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孔昭煥(1735年-1783年),顯明堯峰山東曲阜人,孔子第七十一世孫。孔昭煥憑借衍聖公的特殊身份而受到高宗關注,親身經歷了高宗前六次親祭闕里孔廟,孔府權勢在此時期達到歷史頂點,惟其襲爵衍聖公期間因屢被彈劾而被高宗多次警懲。

孔昭煥
孔子第七十一世嫡長孫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735年
逝世 1783年
籍贯 山東省兖州府曲阜縣
(今名:山東省曲阜市)
亲属

孔子 (遠祖)
孔傳鐸 (曾祖父)
孔繼濩 (祖父)
孔廣棨 (父)
孔憲培 (子)

孔憲增 (子)

生平编辑

乾隆八年(1743年)襲衍聖公。乾隆十三年二月,高宗初至曲阜時宣諭:「昔我皇祖,東巡時邁,特頒聖諭,炳若日星。朕仰紹前徽,虔修展謁之禮。」祭祀禮畢,至詩禮堂,聽孔氏後裔孔繼汾孔繼涑分別講《中庸》和《易經》各章。孔昭煥在接引後,祗聽高宗諭敕:「念爾等令緒相承,淵源勿替。再申告諭,用是訓行。其務學道敦倫,修身慎行。克稟先師之彝訓,祇遵皇祖之誨言,勿愧為聖者子孫。」

乾隆二十一年正月,孔昭煥因奏請將孔府廟戶改為民籍而有干預地方事務之嫌,遂遭高宗嚴斥:「不過倚大學士陳世倌外姻之勢,乾與地方公事。其所陳奏,大都發禮部議,又系陳世倌管理,可以互相倚庇。伊系少年之人,理宜安分自守,方可保其安富尊榮之樂。」

經署山東巡撫白鐘山查辦,得知孔昭煥早已倚借樂舞廟戶,安坐而享其利,「不能安分自愛,干與地方公事,更屬顯然」。高宗更警告孔昭煥:「倘仍怙終不悛,再敢幹與公事,是則自取罪戾,毋望幸邀格外恩也。」皇帝對作為清廷樹立的文化符號的衍聖公已從最初的信任,變為有意防範和控制。乾隆帝念尚屬年少無知的孔昭煥為先聖後裔,著加恩免其革退公爵,諭其閉戶讀書。

乾隆三十三年,孔昭煥因主持纂修孔氏家譜而分派族人前往各地查訪孔氏後裔時,曾多次發生委員與鄉民的糾紛案件。孔昭煥因用人失察且疏於管束而受到「降二級留任」的處罰。

乾隆三十九年五月,吏部據山東巡撫徐績咨請將孔昭煥開復,高宗卻諭訓:「所辦甚屬非是」,後因高宗「究經辦理差務,且其為人尚無大過,較之伊父孔廣棨,似覺稍勝」而加恩准予孔昭煥開復。

妻妾编辑

原配夫人為陳珠,文淵閣大學士工部尚書陳世倌之孫女。早逝,享年二十六歲。繼配夫人為程氏,嘉慶元年十一月,程氏聞知兒媳于氏前往孔林祭掃時,因傳喚不到管勾官楊天祥而將其責革。程氏命其將公印交由孔慶鎔生父憲增代管。

参看编辑

前任:
孔廣棨
衍聖公
1743-1782
繼任:
孔憲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