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孔緯(?-895年10月1日),字化文。魯曲阜(今屬山東)人,孔子第四十世孫,唐朝狀元、宰相、封魯國公

生平编辑

曾祖孔岑父,官至秘書省著作佐郎,曾祖母韋氏,封扶風郡夫人 (唐元稹撰有〈追封孔戣母韋氏等制〉),舅曾祖韋屺 (韓愈〈唐朝散大夫贈司勛員外郎〉有載,孔戡稱韋屺為舅,孔戣和孔戡是親兄弟,故韋氏夫人是韋屺之姐妹);叔曾祖孔巢父諫議大夫

祖父孔戣,位終禮部尚書,祖母京兆韋氏韋種女 (韓愈〈正議大夫尚書左丞孔公墓誌銘〉有載)。

孔遵孺,官華陰縣丞。少年喪父,有弟孔绛孔緘,兄弟三人皆由叔父孔温裕孔温业養大,叔父都位居方鎮,與名士交往,所以孔緯早年就名聲遠播。

堂姐妹孔氏,孔戡之女,嫁劉博 (〈唐前汴州尉氏縣尉劉搏妻孔氏墓銘〉),另尚有一名堂姐妹,亦孔戡之女。

堂兄弟孔紓,叔孔溫裕與薛氏之子,堂弟婦韋氏,堂侄男二。 (〈左拾遺魯國孔府君墓誌銘(並序)〉)

另,孔戡娶韋屺之女,孔溫裕娶京兆韋氏 (鄭仁表〈左拾遺魯國孔府君墓誌銘〉),可見孔家和京兆韋氏關係甚佳,唐末京兆韋氏與孔氏通婚,盡在孔岑父一家。

唐宣宗大中十三年(859年)己卯科中狀元,授秘書省校書郎崔慎由梓州,聘任為從事。又從崔鉉揚州支使,得協律郎。崔慎由改鎮華州河中,孔緯都跟從赴任,歷官觀察判官。宰相楊收奏授長安尉,入直弘文館御史中丞王鐸奏為監察御史,轉禮部員外郎。宰相徐商奏請兼任集賢直學士,改考功員外郎。丁內憂免職。服闋,以右司員外郎入朝。宰臣趙隱嘉獎其文才,推薦為翰林學士,轉考功郎中知制誥,賜緋。正授中書舍人,累遷戶部侍郎。謝恩之日,面賜金紫之服。乾符中,罷學士,出為御史中丞

孔緯器度方正溫雅,嫉惡如仇。既掌御史臺總理憲綱,中外不繩而自肅。歷戶部兵部吏部侍郎。居吏部選曹,遵循格令。權要有請託,私請的書信滿盈仍完全不理睬。執政者不悅,改太常卿

黃巢之亂,孔緯跟隨唐僖宗幸蜀,改刑部尚書,判戶部事。宰相蕭遘在翰林時,與孔緯不合。於是,因戶部取給不充足,將孔緯移為散秩官職,改太子少保光啟元年(885年),從駕還京。

是時田令孜軍敗,沙陀逼近京師,僖宗移幸鳳翔,邠州節度使朱玫引兵來迎駕。田令孜挾僖宗逃往山南。因為是半夜出逃,百官來不及扈從,隨駕者只有黃門衛士數百人而已。僖宗停駐寶雞等候百官,詔授孔緯御史大夫,遣中使傳詔,令孔緯率百僚趕赴行在。時京師急變,從駕官屬至盩厔都被亂兵所剽竊,資產裝備殆盡。孔緯受命見宰相論事,蕭遘裴澈以田令孜在皇帝身邊,不想前往,辭疾不接見孔緯。孔緯遣御史臺官吏督促百官上路,但官員都以官服、笏板遺失為託詞。孔緯無可奈何,乃召集三院御史說:“吾輩世荷國恩,身居憲秩。雖六飛奔迫而咫尺天顏,累詔追征,皆無承稟,非臣子之義也。凡布衣交舊,緩急猶相救恤,況在君親?策名委質,安可背也!”言竟泣下。三院推託說:“豈不懷,但盩厔剽剝之餘,乞食不給。今若首途,聊營一日之費,俟信宿紀行可也。”孔緯拂衣而起說:“吾妻危疾,旦不保夕,丈夫豈以妻子之故,怠君父之急乎?公輩善自為謀,吾行決矣。”

即日見李昌符告知:“主上再有詔命,令促百僚前進。觀群公立意,未有發期。仆忝憲闈,不宜居後。道途多梗,明公幸假五十騎,送至陳倉。”李昌符嘉之,對孔緯說:“路無頓遞,裹糧辦耶?”就送錢五十緡,令騎士援護孔緯到達散關。孔緯知道朱玫必有異志,奏曰:“關城小邑,不足以駐六師,請速幸梁州。”次日,車駕離陳倉,才入關而邠州岐州之兵圍困寶雞,攻打散關。若沒有孔緯進言就危險了。

行至褒中,改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尋改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王行瑜斬朱玫,平定京城,遷門下侍郎、監修國史。從駕還京,駐蹕在岐陽,進階特進兼吏部尚書,領諸道鹽鐵轉運使。車駕還宮,進位左僕射,賜“持危啟運保乂功臣”,食邑四千戶,食實封二百戶,賜鐵券,恕十死罪,賜天興縣莊園、善和里宅第各一區,兼領京畿營田使

唐僖宗駕崩,充山陵使。僖宗祔廟,孔緯準故事,不入朝。唐昭宗遣中使召赴延英殿,令孔緯依舊處理政事,進加司空。以國子監被盜火焚毀,令孔緯修葺,仍兼領國子祭酒。蔡州賊秦宗權伏誅,進階開府儀同三司,進位司徒,封魯國公

文德元年(888年)十一月,昭宗謁郊廟,兩神策軍護軍中尉內樞密請朝服。相關單位申明前例,中貴人宦官無朝服助祭之禮,少府監也沒有素制冠服。中尉怒,立即命令製造,令下太常禮院。禮官舉故事,也稱無中尉朝服助祭之文,諫官也同樣論之。孔緯奏稱:“中貴不衣朝服助祭,國典也。陛下欲以權道寵內臣,則請依所兼之官而為之服。”昭宗召諫官謂之曰:“大禮日近,無宜立異,為朕容之。”於是內官以朝服助祭。郊禮完畢後進位兼太保

大順元年(890年)夏,幽州李彥威汴州朱全忠請求討伐太原李克用。宰相張濬奏請自率禁軍招討。昭宗遲疑未決,問於孔緯。孔緯以討之為便(孔緯語記載在〈张濬传〉)。秋季,張濬軍大敗而還。張濬罷相貶官,孔緯連坐貶為檢校太保、江陵尹、荊南節度使、觀察使。尚未離宮,再貶均州刺史。孔緯、張濬私下派人求援於汴州朱全忠上章論救。孔緯行至商州,有詔聽其所便,就閒居在華州

乾寧二年(895年)五月,王行瑜李茂貞韓建三鎮攻入京師,殺宰相韋昭度李谿。昭宗以大臣朋黨、外交方鎮,想起用骨鯁正直之人,遣中使趨華州召孔緯入朝,以染病未任上路。六月,授太子賓客。同一天傍晚改吏部尚書。翌日,拜司空,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太清宮使,修奉太廟弘文館大學士延資庫使。恢復階爵、功臣名、食邑如故。旬日之內,驛騎敦促,相望於路,扶疾至京師。

延英殿中謝恩,奏曰:“臣前時待罪宰相,智術短淺,有負弼諧。陛下特貸刑書,曲全腰領。臣期於死報泉壤,不望生叩玉階。復拜龍顏,實臣榮幸。然臣比嬰衰疾,伏枕累年,形骸雖存,生意都盡。平居勉強,御事猶疏。況比尪羸,寧勝重委?國祚方泰,英彥盈庭,豈以朽腐之人,再塵機務!臣力疾一拜殿庭,乞陛下許臣自便。”見昭宗嗚咽流涕,自陳衰疾不任事,乞求歸隱田裏,昭宗動容,孔緯久病,跪拜有困難,昭宗令中使制止,改容軫念。令閣門使送孔緯到中書省視事。不旬日,同州王行約入京師謀亂,昭宗出逃石門。孔緯從駕至莎城,病危,先還京城。家人延請醫生,孔緯曰:“天下方亂,何久求生?”不肯服藥,九月卒於光德里府第,贈太尉

孔緯家風崇尚節義,挺然不屈。雖權勢燻灼,從未加以恩禮。大順初年,天武都頭李顺节恃恩頗橫,不期年領浙西節度使,俄而加平章事。謝日,臺吏申報中書省,稱天武相公衙謝,准立班見百僚。孔緯判:“不用立班。”順節粗暴小人,不懂朝法,盛裝直接跑到中書省,既見無班,心中怏怏。他日會面時,李順節有微言。孔緯回答:“必知公慊也。夫百辟卿士,天子庭臣也,比來班見宰相,以輔臣居班列之首,奉長之義也。公握天武健兒,而於政事厅受百僚班見,意自安乎?必若須此儀,俟去‘都頭’二字可也。”李順節不敢言。孔緯秉禮不回,大多像這一類。

孔氏家族自元和後,官至正卿、方鎮者六七人,沒有宰相,至孔緯始入宰輔。孔緯大弟孔绛明经及第,二弟孔緘乾符三年(876年)狀元,伯父孔温质之子孔纁咸通十四年(873年)狀元;孔緯之子孔崇弼(《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作孔昌弼,字佐化)亦進士出身,官至散騎常侍徐彥若是其姻親,孔緯之孫即孔昌弼子孔葆是徐彥若孫女婿。

參考書目编辑

前任:
裴澈
唐朝尚书左仆射
888年
繼任:
杜让能
前任:
韦昭度
唐朝司空
888年—889年
繼任:
杜让能
前任:
韦昭度
唐朝司徒
889年
繼任:
杜让能
前任:
杜让能
唐朝司空
895年
繼任:
徐彦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