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案

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案(或稱綾瀨水泥殺人事件)是1988年11月至1989年1月發生在日本東京都足立區綾瀨日语綾瀬 (足立区)綁票禁錮強姦性虐待暴行罪日语重傷害謀殺死体遺棄日语屍體遺棄的嚴重罪案的通稱。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事件
假名じょしこうせいコンクリートづめさつじんじけん
平文式罗马字Joshikōsei konkurīto-zume satsujin-jiken

1988年11月25日受害者古田順子(17歲,高中3年級學生)遭宮野裕史(犯案時已滿18歲)為首等人以汽車方式隨機擄人,先製造假車禍再以護送為由拐騙受害者上車,後監禁凌辱凌虐長達41天。直到受害者死亡再以汽油桶灌水泥方式將屍體棄置於海邊。此為日本首例以水泥方式封屍,後續引起一連串的犯罪仿效。

由於宮野裕史等人未成年,他們的犯行極度嚴重令人髮指、犯罪歷時很長,過程之中周遭的人有注意到少女遭到拘禁凌虐,卻完全沒有人適時警覺然後去救被害人,刑案發生地點又在被普遍認為與暴力事件無關的高級住宅區,對當時的社會上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背景编辑

  • 事件發生前,這群少年為平時橫行於足立區的暴力團成員,少年A同時與一些年齡相近的年輕人自行組成名為「極青會」的暴力團體。
  • 少年C的雙親常常外出工作,經常不在家,所以少年A等人經常聚集在二樓的房間玩樂。
  • 日本媒體在古田順子的命案發生後就調查後發現,從順子就讀的學校方面和社會方面得知,疑似調查出古田順子成績並不好幾乎翹課和逃家,還在外頭跟一些不良少年鬼混,順子的家人有時會不管理她,有些日本網友還說古田順子的命案是順子自作自受的,不然怎麼可能會被人拐騙然後在外面居住了好幾天。

人物编辑

古田順子
埼玉縣人,就讀於埼玉縣立八潮南高中日语埼玉県立八潮南高等学校三年級,長相清秀、待人親切且成績優良,平時幾乎不缺席和翹課,是同班同學和同校學弟妹們最尊敬的學姐和學生。當時已通過某家公司面試原本要準備畢業後就職。順子是家中的獨女,父親是一座罐頭工廠業務經理,母親是全職太太也是家庭主婦有帶有輕微的精神疾患。案發時順子剛自打工的商店工廠下班後就騎單車返家。父母在順子遇害前沒有得知她失蹤消息,對順子打電話說她離家出走不要尋人協尋找她都沒有感覺到可疑更沒報警找人,直到得知女兒遭到遇害的消息對犯罪者的行為和該者的家屬沒有報警處理相當悲憤,順子的母親對女兒遭到遇害的打擊太大然後送往醫院治療,順子的父親在女兒的喪禮上不接受犯罪者的家屬的道歉和任何賠償,而且事後全家已經搬離原處。
少年A:宮野裕史
主犯,出生於1970年4月30日。家庭環境優越,父親是證券經理,母親則是鋼琴教師,因為雙親工作繁忙,自幼與祖父母長大直到小學畢業時才回到父母家住,因此與雙親的關係並不好。父母為了表現出對他的「照顧」,在物質上盡力滿足他的同時也放縱他橫行霸道的性格。身強體壯為柔道高手,升上高中後因個性問題無法適應團體生活及嚴格的訓練,退出柔道部熱衷交際及鬥毆。1988年3月退學中輟,聚集一群包含本案的中輟生組成「極青會」逐漸變成幫派的混混且為其中活躍的領導人物。
少年B:小倉讓
第二主犯,出生於1971年5月11日。少年A的中學學弟,不良少年,家庭的狀況複雜。
少年C:湊伸治
從犯,出生於1972年12月11日。小時候品性良好,父母在醫院工作但家教嚴格,因此有家暴問題。
少年D:渡邊恭史
從犯,出生於1971年12月18日。由於少年A追求他的姐姐因而成為了少年A的小弟。

犯案過程编辑

11月25日晚上8點時,少年A與少年C在街上尋找搶劫的目標時,看見打工結束後正騎腳踏車回家的古田順子(當時17歲),少年A命令少年C故意將順子踹倒,而自己則假藉關心上前接近。少年C將順子踹倒後逃離了現場,少年A則假裝好心的接近順子並告訴她「剛剛那個人是黑社會的人妳被他。盯上了!」「請讓我幫你吧」,隨後將順子帶到賓館然後性侵她。之後少年A將順子帶到少年C的住家二樓監禁並打電話通知少年B、少年D,來到少年C的家中,他們對順子施虐監禁監禁的期間,時間長達40天。

少年A跟其他少年們說要以輪流陪睡順子為此忠誠他們創利的「組織」,於是強行脫光順子的所有衣物(包括內衣內褲等等)然後輪流對她進行強姦,除了對順子強姦輪姦還用寢具堵住順子的嘴巴不讓她發出聲音被樓下的少年C的母親聽到,更強迫順子自慰並用剃刀將其陰毛剃除,再將瓶子、鐵棒、火柴香菸等物品塞入順子的陰道肛門,少年A還會將插入陰道的火柴點著,看著順子痛苦又慌張地將火熄滅的動作而感到高興。而少年們在當時正值寒冬,仍強迫順子裸舞甚至全裸半裸的站在陽台上。每當順子受不了凌虐昏倒時,少年們就會把她的浸到水桶裡,讓順子被水嗆醒後再繼續凌虐她。甚至要求順子打電話跟她的父母謊報說自己是離家出走的請他們不要尋人協尋找,還恐嚇順子若是她逃走就殺她全家當做威脅。有時他們強迫順子同時吸兩根香菸或吸食稀釋劑,或強迫順子將威士忌燒酒飲料一口氣喝完,還會用簽字筆在順子臉上畫上鬍子,甚至帶一些不良少年少女和到少年C家中嘲諷順子,儘管順子哀求少年A跟其他少年們說請他們放她走,但卻反被遭受多麼難以容忍的凌虐。

12月上旬,順子曾找到機會立刻報警求救但被少年A發現並阻止,少年A對於順子打算逃走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為了洩憤就在順子的上撒上打火機並點火,造成順子的腳嚴重燒傷且無法行走,甚至是用打火機灼傷順子的背部和身上的皮膚,最後傷口化膿並會發出惡臭,這使得少年們較少來少年C的家來凌虐順子。12月中旬至下旬,少年A以踩到順子漏的尿為由,偕同少年B、C一起朝順子的臉毆打,導致順子的臉龐腫脹變形,然後到隔日看這樣的順子的模樣為樂。另外同月中旬開始,由少年C的哥哥負責幫順子給她食物吃,但食物量每況愈下到月底時僅僅只有牛奶作為三餐,順子在精神衰弱以及嚴重的腳燒傷的情況下無法移動或下樓終日只能待在房間裡。監禁期間少年C的父母是知道順子的存在而且都曾在屋內見過面曾勸她趕緊回去,但畏於少年C的暴力行為並未對順子的事干涉或報警。在事後訪問得知街訪鄰居都曾聽到從少年C的房間裡傳出順子的求救聲卻沒有任何人做出去救人的行動。[1]

1989年1月4日,監禁第41天,少年A因「打麻將打輸」而心情極差並將怒氣發洩在順子身上,這時的順子已雙腳幾乎腐爛而無法移動,只能在地上任少年們用鐵棒毆打,時間長達2小時。隔天順子不堪凌虐而死亡,少年們將屍體丟入大型鐵桶中並灌入水泥,再載至東京江東區若洲(現在的若洲海濱公園內)丟棄。同年3月29日,少年A因為其它暴力事件而被警方調查問訊時自行坦承出這起水泥封屍事件。隔日警方找到順子的遺體,隨後遺體解剖發現順子的子宮頸被異物都扯到變形,而且疑似有妊娠的跡象,很有可能是順子遭到輪姦或性侵時就開始未成年懷孕的徵兆,而且她的大腦小腦都萎縮縮小。

審判過程编辑

檢方起訴编辑

審理過程法官公開檢方提出的公訴書的內容:「...本案是我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重大且極其兇惡的犯罪事件,被告人的作案和殺人動機毫無斟酌的餘地。對被害人來說她遭遇了常識無法考量的凌虐...」

  • 主謀少年A:傷害致死罪和拋棄屍體,判處無期徒刑
  • 少年B:傷害致死罪和拋棄屍體,判處13年有期徒刑
  • 少年C:故意傷害罪和拋棄屍體罪,判處5-10年有期徒刑。
  • 少年D:故意傷害罪和拋棄屍體罪,判處5-10年有期徒刑。

一審编辑

1990年7月19日,東京地方法庭對本案做出宣判:

  • 少年A,傷害致死罪和拋棄屍體罪名成立。改判17年有期徒刑。
  • 少年B,傷害致死罪和拋棄屍體罪名成立。改判5-10年不定期徒刑。
  • 少年C,故意傷害罪和拋棄屍體罪名成立。改判4-6年不定期徒刑。
  • 少年D,故意傷害罪和拋棄屍體罪名成立。改判3-4年不定期徒刑。

一審宣判後,檢方立即以「量刑過輕」為理由提出上訴。

二審编辑

1991年7月12日, 東京高級法院對原判改判:

  • 少年A,改為20年有期徒刑。
  • 少年B,維持原判。
  • 少年C,改為5-9年不定期徒刑。
  • 少年D,改為5-7年不定期徒刑。

東京高級法院對這一判決也闡述了自己的意見:「本案因為作案人均為未成年人,所以依法進行從輕判決。儘管與成人犯罪的刑罰相比,這一判決似乎過於寬宏大量,但本著拯救和教育青少年為目的,本庭認為這一判決是合適的。」

三審编辑

1992年7月18日 ,最高法院裁定駁回上訴,全案終結。[2]

犯罪者現況编辑

  • 少年A宮野裕史:2009年獲得假釋,出獄後改名為橫山裕史。於2013年再因柏青哥詐騙案而被拘捕。[3]
  • 少年B小倉讓:1999年從少年犯管教所刑滿釋放。出獄後改名為神作讓。於2004年再因三鄉市逮捕監禁致傷事件日语三郷市逮捕監禁致傷事件而被判處4年徒刑,2009年出獄。[3]
  • 少年C湊伸治:1997年刑滿釋放。2018年8月19日在埼玉縣川口市的路上以棍子毆打,並以小刀刺傷一名32歲男子遭到日本警方以殺人未遂罪逮捕。[4]後來被改控傷人罪。2019年11月22日,在琦玉地方裁判所被判監1年6月,緩刑3年。[5]
  • 少年D渡邊恭史:於少年犯管教所中飽受欺凌而患人群恐懼症,1995年刑滿釋放。之後成為幽閉青年,足不出戶。

輿論氛圍及對社會的影響编辑

由於日本《少年法》第61條禁止刊登犯罪少年的真名和正面照,犯罪者姓名未被公開。所有媒體上皆以化名少年A、B、C、D、E、F代稱,並且未出具犯罪者的正面照。[6]相較之下受害者的真實姓名、照片、未處理受凌虐遺體刑事檔案照片大量被揭露,形成保護加害者隱私卻未顧及對受害者的尊重及其家屬的感受,形同對受害者的二次強姦。 後因判決「殺了人不會被判死刑」的直接影響,日本青少年犯罪的機率,在古田順子案的判決之後出現了逐年上升的趨勢。[來源請求]

衍生著作编辑

舞台劇编辑

  • 《二樓的聲音》胡錦筵編劇作品,2014年7月17-20日,臺灣集體獨立製作劇團演出,劇本刊載於《衛生紙+28:別殺》ISBN 9789866359484

書籍编辑

  • 藤井誠二,《17歲殺人犯》,尖端出版社

漫畫编辑

  • 鎌田洋次,《17歲》,東立出版社
  • 氏賀Y太,《真・現代獵奇傳》
  • 佐藤文也,《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劍持警部的殺人》

動畫编辑

類似案件编辑

腳註编辑

  1. ^ 女子高生監禁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 [2015-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4). 
  2. ^ 少年側の上告棄却 女子高校生コンクリ殺人事件. 朝日新聞 (朝刊第二社会面30面). 1992年7月19日. 
  3. ^ 3.0 3.1 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事件の犯人(宮野裕史・小倉譲.湊伸治)の2020年現在がヤバすぎる! 请检查|url=值 (帮助). 芸能人の裏ニュース. 2020-12-26 [2021-01-08] (日语). 
  4. ^ 綾瀬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の“元少年”が、今度は殺人未遂で逮捕されていた!. 活力門. 2018-08-21 [2018-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1). 
  5. ^ 【追記】あの湊シンジに執行猶予判決(川口市). 2019-11-22 [2019-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7). 
  6. ^ 死刑をなくす女の会. 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事件 彼女のくやしさがわかりますか?. 日本: 社会評論社. 2004年07月: 128-131. ISBN 9784784501786. 

参考文献编辑

  • 渥美饒兒『十七歳、悪の履歴書-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事件』作品社、2003年。ISBN 4878935723
  • 門野晴子『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事件―彼女のくやしさがわかりますか?』おんな通信社編、社会評論社、1990年。
  • 佐瀬稔『うちの子が、なぜ!―女子高生コンクリート詰め殺人事件』草思社、1990年。ISBN 479420390X
  • 蜂巣敦『殺人現場を歩く』ミリオン出版、2003年。ISBN 4813010814
  • 藤井誠二『少年の街』教育史料出版会、1992年。ISBN 4876522308
  • 古村龍也・雀部俊毅『犯罪心理分析マニュアル』同文書院、2000年。
  • 横川和夫・保坂渉『かげろうの家 女子高生監禁殺人事件』共同通信社、1990年。ISBN 476410251X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