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寧

化合物
(重定向自奎宁



用於治療風濕病,屬於疾病調節抗風濕藥物之一的羥氯喹,在台灣常稱為氫氧奎寧或簡稱奎寧。與本條目的奎寧並不相同。

奎寧(法語:quinine),又稱金雞納霜化學上稱為金雞納鹼,分子式C20H24N2O2,是一種用於治療與預防瘧疾且可治療焦蟲症拉丁語Babesiosis)的藥物[1]。在治療惡性瘧原蟲時,如果病原體對於氯喹青蒿素皆產生抗藥性時,即會使用奎寧治療[1][2],不過不建議用來治療睡眠腳動症。可以用口服或是靜脈注射來給藥。世界上有些地區已出現對奎寧有抗藥性的瘧疾[1]

奎寧
Quinine-2D-skeletal.png
Quinine-3D-balls.png
系统(IUPAC)命名名称
(2-ethenyl-4-azabicyclo[2.2.2]oct-5-yl)- (6-methoxyquinolin-4-yl)-methanol
临床数据
妊娠分级
给药途径口服,靜脈注射
药代动力学数据
生物利用度76至88%
蛋白结合度~70%
代谢Hepatic (mostly CYP3A4 and CYP2C19-mediated)
生物半衰期~18小時
排泄Renal (20%)
识别信息
CAS注册号130-95-0 ✓
ATC代码M09AA01 P01BC01
PubChemCID 8549
IUPHAR/BPS英语IUPHAR/BPS2510
DrugBankAPRD00563 ✓
DB00468
ChemSpider84989 ✓
UNIIA7V27PHC7A ✓
KEGGD08460 ✓
ChEBICHEBI:15854 ☒N
ChEMBL英语ChEMBLCHEMBL170 ✓
化学信息
化学式C20H24N2O2
摩尔质量324.417 g/mol
物理性质
熔点177 °C(351 °F)

常見的副作用包括有頭痛、耳鳴、視覺障礙以及盜汗。更嚴重的可能會有失聰血小板過少還有心律不整。奎寧或許會讓使用者更容易有晒傷的情形。目前對於懷孕中的婦女使用奎寧,對胎兒是否會造成有害的影響還不確定,但十分推荐用於治療患瘧疾的孕婦。然而,其作用機轉尚未完全明朗[1]

1632年以前,人們就已經知道樹皮的萃取物可以治療瘧疾[3]。1820年時,佩爾蒂埃(法語:Pierre Joseph Pelletier)和卡芳杜(法語:Joseph Bienaimé Caventou)首次從金雞納樹的樹皮中萃取出奎寧[4][1]。奎寧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上的藥物,也是基礎醫療中極重要的藥品[5]。每一次的治療,它的量販價格大約介於1.7美元到3.4美元中間[6]。在美國,單次療程的花費大約是250美元[1]

用途编辑

医疗上应用它的几种盐类,作為解熱與及防治各种瘧疾,但癒后容易复发。副作用不少,主要为耳鸣、重听、头昏、恶心、呕吐等,统称金鸡纳反应。

硫酸奎宁和盐酸奎宁均是味道极苦的白色结晶,前者微溶于水,供口服,后者易溶于水,供注射用。优奎宁(Euquininum)是奎宁的乙基碳酸酯,几乎无味的白色晶体,可供儿童口服用。奎宁也是通寧水的原料。

关于奎宁有一則流傳很廣的故事說,1638年當時祕魯總督的夫人金瓊(Condessa de Chinchon)染上間日瘧,由統治安地斯地區的西班牙省長帶來了一些金雞納樹樹皮磨成的粉。據當地的原住民告訴省長,這種樹皮可以退燒,結果真的有效。後來女伯爵把這帖藥帶回故鄉西班牙,當時瘧疾在歐洲大陸肆虐,這種樹皮粉就成為歐洲人首次能有效治療瘧疾的藥品[7]。但經歷史研究發現,可能根本無此事,總督夫人沒得過瘧疾。奎宁治疗疟疾的最有效的形式被发现于1737年,1820年二位法國化學家佩爾蒂埃(Pelletier)與卡芳杜(Caventou),從規那(quina)的樹皮中單離出來,將之稱為奎寧或金雞納霜(quinine),名稱來自印加土語的樹名quina-quina。1850年左右开始大规模使用。

1693年,法国传教士洪若翰曾用金鸡纳霜治癒康熙帝疟疾。后来,曹雪芹的祖父金陵织造曹寅因患疟,曾向康熙帝索要金鸡纳霜。苏州织造李煦上奏云:“寅向臣言,医生用药,不能见效,必得主子圣药救我。”康熙知道後特地“赐驿马星夜赶去”,還一再吩咐“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须要认真,万嘱万嘱。”在藥物趕到之前,曹寅去世。[8]

二戰期間美國的Sterling Winthrop公司以此為引導,合成了氯奎寧(chloroquine),藥效良好。氯奎寧在戰後成為抗瘧最重要的藥物。

通寧水含有微量奎寧,約是藥用量之百分之一。

新型冠狀病毒编辑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因為幾乎各種藥方都無效,於是醫學界除了努力開發疫苗與研製新藥瑞德西韋之外,在美國的華盛頓州有某醫院使用奎寧和抗愛滋病轉錄藥物AZP來治療輕中症患者,意外得到不錯的效果,於是各國的醫院紛紛舊藥新用,意外地讓奎寧再度熱門起來。雖然中國和法國小規模臨床實驗[9]中,發現對治療新冠病毒似乎有效,但這個試驗非隨機分派,且有明顯的選擇偏差,如:使用奎寧組,最終分析時排除的6人中,3人變成重症需使用呼吸器,1人死亡;反觀未使用奎寧組,沒人重症,沒人死亡,最後因研究過程不合標準,本研究已被撤稿[10]。此外,為達到足夠的抗病毒效果,需使用高劑量的奎寧(約為常規使用劑量的1.5倍或更高),會使心律傳導出現異常使QT段延長並發生長QT症,進而發生心律不整,甚至死亡;但這類副作用在類風濕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的治療時,因劑量較低並不常見。

药理编辑

奎宁抗疟药理不明。在疟疾早期和中期往往无效,而在晚期(久疟)效果较好。对疟原虫的红细胞前期、红细胞外期(红外期)及(恶性疟的)配子体期无作用(故不能中断传播链),对疟疾的传播、复发、病因性预防无效。不能根治良性虐(非恶性疟),长疗程可根治恶性疟。广泛接受的假说认为类似于氯喹的药理模型,涉及血基質解毒路径(Heme Detoxification pathway)的疟原虫色素英语hemozoin生物结晶英语biocrystallization的抑制,其中利用了细胞毒性血基質的聚集在疟原虫上导致其死亡。[11]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Quinine Sulfate.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ealth-System Pharmacists. [Jan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5). 
  2. ^ Esu, E; Effa, EE; Opie, ON; Uwaoma, A; Meremikwu, MM. Artemether for severe malaria..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11 September 2014, 9: CD010678. PMID 25209020. 
  3. ^ editors, Henry M. Staines, Sanjeev Krishna,.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Malaria : Antimalarial Drug Chemistry, Action and Use.. [S.l.]: Springer Verlag. 2011: 45 [2016-03-07]. ISBN 97830346047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9). 
  4. ^ Cechinel-Filho, edited by Valdir. Plant bioactives and drug discovery : principles, practice, and perspectives. Hoboken, N.J.: John Wiley & Sons. 2012: 2 [2016-03-07]. ISBN 978047058226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5. ^ WHO Model List of Essential Medicines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October 2013 [22 April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3-24). 
  6. ^ Quinine Sulfate. International Drug Price Indicator Guide. [12 January 2016]. [永久失效連結]
  7. ^ 《天下文化-生活化學快問快答》
  8. ^ 姜鳴. 秋風寶劍孤臣淚: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續編: (穿越晚清歷史).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8 March 2016: 192–. ISBN 978-988-8369-19-5. 
  9. ^ Gautret, Philippe; Lagier, Jean-Christophe.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2020-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9). 
  10. ^ Hydroxychloroquine-COVID-19 study did not meet publishing society’s “expected standard”. [2020-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8). 
  11. ^ Foley M, Tilley L. Quinoline antimalarials: mechanisms of action and resistance.. Int J Parasitol. 27 Feb 1997, 27: 231–40. PMID 9088993. doi:10.1016/s0020-7519(96)00152-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