「曹丕大合士衆,外託助國討備,內實有姦心,謹決計輒還。」孫權聞奏,便下令停止追擊劉備,同時調軍回防曹丕。秋九月,曹丕開始攻吳[12][13]

議和编辑

222年十月,孫權得知劉備沒有退回成都,而是持續待在離前線很近的白帝城,感到恐懼的孫權[14]便主動遣使再次議和。劉備同意並派宗瑋復命。

同月,孫權自訂年號黃武。後劉備聽聞魏軍大出伐吳,就寫信給陸遜:「如今賊軍已到達江陵,若果我再次東征,將軍(陸遜)能夠應付不?」陸遜回信答道:「但恐怕蜀軍新破,創傷未癒,且應當休養生息,不要再窮兵黷武了。若不為自己打算,就會招來另一個滅頂之災,你若果從老遠來送死,這次就無法逃走了。」[15]

十二月,孫權說:「近日收到玄德(劉備)的書信,其已深感愧疚。孤之前之所以名西邊為蜀,是因為漢獻帝尚在,如今漢朝已被廢除,劉備可以自名為漢中王。」於是派遣鄭泉出使蜀,之後,孫劉兩方開始恢復正常的外交往來[16]

影响编辑

此戰,吳軍後退誘敵,以逸待勞,擊其疲憊,創造由守轉攻的成功戰例。东吴守住了荆州,而蜀漢受到重創,元氣大傷。章武三年(223年)二月,劉備召喚在成都諸葛亮到永安。三月,劉備病勢加重,向丞相諸葛亮交代後事,託付蜀漢軍政大權,四月,劉備在永安宮(今奉節師範學校內)逝世,後諸葛亮遣使與東吳恢復同盟,共同對抗曹魏。

經此一役,雙方實力都受到影響,蜀吳消除矛盾重修於好,自此再無大戰。兩國共同抗魏,同時往北與曹魏對峙。到晉朝統一之前三國領土再無重大改變,因此夷陵之戰被認為是前後三國之分界。宋末、元初史學家胡三省稱:「曹公不追關羽,陸遜不再攻劉備,其所見固同也。以智遇智,三國所以鼎立歟!」

參戰将领编辑

三國演義编辑

  • 明代《嘉靖本》、《志傳本》、《李評本》均稱此役為「夷陵」,清代以後的刊本均改稱「彝陵」。
  • 甘寧黃忠早在夷陵之戰前病死,甘寧非為蠻將沙摩柯所射殺,黃忠也並非因逞強出擊而中潘璋的埋伏陣亡。
  • 周泰关兴张苞正史中并未记载参与此战,且从张飞西乡侯爵位传于次子张绍来看,张苞很可能早于张飞去世。而周泰也沒斬沙摩柯。
  • 朱然潘璋等數位知名的吳國將領實在夷陵之戰中立下戰功,演義中則被寫成戰死於此戰。亦因此造成之後東吳對曹魏江陵之戰沒有撰寫。
  • 士仁(演義被誤為傅士仁)與糜芳投降東吳後並未逃回蜀漢,也未殺馬忠,然而在演義中被描寫兩人見情況不對勁便殺死馬忠逃回蜀漢,遭劉備處刑。范彊張達同理。
  • 陸遜退兵是認為曹魏會趁隙攻擊而退兵,並非演義中的遭迷宮八陣圖所困無法追擊。
  • 陸遜並非演義中只有二十七歲及從未带兵的將領,他其實已有四十。

注釋编辑

  1. ^ 兩千年中西曆換算
  2. ^ s:三國志/卷14#劉曄注引《s:傅子#補遺下》權將陸遜大敗劉備,殺其兵八萬餘人,備僅以身免
  3. ^ s:上諭内閣 (四庫全書本)/卷130 雍正十一年四月己卯諭內閣:「朕覽本朝人刊寫書籍,凡遇胡虜夷狄等字,每作空白,又或改易形聲。如以『夷』為『彝』,以『虜』為『鹵』之類,殊不可解。揣其意蓋為本朝忌諱,避之以明其敬慎,不知此固背理犯義不敬之甚者也。」
  4. ^ 襄陽及以北繼續屬曹魏
  5. ^ s:三國志/卷47#吳主_孫權:先遣呂蒙襲公安
  6. ^ s:三國志/卷32#先主_劉備注引《魏書》及《典略》
  7. ^ s:三國志/卷32#先主_劉備:六月,以子永為魯王,理為梁王。車騎將軍張飛為其左右所害。初,先主忿孫權之襲關羽,將東征,秋七月,遂帥諸軍伐吳。孫權遣書請和,先主盛怒不許,吳將陸議、李異、劉阿等屯巫、秭歸;將軍吳班、馮習自巫攻破異等,軍次秭歸,武陵五谿蠻夷遣使請兵。
  8. ^ s:三國志/卷02#文帝秋八月,孫權遣使奉章,並遣于禁等還。丁巳,使太常邢貞持節拜權爲大將軍,封吳王,加九錫。
  9. ^ s:三國志/卷47#吳主_孫權:是歳,劉備師軍來伐,至巫山、秭歸,使使誘導武陵蠻夷,假與印傳,許之封賞。於是諸縣及五谿民皆反爲蜀。權以陸遜爲督,督朱然、潘璋等以拒之。
  10. ^ s:三國志/卷58#陸遜注引吳錄,諸將並欲迎擊備,遜以為不可,曰:「備舉軍東下,銳氣始盛,且乘高守險,難可卒攻,攻之縱下,猶難盡克,若有不利,損我大勢,非小故也。今但且獎厲將士,廣施方略,以觀其變。若此閒是平原曠野,當恐有顛沛交馳之憂,今緣山行軍,勢不得展,自當罷於木石之閒,徐制其弊耳。」諸將不解,以為遜畏之,各懷憤恨。
  11. ^ s:三國志/卷58#陸遜
  12. ^ s:三國志/卷58#陸遜:無幾,魏軍果出,三方受敵也。
  13. ^ s:三國志/卷47#吳主_孫權: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張遼、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須,曹眞、夏侯尚、張郃、徐晃圍南郡。
  14. ^ 三國志先主劉備傳
  15. ^ s:三國志/卷58#陸遜注引吳錄曰: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遜答曰:「但恐軍新破,創痍未復,始求通親,且當自補,未暇窮兵耳。若不惟算,欲復以傾覆之餘,遠送以來者,無所逃命。」
  16. ^ 《三國志·吳主傳》:十二月,權使太中大夫鄭泉聘劉備于白帝,始復通也。江表傳曰:權云:「近得玄德書,已深引咎,求復舊好。前所以名西為蜀者,以漢帝尚存故耳,今漢已廢,自可名為漢中王也。」吳書曰:鄭泉字文淵,陳郡人。博學有奇志,而性嗜酒,其閑居每曰:「願得美酒滿五百斛船,以四時甘脆置兩頭,反覆沒飲之,憊即住而啖肴膳。酒有斗升減,隨即益之,不亦快乎!」權以為郎中。嘗與之言:「卿好於衆中面諫,或失禮敬,寧畏龍鱗乎?」對曰:「臣聞君明臣直,今值朝廷上下無諱,實恃洪恩,不畏龍鱗。」後侍讌,權乃怖之,使提出付有司促治罪。臨出屢顧,權呼還,笑曰:「卿言不畏龍鱗,何以臨出而顧乎?」對曰:「實侍恩覆,知無死憂,至當出閤,感惟威靈,不能不顧耳。」使蜀,劉備問曰:「吳王何以不荅吾書,得無以吾正名不宜乎?」泉曰:「曹操父子陵轢漢室,終奪其位。殿下託為宗室,有維城之責,不荷戈執殳為海內率先,而於是自名,未合天下之議,是以寡君未復書耳。」備甚慙恧。
  17. ^ s:三國志/卷32#先主 劉備》:「陸議大破先主軍於猇亭,將軍馮習、張南等皆沒。」
  18. ^ s:三國志/卷45#楊戲》:「時又有義陽傅肜,先主退軍,斷後拒戰,兵人死盡,吳將語肜令降,肜罵曰:「吳狗!何有漢將軍降者!」遂戰死。」
  19. ^ s:三國志/卷45#楊戲》:「偉南名朝,永南兄。郡功曹,舉孝廉,臨邛令,入為別駕從事。隨先主東征吳,章武二年卒於永安。」
  20. ^ s:三國志/卷45#楊戲》:「季然名畿,巴西閬中人也。……後隨先主征吳,遇大軍敗績,泝江而還,或告之曰:「後追已至,解船輕去,乃可以免。」畿曰:「吾在軍,未曾為敵走,況從天子而見危哉!」追人遂及畿船,畿身執戟戰,敵船有覆者。眾大至,共擊之,乃死。」
  21. ^ s:三國志/卷39#馬良》:「及東征吳,遣良入武陵招納五溪蠻夷,蠻夷渠帥皆受印號,咸如意指。會先主敗績於夷陵,良亦遇害。」
  22. ^ s:三國志/卷58#陸遜》:「斬……胡王沙摩柯等首,破其四十餘營。」
  23. ^ s:三國志/卷45#楊戲》:「國山名甫,廣漢郪人也。好人流言議。劉璋時,為州書佐。先主定蜀後,為緜竹令,還為荊州議曹從事。隨先主征吳,軍敗於秭歸,遇害。」
  24. ^ s:三國志/卷58#陸遜》:備將杜路、劉寧等窮逼請降。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