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威廉一世 (奥兰治)

威廉一世,奧蘭治親王荷蘭語Willem I,也称沉默者威廉荷蘭語Willem de Zwijger)、奥兰治的威廉荷蘭語Willem van Oranje),1533年4月24日-1584年7月10日)。奥兰治的威廉是尼德兰革命中反抗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主要领导者、八十年战争领导人之一。曾任荷兰共和国第一任執政

威廉一世
WilliamOfOrange1580.jpg
奧蘭治親王
統治 1544-1584
前任 勒內·沙龍
繼任 長子菲力普·威廉
荷兰省乌得勒支省西蘭省執政
統治 1559-1584
繼任 次子拿騷的毛里茨
出生 (1533-04-24)1533年4月24日
逝世 1584年7月10日(1584-07-10)(51歲)
配偶 安娜·范·埃格蒙特英语Anna van Egmont
薩克森的安娜英语Anna of Saxony
波旁的夏洛特英语Charlotte of Bourbon
路易斯·德·科利尼英语Louise de Coligny
子嗣 拿骚的玛丽亚女伯爵
奧蘭治親王菲利普·威廉
拿骚的玛丽亚女伯爵
拿骚的安娜女伯爵
拿骚的安娜女伯爵
拿骚的莫里斯伯爵
奧蘭治親王毛里茨
拿骚的艾米利亚女伯爵
拿骚的露易丝朱莉安娜女伯爵
拿骚的伊丽莎白女伯爵
拿骚的凯瑟琳娜女伯爵
拿骚的夏洛特女伯爵
拿骚的夏洛特女伯爵
拿骚的艾米利亚女伯爵
奧蘭治親王弗雷德里克·亨德里克
職業 联省共和国執政

原为奥兰治亲王(荷蘭語Prins van Oranje);1565年组织“贵族同盟”,反对哈布斯堡家族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尼德兰的统治;后来逃亡德意志,招募佣兵,多次反攻尼德兰,都遭失败;1572年北方大起义后,8月在尼德兰北方各行省會議上被推选为多省的執政;1584年遭西班牙间谍刺杀身亡。

去世後,次子拿騷的毛里茨成為領袖,繼續領導反抗勢力,後來又從長兄奧蘭治親王菲利普·威廉那裡繼承了奧蘭治親王的封號;威廉一世的幼子腓特烈·亨利後來在1625年繼承拿騷的毛里茨死後的奧蘭治親王執政

威廉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具有卓越的组织才能、机智和耐心,但他不是一个偉大的将军,几乎每战必败,根本是個平庸的將軍。但他坚忍不拔地在每次失败后又卷土重来,最终使獨立事業在他死後取得成功。在荷兰,人们通常称其为“国父”。荷兰国歌威廉颂》所咏唱的就是威廉,因為他的人格魅力,使他成為獨立與自由的理念象徵。

早年编辑

 
威廉出生的迪倫堡之城,位於拿騷公國

1533年威廉一世生於拿騷的迪倫堡,其父是拿騷-迪倫堡伯爵的「富者威廉英语William I, Count of Nassau-Dillenburg 」,母親是施托爾貝格的茱莉安娜英语Juliane of Stolberg-Wernigerode ,他與弟弟約翰六世一同被養育成路德教派。1544年,威廉的堂哥——奧蘭治親王荷蘭省督勒內戰死,於是在神羅皇帝查理五世的同意下,11歲的威廉繼承了位於法國南部的奧蘭治公國,以及法國羅納河以東之地產、尼德蘭財產。

从1544年起,一方面是查理五世的提拔,一方面是父命,威廉去了布鲁塞尔的查理宮廷,在尼德兰接受天主教的教育,共达九年之久。威廉父母原本都宗路德教,他的导师却是红衣主教佩里诺特,讓他成為精熟的天主教徒。威廉聪明,能讲法、德、西班牙、佛来米和拉丁语,極受查理五世器重並成為寵臣愛將,被留在身旁任侍从官,经常陪同接见外宾和参加国务会议。

結婚四年的威廉一世(1555年)
首任妻子埃格蒙特的安妮(1550年)

1551年7月,由查理五世作媒,18歲的威廉同尼德兰大贵族、伯伦伯爵的女继承人──埃格蒙特的安妮结婚。藉此婚姻,他又得到尼德兰几处领地,成為尼德蘭首屈一指的大貴族。威廉长期生活在尼德兰,也由于他的家世渊源,他对尼德兰有深厚的感情。正如他后来(1581年)在辩护书中所说,他在尼德兰并不是外国人,尼德兰也是他的祖国。

此后数年,威廉在德军中任职,多次领兵在尼德兰法国边境与法军周旋,为查理五世立下汗马功劳。1555年10月,查理五世在布鲁塞尔由威廉扶持着出席退位式。这是威廉的特殊荣誉。查理退位后,其弟斐迪南一世继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儿子腓力二世继承西班牙帝国王位并统治尼德兰。

腓力统治之初,威廉仍然官运亨通。就在1555年,威廉和格兰维尔、埃格蒙特伯爵等几名显贵被任命为国务会议成员。翌年元月,腓力亲自授予他西班牙最高奖章金羊毛勋章;威廉成为最高级的金羊毛骑士团骑士,遂在同年22歲被任命為馬斯軍團司令,並進入尼德蘭總督府政務院。1556年8月,威廉率兵在西法之聖昆廷戰役中一同大败法军(圣昆廷在巴黎附近,威廉隸屬西軍主帥、尼德蘭總督伊曼紐爾·菲利貝托),決定三年後法西議和的卡托-康布雷齐和约(和約確立了西之霸權)。不久(1559年),他又受到新任尼德蘭女總督瑪格麗特 的厚愛、器重,被任命为荷兰西兰乌特勒支支等地的執政。在此同时,其父身死,威廉以长子身分又承袭了拿骚伯爵。

 
威廉一世青年樣貌

威廉从西班牙统治者那里所邀受的恩宠,我们可从后来腓力二世在剥夺威廉公民权时所发布的公告中看到:“大家都熟知,我们的父皇先帝查理五世,在拿骚的威廉继承其堂兄奥兰治亲王一事上曾如何给以优遇,从威廉很年轻的时候起就如何予以提拔;熟知先帝故去后我们继续优遇他,任命他为荷兰西兰乌特勒支勃艮第的总督,召他参加我们的国务会议,赠与他大量的荣誉和报酬。”这些都是事实。然而,威廉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这样一位高官显贵,在事关民族独立的大是大非面前,大义凛然地站在尼德兰民族一边,同以腓力二世为代表的西班牙反动统治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成为受人景仰的著名的爱国贵族。

反抗暴政编辑

十六世纪的尼德兰资本主义关系已相当发达。从二十年代起,路德的著作已译成尼德兰语。五十年代末,加尔文教广泛流行。在劳动群众中,早有再洗礼派流传。查理五世对尼德兰的稅收雖高,但他懂得妥協和尊重自己出生地的同胞,並讓尼德蘭的經濟蒸蒸日上,獲得尼德蘭人的廣泛敬愛。1521年沃姆斯会议以后,查理五世在布鲁塞尔开始烧死路德教徒。后来,迫害连连升级。1550年颁布的惩治“异端”的血腥诏令,对稍与路德教、加尔文教有接触的人,甚至对阅读和讲解圣经的人,均以叛徒和破坏社会治安罪论处。若坚持不改,则一律烧死,财产籍没。包庇“异端”者,即或只有嫌疑,与其同罪,但迫害仍保留在有限狀態。

然而1555年腓力二世上台后,确认并严格执行1550年诏令。这样,阶级矛盾,特别是民族矛盾,急剧激化。尼德兰广大人民群众,在西班牙大屠杀面前,无所畏惧地英勇斗争。威尼斯驻尼德兰大使写道:“尽管寒冷的气候使居民胆小,但当判处死刑的时候,他们都以罕见的勇气蔑视命运,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在人民斗争的推动下,威廉终于走上反抗西班牙反动统治的道路。

1559年3月,威廉以西班牙代表之一的身份赴法谈判,签订卡托-康布雷齐和约。为保证和约实施,同年夏威廉被派往巴黎为人质。原来和约有秘密条款,规定两国在镇压新教徒一事上相互支援。威廉在和法王亨利二世接触中获悉此事后,接连两、三天沉默不语。后来,他以私事为名去布鲁塞尔,将秘密条款告知亲友。从此,他被称为“沉默的威廉”。威廉的沉默是对西班牙统治的无言抗议,表明他热爱苦难中的尼德兰国家和民族。他说:我极为同情我的祖国和人民,“从那时起,决心竭尽全力把西班牙暴徒逐出尼德兰。对此我毫不后悔,而且深信:我、我的同志们以及所有支持我们的人,为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业感到无上光荣。”

 
1559年西班牙王腓力二世抓著威廉的手臂,激烈指責他「保護同胞」的行為是辜負王室(此場景據說是發生在荷蘭西南的夫利辛亨),19世紀荷蘭畫家科內里斯英语Cornelis Kruseman

1559年8月7日,腓力二世在根特召开尼德兰的三级会议。威廉联络埃格蒙特伯爵等人乘机提出减轻税收、撤出外国军队和禁止外国人担任尼德兰官吏等建议。威廉和埃格蒙特伯爵还禁止在其管辖的荷兰、西兰、乌特勒支、弗兰德尔和阿多瓦诸省迫害新教。对此腓力大惊,慌忙动身去夫利辛亨以便乘船回西班牙。腓力还命令威廉干掉几名同情新教的贵族和资产阶级分子。威廉拒绝执行,并说那是国家政府的事。岸邊的腓力愤怒地抓住他的手臂大叫:“不,那不是政府的事,而是你、只有你应该做的事。” 斗争一直继续着。1563年7月,威廉和埃格蒙特伯爵、霍恩伯爵三大貴族領主合作,要求撤除操纵国务会议的大贵族格兰维尔(紅衣主教),並拒絕與格蘭維爾合作。1564,因瑪格麗特女總督也不滿格蘭維爾,腓力迫于形势,才召回格兰维尔。

屡败屡战的首脑编辑

 
威廉一世的徽章
 
沉默者威廉的雕刻畫

1565年底,几名爱国贵族在布雷达成立“贵族同盟”,威廉的弟弟路易也在其中。不久,有2,000多贵族在秘密协议上签字,一致谴责一小撮外国人的暴虐,谴责镇压异端的敕令和宗教裁判所。威廉暗中支持此事。1566年4月,贵族同盟成员穿着乞丐装,系上讨饭袋,向女总督玛格丽特·德·帕尔玛请愿,要求停止迫害,立即召开三级会议讨论国内政治形势。女总督拒绝,身旁还有人骂他们是乞丐,但隔天,女總督答應轉呈請願書,並要求威廉到安特衛普平息騷亂。

威廉到安特衛普後成功讓民怨暫息,但是各地反天主教的情緒已高漲,加上嚴重的欠收和飢荒發生,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暴動象火山一样爆发了。愤怒的群众冲进天主教教堂和修道院,破坏圣像,捣毁教堂内部的装饰。这就是著名的“破坏圣像运动”,它席卷了尼德兰17省中的12个省,連安特衛普也爆發了聖像被砸。但也因為行動過激,天主教徒不能再做禮拜,使一部分貴族分化了,他們重歸國王腓力二世,「貴族同盟」解體,威廉的處境越發困難。

这时候的威廉,虽然打壓过革命群众,但拒绝和西班牙当局同流合污。10月,威廉召开秘密会议于特尔蒙德,商量对策。有人主张立即起革命,有人反对;威廉认为革命有道理,但建议进一步观察政府的动静。

翌年8月,阿尔瓦公爵费尔南多·阿尔瓦雷斯·德·托莱多带领1.4萬西班牙军队,從倫巴底趕到布鲁塞尔,負責鎮壓動亂並取代瑪格麗特的總督之位。埃格蒙特伯爵、霍恩伯爵等人因為反對新教過激行為,轉而降敌,沒想到立刻被阿爾瓦逮捕,並在1568年於布魯塞爾大廣場公開斬首,更召開臭名昭著的「血腥委員會」,共處死兩千人,並沒收1.2萬人的財產,此外阿爾瓦還大征1/10的銷售稅,讓整個尼德蘭人都因重稅而怒氣衝天。當時威廉带着一批亲信退往德国,利用国外新教势力继续斗争。之後他在1568年回到尼德蘭領導反叛行動,他在聯省議會中發表以下演說:

1568年1月,阿尔瓦以叛国罪缺席审判威廉,并逮捕其长子菲力普,送到西班牙作為人質。威廉不顾这些,仍然多方奔走,组织军队从南(阿多瓦)、东(灵堡)和北(哥罗宁根)三处攻入尼德兰。因战线太长,难以互相支援。南路、东路先被击败,只有北路暂时奏效。不久,阿尔瓦的援军赶到,北路也遭全军复没。這主要是因為威廉是個組織家,卻是個失敗的軍事家,缺少任何軍事才能。

贵族同盟编辑

1572年4月1日,稱號「海上乞丐」的荷蘭反抗軍占领西兰的不里尔城,从此北方革命进入高潮。7月,除阿姆斯特丹外,荷兰、西兰和整个尼德兰北方都从西班牙统治下解放出来。这时,远在德国的威廉,利用他的威信,也戏剧性地利用他荷兰、西兰总督的身份,一方面发表声明支持起义,另一方面派亲信去北方各地担任起义负责人,控制政权。同年7月15日,在多得勒支开会的荷兰省议会,决定继续承认威廉为荷兰、西兰总督,授予最高军政大权,并建议各省共举他为全尼德兰的摄政。

由于阶级的局限,威廉对革命的北方没有多大兴趣。他抱怨北方革命发生太早,妨碍了他准备采取的主要措施。他忙于向英、法求援,希望这两个同西班牙矛盾很深的国家能支持尼德兰革命。他的計畫獲得了1571年法王最高寵臣──海軍上將科利尼的支持,科利尼作為法國喀爾文派的領袖,打算以對西班牙開戰來結束發生十年的法國宗教戰爭,好讓新舊教的法國貴族齊心對外、轉移焦點而不再內戰,而出兵的目標就是佔領尼德蘭,以打擊1571年勒班陀海戰後西班牙躍上歐洲頂點的聲威和國力。

1572年5月,威廉之弟路易在法国胡格诺派支援下攻占海诺特省会蒙斯。7月,威廉亲率两万多人从杜塞尔多夫出发占领鲁尔蒙特。8月底渡麦士河占领卢文、梅克林,距蒙斯不远会师在望。8月24日,巴黎发生舊教發起的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答应援助威廉武器战马的科利尼海军上将及超過兩萬新教徒被殺。这对威廉犹如晴天霹雳,军心动摇。9月11日夜,西班牙军队偷袭威廉大本营,威廉只身逃脱,从人均被杀害。威廉只好东渡莱茵河,置路易于不顾。9月19日,路易投降,蒙斯陷落。走投无路的威廉,终于去尼德兰北方,住在荷兰的台夫特。10月21日,正式就任总督並改宗喀爾文教,將荷蘭與西蘭打造為獨立運動的堅固堡壘。

 
老年威廉的細緻畫

威廉到北方后,做了许多有益于革命的事情。1572年底,阿尔瓦在荷兰、西兰之间发动楔形攻势,企图隔开两省,然后各个击破。西班牙军队攻陷苏特芬和那顿后,包围哈倫城。该城居民在弹尽粮绝的极端困难条件下,顽强抵抗。威廉激励市民坚守,同时派人向他的德国亲属求援,还派了几支部队前往营救。哈倫被圍八個月後陷落,敌人又包围莱顿。莱顿距海六英里,地势低于海平面之下,阿爾瓦圍攻了五個月,而威廉的兩個弟弟路易跟亨利率軍來救,卻都戰敗身亡。在最困难的时候,1574年8月3日,威廉亲自指挥掘开海堤16处,使莱顿郊区变成泽国,這代價雖然慘重,但荷蘭人義氣干雲,有錢人家的婦女還把金銀首飾拿出來供給軍用。8月到10月中,海水淹沒了西班牙軍營,讓「海上乞丐」趁水攻破敵區,敌人损失惨重,只好撤围。解围的第二天,威廉专程前往祝贺,並興建萊頓大學來慶祝勝利。

1574年的萊頓解圍是尼德蘭革命的重大勝利,從此,西班牙戰勝尼德蘭的希望變得十分渺茫,沿海都被海上乞丐封鎖或擊敗,腓力大失所望,已派雷克薩斯英语Luis de Requesens y Zúñiga 擔任尼德蘭總督(任期1573-1576),他到任比較節制,把天怒人怨的血腥委員會和什一稅撤銷,希望以懷柔手段讓各省重新效忠,並與威廉進行談判。

南北低地的分裂编辑

1574年11月,台夫特议会授予威廉拥有最高军政权力的总督称号,但有关税收和政府变动等大事应与议会协商。1576年3月西軍的雷克薩斯總督意外死於戰場後,失去主帥約束加上西班牙因破產而停發軍餉,爆發西班牙憤怒英语Spanish Fury的大暴亂,這些自覺被遺棄的亂軍對居民燒殺擄掠,把一腔怨氣徹底發洩,因此光安特衛普就有近八千人被殺,引起(更多)尼德蘭人更加同仇敵愾而支持獨立戰爭。於是在1576年9月,布鲁塞尔举行起义推翻西班牙反动当局,从此南方革命进入高潮。

这时,以威廉为首的贵族企图團結革命勢力。为此,在威廉的操纵下在根特召开尼德兰17省都有代表参加的三级会议。他本人虽未出席会议,但不断给会议写信、提建议、发备忘录。他在给会议的信里说:“你们仅仅希望呈交西班牙国王一份共同的正式文件,告诉他决心维护你们国家的古老权利,从不能忍受的西班牙人暴政下解放出来,但仍然是陛下合法君权的臣民”。11月18日,会议通过的“根特和解协定”就是这个精神的产物。协定宣布废除阿尔瓦政府的法令,齐心协力驱逐西班牙人,但没有行动计划,更没有提出独立问题。荷兰、西兰的代表提议取缔天主教,得不到响应;协定最后规定等将来成立政府后再解决,目前维持现状。协定根本没有提到消灭封建土地所有制问题,而且宣布除荷兰、西兰外要恢复教会的财产,就是那两省也须付给原财产所有者以养老金。协定专门规定保障威廉的尊号、特权和财产不受侵犯。

南方的起义是自发的、分散的,没有统一领导。威廉乘机活动,夺取政权。1577年9月,他在欢呼声中来到布鲁塞尔;不久,被任命为布拉班特负责人。他在靠海且富庶的安特卫普(歐洲經貿中心)建立他的总部。这时,除南方个别边远省分外,威廉的权力及于全尼德兰。

 
16世紀歐洲的第一軍事天才帕爾馬公爵亞歷山大·法爾內塞,他作為威廉最強大的敵手,不但挽救了西班牙在尼德蘭的力量,甚至逐步反攻,連叛亂的總部安特衛普也在1585年被他攻下。若非1589年他被捲入法國內戰的三亨利之戰,尼德蘭革命有被撲滅的高度可能性

尼德兰南北两方政治经济的发展是极不平衡的,南方的反动贵族和天主教派仍积极支持西班牙。三级会议内部的代表成份也很复杂。在保守势力的影响下,1577年2月,三级会议竟和西班牙派来的新总督唐·胡安缔结“永久敕令”,承认其合法身份。反动贵族还和德皇鲁道夫二世勾搭,企图把19岁的皇弟阿尔布雷希特七世大公引进尼德兰任总督。11月,三级会议对此予以承认。于是,布鲁塞尔和布拉班特、弗兰德尔诸城在威廉的支持下,纷纷反对。威廉的方针是既不同敌人同流合污,也不愿发动群众使革命深入。在革命阵营中推行这样的政策,就等于断送革命,1578年1月,西班牙乘机发动进攻。總督副手亚历山大·法尔内塞(1578年10月堂胡安死後,法爾內塞繼任總督)率军大败三级会议军于扎姆勃卢。威廉重向外国求援,他的密使又出现在伦敦巴黎。英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的政府怕同西班牙公开冲突,说服德国新教诸侯普法尔茨伯爵卡息米尔出兵。同年5月到8月,普法尔茨和法国军队又出现在尼德兰,但都未能挽回局势。

尼德兰独立宣言编辑

 
1579年的尼德蘭,南部藍色地區是阿拉斯联盟英语Union of Arras,北部橘色跟米色是烏特勒支同盟,東北部的綠色土地在同年投靠西班牙的法爾內塞,給西軍提供良好的基地與一連串勝利,中部淺綠色是法爾內塞從1579-1585年收復的領土,

事情终于发展到公开摊牌的地步。1579年1月,在新總督法爾內塞高明的收買技巧下,阿多瓦和海诺特的反动贵族组织“阿拉斯联盟英语Union of Arras”,公开破坏根特协定,帶領南方10省的多數地區投降西班牙(因南方操法語、信舊教)。尼德兰局势发生重大变化,西班牙在南方重新获得立足点。

革命勢力對此做出回應,在1月23日,北方六省(盖尔德兰、苏特芬、荷兰、西兰、乌特勒支、弗里斯兰)和布拉班特、弗兰德尔新教徒的代表在乌特勒支达成协议,宣布“更加紧密地结成联盟”(史稱「烏特勒支同盟」),永不分裂。从此奠定荷兰共和国的基础(1594年,格罗宁根省加入,总共有七省),称尼德兰聯省共和国。威廉是成立联省国家的幕后策划人,他自己不出面,通过其弟約翰在前台活动。同年5月3日,威廉才在盟约上签字。

對威廉不幸的是,16世紀最優秀的軍事天才和大政治家法爾內塞,成為威廉最可怕的敵人。法爾內塞在1579年7月攻下堅城馬斯特里赫特,此戰極端激烈,攻守雙方都表現地過人英勇兼異常殘忍,但經過4個月的圍城戰後,西軍破城並屠殺六千市民,將兩萬多市民趕走後,法爾內塞將南方的瓦隆天主教徒填補這只剩四百人的城市。這場令人震驚的敗戰讓聯省落居下風,內部的批評者認為威廉要負最大責任,因為威廉雖帶軍救援,但他不成功的軍事技巧讓他延誤戰機與失敗,這確實反映出威廉軍事上某程度的「無能」,反對他宗教寬容的激進新教徒,現在開始先後指控他不虔誠,甚至批判他已有一年未上喀爾文派教堂作禮拜儀式。

於是在1580年6月,知曉此情的腓力二世趁機发布命令:剥夺威廉公民权以打擊奧蘭治,詳述其罪狀並宣布威廉是“破坏社会和平的主犯”和“人类的公敌”,悬赏巨款2.5萬金克朗捉拿。1581年2月,威廉用多种语言公布辩护书,表示这种无耻行径“只能使我高兴”。

1581年7月26日,威廉在海牙会议上宣布废黜腓力二世,正式独立。此即著名的“断绝关系法令”。法令的前言中说:“人人皆知,上帝命令君主珍爱其臣民,犹如牧人看管羊群。当君主没尽到这个职责,当他压迫其臣民,践踏他们的权利和自由并待之若奴隶时,那他就不是君主而是暴君。这样,三级会议应合法地废除他,而代之以别人。”威廉就任新国家的暫時的执政。

形勢轉劣编辑

 
1581年受到威廉邀請而來擔任尼德蘭主權君主的法國王子弗朗索瓦英语Francis, Duke of Anjou,在尼德蘭非常不得人心

1581年威廉為了爭取外援,在「斷絕法令」的會議上主張(也載明於法令中),應由法國王位繼承人安茹公爵弗朗索瓦英语Francis, Duke of Anjou擔任尼德蘭君主(先獲得「尼德蘭的自由保衛者」稱號),前提是弗朗索瓦成功擊敗西班牙軍並統一尼德蘭,以此來獲得法國的支援和同盟。當時英國也在支援尼德蘭(給予三萬英鎊),甚至女王伊莉莎白一世也表面上和弗朗索瓦訂婚(女王稱小她22歲的弗朗索瓦為「我的小青蛙」),讓弗朗索瓦做出未來一統英、法、尼德蘭三國的春秋大夢。

但是在1578年後西班牙國庫好轉的情況下(以及經過弗朗什-孔泰的「西班牙陸上補給線」之開通),法爾內塞的援軍持續抵達尼德蘭,憑其驚人的軍事天分,布拉班特弗蘭德圖爾奈馬斯垂克布雷達布魯日根特…等大城陸續落入西班牙手中。到了1582年10月,法爾內塞的兵力達到6.1萬,而且大部分都是精銳勇士、裝備精良;相對之下,烏特勒支同盟軍隊不足三萬,且內部分歧、士氣低落、多次戰敗,甚至發生內鬥。

革命勢力的內鬥有二,第一是各省摩擦與宗教不合的問題,威廉主張宗教寬容,但偏執的喀爾文派認為他膽小懦弱,各省反對中央擴權以及宗教對立的問題,使聯省內部爭吵不休。第二個內鬥問題,是當時笨拙且不得尼德蘭人心的法國王子弗朗索瓦(天主教徒),於1581年8月率1.8萬法軍攻下布康布萊,大大幫助了威廉的聲勢,連法爾內塞都憂慮自己形勢輸人。但弗朗索瓦因為不滿其有限的主權和虛位總督,因此希望以暴力成為「尼德蘭王」的他,在1583年初魯莽地在以其一萬法軍,發動「安特衛普襲擊」。他試圖佔領該城並武力控制其他城市,結果被該市民兵憤怒地擊退並殺掉1500法軍,這次失敗的政變讓他威信掃地,連持續支持他的威廉也廣受批評、人氣及聲望皆下降,認為威廉的聯法政策是在打臉自家的喀爾文信仰。弗朗索瓦也不得不在1583年6月尷尬地回到法國,結果馬上得病死於1584年,直接導致法國王位繼承危機而爆發內戰的三亨利之戰

刺杀奥兰治亲王编辑

 
荷蘭國父──奧蘭治威廉的雕像,位於海牙,腳下是他的愛犬龐培

西班牙当局早就策划暗杀威廉的阴谋。1582年3月,威廉遭受雇于西班牙的一名青年的枪击,但靠著妻子夏綠蒂的搶救而幸免于死。此后两年,暗杀威廉的阴谋竟达五次之多。1584年放棄統一南方的威廉回到台夫特,將官邸簽到一座修道院裡,此時一位24歲的木匠格勞德取得她的信任,但這法國籍的木匠卻是狂熱天主教徒,自小就發誓要刺殺威廉以「榮耀上帝」。7月10日,51歲的威廉被潜入家中的格勞德连击三枪而逝世,葬于德尔夫特。威廉死前高喊:“上帝啊,憐憫我的靈魂,憐憫這個年輕人吧”。幾分鍾內他就死了。24歲的刺客格勞德(Gerard)被捕,他對行刺的成功感到欣慰,但被處以極端殘酷的死刑。第二年,威廉次子、18岁的毛里茨继任执政,展現出驚人的軍事天才而逐漸在1589年後扭轉劣勢,迎來了荷蘭黃金時代。威廉的遺體葬在台夫特,他為爭取荷蘭的獨立自由,散盡家財,留下12個幾無分文的孩子。他僅具貴族之名,而無貴族之實,以至身後極為凄涼。。

威廉死後,荷蘭議會替他正義的靈魂哀悼,尊他為起義領導人,他們宣誓,誓死捍衛自由,將爭取尼德蘭的自由大業進行到底。1609北方七省獲得實質獨立後,威廉以最尊貴的榮耀被尊稱為“國父”,在其墓碑上豎立紀念碑,碑文寫著:「這裡埋葬著國父威廉,他為尼德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另一方面,西班牙把刺殺威廉的賞金全部給了格勞德的父母。尼德蘭的天主教徒歡欣鼓舞,他們把刺客的首級當做珍貴殉道者遺骸送到科隆,在以後的半個世紀,他們費盡心機為他爭取到聖徒的尊稱卻失敗。

婚姻與子女编辑

 
第二任妻子薩克森的安妮

威廉總共四次結婚,育有16個子女。

第一次婚姻编辑

第一任妻子是埃格蒙特的安妮,兩人常恩愛幸福,可惜結婚七年後(1558年),安妮過世,讓威廉非常傷心。兩人育有三名子女,但包含長子菲利普在內都沒有子嗣。

第二次婚姻编辑

威廉在1561年又娶了第二任妻子薩克森的安妮,新郎28歲,新娘只有17歲。這樁婚姻備受當時歐洲上流社會的矚目。因為安娜是薩克森選侯“名人”毛里茨唯一的孩子,是歐洲最顯赫最富有的女繼承人之一,一般認為威廉娶妻的目的是加強對新教國家薩克森選侯國普法爾茲選侯國的影響力,以增加對抗自家國王腓力二世的本錢。兩人結婚後吵鬧不斷,但仍生下2個兒子、3個女兒,其中包含繼承他荷蘭省督拿騷的毛里茨

但後來安妮受不了八十年戰爭的流亡生活,回娘家後卻在1570年與讓·魯本斯律師(其子為知名畫家彼得·魯本斯)發生婚外情,結果意外懷孕讓安娜的婚外情東窗事發,拿騷家族立即行動起來,逮捕了讓·魯本斯,勒令兩人要麽主動認罪爭取寬大,要麽直接處死魯本斯。在巨大的壓力下,安娜簽署了自供狀,被長期監禁,就此與丈夫和她的孩子們離別,至死也沒有再見,陪伴她的只有1571年八月出生的私生女克裏斯蒂娜,安妮最後在囚禁中病逝,於1577年33歲出血而死。

第三次婚姻编辑

 
波旁的夏綠蒂,威廉的第三任妻子

1575年威廉與波旁家族(法王分枝)的夏綠蒂(由天主教修女改宗喀爾文教)結婚,這讓薩克森家族頗為生氣,認為威廉的妻子安妮雖有通姦問題,但仍在婚姻中。威廉執意要取夏綠蒂,很可能是想取得法王的支持。婚後夏綠蒂在尼德蘭群眾中跟丈夫一樣很有人氣、極得民心,這跟兩人的幸福婚姻直接相關,兩人也有六名子女。可惜1582年當威廉受到暗殺的重創時,夏綠蒂不眠不休地照顧丈夫,反讓自己活活累死。夏綠蒂死後,威廉外表堅忍,但內心的痛苦讓旁人清楚感受,而夏綠蒂也受到尼德蘭人民廣泛地哀悼。

第四次婚姻编辑

 
路易絲·科利尼,威廉的第四任妻子

1583年威廉跟路易絲·科利尼(與丈夫同為喀爾文派)成婚,她是已故的法國胡格諾派領袖──海軍上將科利尼(受害於1572年的)之女,兩人只育有一子腓特烈·亨利,但此子成為唯一留下男系子孫的奧蘭治親王

註腳编辑

  1. ^ Smith.J W.和Smith,P.(eds).,《The Netherlands》

參考書目编辑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 譯:《世界文明史‧第七卷‧理性開始時代》第二部第一章、第六章. 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
  • 《大國崛起:荷蘭》,台北:青林國際,2007
  • (美)房龍著,《荷蘭共和國興衰史》,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7月初版初刷
  • (法)莫里斯·布羅爾著,鄭克魯、金至平譯,《荷蘭史》,北京:商務印書館,1974
  • 張淑勤著,《荷蘭史》,台北:三民書局,2012
  • (英)諾曼·戴維斯著、劉北辰等譯,《歐洲史(上卷)》,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2007
  • Herbert H. Rowen, The princes of Orange: the stadholders in the Dutch Republic. Cambridge 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 John Lothrop Motley, "The Rise of the Dutch Republic".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1855.
  • John Lothrop Motley, "History of the United Netherlands from the Death of William the Silent to the Synod of Dort". London: John Murray, 1860.
  • John Lothrop Motley, "The Life and Death of John of Barnevelt". New York & London: Harper and Brothers Publishing, 1900.
  • Petrus Johannes Blok, "History of the people of the Netherlands".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898.
  • Jardine, Lisa. The Awful End of William the Silent: The First Assassination of a Head of State with A Handgun. London: HarperCollins: 2005: ISBN 0-00-719257-6
  • van der Lem, Anton. 1995. De Opstand in de Nederlanden 1555–1609. Utrecht: Kosmos. ISBN 90-215-2574-7.
  • Various authors. 1977. Winkler Prins – Geschiedenis der Nederlanden. Amsterdam: Elsevier. ISBN 90-10-01745-1.
  • Wedgwood, Cicely. 1944. William the Silent: William of Nassau, Prince of Orange, 1533–1584.
威廉一世 (奥兰治)
奥兰治-拿骚王朝
拿骚王朝的分支
出生于:4月24日1533逝世於:7月10日1584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勒內·沙龍
奥兰治亲王
布列達男爵

1544–1584
继任:
菲利普·威廉
前任:
安那·馮·埃格蒙特
比倫伯爵、萊爾丹林根
埃瑟爾斯泰因男爵

1551–1584
前任:
富者威廉英语William I, Count of Nassau-Dillenburg
卡策內爾恩博根伯爵, 維安登伯爵和迪茨伯爵
1559–1584
官衔
前任:
勃艮地的馬克西米連二世
費勒侯爵
荷蘭省西蘭省烏特勒支省執政
1559–1567
继任:
伯蘇公爵馬克西米連
前任:
諾卡梅斯的菲利普
荷蘭省西蘭省執政
1572–1584
继任:
拿騷的毛里茨
烏特勒支省執政
1572–1584
继任:
阿道夫·馮·那溫內
前任:
喬治·馮·拉蘭
菲士蘭省執政
1580–1584
继任:
威廉·路德維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