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奚斤(369年-448年),本姓達奚,代人,死後因為北魏孝文帝的漢化運動,因此在史書中被記錄為改姓後的奚斤。北魏初年重要官員、將領。曾參與對柔然南朝宋夏國等多場戰事。

奚斤
出生 369年
代國
逝世 448年
北魏
职业 北魏官員、將領

生平编辑

奚斤父奚簞本在代國主管養馬,曾因劉庫仁盜養良馬「騧騮」而與其有衝突,故在376年前秦滅代,讓劉庫仁及劉衞辰分領代國諸部時,奚簞就歸劉衞辰。至登國六年(391年)拓跋珪攻滅劉衞辰,奚斤才與奚簞歸北魏。

職掌禁衞编辑

奚斤機智聰敏,有識見器度,故與長孫肥皆受命統領禁軍。後拓跋珪任命奚斤為侍郎,成為身邊近臣,並於皇始元年(396年)隨同進攻後燕,任征東長史,拜越騎校尉,統領禁軍宿衞。至皇始三年(398年)拓跋珪佔據後中原領地後北歸時,博陵勃海章武三郡盜賊群起,奚斤就與拓跋遵率兵平定。天興二年(399年),拓跋珪北伐高車,命奚斤進攻庫狄部及宥連部,並在太渾川大敗對方。接著又進攻侯莫陳部,略奪了牛羊馬牲畜等共十多萬頭,並追至大峨谷,設置兵戍才退兵。奚斤後遷都水使者,又外任晉兵將軍、幽州刺史,獲賜爵山陽侯

永興元年(409年)明元帝拓跋嗣即位後,讓長孫嵩崔宏等八人坐止車門右共聽朝政,獲時人號稱為「八公」。後又調奚斤為鄭兵將軍,並循行州郡,查問民間疾苦。永興二年(410年),章武人劉牙聚眾反抗,奚斤亦率兵平定。次年,拓跋嗣北謁父親的盛樂金陵,命奚斤留守京師平城(今山西大同),昌黎王慕容伯兒就乘機叛亂,奚斤聞訊,召慕容伯兒到天文殿東廡,對其一番詰問並令其認罪,於是將他和所有黨羽都收捕處死。

永興四年(412年),奚斤行左丞相。永興五年(413年),拓跋嗣北伐,奚斤領前鋒攻破越勒部,獲得五萬匹馬及二十萬頭牛,並強遷其部二萬多家至大寧。神瑞元年(414年)十二月,柔然侵魏,拓跋嗣北伐還擊,將柔然擊退,並命奚斤追擊。但因為天氣寒冷下雪,奚斤軍中兩三成人凍傷得連手指也脫落,甚至凍死了。[1]後官拜天部大人,進爵為山陽公,並給予他出入乘坐軺軒和設儀仗隊的禮遇。

南征宋國编辑

泰常七年(422年),拓跋嗣立拓跋燾為皇太子,奚斤與長孫嵩及安同皆為左輔。其年南朝宋宋武帝劉裕去世,拓跋嗣就藉此機會南侵宋國,任命奚斤為司空,假節都督前鋒諸軍事,加晉兵大將軍、行揚州刺史,率吳兵將軍公孫表及宋兵將軍周幾出兵。時公孫表及奚斤等都主張先攻城,崔浩則主張先略地以孤立諸城。拓跋嗣聽從奚斤等人的意見,於是奚斤率兵進攻滑臺(今河南滑縣)。然而,奚斤攻城不下,唯有向皇帝請求增援,拓跋嗣此時就不滿他主張先攻城而非略地,深切的譴責他,但仍自率軍隊到中山(今河北定州)以作聲援。最終宋東郡太守王景度守不住滑臺,奚斤成功佔領,隨後就轉攻洛陽。當時宋司州刺史毛德祖虎牢(今河南汜水鎮),奚斤在土樓縣擊敗毛德祖所派的翟廣等人後乘勝直逼虎牢,毛德祖堅守,奚斤則乘時輕兵大舉攻略宋兗豫諸郡。次年,奚斤等人再次合力圍攻虎牢,毛德祖雖挖地道出城成功突襲魏軍,但不久奚斤等就再度集結魏軍,攻勢更為猛烈。後奚斤率軍出攻許昌(今河南許昌),毛德祖則出兵進攻仍在圍城的公孫表,奚斤從許昌趕回虎牢助戰,大敗宋軍,逼得毛德祖再嬰城固守。奚斤及後得伊樓拔叔孫建先後前來增援,相反虎牢援軍則在連場戰鬥中折損大量士兵,最終虎牢還是被魏軍攻下。同年拓跋嗣去世,奚斤因而班師。

攻夏被俘编辑

魏太武帝拓跋燾繼位後,進奚斤為宜城王始光二年(425年),拓跋燾兵分三道大舉進攻柔然,奚斤率西路軍出爾寒山。始光三年(426年) ,拓跋燾決意率兵進攻 夏國,又派奚斤率四萬五千兵力進攻蒲阪(今山西永濟西南)。時蒲阪守將赫連乙斗及長安守將赫連助興先後棄城出逃,奚斤於是佔領二城,秦雍二州的羌氐族人於是都向奚斤投降。

次年,赫連定率兵進攻長安,奚斤與其相持不下,拓跋燾趁機進攻夏都統萬(今陝西靖邊白城子)。最終魏軍大敗出城作戰的赫連昌,赫連昌不及入城而逃奔上邽(今甘肅天水市),赫連定聞訊後也走歸上邽,奚斤追擊至雍城(今陝西鳳翔縣)仍追不上,唯有撤回長安。隨後,拓跋燾命奚斤等班師,但奚斤認為現在赫連昌逃奔上邽,其勢尚未穩定,反求增兵乘機滅夏[2]。拓跋燾在其堅持下唯有增奚斤一萬兵和三千匹馬,原本派去攻略關右的娥青丘堆等人也留下協助奚斤。奚斤派尉眷出兵南部進攻上邽,逼赫連昌退守平涼,而奚斤就進軍安定,與娥青等會合。可是,軍中軍馬患病多死,士兵亦缺糧,奚斤於是挖深壘固守。及後丘堆到民間掠奪軍需時更被赫連昌攻擊,大敗而還,此後赫連昌乘勝每天都會進襲,令放牧者不能出外,士兵們都深感困擾。此時監軍侍御史安頡圖與夏軍決一死戰,不過奚斤認為馬匹不夠,用步兵對抗騎兵沒有勝算,打算等待增援的騎兵到來後內外夾擊才是萬全之策。安頡堅持但奚斤都不許,最終竟和尉眷合謀自行出擊,終生擒來攻的赫連昌。[3]

奚斤作為元帥,恥於功不在己,於是讓軍隊帶三日糧食進攻仍由赫連定固守的平涼。當時娥清想沿水源前進,但奚斤不肯,循北路截赫連定的退路。赫連定得知奚斤少糧又缺水,於是派軍前後截擊奚斤軍。奚斤軍潰敗,奚斤及娥青、劉拔等將都被俘,魏軍死六、七千(一說魏軍三萬騎兵全被坑殺)[4]。至神䴥三年(430年)魏軍攻下安定,奚斤才得以歸國,但拓跋燾先要奚斤向找到奚斤的將領豆代田以跪行方式進酒,又貶他為掌管膳食的宰人,命他在自己回平城的路上都拿著酒和食物侍從在側,以作羞辱。

晚年生活编辑

歸國後,奚斤拜安東將軍,降爵為宜城公延和元年(432年),魏攻北燕,奚斤召幽州平民及密雲丁零人搬運攻城武器去北燕。太延元年(435年),奚斤任衞尉,封弘農王,加征南大將軍。後轉萬騎大將軍。太延五年(439年),拓跋燾要討伐北涼,崔浩也支持,但奚斤等三十多人都反對[5]。拓跋燾堅持出兵,同年滅北涼。

後拓跋燾以奚斤年老,賜其安車,方便其判決刑獄之事及聽聞政事。太平真君九年(448年),奚斤去世,享年八十歲。拓跋燾親臨喪禮並表現哀慟,賜諡號北魏孝文帝年間,配饗廟庭。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奚普回,陽曲護軍。

编辑

奚斤有妻妾數十,二十多個兒子

兒子编辑

  • 奚他觀,長子,襲將弘農公,廣平太守。
  • 奚和觀,龍驤將軍、冀青二州刺史,封宜陽侯。
  • 奚拔,官至侍中、選部尚書、鎮南將軍,封樂陵公。後因罪而流放邊疆,又獲徵為散騎常侍,在進攻柔然的戰事中陣亡。

编辑

  • 奚延,奚他觀子,襲爵,瓦城鎮將。
  • 奚冀州,奚和觀子,襲爵。
  • 奚受真,冀州弟,官至龍驤將軍、離石鎮將,封成都侯。
  • 奚買奴,奚拔子,官至神部長,被安成王萬安國殺害。

註釋编辑

  1. ^ 《魏書太宗記》:「十二月丙戌朔,蠕蠕犯塞。丙申,帝北伐蠕蠕。」《魏書蠕蠕傳》:「大檀率眾南徙犯塞,太宗親討之,大檀懼而遁走。遣山陽侯奚斤追之,遇寒雪,士眾凍死墮指者十二三。」
  2. ^ 《魏書·奚斤傳》:「斤上疏曰:『赫連昌亡保上邽,鳩合餘燼,未有盤據之資。今因其危,滅之為易。請益鎧馬,平昌而還。』世祖曰:『昌亡國叛夫,擊之勞傷將士,且可息兵,取之不晚』斤抗表固執,乃許之。」
  3. ^ 《魏書·安頡傳》:「宜城王奚斤,自長安追擊赫連昌,至于安定,頡為監軍侍御史。斤以馬多疫死,士衆乏糧,乃深壘自固。遣太僕丘堆等督租於民閒,為昌所敗。昌遂驕矜,日來侵掠,芻牧者不得出,士卒患之。頡進計曰:『本奉詔誅賊,今乃退守窮城,若不為賊殺,當以法誅。進退安有生路?而王公諸將,晏然無謀,將何以報恩塞責。』斤曰:『今若出戰,則馬力不足,以步擊騎,終無捷理。當須京師救騎至,然後步陳擊於內,騎兵襲其外。所謂萬全之計也。』頡曰:『今猛寇遊逸於外,而吾等兵疲力屈,士有飢色,不一決戰,則死在旦夕,何救兵之可待也!等死,當戰死,寧可坐受困乎?』斤猶以馬為辭。頡曰:『今兵雖無馬,但將帥所乘,足得二百騎。頡請募壯勇出擊之,就不能破,可以折其銳。且昌狷而無謀,每好挑戰,衆皆識之。若伏兵奄擊,昌可擒也。』斤猶難之。頡乃陰與尉眷等謀,選騎待焉。昌來攻壘,頡出應之。昌於陳前自接戰,軍士識昌,爭往赴之。會天大風揚塵,晝昏,衆亂,昌退。頡等追擊,昌馬蹶而墜。頡擒昌,送於京師。」
  4. ^ 《宋書·索虜傳》:「元嘉五年,使大將吐伐斤西伐長安,生禽赫連昌於安定,封昌為公,以妹妻之。昌弟赫連定在隴上,吐伐斤乘勝以騎三萬討定,定設伏於隴山彈箏谷破之,斬吐伐斤,盡坑其眾。」吐伐斤不知何人,中華書局《魏書》校勘記言:「此吐伐斤即達奚斤異譯。」但若為奚斤,則與魏書及北史所言不同。司馬光《資治通鑑考異》則認為吐伐斤就是達奚斤。
  5. ^ 《魏書·奚斤傳》:「斤等三十餘人議曰:『河西王牧犍,西垂下國,雖內不純臣,而外修職貢,宜加寬宥,恕其微愆。去歲新征,士馬疲弊,未可大舉,宜且羈縻。其地鹵薄,略無水草,大軍旣到,不得久停。彼聞軍來,必嬰城固守。攻則難拔,野無所掠,終無克獲。』」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奚斤傳》
  • 《北史·奚斤傳》
  • 《資治通鑑》卷一百零八至一百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