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元良

中華民國將軍

孫元良(1904年3月17日-2007年5月25日),籍貫四川華陽,祖籍浙江绍兴中華民國陸軍中將。孫元良畢業於黄埔军校一期,歷任国民革命军第1師第1團團長、第259旅旅長、第88師師長、第72軍軍長、第29軍軍長等職。第二次國共內戰中,任國軍第16兵團總司令、川鄂綏署主任等。赴台後退役,創辦任瑞祥针织公司。2007年逝世於台北[2]

孫元良
孫元良
出生(1904-03-17)1904年3月17日
 大清四川省成都府
逝世2007年5月25日(2007歲-05歲-25)(103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士林區天母[1]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效命 中華民國
军种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年份1924年–1949年
军衔Taiwan-army-OF-8.svg 中將
部队第88师 第16兵團
参与战争北伐一·二八淞滬戰役將樂戰鬥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豫湘桂會戰徐蚌會戰
获得勋章青天白日勳章、寶鼎勳章
其他工作董事長

其子為著名電影明星秦漢

稱呼编辑

名稱 解釋
抗日名將 1932年一·二八事變中,率第5軍259旅於庙行擊退日軍,获宝鼎勋章。1937年淞滬會戰中率88师守閘北,获云麾勋章。1944年率29军於貴州独山擊退日军,獲青天白日勳章[2]
飛將軍 一些中國大陸文獻採取的称呼,称孫元良臨陣脫逃[3] [4]

生平编辑

早年經歷编辑

1904年3月17日,出生于四川成都府华阳县(今属双流區)。早年在私塾就学。1922年考入南京高师附属中学。1924年在北京大学读预科,经李大钊推荐,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连长、营长,后任第一团团长。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时任第1师第1团团长,在奉新違命撤退,差点被枪毙 [5]。后因薛岳刘峙等说情得免。1928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1期野战炮兵科。不久辍学回国,任教导第一师野炮营营长、陆军第二师七团团长、警卫军第一师一旅旅长等职。1932年,任陆军第八十七师第二五九旅旅长,参加一·二八淞沪战役,在庙行镇击退日军,此役被当时国际间评为“国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战役”;以此役获宝鼎勋章,擢升为第八十八师师长。1934年,參與國共內戰初期之將樂戰鬥等戰鬥。

中年經歷编辑

1937年8月,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率兵坚守闸北阵地七十六日,傷亡慘重,補充的後備團都是剛上戰場的新兵。10月26日,大场阵地失陷,上海市区内已无法踞守。上午他向顾祝同上将指出全軍88师留守上海造成牺牲並无意义,争取到仅留下一团死守的命令,孙元良命令國軍524團團附謝晉元「死守上海最後陣地」。即為八百壯士死守四行仓库

1937年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时任第七十二軍军长兼第八十八師师长,部隊據守安德門雨花台中華門一帶南郊陣地[6]。12月11日,考虑到孙所部八十八师伤亡很大,唐生智下令孙收缩阵地[來源請求]。由於唐對作戰無全盤計劃[7],使八十八师与五十一师的阵地之间放开一个无人防守的大口子。12日,日军占领雨花台,直攻中华门。由于分配给第88师的城墙阵地无人防守,日军攻上城墙。[8]。12日下午,唐生智下令各部突围。88師主陣地被敵軍佔領,88、87兩師的潰退部隊走擬出挹江門[9]。南京保衛戰中,孫元良轄下的第88師阵亡旅長2人、團長3人、營長11人,連排長傷亡十分之八,第88师战前约6000余人,战后仅500人归队。

孫元良於1938年3月下旬抵達武漢。

1939年1月,以民生航运公司职员身份,孫元良取道香港游历考察英、法、德、意等欧洲诸国。回国后重返军界,任第二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兼二十九军军长。1944年5月26日擔任第三十一集團軍副總司令,兼第二十九軍軍長。12月,日軍集中主力攻陷貴州獨山(今獨山縣),準備直搗陪都重慶。孫元良率二十九軍援救。在欠缺車輛運輸、需穿越潰軍和難民的情况下,他指揮先頭部隊九百多人抵禦日軍第三師團的兩個聯隊,12月8日至13日收復南丹、獨山等要地,獨山一役的獲勝,阻止日軍進入戰略要地貴陽,解除了陪都重慶的安危,因而榮獲青天白日勳章。

1945年10月奉京滬衛戍司令湯恩伯之命令,任常鎮地區守備指揮官,負責無錫蘇州江陰等八縣防務。1946年6月任重庆警备司令任职18个月。1948年初被起用担任整编四十七军军长,1948年8月调任十六兵团司令官。1948年11月,率兵團参加徐蚌会战。12月遭到华东野战军包围后,率領16兵團在兵團及軍直屬山野炮掩護下突圍。突围后到达萧县,拂晓时遭到小部解放军部队的夜襲,兵團部队大部份崩溃,孙元良率兵團司令部400多名官兵逃脱[10]

1949年2月,任第十六兵团司令官兼任第41军军长,率领官佐从南京到万县,在孙震的川鄂边区绥靖公署下重建部队。1949年11月,解放军发动川东南战役。重庆淪陷后,率部撤向川北。1949年12月孙震飞台后,孙元良兼任川鄂绥署主任。率部在广汉布防,隶属于胡宗南。1949年12月21日,川鄂绥署副主任董宋珩与十六兵团副司令官曾苏元率3个军10个师6万人在什邡宣布起义,孙元良率领国防部警卫团扩编的董兆均第60师制止起义未果,率第60师逃往广汉,在新都唐家寺把部队交给60师师长董兆钧,孙元良同第41军军长张宣武潜入成都,讓子女先行逃亡,最後中華民國政府戰敗撤退才逃往香港,后来台,退役。 [來源請求]

晚年經歷编辑

1970年代初,一度在日本开面馆,名为“天福园”。1975年,定居高雄,任一家针织品公司董事长。

1985年发表抗议书,驳斥日本军国主义者關於南京大屠杀的言论。

2004年,海峽兩岸各辦中華民國陸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創校80週年紀念活動。中共邀请身為當時黃埔一期唯一還在世的孫元良。孫以身體年邁,除了拒絕中共,也未參加中華民國陸軍軍官學校官方舉辦的活動。[11]

2007年5月25日,孫元良因器官衰竭,在臺灣去世,是最後一位過世的黃埔一期學生[12]。同年6月9日,遺體火化後,先安厝於林口頂福陵園,家屬依其遺囑不發訃文,翌日才登報告示孫元良辭世的消息,並等候適當時機遷葬至南京[12]

家庭编辑

父亲孙廷荣,曾任清朝彰明縣知县,1917年卒於成都。母親鍾英。叔父孙震川军将领,曾任第二十二集团军司令官、国军第五绥靖区司令官等职。

子女11人,其中孫祥輝是中華民國空軍軍官,於1967年駕駛TF-104G戰機(機號4143)於訓練任務時發生發動機失火,與同機飛官黃瑞文一同殉職;女兒孫祥娟是台灣最大少女品牌服飾比其集團總經理;孫祥鐘是台湾电影明星,藝名為「秦汉」;孫子是偶像劇演員孫國豪

周鎮寰是他的機要秘書。

史實爭議编辑

1961年,宋希濂[註 1]撰寫《南京守城戰役親歷記》[註 2],1962年,葛天[註 3]撰文《我所知道的孙元良》,称孫元良臨陣脫逃、貪污和企图强奸劳军的女学生代表。

2019年6月,电影《八佰》中国大陆公映前夕,导演管虎在宣传时,提及孙元良,与其子秦汉合照,被认为将四行仓库保卫战归功于他[15][16],引网民争议。中國歷史研究院[註 4]刊文《【解讀】孫元良緣何引爭議》,指孫元良貪生怕死、克扣軍餉、私刻公章、企图強姦學生,不应该通过电影《八佰》将孙元良刻画为抗战英雄。6月25日,此文获中国共青团中央微博官方帐号的转发[17]。后片方暂停影片公映,至2020年8月重新上映。

臨陣脫逃指控编辑

有文獻稱孫元良為“飞将军”[3][4][18]。这些文獻一般认为,孫元良在以下時機均臨陣脫逃:1926年指揮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守江西南昌,临阵脱逃导致阵地无人防守,南昌失陷于直系军阀孙传芳,后于江西奉新再次抗命撤退,临阵脱逃;1937年指揮國民革命軍第9集團軍第88師守上海;1937年指揮第88師守南京;1948年12月指挥第16兵团参加淮海战役。

南京保衛戰编辑

孫元良何時及如何離開南京引發爭議。

渡江說编辑

孫元良所作通報中自述,1937年12月13日晨,他與副師長彭鞏英率領部隊從南京城北方的曉莊出發,往東南方向撤退,途中遭敵[19]

孫元良第88師之戰鬥詳報:

12日晨,沿京蕪鐵路進攻之敵已逼近賽虹橋。雨花台方面因係敵主攻所在,雖經全部我官兵奮勇苦鬥,奈外無糧彈,內無援兵,且敵挾戰車、飛機、大砲……上午,韓團長憲元、營長黃琪、周鴻、符儀廷先後殉難;下午旅長朱赤高致嵩,團長華品章、營長蘇天俊王宏烈李強華亦以彈盡援絕,或自戕或陣亡,悲壯慘烈。全部官兵六千餘員皆英勇壯烈殉國[20]

孙自述,在南京陷落后,自己带领着司令部六百人突围离开南京。从龙潭附近渡江,经泰兴淮阴徐州郑州,于1938年3月下旬到了武汉[21][22][23]

藏身說编辑

宋希濂於1938年1月的〈陸軍第78軍南京會戰詳報〉說,由他指揮的第78軍於12月12日封鎖挹江門、掩護唐生智部從下關撤退。相對於孫元良的第88師在城南犧牲奮戰[查证请求],還被命令要從正面突圍,78軍「未發一槍、未殺一敵即行撤退,并未能與各友軍同一行動突破敵之包圍,引為遺憾」,13日凌晨00:30,「因受各部隊長之敦促,(軍長宋希濂)隨軍直屬部隊(欠工兵營)於第一次渡江。」[24]

宋希濂1961年所著〈南京守城戰役親歷記〉說:

孙元良却率师直属队和262旅一部在12日上午就违令先动。擅自向下关撤退,企图渡江北撤……孙元良于12日下午2时左右率所部2000余人向下关方面逃窜,企图过江。唐生智得悉,命我负责堵阻。我力劝孙元良万不可这样擅自行动,孙为情势所迫,乃又率所部回中华门附近……孫元良於12日下午5時到長官部開會出來後,就沒有回部隊,脫去軍服,換上便衣,跑到一家妓院拜鴇母做乾媽,遷到難民區躲藏了一個月,後因日軍疏散難民,才混出來[25]

同於《文史資料選輯 第十二輯》刊登的唯真[註 5]著〈抗戰初期的南京保衛戰〉、周振強著〈蔣介石的鐵衛隊——教導總隊〉,以及《浙江文史资料选辑》刊登的劉勁持著〈上海“八·一三”抗战及南京卫戍战见闻〉也持此說法[26][27][28][29]

中國大陸的南京大屠殺研究者經盛鴻教授稱:南京安全区主席约翰·拉贝得知孙元良藏身难民营,亲自将孙接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密室加以保护。大屠杀高潮过去之后,孙元良才得以从南京脱身[30]。此説法無法在《拉贝日記》中找到佐證:《拉贝日記》中完全沒有提到孫元良[31]

貪污指控编辑

孫元良在淞滬會戰後因軍餉上海工事款項等問題,被蔣中正要求至軍法處辯明,於4月3日自行進入武昌銀元局街軍法執行總監部,孫元良提出辯白書後,蔣中正將此案交由康澤戴笠調查後無罪獲釋,共在監獄中待了42天[22]。院文引葛文稱,孫元良之所以無罪獲釋,是因為在「各地医院中买通几个该师的伤官兵」、「买通八十八师旅长廖龄奇」及陳誠顧祝同湯恩伯出面保釋。

強姦指控编辑

院文引葛天(时任第八十八师军械处主任)指,孙元良在淞沪会战期间,贪污慰劳品、抢劫物资,更企图强奸在88师部慰劳的上海女学生代表。葛天称,1937年10月上旬,孙元良见慰问学生中的一个女学生代表眉清目秀,当即留该学生“单独在师部多玩一下,企图强奸”。八十八師副师长冯圣法知道后前往劝解未果,孙元良说:“英雄总是和美人联系在一起的……尤其是我们在上海作战有功,做这一点小事没有什么。”[32][33][34]

著作编辑

  • 回忆录《亿万光年中的一瞬》,台北世界出版社。书名存在常识性错误,错把光年当作时间单位[35]
  • 《世界军事史》

相關文藝作品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年份 劇名 演員 剧中姓名 註解
1975年 電影《八百壯士 楊群 孫元良

連結编辑

注釋编辑

  1. ^ 曾任南京保衛戰第36師師長,时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文史專員[13][14]
  2. ^ 刊於當年政協內部發行的《文史資料選輯 第十二輯》
  3. ^ 曾任第88师军械处主任
  4. ^ 隸屬中國社會科學院
  5. ^ 1987年《南京保卫战》出版時顯示為刘斐

參考文獻编辑

  1. ^ 粘嫦鈺,〈不想沾光 秦漢極少提父親[永久失效連結]〉,《聯合報》,臺北報導,健康醫藥版,2007年6月11日,聯合報系。
  2. ^ 2.0 2.1 抗日名将孙元良将军逝世. 
  3. ^ 3.0 3.1 江城. 历史深处的民国 叁 重生. 华文出版社. 2015年10月: 65. ISBN 9787507544138. 孙元良因此得到了一个“飞将军”的外号,意思是说他临阵脱逃的速度非同一般 
  4. ^ 4.0 4.1 刘继兴. 民国大腕. 中国友谊. 2010年1月: 159. ISBN 9787505726741. 孙元良出身黄埔,系“天子门生”,有“飞将军”之称。这个雅号可不是褒义的,又名“长腿将军”、“逃跑将军”。 
  5. ^ 楊天石在〈蒋介石假令枪毙孙元良〉「4日,又召集第六军官兵和一师孙元良团全体将士训话,重申必须枪毙孙元良。两次训话,第一次一小时,第二次两小时,每次都慷慨激昂、声色俱厉,听者莫不怦然心动。」
  6. ^ 胡志偉 (作家)粵语胡志偉 (作家). 〈抗日名將孫元良訪問記〉. 香港: 明報. 2005-06-19: D10世紀版. 
  7. ^ 黃仁宇,《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時報文化出版,1994年版
  8. ^ 王耀武. 第七十四军参加南京保卫战经过. (编)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 南京保卫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87. 十二日晨,据第一五三旅旅长李天霞报称:“八十八师的城墙阵地因没有部队防守,日军约有百余名由一五三旅阵地以左的地区乘隙扒上城墙,占领了我既设阵地;在其步炮协同下,向我一五三旅守城部队的左侧攻击,城墙阵地是固守城的一道重要防线,长官部为什么不督令各部确实占领,这样南京还能守吗?”我回:敌人既已偷扒上城墙来,应集中力量迅速消灭它。李天霞曾督率部队与敌反复争夺,均未得手。而敌继续增加,战事愈加激烈。 
  9. ^ 南京衛戍軍戰鬥詳報,「88師主陣地全被敵軍佔領……午後三時,88.87兩師各一部潰退部隊,經中山路北走擬出挹江門……」,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南京大屠殺史料集,馬振犢,第145頁,江蘇人民出版社,ISBN 978-7-214-03984-2
  10. ^ 秦汉之父——孙元良(1904年3月17日-2007年5月25日)
  11. ^ 拉娃谷幸、涂堂鑾. 秦漢父親 死守四行倉庫 台灣最老將軍. TVBS News. 2004-06-08 [2019-07-16] (繁体中文). 
  12. ^ 12.0 12.1 盧德允,〈秦漢父 抗日名將孫元良103歲逝世[永久失效連結]〉,《聯合報》,臺北報導,健康醫藥版,2007年6月11日,聯合報系。
  13. ^ 竭心尽力工作的文史专员们.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昆明市委員會 (简体中文). 
  14. ^ 王成斌等主編,《民國高級將領列傳》(2),解放軍出版社,北京,1998年
  15. ^ 如果孫元良是「民族敗類」 (繁体中文). 
  16. ^ 中國電影《八佰》遭封殺 共青團嗆秦漢父孫元良為「民族敗類」. 
  17. ^ 李紹瑜. 中國電影《八佰》遭封殺 共青團嗆秦漢父孫元良為「民族敗類」. 雅虎——奇摩新闻. 2019-11-15 [2019-06-28] (繁体中文). 
  18. ^ 苏克勤; 苗立军. 姚坚主编, 编. 南京名人旧居 散落在大街小巷的流年碎影. 河南人民. 2008年1月: 545. ISBN 9787215064171. 在该(南京)保卫战中,他(孙元良)率部从城南打到城北揖江门外,号长“飞将军” 
  19. ^ 顧祝同電蔣中正稱孫元良已令彭鞏英率餘部潛伏待機孫則轉赴淮陰並稱該師住院官兵多為精銳請予安插職位等情 (繁体中文). 
  20. ^ 陸軍第88師京滬抗戰紀要,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南京大屠殺史料集,馬振犢,第177頁,ISBN 978-7-214-03984-2
  21. ^ 抗日名将孙元良的荣与辱 (简体中文). 
  22. ^ 22.0 22.1 孫元良. 億萬光年中的一瞬. 時英出版社. 2008年. 
  23. ^ 胡志偉. 〈抗日名將孫元良訪問記〉. 香港: 明報. 2005-07-07: D10世紀版. 
  24. ^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 抗日戰爭正面戰場. 江蘇古籍出版社. 1987年: 489–496. 
  25. ^ 文史资料研究会. 文史资料选辑 第十二辑. 文史资料出版社. 1961年: 13–30. 
  26. ^ 李吉荪. 质疑“三次高级幕僚会议”决定南京防守 (PDF). 近代中國研究. 
  27. ^ 刘斐. 抗战初期的南京保卫战. (编) 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 文史資料選輯 第十二輯. 那里的守军第八十八师孙元良部由城墙爬进城内,径趋挹江门,企图由下关渡江逃脱。经卫戍司令部指定的戒严部队宋希濂部堵劝,收容约2000人,仍由孙元良率领回中华门附近作战。 
  28. ^ 周振強. 蔣介石的鐵衛隊——教導總隊. (编) 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 文史資料選輯 第十二輯. 十二日晚十时左右,我在紫金山第一峰指挥所看到南京中华门方向和下官方向都起火,打电话到总队部也打不通。派人到总队部一看,回报说,总队长下午五时到总指挥部开会以后没有回来,参谋长邱清泉也离开了总队部,城里部队很乱,都纷纷向下关方向跑去。 
  29. ^ 谭道平. 南京卫戍战史话. 东南文化出版社, 1946:70:“到午后三时,八十八师八十七师分一部溃退部队,经由中山路北走,要想出挹江门,可是走到铁道部附近,却为三十六师及长官部特务队所阻,不听指挥,秩序因此更为紊乱了。”
  30. ^ 68年前救了无数中国人 今日南京拉贝故居破败不堪. 人民日报(华东新闻). 2005-07-19. 
  31. ^ John Rabe. The Good Man of Nanking: The Diaries of John Rabe. Random House LLC. 2007-12-18. ISBN 978-0-307-42868-4. 
  32.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 文史资料存稿选编. 葛天,我所知道的孙元良 19. 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2年第1版: 460–470页. 
  33. ^ 国军将军孙元良:守仓库不忘强奸女学生(4). 台湾网,来源:华声在线. 2013-10-10 [2019-06-27] (简体中文). 
  34. ^ 理水、小王同志. 孙元良缘何引争议. 观察者网. 2019-06-25 [2019-06-28] (简体中文). 
  35. ^ 刘继兴. 民国大腕. 中国友谊. 2010年1月. ISBN 9787505726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