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宁太皇太后

孝宁太皇太后(1565年-1630年),郑氏,本名郑梦境,[1]北京大興縣人,明神宗朱翊钧后宫最得宠的女人,明恭宗朱常洵、邠哀王朱常溆、浣怀王朱常治云和公主灵丘公主壽寧公主生母,南明弘光帝祖母。

孝宁太皇太后 鄭氏
明朝皇后(無封)→南明太皇太后(追封)
位號淑嬪→德妃→貴妃→皇貴妃→皇后(万历遗言册封,光宗没有执行)→太皇太后(追尊)
信仰佛教
出生1565年
北京大興
逝世1630年(64-65歲)
谥号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妃)→孝寧溫穆莊惠慈懿憲天裕聖(太皇太后)
親屬
父親鄭承憲
明神宗
兄弟鄭國泰
邠哀王明恭宗沅怀王
雲和公主靈丘公主壽寧公主
其他親屬孫子:明安宗

人物生平编辑

万历九年(1581年)八月,朝廷下诏选美[2]。郑氏因姿色出众,选美入宫,于万历十年(1582年)三月被封为淑嫔,位列九嫔第二[3]

万历十一年(1583年)八月,淑嫔因孕,晉封德妃,是为九嫔中第一位封妃之人[4]。同年十一月生下皇次女云和公主朱轩姝[5]

万历十二(1584年)年八月,晋封德妃为贵妃[6],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生下皇次子朱常溆,当日夭折[7]。万历十三年(1585年)正月十九日追封皇第二子为邠哀王,葬金山[8]

万历十四年(1586年)正月初五,郑贵妃生下皇三子福忠王朱常洵[9],因而进封皇贵妃[10]

万历十五年(1587年)九月九日,郑皇贵妃生下皇四子朱常治[11]。皇第四子朱常治于万历十六年(1588年)七月十四日薨逝,未满周岁,追封沅怀王[12]

万历十六年(1588年)八月十三日,郑皇贵妃生下皇六女灵丘公主朱轩姚[13]

万历二十年(1592年)三月十日,郑皇贵妃生下皇七女壽寧公主朱轩媁[14]。鄭皇貴妃共为明神宗诞育三子三女[15]

当时神宗一直未立太子,朝臣疑心鄭贵妃圖谋立自己的儿子朱常洵为太子,便争言立储,章奏累数千百,皆指斥宫闱,攻击朝政。神宗概置不问。万历二十九年春,皇长子朱常洛移居迎禧宫,十月立为皇太子。

太子久不立,外廷疑郑貴妃有立親生兒子朱常洵為太子的企圖。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太子册立。万历四十一年,奸人孔学为陷害太子,牵连郑贵妃,梃击案又有郑贵妃之太监被牵连其中。

万历四十八年,皇后王喜姐明神宗相继崩逝,明神宗病危时遗命礼部置办立郑贵妃为后的典礼仪仗,然而册封礼尚未举行明神宗就去世了。新皇帝明光宗继位后仍命礼部继续立后事宜,[16]因受到内阁的强烈反对的作罢,不久明光宗駕崩,朝臣兵科右給事中楊漣、御史左光斗、吏部尚書周嘉謨等人,並威逼利誘鄭貴妃的侄兒鄭養性,使鄭養性力勸姑姑鄭貴妃遷出乾清宮,移居慈寧宮,才久之始息。

明熹宗年间,魏忠賢專權,郑氏失勢,郑贵妃居仁寿宮养老。

崇祯三年(1630年)五月二十五日,郑皇贵妃薨逝[17],年六十五岁,谥曰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妃,葬银泉山

崇禎十七年秋七月戊子,鄭貴妃的孫子南明弘光帝追尊祖母鄭貴妃為孝寧溫穆莊惠慈懿憲天裕聖太皇太后

初入宫闱编辑

万历九年(1581年)八月十二日,大婚几年的明神宗因“内职未备,储嗣未蕃”,命“愽选淑女以备侍御”,内阁首辅张居正查得嘉靖九年明世宗遴选九嫔旧例,上奏明神宗。八月十八日,明神宗敕礼部,要求选择”年十四岁以上,十六岁以下,容仪端淑,礼教素娴,及父母身家无过者“的女子,并特意嘱咐“安静行事,毋得因而骚扰”。[18]

万历十年(1582年)三月六日,明神宗在皇极殿册封九嫔,郑氏受册为淑嫔,位居九嫔第二位。

郑贵妃多年后重刊《闺范图说》,在自序中也写到了当时自己参加遴选淑女:“及其十有五年,躬逢圣母广嗣之恩,遂备九嫔之选。”

万历十一年(1583年)七月二十六日,明神宗谕内阁,淑嫔郑氏因孕,晋封德妃,是为九嫔中第一位封妃之人。八月七日行德妃册封礼,遣定国公徐文璧、朱应桢为正使,大学士申时行、余有丁为副使持捧节册,封淑嫔郑氏为德妃。[19]明神宗在德妃册文中夸奖郑氏:“柔嘉玉质,婉嬺兰仪。“[20]至此,郑贵妃开始在万历一朝崭露头角。

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郑德妃生下皇次女云和公主朱轩姝。

恩及郑家编辑

明朝外戚众多,外戚恩荫人数及其升迁顺序应当遵循皇太后家族优于皇后家族,皇后家族优于皇贵妃、贵妃、众妃家族的原则,但事实上外戚家族在这方面的待遇却并不完全遵此原则而主要取决于后妃受皇帝恩宠的程度。《明代外戚研究》一书就写道:“万历年间,备受眷宠的皇贵妃郑氏家族恩荫授职人数也远远多于皇后王氏家族。综合现有史料,有明一代受恩最隆故恩荫授职人数也最多的外戚家族当属仁宗张皇后家族、宣宗孙皇后家族、宪宗生母周太后家族、宪宗王皇后家族(主要在弘治正德年间)、宪宗万贵妃家族、孝宗张皇后家族、世宗祖母邵太后家族、世宗生母蒋太后家族、神宗生母李太后家族以及神宗郑贵妃家族。”[21]

不仅是郑贵妃的父兄、侄子,还包括她的伯父、堂兄,都受到明神宗的眷顾,屡屡破例晋升。

例如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十一月四日,明神宗上其母李太后徽号,加恩皇亲,郑贵妃之兄郑国泰连升四级,官至正一品左都督。[22]有明一朝,皇贵妃及其以下,无论有多受宠,若无军功,外戚授职最高只有郑国泰一人,得到了一品武职左都督的职位。[23]

轶事典故编辑

捐款赈灾编辑

万历二十二年(1592年),河南遭遇天灾,首辅王锡爵上疏明神宗,写了一篇《劝请赈济疏》请求发内帑之银赈灾。万历在回复王锡爵的上谕中说道:“昨日朕看饥民图说时,皇贵妃正好在侍,便问朕这是何图,为什么画着死人,还有投水的?朕说此乃刑科给事中杨东明所进河南饥民之图,今灾区甚是民饥荒乱,有吃树皮的、有人相食的、故上此图,欲上使朕知民饥荒乱,速行赈灾之事,以救危亡於旦夕。皇贵妃听说后,自愿出钱五千两,用以救济灾民。等之后中宫等再有捐赠的,一并发出。[24]

后宫捐款之事,历来应由皇后或者太后主持,明神宗却在发给内阁的上谕中独独突出郑皇贵妃心系百姓,主动捐款,将除郑氏以外的后宫众人合并称为“中宫等”。而且此次后宫捐款的数额,除了郑皇贵妃捐款五千两是由明神宗主动说出,“中宫等”的捐款数额皆不可考。在万历于三月三日下发给王锡爵的手札中称:“中宫等,各出银若干。[25]”想必后宫嫔妃包括王皇后的捐款数量与郑皇贵妃相距甚远。

明神宗此举,如此刻意突出郑皇贵妃的善心善举,忽视不提皇后,被人认为是故意为郑贵妃造势,博取好名声,意在国本[26]。果然在当时的内阁首辅王锡爵收到明神宗的手札之后,立刻上疏夸奖郑皇贵妃人在深宫之中,身负盛宠,既没有经历过饥寒交迫,也没有目睹过民众的疾苦病痛,但依然能够慷慨的倾囊相助。王锡爵在上疏中先恭祝万历和太后万岁,忽略皇后王喜姐,然后紧接着恭祝皇贵妃千岁,应该是很好的领会了明神宗的上意。

郑皇贵妃也在之后为重新刊印《闺范图说》所作的自序中提到了此次赈济救灾之事:“予昔观《河南饥民图》则捐金赈济,今观《闺范图》则用广教言,无非欲民不失其教与养耳!”[27]


大高玄殿盟誓编辑

郑皇贵妃身负盛宠,皇三子朱常洵出生之后,郑贵妃央求明神宗立常洵为储君。紫禁城西北门有一大高玄殿(清朝时为了避清聖祖的名讳,易名為大高元殿),供有真武香火,许愿颇为灵验。明神宗便特意偕郑皇贵妃前来进香,二人秘密盟誓,将来要立常洵为太子。明神宗御笔写下手书一张,放于玉盒之中,由郑皇贵妃代为保管。

后来众大臣频频催促明神宗立储,慈圣李太后又坚持立长子为太子,明神宗最终还是忍痛割爱立了长子朱常洛为国本。国本立定之后,又把当初的玉盒找了出来,玉盒上的封印宛如当年,开盒之后却发现里面的手书已经被小虫吞噬殆尽。明神宗因为觉得自己有违誓言,对不住心爱之人,此后二十年间再也没有来过大高玄殿。立太子是在万历二十九年,到万历四十八年明神宗驾崩,恰好将近二十年之久。[28]

家族成员编辑

  • 父亲:郑承宪,官至带俸都督同知(从一品)。
  • 兄长:郑国泰,官至左都督(正一品)。
  • 长子:朱常溆,追封为邠哀王,谥号哀。
  • 次子:朱常洵,即福恭王,谥号恭。弘光时期追尊为明安宗
  • 幼子:朱常治,追封为沅怀王,谥号怀。
  • 长女:朱轩姝,即云和公主
  • 次女:朱轩姚,即灵丘公主。
  • 幼女:朱轩媁,即寿宁公主,驸马冉兴让,官至太子太保。
  • 孙子:朱由崧,即南明开国皇帝,南明第一位皇帝。朱由榘,追封为颖冲王,谥号冲。朱由桦,追封为德怀王,谥号怀。

个人作品编辑

大明皇贵妃郑重刊闺范序

尝闻闺门者万化之原,自古圣帝明王咸慎重之。子赋性不敏,幼承母师之训,时诵诗书之言。及其十有五年,躬逢圣母广嗣之恩,遂备九嫔之选,恪执巾栉,荷蒙帝眷,诞育三王暨诸公主,渐叨皇号,愧无图报微功。前因储位久悬,脱簪待罪,幸赖乾纲独断,出阁讲学,天人共悦,疑议尽解。益自勤励侍御,少暇则敬捧我慈圣皇太后《女鉴》庄诵效法,夙夜兢兢,且时聆我皇上谆谆诲以《帝鉴图说》与凡劝戒诸书,庶几勉修厥德,以肃宫闱。

尤思正已宜正人,治家宜治国,欲推广是心,公诸天下,求其明白简易足为民法者。近得吕氏坤《闺范》一书,是书也前列《四书五经》,旁及诸子百家,上溯唐虞三代,下迄汉宋我朝,贤后哲妃贞妇烈女,不一而足。嘉言善行,照耀简编,清风高节,争光日月。真所谓扶持纲常,砥砺名节,羽翼王化者是也。然且一人绘一图,一图序一事,一事附一赞,事核言直,理明辞约,真闺壶之箴鉴也。然虽不敢上拟仁孝之女诫,章圣之女训,藉令继是编而并传,亦庶乎继述之一事也。独惜传播未广,激劝有遗,愿出宫资命官,重梓颁布,中外永作法程。

嗟嗟!予昔观《河南饥民图》则捐金赈济,今观《闺范图》则用广教言,无非欲民不失其教与养耳!斯世斯民有能观感兴起,毅然以往哲自励,则是图之刻不为徒矣。因叙厥指以冠篇端。

万历十八年(1590年),著名大儒吕坤收集了历史上贤妇烈女的事迹,著成《闺范图说》一书。宦官陈矩(执掌东厂)出宫时看到了这本书,买了一本带回宫中,被明神宗赐予郑贵妃,想借此书来为郑贵妃造势,于是二人命人增补了十二人,以东汉明德皇后开篇,郑贵妃本人终篇,并亲自加作了这样一篇序文。

这本小册子却在之后引起了被后世称为明宫三大案之一的“妖书案”。

史料记载编辑

《明史郑贵妃传》:恭恪贵妃郑氏,大兴人。万历初入宫,封贵妃,生皇三子,进皇贵妃。帝宠之。外廷疑妃有立己子谋。群臣争言立储事,章奏累数千百,皆指斥宫闱,攻击执政。帝概置不问。

《明史孝靖王太后传》:十年四月封恭妃。八月,光宗生,是为皇长子。既而郑贵妃生皇三子,进封皇贵妃,而恭妃不进封。

《明史孝端显皇后传》:郑贵妃颛宠,后不较也。

《明史福恭王传》:初,王皇后无子,王妃生长子,是为光宗。常洵次之,母郑贵妃最幸。[29]

《明史申时行传》:十四年正月,光宗年五岁,而郑贵妃有宠,生皇三子常洵,颇萌夺嫡意。时行率同列再请建储,不听。廷臣以贵妃故,多指斥宫闱,触帝怒,被严谴。 [30]

《先拨志始》:神庙始专宠郑贵妃而疏孝端。[31]

郑贵妃方盛宠,神庙意颇难之,因托言欲候中宫生子以为太子。外廷不察,建储之疏朝夕继续,而上圣怒所由起也。[32]

时郑贵妃有宠,每与神庙戏,辄呼为老妈妈,暗行讥刺,圣衷默然,不自得也。 [33]

郑贵妃身负盛宠,福王生,即乞怜神庙,欲立为太子。

《万历野获编》:万氏以成化二年丙戌封贵妃,生皇长子将百日而薨,未及命名。至妃之薨,则二十三年丁未,想其年必非少艾矣,而恩宠不衰。亦犹今上之专眷郑贵妃,岁三十年也。[34]

人物评价编辑

明神宗朱翊钧:朕孳孳图治,每未明而求衣,尔肃肃在公,辄宣劳于视夜。[35]

明光宗朱常洛:令旨谕内阁,父皇遗言,尔母皇贵妃郑氏,侍朕有年,勤劳茂著,进封皇后。卿可传示礼部,查例来行。

明史后妃传》:万、郑两贵妃,亦非有阴鸷之谋、干政夺嫡之事,徒以恃宠溺爱,遂滋谤讪。[36]

万历首辅王锡爵:“即如皇贵妃身处深宫,履兹宠盛,饥寒不切于身,恫瘝不经于目,而亦慨然脱簪遗珥以为救荒之助,则皇仁之所感动可知。其自皇贵妃而上,两宫圣母、皇上中宫任天下国家之重者,必有非常施舍,以救垂绝之民命。以祝皇上圣母万岁,皇贵妃千岁。”[37]

《酌中志》:中宫孝端王娘娘,其管家婆老宫人及小宫人多罹捶楚,死者不下百馀人,其近侍内官亦多墩锁降谪。惟皇贵妃郑娘娘近侍各于善衙门带俸。[38]

万历十五年》:郑氏之所以能赢得万岁的欢心,并不是具有闭月羞花的美貌,而是由于聪明机警,意志坚决,喜欢读书,因而符合皇帝感情上的需要。[...] 据说,淑嫔郑氏和万历具有共同的读书兴趣,同时又能给万历以无微不至的照顾。这种精神上的一致,使这个年轻女人成了皇帝身边一个不可缺少的人物。她看透了他虽然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但在实质上却既柔且弱,也没有人给他同情和保障.基于这种了解,她就能透彻地认清了作为一个妻子所能够起到的作用。别的妃嫔对皇帝百依百顺,但是心灵深处却保持着距离和警惕,惟独她毫无顾忌,敢于挑逗和嘲笑皇帝,同时又倾听皇帝的诉苦,鼓励皇帝增加信心。在名分上,她属于姬妾,但是在精神上,她已经常常不把自己当作姬妾看待,而万历也真正感到了这种精神交流的力量。

墓葬信息编辑

郑贵妃墓,位于北京昌平区明十三陵陵区内,万娘坟村(万贵妃墓)而南约1公里处的银钱(泉)山,坐北朝南,是明十三陵的七座妃子墓中规模最宏大的,墓园形制与万贵妃墓基本相同,但多一重外罗城。

郑贵妃墓整个基址大部分尚有遗存, 外罗城后部及内城东西墙保存较好。坟园南北通长287米、东西宽218米。外罗城周长812、基部宽1.60 、上宽0.6、残高1.90米,以卵石加灰泥垒砌, 内外墙皮涂灰泥。门道仅存铺地条石。内城南北长140、东西宽193米, 城墙高4.10、厚约1米。基部砌山石,其上砌大城砖,高1.70-3 米,上部砌卵石, 但每隔0.45-0.55米便砌城砖一层。重门宽2.40米。门内左右两侧各有长方形基址一处,残留部分柱础石, 面阔三间,长13.40、进深7.3米,可能为神厨、神库遗址。[39]

郑皇贵妃是明神宗最宠爱的妃子,明神宗死时遗诏还要将她封为皇后。明光宗朱常洛继位后,遵从明神宗的遗诏,着礼部查例来行,后被众大臣反对乃止。郑皇贵妃死后得以葬在天寿山帝陵区域内,且陵墓规制宏大,地面建筑之多,远远超过其他陪葬墓,完全是出于后世子孙对神宗遗言的尊重。

艺术形象编辑

影视形象编辑

2005年《明宫夕照》,萧蔷饰演郑贵妃。

2005年《锦衣卫》,马伊琍饰演郑贵妃。

2007年《皇上二大爷》,陈好饰演郑贵妃。

2010年《神医大道公》,孟霞饰演郑贵妃。

2010年《大明嫔妃》,王艺曈饰演郑贵妃。

文学形象编辑

网络小说

《明宫:君心如令》作者: 一曲清泠。

《奸妃重生上位史》作者:彭小仙。

  1. ^ 根据出土于沈阳塔湾无垢净光舍利塔塔宫的明代地藏本院经记载,郑贵妃本名郑梦境。下册封底印有“大明皇贵妃郑梦境仅发诚心,许造地藏菩萨本愿尊经一藏五千四十八部,伏愿皇帝万岁,皇三子增福延寿,睿算千秋,凡向时中消灾,吉祥如意。大明万历壬辰年,印施”等字。
  2.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十五: 万历九年八月十二日癸卯,上御经筵,辅臣张居正等奏言,该文书官传 圣意,命愽选淑女,以备侍御。臣等窃闻古者天子,一后三夫人九嫔,所以广储嗣也。今皇上仰承宗庙社稷之重,远为万世长久之图,而内职未备,储嗣未蕃,亦臣等日夜悬切者。但选用宫女事体太轻,恐名门淑女不乐应选,非所以重万乘求令淑也。臣等查得嘉靖九年世宗皇帝有勑谕礼部慎选九嫔,事例在今日似为相合,伏乞皇上奏知圣母,上请慈谕施行。
  3. ^ 《神宗顯皇帝實錄》 卷一百二十二 萬曆十年 三月六日:甲子,上御皇極殿傳制,冊九嬪周氏為端嬪,鄭氏為淑嬪,王氏為安嬪,邵氏為敬嬪,李氏為德嬪,梁氏為和嬪,李氏為榮嬪,張氏為順嬪,魏氏為慎嬪慎嬪。
  4. ^ 《万历起居注》:二十六日乙巳,谕内阁:“淑嫔郑氏及未封常氏,今俱各有喜,淑嫔郑氏册封为德妃,常氏册封为顺妃。卿等可传示礼部,择日具仪来行。”
  5. ^ 《万历起居注》:二十七日乙巳,谕礼部:“万历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巳时,朕第二女生。”皇女,德妃郑氏出也。
  6.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五十二: 万历十二年八月七日庚戌,遣定国公徐文璧,大学士申时行为正使,恭顺侯吴継爵,彰武伯杨炳,大学士许国为副使,各持捧节册,进封德妃郑氏为贵妃。
  7. ^ 《万历起居注》: 二十九日辛未,大学士申时行等题:“今日该礼部接出圣旨:”今年本月二十九日寅时,朕生一子,属第二,当即亡,照颖殇亡例行,礼部知道,钦此。“
  8. ^ 《万历起居注》:十九日辛卯,追封皇第二子常溆为邠哀王,遣成国公朱应祯、大学士申时行持捧节册行礼。
  9. ^ 《万历起居注》:五日庚子,谕礼部:”万历十四年正月初五日寅时,朕第三子生。”
  10. ^ 《万历起居注》:二月五日谕礼部:“贵妃郑氏,进封皇贵妃,未封许氏,册封为德妃。尔礼部一并择日来行。”
  11. ^ 《万历起居注》:九日乙未,皇第四子生。《神宗显皇帝实录》卷一百九十:万历十五年九月九日 乙未午时,皇第四子生。
  12. ^ 《万历起居注》:十四日乙丑,大学士申时行等题:“今日该礼部接出圣旨:“朕第四子于万历十六年七月十四日寅时薨逝,合行示意,照邠哀王例行,礼部知道,钦此。”
  13. ^ 《万历起居注》:十四日乙未,大学士申时行等题:“今日礼部接出圣旨:“万历十六年八月十三日亥时,朕第六女生。礼部知道。钦此。”
  14. ^ 《明神宗实录》卷二百四十六:万历二十年三月十日庚午,皇第七女生。
  15. ^ 《酌中志》: 皇贵妃郑娘娘生皇二子、皇三子即福王,又生皇四子,生皇二女、皇六女、皇七女即封寿阳公主驸马冉兴让所尚者也。 《闺范图说序》: 及其十有五年,躬逢圣母广嗣之恩,遂备九嫔之选,恪执巾栉,荷蒙帝眷,诞育三王暨诸公主,渐叨皇号,愧无图报微功。
  16. ^ 《明光宗实录》卷二:令旨谕内阁,父皇遗言,尔母皇贵妃郑氏,侍朕有年,勤劳茂著,进封皇后。卿可传示礼部,查例来行。
  17. ^ 《崇祯实录》:崇祯三年五月二十五日甲辰,神庙皇贵妃郑氏薨。
  18.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十五:万历九年九月十八日己酉,上勑谕礼部,朕大婚有年,内职未备,兹承圣母慈谕,愽求贤淑,用广储嗣,特命尔等查照嘉靖九年世宗皇帝选册九嫔事例,于京城内外出榜,晓谕尔等堂上官督领该司官会同廵城御史愽访民间女子,年十四岁以上,十六岁以下,容仪端淑,礼教素娴,及父母身家无过者,慎加选择,陆续送诸王馆。其北直隶河南山东等处另差司官前去选取,尔等务体朕心,安静行事,毋得因而骚扰,钦哉故谕。
  19.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四十:万历十一年八月七日,丙辰遣公徐文璧朱应桢为正使大学士申时行余有丁为副使持捧节册封淑嫔郑氏为德妃。
  20.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四十:万历十一年八月七日,德妃册文曰:朕观鸡鸣儆戒,思得贤妃,麟趾繁昌,应由淑女。盖欲佐宣乎内治,亦将茂衍乎宗支,匪嗣徽音,曷孚显命?咨尔淑嫔郑氏,柔嘉玉质,婉嬺兰仪,九御升华,恪守衾稠之度,双环授宠,弥遵图史之规。宜陟崇班。用彰异渥。兹特遣使持节。进封尔为德妃,锡之册命,于戏。四星之象为妃,朕既登贤于峻列,万化之原在德,尔当思义于嘉名。祗服光荣,无忘敬慎,丕荷龙章之贲,永贻燕翼之休,钦哉。
  21. ^ 《明代外戚研究》作者:叶群英
  22. ^ 《明神宗实录》卷三百六十五:万历二十九年十一月四日戊戌,上以圣母徽号礼成加恩皇亲,命武清伯李文全岁加禄米二百石,永年伯王栋岁加禄米一百石,郑国泰王道亨各加升四级,周奉孝李盛各三级,还给与应得诰命,以示特恩。
  23. ^ 《明代外戚研究》:但正如前文所言,皇贵妃以下,无论有多受宠,若无军功,外戚授职最高止于一品武职左都督(仅郑国泰一人),而无缘封爵。
  24. ^ 《明神宗实录》卷二百七十一:万历二十二年三月一日,览卿等奏朕知道了。昨者朕览饥民图说时,有皇贵妃在侍,因问说此是何图?画着死人,又有赴水的。朕说此乃刑科给事中杨东明所进河南饥民之图,今彼处甚是民饥荒乱,有吃树皮的、有人相食的、故上此图,欲上知民饥荒乱,速行蠲赈,以救危亡於旦夕。 皇贵妃闻说,自愿出累年所赐,用外之积以布施救本地之民。奏朕未知可否?朕说甚好,且皇贵妃巳进助赈银五千两,朕意甚少,欲待再有进助一并发出。今见卿等所奏,着明早发与该部,差官解彼赈用。其中宫等,朕传着各出所积之赀,以助一时赈用。又卿等欲捐俸薪以救济国用,甚见忧国为民至意,且待锺化民奏到,再作区处,今谕卿等知。
  25. ^ 《万历起居注》:四日壬午,大学士王锡爵等题:“昨日晚,蒙钦遣文书官李禄恭捧皇上手札一道,到臣私寓,当于香案前读:“谕内阁:览卿等奏,欲将应支俸薪扣留助赈,足见卿等忧国忧民之心。且卿等欲捐俸薪,何以养廉?今中宫等闻知饥荒,各出银若干,今发与该部,一面救济,着钟化民作速查来,若是不敷,着该部议处。谕卿等知,钦此。”
  26. ^ 《哈弗中国史》:万历二十二年四月河南饥荒,万历帝有意为郑贵妃造势,命京中五品以上官员捐俸薪,与贵妃捐助赈银一并发出。
  27. ^ 《酌中志》大明皇贵妃郑重刊《闺范》序:尝闻闺门者万化之原,自古圣帝明王咸慎重之。子赋性不敏,幼承母师之训,时诵诗书之言。及其十有五年,躬逢圣母广嗣之恩,遂备九嫔之选,恪执巾栉,荷蒙帝眷,诞育三王暨诸公主,渐叨皇号,愧无图报微功。前因储位久悬,脱簪待罪,幸赖乾纲独断,出阁讲学,天人共悦,疑议尽解。益自勤励侍御,少暇则敬捧我慈圣皇太后《女鉴》庄诵效法,夙夜兢兢,且时聆我皇上谆谆诲以《帝鉴图说》与凡劝戒诸书,庶几勉修厥德,以肃宫闱。尤思正已宜正人,治家宜治国,欲推广是心,公诸天下,求其明白简易足为民法者。近得吕氏坤《闺范》一书,是书也前列《四书五经》,旁及诸子百家,上溯唐虞三代,下迄汉宋我朝,贤后哲妃贞妇烈女,不一而足。嘉言善行,照耀简编,清风高节,争光日月。真所谓扶持纲常,砥砺名节,羽翼王化者是也。然且一人绘一图,一图序一事,一事附一赞,事核言直,理明辞约,真闺壶之箴鉴也。然虽不敢上拟仁孝之女诫,章圣之女训,藉令继是编而并传,亦庶乎继述之一事也。独惜传播未广,激劝有遗,愿出宫资命官,重梓颁布,中外永作法程。嗟嗟!予昔观《河南饥民图》则捐金赈济,今观《闺范图》则用广教言,无非欲民不失其教与养耳!斯世斯民有能观感兴起,毅然以往哲自励,则是图之刻不为徒矣。因叙厥指以冠篇端。
  28. ^ 《先拨志始》:郑贵妃身负盛宠,福王生,即乞怜神庙,欲立为太子。北上西门之西,有大高元殿,供有真武香火,颇著灵异,神庙偕贵妃特诣殿行香,要设密誓,因御书一纸,封缄玉盒中,贮贵妃处为信。后廷臣敦请建储,慈圣又坚持立长,神庙始割爱定立光庙。既立,遣使往贵妃处取玉盒来,封识宛然,启盒而所书已蚀尽,止存四腔素纸而已。神庙悚然怀负誓之歉,从此二十年中不复诣大高元殿。
  29. ^ 《明史福恭王传》:福恭王常洵,神宗第三子。初,王皇后無子,王妃生長子,是為光宗。常洵次之,母鄭貴妃最幸。帝久不立太子,中外疑貴妃謀立己子,交章言其事,竄謫相踵,而言者不止。帝深厭苦之。二十九年始立光宗為太子,而封常洵福王,婚費至三十萬,營洛陽邸第至二十八萬,十倍常制。廷臣請王之藩者數十百奏。不報。至四十二年,始令就藩。
  30. ^ 《明史申时行传》:十四年正月,光宗年五歲,而鄭貴妃有寵,生皇三子常洵,頗萌奪嫡意。時行率同列再請建儲,不聽。廷臣以貴妃故,多指斥宮闈,觸帝怒,被嚴譴。帝嘗詔求直言。郎官劉復初、李懋檜等顯侵貴妃。時行請帝下詔,令諸曹建言止及所司職掌,聽其長擇而獻之,不得專達。帝甚悅,眾多咎時行者。時行連請建儲。
  31. ^ 《先拨志始》:神庙始专宠郑贵妃而疏孝端。辛丑年,圣躬抱病甚笃,瞑眩逾时而醒,则所枕者,孝端手肱也,且面有戚容,泪痕犹湿。及侦郑贵妃,则窃密有所指挥。然宫中事秘,外廷勿详也。神庙由此蕴怒贵妃。
  32. ^ 《先拨志始》:郑贵妃方盛宠,神庙意颇难之,因托言欲候中宫生子以为太子。外廷不察,建储之疏朝夕继续,而上圣怒所由起也。大理评事雒于仁进《四箴疏》,神庙大怒,特御平台召辅臣面谕,欲加重处。
  33. ^ 《先拨志始》:时郑贵妃有宠,每与神庙戏,辄呼为老妈妈,暗行讥刺,圣衷默然,不自得也。
  34. ^ 《万历野获编》:万氏以成化二年丙戌封贵妃,生皇长子将百日而薨,未及命名。至妃之薨,则二十三年丁未,想其年必非少艾矣,而恩宠不衰。亦犹今上之专眷郑贵妃,岁三十年也。然万氏戚里之封,仅得锦衣秩,虽渐进不离本卫。今郑氏亦然,并不敢援永乐之例,以请文职。
  35. ^ 《明神宗实录》卷一百七十二 万历十四年三月二日: 皇贵妃册文曰朕惟化理之基恒资乎贤淑,褒嘉之典必视其劳勤。位以德迁,制缘义起。咨尔贵妃郑氏,妙膺嫔选,婉娩有仪。洊受妃封,恪共尤著。朕孳孳图治,每未明而求衣;尔肃肃在公,辄宣劳于视夜。厥有“鸡鸣”之助,匪徒“鱼贯”之克。矧梦既应于熊祥,而庆克昌乎“麟趾”。益徽令德,宜荷渥恩。兹特以金册金宝谴使持节,进封尔为皇贵妃。於戏!秩超九御,载增褕翟之光;品冠六仪 蹇式轩龙之贵。尔其居宠惟畏,弗懈益虔。茂明图史之规,式赞宫闺之化。副兹异数,光我训词,钦哉!
  36. ^ 《明史后妃传》:赞曰:高皇后从太祖备历艰难,赞成大业,母仪天下,慈德昭彰。继以文皇后仁孝宽和,化行宫壼,后世承其遗范,内治肃雍。论者称有明家法,远过汉、唐,信不诬矣。万、郑两贵妃,亦非有阴鸷之谋、干政夺嫡之事,徒以恃宠溺爱,遂滋谤讪。 《易》曰:「閒有家,悔亡。」苟越其閒,悔将无及。圣人之垂戒远矣哉。
  37. ^ 《万历起居注》:即如皇贵妃身处深宫,履兹宠盛,饥寒不切于身,恫瘝不经于目,而亦慨然脱簪遗珥以为救荒之助,则皇仁之所感动可知。其自皇贵妃而上,两宫圣母、皇上中宫任天下国家之重者,必有非常施舍,以救垂绝之民命 ...... 以祝皇上圣母万岁,皇贵妃千岁,... 至于差去解官,既领有皇贵妃已发之银,则亦当使少候御前续发之银,一并领解,以免另差一官...
  38. ^ 中宫孝端王娘娘,其管家婆老宫人及小宫人多罹捶楚,死者不下百馀人,其近侍内官亦多墩锁降谪。惟皇贵妃郑娘娘近侍各于善衙门带俸,其宫人有所谓靳大者,失其名,庞保曾答应也。曰:吾赞女者,初宋保答应而后用张朝进答应。
  39. ^ 《明十三陵的陪葬墓-兼论东西二井陪葬墓的墓主人》王岩、王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