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福格特

弗雷德里希·威廉·福格特(德語:Friedrich Wilhelm Voigt,1849年2月13日-1922年1月3日)是普鲁士的一名鞋匠。1906年10月17日,他謊稱自己是冯·马尔扎恩上尉Hauptmann von Malzahn)並带着11个士兵前往科佩尼克市政厅德语Rathaus Köpenick[1]逮捕了科佩尼克市长并抢走了4000黄金马克。

弗雷德里希·威廉·福格特
Friedrich Wilhelm Voight.jpg
1910年的威廉·福格特
出生(1849-02-13)1849年2月13日
 普魯士王國普鲁士省蒂尔西特
逝世1922年1月3日(1922歲-01-03)(72歲)
 卢森堡
墓地49°36′55.61″N,6°7′7.99″E
国籍德意志人
职业鞋匠
知名于伪装成普鲁士上尉在科佩尼克市政厅抢劫了4000黄金马克

这一件事在欧洲掀起了轩然大波,被尊称为民族英雄「科佩尼克上尉」(Hauptmann von Köpenick),以他为原型的艺术作品数不胜数。

生平编辑

少年时期与首次入狱编辑

 
幼年时期的威廉·福格特

1849年2月13号,威廉·福格特出生于东普鲁士蒂尔西特。他的父亲是一名鞋匠,喜欢酗酒又沉迷赌博,不仅败光了家产,还经常虐待福格特和福格特的母亲[2]。14岁时,他离家出走,想去柯尼斯堡寻求亲戚庇护他,却被警察抓进监狱,屈打成招被迫承认自己成为了乞丐,关了48个小时的禁闭,这是福格特人生第一次进监狱。因为这次事件,他回到了蒂尔西特的家中,但他的生活并没有好转,依然经常被虐待。

监狱生活编辑

 
第二次进监狱时,警方给威廉·福格特拍下的照片及档案

随后,福格特前往柏林投靠他的姑姑与他的姑丈。在柏林,他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鞋匠的工作,赚了一点小钱。某天,他收到了债务人偿还的一张三塔勒汇票,便动起了歪脑筋,在「三」前面写上了「二十」。果然,他在银行柜台收到了23塔勒。此后,他又尝试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一次,他犯了一次失误,被柜台的工作人员发现了,随后被判处入狱十二年。这是威廉·福格特第二次进监狱。[3]出狱后,他去过爱尔福特,又去过艾森纳赫布拉格维也纳等地,最后辗转来到了敖德萨。在敖德萨他成为了一个制鞋工厂的技术经理,却被同行陷害,又进了一次监狱。

抢劫市政厅编辑

 
威廉·福格特在抢劫时就穿着这套制服。目前这套制服陈列于科佩尼克市政厅。

后来,他发现军人在普鲁士的地位极高,又听说科佩尼克市政厅中藏有200万黄金马克,便制定了他的计划。首先,他在二手杂物商店购买了一套普鲁士第一步兵卫队英语1st Foot Guards (German Empire)制服。1906年10月17日,他前往科佩尼克,在皇家浴场找到了守卫长,让他找11名士兵。守卫长很快答应,找到了11个士兵。他以秘密任务为由带着士兵们乘坐民用火车,又给了士兵们一人一黄金马克让他们自己买啤酒喝,在车站吃午饭。吃饱之后,他向士兵们发出命令:杀向科佩尼克市政厅德语Rathaus Köpenick。一行人封锁了现场,以贪污为由逮捕了科佩尼克的市长乔治·朗格汉斯德语Georg Langerhans,又以核实贪污数目为理由没收了金库里所有的钱。随后福格特便说要向皇帝请示,让士兵们看着市政厅里的人,坐上了出租车,去了火车站,坐上火车去了柏林

事发之后,人们都将这件离奇到不能再离奇的事件当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料。福格特的悬赏后来飙升到了3000马克。他用一些赃款接济了他的前狱友卡伦·伯格,卡伦·伯格认为他很反常,便向当局举报了他。福格特在柏林第二地区法院中被指控未经授权穿着制服、未经授权行使公职(即上尉的公职)、剥夺或限制市长、镇长和司库的自由、欺诈与伪造等五项罪名。[4]于是,他被判处四年监禁。1908年8月16日(两年后),他被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赦免释放。[5][6]当天,他即被以200马克的价格被请到录音棚,在留声机中录音称:

出狱之后编辑

 
福格特离开泰戈尔监狱英语Tegel Prison

出狱后,福格特受到了大量民众的追捧,他走遍了德国乃至整个欧洲(例如他在1908年11月26日出现在了波恩[8]他的出现带来了无数人群的骚动,使得警察都不得不出动维护秩序,两天内就有17人以扰乱治安罪或其他类似的违法行为被逮捕。1909年,他出版了自己的自传:《威廉·福格特:我是如何成为科佩尼克上尉的》[9]。1910年5月1日,他获得了卢森堡的身份证,并搬到了卢森堡,主要做鞋匠的工作。凭借他的名气,他又赚了一笔小钱,成为了卢森堡国内第一个拥有汽车的人。

死后编辑

 
威廉·福格特的墓碑,葬在卢森堡卢森堡市

1922年1月3日,威廉·福格特因肺部疾病在卢森堡市逝去,享年72岁。[10]他被葬在了当地的一个圣母墓地。[11][12]在他的葬礼上,有一位路过的法军军官问:“这是谁死了?”,送葬者便回答:“是冯·科佩尼克上尉。”法军军官以为他真的是一位上尉,便肃然起敬,给他举行了隆重的军事葬礼。

1961年,萨拉萨尼马戏团英语Sarrasani为威廉·福格特捐赠了一块墓碑

1996年,科佩尼克市政厅前竖立起了科佩尼克上尉的雕像。它是由亚美尼亚设计师斯巴达克·巴巴扬德语Spartak Babajan设计的。[13]市政厅内还有威廉·福格特纪念馆,内有几件与科佩尼克上尉相关的展品。

1999年,有人提议将威廉·福格特的墓地迁回德国柏林,但卢森堡方面拒绝了这个请求。

艺术作品编辑

在抢劫市政厅事件发生后,甚至威廉·福格特被捕前,这个事件就被翻拍成讽刺小品了。1906年10月19日,《前进报》就报道了一个歌舞表演;剧作家汉斯·冯·拉瓦伦茨在柏林创作了戏剧;知名侦探小说作家汉斯·海恩德语Hans Hyan还写了一部插图诗集,甚至在1909年为威廉福格特的自传写了序言。1908年(即威廉·福格特被赦免那年),一个名为《科佩尼克上尉》的综艺节目在基尔上映。1931年,德国剧作家卡尔·扎克迈尔英语Carl Zuckmayer以科佩尼克上尉为原型创作了同名戏剧,并称为德国童话。1956年,一部德国彩色喜剧电影《科佩尼克上尉英语Der Hauptmann von Köpenick (1956 film)》诞生,该影片曾被提名第2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14]

参考资料与注释编辑

  1. ^ 那时候科佩尼克市的德语官方拼写应该是Cöpenick,直到1931年1月1日才改为Köpenick
  2. ^ Wie ich Hauptmann von Köpenick wurde.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3. ^ Wie ich Hauptmann von Köpenick wurde. [2022-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4). 
  4. ^ 刊登在国际刑法杂志中的判决结果 (PDF). [2022-03-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4-13). 
  5. ^ Wie ich Hauptmann von Köpenick wurde.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3). 
  6. ^ 存档副本. [2022-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3). 
  7. ^ Eva Pfister. Gegen den Uniformfetischismus. Kalenderblatt. 2011-03-05 [2011-03-05]. 
  8. ^ Ebba Hagenberg-Miliu: Als der ‚Hauptmann‘ in Bonn war. Seine Täuschung in Köpenick machte ihn berühmt. Die Bonner empfingen ihn euphorisch. In: General-Anzeiger (Bonn), 7./8. August 2021, S. 26.
  9. ^ 参见外部链接第一个链接。
  10. ^ 新时代》 vom 20. Mai 1966, S. 6.
  11. ^ Liebfrauenfriedhof. www.luxembourg-city.com. [2022-07-19] (德语). 
  12. ^ Notre-Dame Cemetary. www.luxembourg-city.com.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英语). 
  13. ^ Märkische Oderzeitung, 18./19. März 2006, S. 14
  14. ^ 1957.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2022-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