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姚啟聖(1623年-1683年),字熙之齋號憂庵憂畏軒末清初政治人物。浙江會稽縣人,初入隸镶红旗汉军,因戰功官拜兵部尚書太子太保,著作《憂畏軒遺集》。妹婿為明季廣西巡撫黄锡衮,清初東閣大學士康熙降鰲拜功臣,施琅亦為黄锡衮妹婿。

姚啟聖

大清太子少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福建
爵位 世襲輕車都尉
籍貫 浙江會稽縣
族裔 漢族
旗籍 鑲紅旗漢軍
出生 天啟四年(1624年)
逝世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
出身
  • 康熙二年癸卯科舉人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明代時爲諸生,性好遊俠

清兵入關後,遊歷於北直通州,受辱於土豪,一怒之下歸附滿洲旗軍,清朝檄書署理通州知州,姚一上任,隨即拘捕了該土豪,並把他杖刑打死,只好棄官而走。在路上,又看到兩名清兵凌辱女子,姚設計誘殺了二人,把女子救出。

顺治八年(1651年),其妹婿黄锡衮受命典试江南。

顺治十六年(1659年),附族人籍,隸漢軍八旗鑲紅旗

康熙二年(1663年)舉人,授廣東香山縣知縣。前任知縣因積欠公款而禁錮,啟聖義勇代償。後被廣東總督盧興祖彈劾「與澳門葡萄牙人勾結,擅開海禁」的罪名,判死刑,遇赦放歸,以經商維生。[1]

三藩之亂编辑

三藩之亂時,姚啟聖組織團練數百人,捐納家財十五萬白銀,投效大將軍正白旗都統康親王傑書,署诸暨知县,剿平紫山土寇。康熙十四年(1675年)傑書命為浙江溫處道僉事,從鑲黃旗滿洲都統拉哈达剿平松阳、宣平县耿軍。十五年,偕同副都统沃申、总兵陈世凯等协剿耿军,復雲和[2]

耿精忠降,升為福建布政使。後來打敗了明鄭台灣水師部隊,招撫了水師主力朱天貴,封兵部尚書太子太保[3]

臺灣談判编辑

傑書疏薦姚啟聖接任福建總督,續與臺灣郑氏政权進行談判。姚於福建總督(1678年—1681年)任內,於鄭經回台灣時,攻佔廈門金門。於兵部尚書任內,與台灣鄭克塽劉國軒馮錫範談判,台灣比敘朝鮮,以藩屬國內附清朝,例朝貢,不剃髮康熙不准。[4]

疏薦施琅编辑

姚啟聖多次舉薦鄭成功之降將施琅,施琅終得任用。但是施、姚隨即發生衝突,最後,康熙帝聽信施琅,交付水師,命姚啟聖負責後勤補給。隨即打敗臺灣東寧國,俘虜了鄭克塽施琅侯爵,姚啟聖卻一無封賞,心裏憤恨不平。同年十一月,姚啟聖患背疽,一怒而逝。

次年,內閣官員們認為姚啟聖修繕船艦軍械,虛報了四萬七千兩白銀的假帳,應追繳。康熙帝顧念姚啟聖有功勞,不追究這件事[5]

參考文獻编辑

  1. ^ 《清史稿·列傳260卷》:姚啟聖,字熙止,浙江會稽人。少任俠自喜。明季為諸生。順治初,師定江南,遊通州,為土豪所侮,乃詣軍前乞自效。檄署通州知州,執土豪杖殺之,棄官歸。郊行,遇二卒掠女子,故與好語,奪其刀殺之,還女子其家。去附族人,籍隸鑲紅旗漢軍。舉康熙二年八旗鄉試第一,授廣東香山知縣。前政負課數萬,繫獄,啟聖牒大府,悉為代償。尋以擅開海禁,被劾奪官。
  2. ^ 《清史稿·列傳260卷》:十三年,耿精忠反,兵入浙江境,陷溫州傍近及台、處諸屬縣。聖祖命康親王傑書統師進討,啟聖與子儀募健兒數百詣軍,以策干王。檄署諸暨知縣,剿平紫瑯山土寇。十四年,以王薦,超擢溫處道僉事。從都統拉哈達克松陽、宣平二縣。十五年,偕副都統沃申、總兵陳世凱等剿賊石塘,焚其木城,斬獲甚眾,乘勝復雲和。
  3. ^ 《清史稿·列傳260卷》:先是,精忠以書招鄭錦,錦至復拒之,將士多為內應,錦遂取泉、漳二府,據厦門。精忠與戰,復屢敗。啟聖又使儀破精忠將曾養性於溫州。十月,師入仙霞關,趨福建,精忠降。擢啟聖福建布政使,率兵討錦。吳三桂將韓大任驍勇善戰,世稱小淮陰者也,自贛入汀,謀與錦合。啟聖說之降,簡其部卒,得死士三千人,以為親軍。十六年,從康親王復邵武、興化,盡取漳、泉地。錦遁歸厦門。總督郎廷佐奏啟聖與子儀屢著戰功,贍軍購馬,具甲冑弓矢,糜白金五萬,皆出私財,詔嘉獎。
  4. ^ 《清史稿·列傳260卷》:十七年,錦遣其將劉國軒、吳淑、何佑等復犯漳、泉,海澄公黃芳世、都統穆赫林、提督段應舉等與戰,敗績,遂陷海澄、長泰、同安、惠安、平和諸縣。詔擢啟聖福建總督,條上機宜,「請調福寧鎮兵助攻泉州,調衢州、贛州、潮州三鎮兵助攻漳州,復設漳浦、同安二總兵,增督標兵五千。通省經制兵萬八千,申明臨陣賞罰,禁廝役占兵額」。下議政王大臣議,衢、贛、潮三路皆重地,未便徵發,既增督標兵,毋庸復廣通省兵額,餘皆從其議。七月,偕海澄公黃芳度自永福進克平和、漳平。國軒等解泉州圍,進逼漳州,壁於蜈蚣嶺。啟聖率壯士鍾寶、張黑子等出戰,將軍賚塔、都統沃申等夾擊,連破賊寨,斬其將鄭英、劉正璽等十餘人,國軒遁海澄,乘勝復長泰。敘功,進正一品。九月,復遣儀率兵攻同安,敵棄城遁,斬其將林欽等。尋偕副都統吉勒塔布、提督楊捷等進攻海澄,敗國軒於江東橋,又敗之於潮溝。
    十八年,國軒與淑、佑等踞郭塘、歐溪頭,欲斷江東橋以犯長泰。啟聖偕賚塔、捷及巡撫吳興祚等邀擊,大敗之,先後招降所置吏四百餘、兵一萬四千有奇。國軒等復率萬餘人謀奪榴山寨,啟聖偕賚塔及副都統石調聲擊敗之,至太平橋、潮溝,斬千餘級。十九年,會賚塔等攻海澄。時提督萬正色先克海壇,啟聖及總兵趙得壽、黃大來等分兵七路並進,破十九寨;別遣將渡海,拔金門、厦門,降錦將朱天貴等,錦退保澎湖,盡復所陷郡縣:進兵部尚書、太子太保。
    二十年,左都御史徐元文劾「啟聖疏請借司庫銀十二萬,經營取息,侵占民利;題報軍前捐銀十五萬,皆剋軍餉朘民膏而得。閩民極困,啟聖不能存撫,拆毀民居,築園亭水閣,日役千人,舞女歌兒充牣房闥;又強取長泰戴氏女為妾。海壇進師,力為阻撓,及克厦門,又言當直取臺灣。始欲養寇,繼欲窮兵。吳興祚、萬正色平海奏功,啟聖慚妒,妄謂正色與錦將朱天貴有約,讓海壇而去。險詐欺誣,乞敕部嚴議」。上令啟聖覆奏,啟聖言:「臣於康熙十七年十月進兵至鳳凰山,因一時投誠者多,犒賞不繼,與撫臣吳興祚議外省貿易,頗有微利,前督臣李率泰、經略洪承疇嘗借帑為之,遂冒昧上疏,未蒙俞允。臣自入仕,京師未有產業,而軍前捐銀十五萬有奇者,香山罷官後,貿易七年,得積微貲,併臣浙江祖產變價,及親朋借貸,經年累月而後有此。臣於十七年七月至省,見總督官廨為耿精忠屯兵毀傷傾圮,因捐貲修整,日役不過數十,柵外員役私舍,令其自行撤除。至臣妾皆有子女,年已老大,並無歌兒舞女,強取戴氏女,尤無其事。十八年十一月,臣密陳進剿機宜,請水陸五道進兵,並未阻撓。至得厦門即攻臺灣,先於十八年九月預陳,亦非屆時發議。撫臣、提臣拜疏出師,平賊首功已定,臣何所容其慚妒。朱天貴應撫投誠,天貴言之而臣始知之。臣任三閩三職,雖無妒功之心,實有溺職之咎。乞敕部嚴議,別簡賢能。」疏入,報聞。二十一年,敘克海澄、金門、厦門功,授世職拜他喇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
    方鄭錦屢入寇,徙濱海居民入內地,俾絕接濟、避侵掠,下令越界者罪至死,民多蕩析。及禁旅班師,驅繫良民子女北行,啟聖白王嚴禁。復捐貲贖歸難民二萬餘人,並請開海界、復民業,聽降卒墾荒,民困漸蘇。及錦死,子克塽仍其爵,稱延平王,凡事皆決之國軒等。啟聖令知府卞永譽、張仲舉專理海疆,多以金帛間其黨與。克塽乃遣使齎書,願稱臣入貢,不薙髮登岸,如琉球、高麗例。啟聖以聞,上不許,趣水師提督施琅進征。
  5. ^ 《清史稿·列傳260卷》:二十二年六月,琅進攻臺灣,取澎湖。啟聖駐厦門督饋運,以大舟載金、繒、貨、米至軍,大賚降卒,遣之歸,臺民果攜貳。復設間使克塽與國軒互相猜,眾莫為用。琅遂定臺灣,克塽、國軒等皆降。語具琅傳。啟聖還福州,未幾,疽發背,卒。明年,部議以啟聖修繕船舶、軍械,浮冒帑金四萬七千有奇,應追繳,上念其勞,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