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托 (巴伐利亚国王)

奥托(德語:Otto,1848年4月27日-1916年10月11日),全名奥托·威廉·柳特波德·阿达尔贝特·瓦尔德玛Otto Wilhelm Luitpold Adalbert Waldemar),1886年至1913年間為巴伐利亚国王。然而,由于涉嫌严重的精神疾病,他从未积极统治。他的叔叔柳特波德和堂兄路德维希担任摄政。路德维希于1913年在立法机关通过一项允许他废除君主的法律后的第二天将他废黜,自己成为了国王。

奥托
OttoIBeieren.jpg
巴伐利亞國王
統治1886年6月13日 — 1913年11月5日(27年145天)
前任路德维希二世
繼任路德维希三世
出生(1848-04-27)1848年4月27日
 德意志邦聯慕尼黑王宫
逝世1916年10月11日(1916歲-10-11)(68歲)
 德意志帝国慕尼黑
安葬
全名
奥托·威廉·柳特波德·阿達爾貝特·瓦爾德瑪
Otto Wilhelm Luitpold Adalbert Waldemar
王朝维特尔斯巴赫王朝
父親马克西米利安二世
母親普鲁士的玛丽公主
宗教信仰罗马天主教

他是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普魯士公主瑪麗的次子,前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弟弟。

童年和青年编辑

奥托1848年4月27日早产2个月生于慕尼黑王宫,以叔父希腊国王奥托一世为教父。[1]

 
1860年,奥托(右)与他的哥哥路德维希王储(左)和母亲玛丽亚王后(中)。当时未出版的私人全家福。
 
年轻时的奥托一世

奥托有一个哥哥,路德维希太子。他们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高天鹅城堡的仆人和老师那里度过。他们的父母很疏远,很拘谨,他们不知道该对奥托和路德维希说些什么,他们常常忽视甚至回避他们。[2]他们的母亲对兄弟俩的穿着很感兴趣:她命令路德维希总是穿蓝色的衣服,奥托总是穿红色的衣服。他们的父亲对兄弟们要求很严格,特别是继承人路德维希。1853年至1863年间,兄弟俩在贝希特斯加登的皇家别墅度过了暑假,这座别墅是专门为他们的父亲建造的。[3]奥托曾被兄长捆绑堵嘴后猛烈拉扯绳索,被一位宫廷官员武力解救,路德维希也因此被父王教训。[4]

路德维希和奥托原本一起学习。后来奥托太年轻跟不上进度,路德维希才单独接受教育。[5]

奥托从1863年起在巴伐利亚军队服役。他于4月27日被任命为少尉,并于1864年3月1日加入学员军校。1864年5月26日,他被提升为中尉[6]

1864年3月10日,奥托的父王去世,他的兄长路德维希继任巴伐利亚国王。6月18日至7月15日期间,两兄弟接受了奥地利和俄罗斯皇帝的国事访问。1865年,他随母亲去了什未林、柏林、汉堡、基尔。1866年9月,他前往意大利北部,并于11月陪同兄长穿越法兰克尼亚。[7]

奥托于1866年4月27日晋升为上尉,并在皇家巴伐利亚步兵卫队服役。他参加了1866年的普奥战争,并在1870年至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担任上校,统领第5轻马军团。他在战场上的经历尤其是士兵受伤的景象使他受到了创伤,并导致他患有抑郁症失眠症[8]路德维希担心奥托的精神状态,多次想退位的他注意到奥托不适合接位。[9][10][11]当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于1871年1月18日在凡尔赛宫被宣布为德国皇帝时,路德维希二世国王拒绝参加,由奥托王子和他的叔叔柳特波德代表。[12][13]奥托随后在给兄长的一封信中批评这一庆祝活动是炫耀和无情的:

“[...] 哦,路德维希,我无法向你描述我在那个仪式上感受到的无限疼痛和痛苦 [...] 一切都是那么冷、那么骄傲、那么闪亮、那么炫耀、那么自负、那么无情和空洞。”[14]

路德维希和奥托鄙视他们雄心勃勃的普鲁士亲戚,并热切地讨厌他们的普鲁士母亲,因此他们对新德意志帝国的建立感到震惊。二人的敌意对普鲁士政府来说并不是秘密。奥托写这封信的时候,和兄长一样无法接受巴伐利亚失去独立地位,当时他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11]

在路德维希统治的早期,奥托和路德维希经常在一起,他们都热爱音乐,1867年一同访问瓦尔特堡;1867年路德维希还写信给奥托,称自己爱慕表姑蘇菲·夏洛特,想结婚。[15]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变得疏远了。路德维希害羞内向,最终成为一个隐士。奥托小时候喜欢社会学,后来只对狩猎和军事感兴趣;[16]在普法战争之前,奥托性格开朗、外向。1868年,奥托获得了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家族勋章圣乔治皇家勋章。1869年,在卡尔·奥古斯特·冯·雷萨克枢机主教的倡议下,他加入了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17]同年,奥托参与投票反对首相克洛德维希·卡尔·维克托·菲斯特·霍恩洛厄-希灵斯菲斯特,路德维希认为反对首相就是反对自己,对弟弟也参与其中痛苦万分。[18]

大脑失常编辑

普法战争后,奥托变得非常沮丧和焦虑,这让他的家人很担心。奥托有一段时间连日睡不好并表现出来,然后有一段时间他完全正常和清醒。他的病情逐渐加重。路德维希很害怕,因为他不想结婚,一直指望奥托结婚并生一个最终可以继承王位的儿子,这也是他们的祖父生前赞同的。[19]奥托接受了医疗监督,普鲁士总理奥托·冯·俾斯麦的间谍发送了有关他病情的报告。医生报告说,奥托在1872年1月患有精神病。从1873年起,他被隔离在宁芬堡宫的南阁。他的主治医生是伯納德·馮·古登博士,[20][21]后来他诊断出奥托的兄长路德维希患有精神病,但他没有费心检查他,也没有问他一个问题,这引发了关于他的能力和动机的问题。路德维希和奥托都鄙视普鲁士,他们的叔叔柳特波德和古登则支持普鲁士的统治地位。一些同时代的人认为,古登对奥托和路德维希的诊断是出于政治考虑,他本可以而且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帮助和治疗奥托。一些同时代的人还认为俾斯麦不希望路德维希或奥托继续掌权,并决定用他们可塑的叔叔柳特波德取代两兄弟。[22]

1875年在慕尼黑圣母教堂举行的圣体基督弥撒期间,从未参加过教堂礼拜的奥托穿着狩猎服冲进教堂,跪在主礼大主教格雷戈尔·冯·谢尔面前,请求宽恕他的罪过。[11]大弥撒被打断,王子没有反抗地被两名教神父师带走。奥托随后被转移到施莱斯海姆宫,并实际上被关押在那里,这让他非常沮丧。古登没有努力治疗他。奥托有可能严重依赖药物。奥托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8月22日在慕尼黑马斯菲尔德的国王阅兵式上与他的兄长一起出现。从1876年6月1日起,他在巴伐利亚森林的路德维希斯塔尔城堡里呆了几个星期。1880年春天,他的病情恶化。1883年,他被关押在慕尼黑附近的福斯滕里德宫接受医疗监督,并在那里度过余生。[23]这座宫殿是专门为囚禁他而改建的。奥托住在一楼布置典雅的公寓,而他的仆人则住在二楼。看守他的人更多表现出暴力而非同情心。奥托最喜欢去花园房,眺望自由的外界。[24]路德维希偶尔会在晚上拜访他,并下令不得对他使用暴力。[25]事实上照顾奥托的也不是古登,而是他的学生们。古登本人很少去福斯滕里德宫,他让刚毕业的得意门生之一弗朗茨·尼氏来福斯滕里德宫当助教,职责之一就是照顾奥托。尼氏在那里从1885年一直呆到1888年。[26]

1886年,皇家高级医疗官写了一份声明,宣布奥托患有严重的精神病。[27]路德维希被声称患有分裂性人格障礙,而奥托则患有精神分裂症[28]也有人认为奥托的问题是感染梅毒的结果,这也可以解释他的身体问题,尤其是他晚年遭受的瘫痪。[29]

登基编辑

 
1905年印有奥托肖像的20马克硬币

1886年6月10日,当路德维希二世国王被大臣们废黜时,他的叔叔柳特波德接管了巴伐利亚王国的统治权,并作为摄政代替路德维希领导国家事务。仅仅三天后,路德维希二世在不明情况下去世,奥托亲王根据维特尔斯巴赫继承法于13日继任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以精神失常为由被废黜后,众所周知精神失常的奥托却被立为新王;按巴伐利亚宪法,只有能够宣誓忠于宪法的人才能成为国王,奥托显然无法做到。如果柳特波德登基,就能避免这一尴尬,但他满足于摄政。[30]

由于奥托因精神疾病而无法领导政府(官方委婉地称“国王忧郁了”),摄政王柳特波德仍然代他统治。[31]在登基后的第二天,在福斯滕里德宫的他即使得到了解释,也不明白他登基的公告。他认为他的叔叔柳特波德是合法的国王。此后不久,巴伐利亚军队以奥托一世国王的名义宣誓,并铸造了带有他的肖像的硬币。[32]

福斯滕里德宫从此成为国王住所,周围也建起了高墙以为保护。虽然要接受当时的一些残酷的治疗,但该宫是一个极其豪华的住所,拥有宏伟的大厅,奥托沉迷于一个由警卫、医生和狱卒组成的模拟朝廷,他们总是称呼他为“陛下”。奥托每天都在长胖和玩玩具。据说,城堡外偶尔能听到国王的尖叫声。奥托和他的朝廷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33]

路德维希·托马在1907年说:“君主制需要一个能够被看见的代表。一个完全脱离人民、只有记者在囚禁他的城堡福斯滕里德宫能偷拍到的国王破坏了制度。”[34]

统治结束和去世编辑

 
慕尼黑圣弥额尔教堂中奥托一世国王的石棺

柳特波德一直担任摄政王,直到1912年去世,他的儿子路德维希继位,他是奥托的堂兄。那时显然奥托永远不会脱离隐居,也不会在精神上有能力积极统治。几乎就在路德维希成为摄政王之後,新闻界和更多的社会人就要求路德维希登基。[35]

因此,巴伐利亚宪法于1913年11月4日进行了修订,其中包括一项条款,规定如果因国王丧失能力导致摄政持续十年,并且国王不被期望能够统治,摄政可以结束摄政,废黜国王,经立法机关同意即位。第二天,摄政王路德维希亲王结束了摄政并宣布他自己作为路德维希三世继位。议会于6日同意,路德维希三世于8日宣誓立宪。奥托国王被允许终身保留他的头衔和荣誉。所以此后三年,巴伐利亚同时有两个国王。[36][37]

奥托原本是运动型,帅气且迷人,本可成为受欢迎的国王,但精神病让他始终无法统治。[11]

奥托于1916年10月11日意外死于肠扭转(肠梗阻)。此前只有记者在福斯滕里德宫偷拍了几张照片,这时人们才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国王。14日,他的遗体被安葬在慕尼黑圣弥额尔教堂的地下室。按巴伐利亚的传统,国王的心脏被放在一个银瓮中,然后送到旧厄廷的神像教堂,在其兄长、父亲和祖父的心脏旁。《慕尼黑邮报》只发了一条消息:“奥托国王于10月11日去世。一个精神上早已死去的人现在也已身亡。”《慕尼黑最新消息》嘲讽道:“他死后和他生前一样没有人为他写文章。”[11]

评价编辑

奥托也成为垂死的巴伐利亚君主制的象征。他的传记作者阿方斯·施威格特写道,巴伐利亚的君主制于1886年随着路德维希二世的去世而消亡,随着奥托于1916年的去世而被埋葬,然后在两年后的1918年革命中解体。施威格特还指出,如果不研究奥托,就根本无法理解路德维希二世;洞察奥托悲惨的一生,不仅可以更容易地理解他兄长的怪异行为,也可以理解导致巴伐利亚君主制终结的进程。[11]

大多数历史学家也不认为如果奥托能正常治国就能改变巴伐利亚的历史。施威格特说:“他的统治也会在战后几年崩溃”。他认为奥托一生的经历令人震惊地表明“权力的悲惨在任何地方都比在试图证明疾病的人的阴影下更得到体现”。[11]

临床图片编辑

路德维希二世和奥托一世兄弟都声称两人都患有精神病或忧郁症。当时的精神病学仍处于发展初期,并且基于第三方的陈述,第一批精神病学家从中创建了模糊的临床图片。今天,人们假设奥托患有偏执狂、精神分裂症。[38]根据心理学家和阿方斯·施威格特的说法,当时仍然很尴尬的治疗尝试包括道德布道、冰冷淋浴和吗啡等。医生们还考虑了磁疗。[39]

荣誉编辑

他获得以下勋章和装饰品:[40]

祖先编辑

影视形象编辑

在1954年的电影《路德维希二世》中,由克劳斯·金斯基饰演配角奥托亲王。凭借这个角色,金斯基第一次在德国和国际电影界引起轰动。

注释编辑

  1. ^ Philippe Valentin Giffard, Otto of Bavaria, 2012
  2. ^ Greg King, The Mad King: A Biography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18-21
  3. ^ Walter Flemmer: Stationen eines Märchenkönigs. Orte und Landschaften König Ludwigs II.. In: Georg Jenal, with Stephanie Haarländer (eds.): Gegenwart in Vergangenheit. Beiträge zur Kultur und Geschichte der Neueren und Neuesten Zeit. Festgabe für Friedrich Prinz zu seinem 65. Geburtstag, Munich, 1993, p. 419
  4. ^ Heinz Häfner writes, in Ein König wird beseitigt, München, 2008, p 38: A court official found Otto bound and gagged by Ludwig, with Ludwig violently tugging at the rope. The official had to use force to free Otto. The King was shocked and angered by Ludwig's behaviour and demanded severe punishment. Ludwig was so embittered that he took a violent dislike of Berchtesgaden and did not return there for a long time.(一名宫廷官员发现奥托被路德维希捆绑并堵住嘴,路德维希猛烈拉扯绳索。这位官员不得不使用武力释放奥托。国王对路德维希的行为感到震惊和愤怒,要求严惩。路德维希非常愤怒,他对贝希特斯加登产生了强烈的反感,很长时间没有回到那里。)
  5. ^ Desmond Chapman-Huston, Bavarian Fantasy: The Story of Ludwig II, p. 20.
  6. ^ Bayern, Regierungsblatt für das Königreich Bayern: 1864, p. 729.
  7. ^ Die königliche Familie in der Zeit Ludwigs II.
  8. ^ Greg King, "The Mad King: A Biography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253
  9. ^ SZ: Der Schattenkönig
  10.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7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Otto I. - nicht mehr als ein Schattenkönig, Hans Kratzer
  12. ^ Dr. Theodor Toeche-Mittler: Die Kaiserproklamation in Versailles am 18. Januar 1871 mit einem Verzeichniß der Festtheilnehmer, Ernst Siegfried Mittler und Sohn, Berlin, 1896
  13. ^ H. Schnaebeli: Fotoaufnahmen der Kaiserproklamation in Versailles, Berlin, 1871
  14. ^ Sigrid-Maria Größing: Elisabeth: Kaiserin aus dem Hause Wittelsbach
  15.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39.
  16.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69.
  17. ^ Hans Jürgen Brandt: Jerusalem hat Freunde. München und der Ritterorden vom Heiligen Grab, EOS, 2010, p. 58 f
  18.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60.
  19.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37.
  20. ^ Ronald Chase, "The Making of Modern Psychiatry", pp. 65 - 66.
  21.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201, p. 208.
  22. ^ Catherine Radziwill, "The Tragedy of a Throne", p 170-172, 314–318
  23.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p. 141 - 142, 236, 267.
  24. ^ König Otto von Bayern gestorben
  25.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192.
  26. ^ Ronald Chase, "The Making of Modern Psychiatry", p. 65, p. 74.
  27. ^ The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in Munich: From Kraepelin and his predecessors to molecular psychiatry. By Hanns Hippius, Hans-Jürgen Möller, Hans-Jürgen Müller, Gabriele Neundörfer-Kohl, p.27
  28. ^ Prof. Hans Förstl, "Ludwig II. von Bayern – schizotype Persönlichkeit und frontotemporale Degeneration?", in: Deutsche Medizinische Wochenschrift, Nr. 132/2007
  29. ^ Christopher McIntosh, "The Swan King: Ludwig II of Bavaria", p.279-280
  30.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p. 263-264.
  31. ^ Werner Bertram, A royal recluse; memories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p. 155, 239.
  32. ^ A. Schweiggert, E. Adami: Ludwig II. Die letzten Tage des Königs von Bayern. MünchenVerlag 2014, p. 236
  33. ^ Munichkindl.net: Otto I.
  34. ^ Adrian Prechtel. "Der König vegetiert wie ein Tier" - Vor 100 Jahren starb Otto I.. Abendzeitung-Muenchen.de. 2016-05-06.  已忽略未知参数|retrieval= (帮助)
  35. ^ Dieter Albrecht: Die Prinzregentenzeit 1886–1912/13. In: ISBN: 3406504515
  36. ^ HDBG: Otto I.
  37. ^ Dieter Albrecht. Der Regentenwechsel 1912, die Beendigung der Regentschaft 1913.  已忽略未知参数|compilation= (帮助)
  38. ^ Psychiatrie-Patient Otto I. – Stahlbäder, Stromschläge und Morphium als Therapie. sueddeutsche.de, 15. Mai 2016, Zugriff am 11. Januar 2018.
  39. ^ Alfons Schweiggert: Bayerns unglücklichster König. Otto I., der Bruder Ludwigs II. Sankt Michaelsbund, München 2015, ISBN 978-3-943135-66-4.
  40. ^ Hof- und Staatshandbuch des Königreichs Bayern: 1886. Landesamt. 1886: 147. 
  41. ^ 41.0 41.1 Otto Wilhelm Luitpold Adalbert Waldemar von Wittelsbach König von Bayern. the Prussian Machine. [1 March 2021]. 
  42. ^ Ritter-Orden, Hof- und Staatshandbuch der Österreichisch-Ungarischen Monarchie: 44, 1916 [8 August 2020] (德语) 
  43. ^ Hof- und Staats-Handbuch des Großherzogtum Hessen (1879), "Großherzogliche Orden und Ehrenzeichen" p. 12
  44. ^ Real y distinguida orden de Carlos III, Guóa Oficial de España: 206, 1914 [4 March 2019] (西班牙语) 

参考文献编辑

  • Cajetan von Aretin: Die Erbschaft des Königs Otto von Bayern. Höfische Politik und Wittelsbacher Vermögensrechte 1916 bis 1922, in the series Schriftenreihe zur bayerischen Landesgeschichte, vol. 149, C. H. Beck Verlag, Munich, 2006, ISBN 3-406-10745-1, also: thesis, University of Munich, 2006
  • Heinz Häfner: Ein König wird beseitigt. Ludwig II von Bayern, C. H. Beck Verlag, Munich, 2008, ISBN 978-3-406-56888-6, p. 330 ff
  • Greg King, The Mad King: A Biography of Ludwig II of Bavaria, Birch Lane Press, 1996, ISBN 1-55972-362-9
  • Christopher McIntosh: The Swan King: Ludwig II of Bavaria, I.B. Tauris & Co., Ltd., 2012, ISBN 978 1 84885 847 3
  • Catherine Radziwill, The Tragedy of a Throne, Cassell and Company, Ltd., 1907.
  • Arndt Richter: Die Geisteskrankheit der bayerischen Könige Ludwig II. und Otto. Eine interdisziplinäre Studie mittels Genealogie, Genetik und Statistik, Degener & Co., Neustadt an der Aisch, 1997, ISBN 3-7686-5111-8
  • Alfons Schweiggert: Schattenkönig. Otto, der Bruder König Ludwig II. von Bayern, ein Lebensbild, Ehrenwirth, Munich, 1992, ISBN 3-431-03192-7
奥托 (巴伐利亚国王)
維特爾斯巴赫王朝
出生于:1848年4月27日逝世於:1916年10月11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者:
路德維希二世
巴伐利亞國王
1886年6月13日–1913年11月5日
繼任者:
路德維希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