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聖夫人(?-1681年),官书作朴氏,夫家之《辉发萨克达氏家谱》则作布母布哩氏。正黄旗内务府满洲第三佐领下人[1]清朝入关后,第一位被正式册封[a]皇帝乳母。清朝册封朴氏为“奉圣夫人”,完全是因袭明朝制度。

生平编辑

關於朴氏的出身背景 ,在清朝正史中語焉不詳。布母布哩氏未被《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收載 ,只能說明布母布哩氏的娘家身世卑微 ,名不見經傳。朴氏初嫁正黄旗包衣人巴萨哩为妻子,巴萨哩早亡而没有赶上从龙入关的风光。因此,夫家辉发萨克达氏是由朴氏的带领下从龙入关的。故而萨克达一支视朴氏为始迁祖母,她的衣冠塚還在滿井祖塋裡佔據了主穴位置[2]

順治帝出生不久,朴氏就以“溫惠之資”選入紫禁城,當上了順治帝的乳媼。朴氏克敬克慎,忠於職守,受到了皇宮上下的一致稱讚。順治十一年(1654年)三月,順治帝的第三子玄燁出生。看護玄燁的重擔落在了朴氏的頭上。朴氏勤慎盡職,對乳子女的盡心餵養、撫育和侍奉,使得身處不同階級的主僕群體之間產生了深厚的親情。而這種餵養和撫育也使乳保與乳子女之間除主僕關係外,還存在著倫理關係。

康熙帝后来回忆道:“朕躬幼時,殫心調護,夙夜殷勤。撫視周旋,身不離左右,提攜備至,時罔怠於寒暄。”這一方面反映出朴氏在撫育順康兩代幼主時所起到的重大作用[3],同時,也表明康熙帝是重感情的,能夠知恩必報。朴氏的继任丈夫哈喇,從各方面支持、配合其當好保姆,因此,後來被授為二等阿達哈哈番世職。順治十一年(1659年)七月,哈喇去世。順治帝念他“保護朕躬有年,忠勤素著”,贈給他“忠襄”的諡號,還特為他建墳立碑。

顺治十六年(1659年),郑成功率兵围攻南京,而清军屡吃败仗。顺治帝既惊恐,又暴躁,便举剑砍断御案,声扬要御驾亲征。皇太后博爾濟吉特氏只好转身退去,另遣福临之乳母朴氏出面劝阻[4]。处于暴怒、急躁状态下的顺治帝失去了理智。对于朴氏的苦劝,不仅不听,还想要用剑砍她。

康熙十六年(1677年),朴氏被封為奉聖夫人,頂帽服色照夫人品級。康熙二十年(1681年)六月,朴氏因病溘然長逝。康熙帝回憶往昔,悲從中來,指示有關衙門,朴氏“應得恩卹,宜從優厚”。她的喪禮不僅按照夫人之禮辦理[5],還特地在孝陵附近賞給她一塊兆域,為她建墳立碑,並加祭一次。朴氏入葬後,据清实录和起居注记载,康熙帝先後四次親臨園墓給朴氏奠酒[6]。朴氏两世保母,所哺又是二个幼年登基的皇帝,故所得封赠最隆,而其他保母和亲族未必能享受如此优渥的厚遇。

相關條目编辑

备注编辑

  1. ^ 顺治帝曾在顺治十七年(1660年),要求礼部追封乳母李氏。是否正式追封不详。

參考資料编辑

  1. ^ 《辉发萨克达氏家谱》,载《北京图书馆藏家谱丛刊·民族卷》第38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2年版
  2. ^ 据徐广源《清东陵史话》,紫禁城出版社1997年版,第169—170页。朴氏墓在孝陵东马兰峪河东村东南处,遗址尚存。
  3. ^ 作者:刘小萌. 满洲皇帝与保母 (PDF).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网,來源:《北京社會科學》. 2010-11-25 [2019-01-04] (简体中文). 
  4. ^ 魏特著《汤若望传》,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1949年版
  5. ^ 《清聖祖實錄》,卷六十八,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6. ^ 作者:沈欣. 再论清代皇室之乳保. 中国社会科学网,来源:《北京社会科学》. 2017-02-22 [2019-01-04]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