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 (曹寅母)

曹玺妻,曹寅、曹荃母

孙氏(1632年-1706年),清朝一品太夫人[參⁠ 1]曹玺妻,曹寅曹荃[參⁠ 2]

生平编辑

孙氏和夫君皆是多爾袞及其兄英親王阿濟格門下包衣,原屬內務府。此孙氏曾分居丰润、辽阳等地。后阿濟格被罢黜宗室,康熙年间,一支随阿濟格后裔辅国公绰克都分封改入鑲紅旗包衣,即乾隆朝尚书托恩多一族,服侍的正是曹雪芹好友敦诚、敦敏祖上,乾隆二十四年,此孙氏一族抬入镶红旗满洲,称孙佳氏,託恩多其孙为嘉庆朝护军桂明;同在康熙年间,一支入诚郡王门下,隶内务府正黄旗包衣,即杭州织造孙文成一族,与李煦曹寅关系密切。族人多改满名。如孙文成的儿子护军常有、内务府郎中普福,孙子祥庆皆改满名,不再冠以孙姓。族内多以典仪、护军、护卫、包衣管领为官,并不如孙得功孙思克家族显贵。孙文成家老人孙氏为康熙乳母之一,康熙乳母众多,孙氏地位并不突出,而孙文成妻亦为康熙皇子的乳母之一。雍正五年,孙文成和其子普福陛见雍正帝。第一历史档案馆有乾隆朝初,普福和兄护军常有从常鼐购得丰润县雷家庄土地,可表明孙家的确和曹家祖籍丰润有关联。综合台湾和大陆各种档案显示总结:普福康熙四十六年生,年少时曾因父获罪,暂时中断学业。乾隆朝由内务府司库郎中外放苏州织造、两淮盐政,在外多年多次请求回京,以各种理由如重葬父母,乾隆不允。效力多年,抬入正黄旗满洲,并与乾隆慧贤皇贵妃家的高诚、高晋两兄弟结为儿女姻亲。普福还与萨哈岱(恒亲王永皓岳父)、萨载(萨哈岱子,託恩多子连襟)、高恒(普福姻亲高晋家)、吉庆(王佳氏或魏佳氏,同为高晋儿女姻亲)、卢见曾(親家纪昀)、伊龄阿(佟佳氏)等有交集。普福曾和萨载因果亲王弘曕私请之事被乾隆责罚。十六年,谢恩乾隆皇太后六十寿在京随班;十七年奏贺继后那拉氏皇子诞生,同年和亲戚高斌请求来京参加孝贤皇后慧贤皇贵妃入葬裕陵,乾隆称其和高斌不可比,不允普福来京。二十八年,谢恩其子祥庆中进士选庶吉士,乾隆嘲笑区区一进士有什么好得意的。三十三年,普福和亲戚高恒、好友卢见曾因两淮盐引案获重罪,虽有傅恒说情,乾隆仍将其抄家处死。普福子祥庆降入正黄旗汉军包衣,萨哈岱奏将普福家产家眷妾一人幼孙三人送交京城交吏部尚书崇文门正监督託恩多查验。然而,託恩多(孙氏)却被金简检举私买普福、高恒等查抄之物被革,普福亲家高晋亦被责,此案为乾隆大案,牵涉人众多,紀曉嵐亦因此案被发配新疆。普福之子祥庆,孙氏,乾隆三年生,字厚斋,号素云,乾隆二十八年中进士,因三十三年,父获死罪,仕途受影响,多年未得升迁。乾隆末,才由翰林院编修官至吏部验封司主事、郎中。嘉庆朝初,外放福建兴化府知府。祥庆,孙氏,亦祥厚斋,乃洪亮吉房师之一,与翁方纲、长闈(内务府正白旗汉军李氏李延禧家族)交好。

顺治十五年(1658年),生长子曹寅。康熙元年(1662年),生次子曹荃。康熙二年(1663年),丈夫曹玺在江宁织造任职,居家南京。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丈夫曹玺病逝于江宁织造任上。其子曹寅继任。康熙三十年(1691年)十二月初一日,孙氏六十大寿。尤侗作《曹太夫人六十寿序》,称赞孙氏的妇德[參⁠ 2]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帝南巡康熙帝嫡母仁宪皇太后同行。四月,南巡回京途中,康熙帝一行驻跸曹寅府中。曹寅奉母朝谒,康熙帝见孙氏,“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蘐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參⁠ 4]毛际可记“一品太夫人孙氏叩颡墀下,兼得候皇太后起居。问其年,已六十有八。(康熙帝)宸衷[註⁠ 1]益加欣悦,遂书“萱瑞堂”以赐之。[參⁠ 1]”萱瑞堂之名当出于萱草。萱草古稱諼草,為中國傳統母親花,亦常以萱堂代稱母親。学者冯景指“尝观史册,大臣母高年召见者,第给扶称老福而已,亲赐宸翰,无有也。[參⁠ 4]

萧奭所撰《永宪录续编》指,孙氏曾为康熙帝保母[參⁠ 7]。康熙帝为皇子时,按清宫制度,应有“八母”(四乳母四保母)。乳母中,身份可考者仅有两人,一为保圣夫人瓜尔佳氏,一为两江总督噶礼之母。无其它史料可证,孙氏为康熙帝保母或乳母[參⁠ 6]。另有观点,怀疑杭州织造孙文成是孙氏的亲戚[參⁠ 8]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八月之前,孙氏逝世,年七十五(虚岁)。十月,儿子曹寅携妻子进京,嫁长女于宗室郡王纳尔苏。同时,曹寅在北京安葬了母亲孙氏[參⁠ 8]。现代研究者指,孙氏安葬地为曹家在北京西南郊的祖坟。丈夫曹寅亦葬于此[參⁠ 10]

族人编辑

普福(康熙四十三年生,乾隆三十三年卒),孙氏,改满名。乃织造孙文成之子,护军常有之弟,乾隆癸未进士祥庆之父,尚书託恩多同族。族人多改满名,以典仪、护军、王府包衣、护卫为官,祖上曾为阿济格、多尔衮兄弟属下,和曹雪芹家颇有渊源。此孙氏曾分居丰润、辽阳等地。康熙年间,康熙将孙氏一支入诚郡王门下,隶正黄旗包衣,乾隆年间,抬入正黄旗满洲再降入正黄旗汉军;一支入辅国公绰克都门下,隶镶红旗包衣,乾隆年间抬入镶红旗满洲。孙文成族内老人孙氏(曹寅母) 曾为康熙乳母,其妻亦为康熙皇子之乳母。雍正五年,孙文成和子普福陛见雍正帝。乾隆初,普福任司库郎中时,和兄护军常有,从常鼐购入丰润县雷家庄土地。普福后外放两淮江浙多年,数次恳请回京,为父母重葬坟墓,乾隆不允。普福亦曾谦虚上奏称其年少时因父获罪,中断学业,学识不精。乾隆十六年,皇太后六十大寿盛典,普福在京随班。乾隆十七年,恭贺皇子阿哥诞生,和亲戚高斌同奏赴京奉安孝賢皇后梓宮,乾隆朱批普福和高斌地位不可比,故不允普福来京。普福曾和高晋亲家吉庆、萨载父薩哈岱、薩載先后任织造,为密友。薩載和普福两人亦曾因果亲王弘曕私事受罚。乾隆二十八年,谢恩子祥庆赐进士拔庶吉士。乾隆三十三年,普福因重罪和亲戚高恒、好友卢见曾被斩。普福家产家眷妾一人幼孙三人,由好友薩哈岱请奏发往京城交与同族尚书託恩多查验。其亲家高晋因包庇家人被罚、同族託恩多因私买普福查抄家产被革。高晋在上书自责其罪时,表明普福同他及其兄高诚皆为儿女姻亲。薩載託恩多子岳興阿為連襟、薩載與伊齡阿為兒女親家。伊齡阿家又与普福家有姻亲。普福之子祥庆(孙氏),亦祥厚斋,乾隆三年生,字厚斋,号素云,乾隆二十八年进士,翰林院编修、会试考官、吏部验封司主事、郎中。嘉庆朝,外放福建兴化府知府,为洪亮吉房师之一,亦与翁方纲交好。

非曹寅生母之说编辑

由于其子曹寅曾称出身于蕲阳顾氏的明遗民顾景星为“舅”,故当代学界有观点认为曹寅生母实为顾氏,是顾景星妹妹。然无史料可以证实,顾景星有一妹嫁予曹玺为妻、为妾。故有说法指,曹寅生母顾氏为顾景星族姐妹,与蕲阳顾氏的同宗——昆山顾氏相关[參⁠ 11]。由于曹寅生母为顾氏之说的存在,故指孙氏实际是曹玺嫡妻,或说继妻妾室[參⁠ 12]。此外,李广柏[註⁠ 2]方晓伟[註⁠ 3]则认为曹寅与顾景星仅是干舅甥,并非血亲。据此类说法,曹寅生母仍是孙氏。

备注编辑

    註:

  1. ^ 宸衷意指帝王心意。毛际可用此词指代康熙帝。
  2. ^ 黄一农文章[參⁠ 11]中,提及的来源:李广柏《曹雪芹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8年版,第38页。
  3. ^ 黄一农文章[參⁠ 11]中,提及的来源:方晓伟《曹寅评传·曹寅年谱》,广陵书社 2010年版,第176页。

参考文献编辑

    參:

  1. ^ 1.0 1.1 毛际可《安序堂文钞·卷十七·叶十六》萱瑞堂记 三代盛时,其君之以腹心肱股待其臣者,必加厚于所从出……曩者岁在乙亥〔按“乙亥”当作“己卯”〕,皇上勘视河工,兼之省方问俗,恐皇太后定省久缺,遂侍奉鸾舆以行。尝驻跸金陵尚衣署中。时内部郎中臣曹寅之母封一品太夫人孙氏叩颡墀下,兼得候皇太后起居。问其年,已六十有八。宸衷益加欣悦,遂书“萱瑞堂”以赐之。岁方初夏,庭下之萱,皆先时芳茂,若预知翠华之将临而且为寿母之兆,岂偶然之数欤!……且以楝(其夫曹玺手植楝树)名亭,以萱名堂,先后若合符契,益信其非偶然也。异日采风之使,列诸《风》、《雅》与三百篇并传,岂小臣一人之私言也哉!是为记。 (来源于: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參⁠ 5]
  2. ^ 2.0 2.1 尤侗《艮斋倦稿·卷四·叶二十六》曹太夫人六十寿序 曹母孙太夫人者,司空完璧先生之令妻,而农部子清、侍卫子猷两君之寿母也。于今辛未腊月朔日,年登六袠;敝邑诸大夫,共酌大斗为祝;而侗之马齿长矣,宜昌言:若稽《虞书》……其在金陵者,司空曹公,历任二十有二年……逮公即世,仍命长子寅继之;旋移节于姑苏……曹氏父子,其宣力机务,累承帝眷者至矣!而予窃听舆人之诵,皆谓太夫人之懿德,相夫教子,实与有助焉。盖太夫人之言曰:“吾闻诸《考工》矣,‘坐而论道,谓之王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治丝麻以成之,谓之妇功。’夫坐而论道,圣天子之事也;作而行之,子大夫之职也;吾为命妇,其敢忘丝麻之治乎?且敬姜之训文伯曰:‘王后,亲织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纮綖;卿之内子,为大带;命妇,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古之制也,乐羊氏之戒其夫日:‘织自蚕茧,成于机杼;一丝而累至于寸,累寸不已,遂成大匹。若断斯织,则捐废成功,稽失时月。夫子积学,中道而归,何异断斯织乎?’然则此一织也,德行于是乎修,文学于是乎著,政事于是乎出。夫子勗哉,勗哉夫子!”予闻而叹。善乎!太夫人由《考工》之言,有妇道焉;由乐羊氏之言,有妻道焉;由敬姜之言,有母道焉:太夫人备矣。宜其协赞司空,光显鸿业,兼能玉二子以有成也。走居吴下,虽未获亲炙曹公,乃金陵之人,尸而祝之。及子清之来,相得甚欢。甫阅二载,姑苏之人,歌而颂之。难弟子猷,以妙才为朝廷筦册府,予恨相见晚,然长安之人,亦邮而道之。以是得列通门之末,奉教太夫人之前,其昌言也,不亦宜乎!当司空在金陵,尝筑楝亭,今农部于姑苏作怀楝堂以志慕。其事太夫人也,帣韝鞠(月卺),尽晨夕之欢,北堂之下,又树蘐焉。农部可谓孝矣。以孝子介寿母,即鲁侯燕喜不过是。太夫人黄发儿齿,其怡然而受一觞乎! (来源于: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參⁠ 3]
  3. ^ 第七章 史事稽年〉中期(康熙二年--康熙五十一年)[四]. 《红楼梦新证》.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6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简体中文). 
  4. ^ 4.0 4.1 冯景《解舂集文钞·卷四·叶一》 御书萱瑞堂记 《小雅四牡》……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蘐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尝观史册,大臣母高年召见者,第给扶称老福而已,亲赐宸翰,无有也。今世使臣,例得养亲官所,既异于古者怀归来谂之情,而今上以孝治天下,推恩锡类,合万国之欢心,以事圣慈,太和之气,翔洽宇宙,白华华黍,咸遂其养:臣则无忧北山,子则循彼南陔,虽草木之无知,皆欣欣有以自乐,固无物非忘优之草,蠲忿之花也。知闻曹公克孝,令母亦慈。记曰:“有深爱者,必有和气。”北堂之老,顾而乐之,是家之肥也,瑞莫大焉。韩退之美董召南之孝且慈,而日“生祥下瑞无休期”。为人子者,诚知萱之所以为瑞,则孝于其亲者可知矣。夫有母尸饔,而上不恤其私,则《祈父》之诗作,《四牡》所以为王治之隆哉!曹公属景记之,此盛德事也,景虽无文,不敢以辞。(来源于: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參⁠ 5]
  5. ^ 5.0 5.1 第七章 史事稽年〉中期(康熙二年--康熙五十一年)[八]. 《红楼梦新证》.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6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9) (简体中文). 
  6. ^ 6.0 6.1 严中. 《红楼梦》“孙家边孙氏娘家”之谜. 南京晨报网站. 2019-03-07 [2020-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简体中文). 
  7. ^ 萧奭永宪录续编》(曹)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母为圣祖(康熙帝)保母,二女皆为王妃[參⁠ 6]
  8. ^ 8.0 8.1 《曝书亭集·卷三十四·叶十六》合刻集韵类篇序……按曹寅外家孙氏,疑此孙文成或亦曹之亲戚也。八月四日折云……十月中,进京遣嫁长女于镶红旗王子纳尔苏。十二日,李煦任满,因寅在京,印代署。十一月二十六日迎娶过门。先是(八月以前)孙氏故,年七十五岁:冬期许葬。十二月初六日启程返扬。同折云:“今年正月太监梁九功传旨,著臣妻子八月船上奉女北上,命臣由陆路九月间接敕印,再行启奏。钦此钦遵。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傑备办无误。筵宴之典,臣已坚辞。惟是臣母冬期营葬,须臣料理,伏乞圣恩准假,容臣办完水陆二运及各院司差务捧接敕印,由陆路暂归,少尽下贱乌哺之私。至于两准盐课重大,所有敕印,或遵旧例,交与督抚,或命臣李煦十月照旧报满重复代印,或遵旧例命盐道护理,伏请圣训,臣谨遵行……(来源于: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參⁠ 9]
  9. ^ 第七章 史事稽年〉中期(康熙二年--康熙五十一年)[十一]. 《红楼梦新证》.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6 [2020-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0) (简体中文). 
  10. ^ 胡铁岩. 《曹家“故园”或即曹家祖茔——以曹寅〈楝亭集〉为依据》. 红楼梦学刊 (北京市: 中国艺术研究院). 2017, (2017年第2期): 165–175. ISSN 1001-7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简体中文). 
  11. ^ 11.0 11.1 11.2 黄一农. 《曹寅乃顾景星之远房从甥考试》. 文学遗产 (北京市: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2012, (2012年第6期): 122–131. ISSN 0257-5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0) (简体中文). 
  12. ^ 马美琴. 《关于曹寅"嫡出"身份的考证》. 兰台世界 (辽宁省沈阳市: 辽宁省档案局(馆);辽宁省档案学会). 2012, (2012年第6期): 88–89. ISSN 1006-774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0)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