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孟昶(4世纪?-410年6月22日),彥遠平昌安丘人。東晉末年人物。曾與劉裕一同起兵討伐桓玄,後在東晉官至尚書左僕射盧循之亂時因奉帝北渡長江的建議不被劉裕採納而自殺。

孟昶
出生 不詳
不詳
逝世 410年6月22日
東晉建康
职业 晉朝尚書左僕射、吏部尚書

生平编辑

孟昶在桓楚時期是青州刺史桓弘主簿,與桓弘同駐廣陵(今江苏省揚州市)。元興三年(404年)孟昶入建康(今江苏省南京市)朝見桓玄,桓玄見到孟昶甚為高興,打算以孟昶為尚書郎,就問昔日與孟昶皆僑居京口(今江苏省镇江市)的劉邁二人是否相識,有何意見。因劉邁向來與孟昶不睦,於是故意說:「臣在京口時,沒聽過孟昶有甚麼特別才能,只知他們父子常互相贈詩吹捧。」桓玄就只有笑,亦沒任用孟昶。孟昶知道後十分怨恨劉邁,自感再沒法得桓玄信任,被劉邁毀了前途,回到京口後知建威將軍劉裕正圖謀起兵推翻桓楚,復辟晉室,於是決意參加。孟昶就負責與劉毅劉道規於廣陵起兵,殺死桓弘並佔據城池。

在約定的二月丙辰日(3月25日)前,孟昶就誘勸桓弘於那一天出獵,並得其答允。當日尚未天亮就已開城門讓獵人出城,而孟昶就與劉毅及劉道規率數十壯士直入桓弘府第,殺死了尚在吃粥的桓弘,並收其兵眾南移京口,會合於當地起兵的劉裕。在京口,眾人推舉劉裕為盟主,總督徐州事,孟昶則任劉裕長史,鎮守京口。劉裕及後西伐建康,桓玄兵敗出逃,劉裕於是收復建康,立留臺百官,孟昶就獲授建武將軍、丹楊尹。後轉吏部尚書義熙四年(408年)加尚書左僕射[1]

義熙五年(409年),劉裕上奏北伐南燕,朝臣都反對,而孟昶與劉裕司馬謝裕等人卻認為必能取勝,勸劉裕進行北伐,劉裕於是留孟昶監中軍留府事,自己親自領兵北伐南燕,並於次年(410年)成功滅燕。

在滅燕的同年,盧循及徐道覆率軍大敗豫州刺史劉毅,逼近建康,聲勢強盛。當時劉裕才從南燕故土南歸不久,孟昶與諸葛長民因而建議奉晉安帝北渡長江避難,當時朝中很多人亦同意二人的建議,而劉裕與虞丘進王仲德卻反對,堅持要與盧循決戰[2][3]。雙方各持己見之下,孟昶憤恨其建議不被採納,亦認定此戰必敗,於是請賜死。劉裕知後大怒:「卿不妨再作一戰,那時才死也不遲!」孟昶自知劉裕必定不肯接受其建議,於是上書自述:「劉裕計劃北伐時,其他人都不同意,只有臣贊同劉裕的計劃,令到強盛的逆賊把握到機會,令國家陷入危險之中,這是臣的罪過呀。現在我就引咎向天下謝罪。」及後就於五月丙辰日(6月22日)[4]服藥自殺。

性格特徵编辑

  • 孟昶與弟孟顗皆俊美,當時的人叫他們做「雙珠」。

評論编辑

  • 裴子野:「夫左道佐民,幻俠誷誕,足以動眾,不足以濟功,何哉?國之將亡,必隆妖孽,不有悖主,則有亂臣。若天欲蕩震斯疾,使之不殄,然後王者興焉。故其始也,若夜火之集飛蟲,雖死不悔;及其末也,始朝陽之照積雪,一旦消除。故有強若盧循,猛如徐道覆,基於邪蠱,何以從彥遠之議遷都,為不知矣!從之以死,婦人哉。昔有懼溺而自沈,昶之徒也。」
  • 呂思勉:「夫昶豈草間求活之人?北遷之議,王仲德、虞丘進並以為不可,豈昶之智而出其下?其欲出此,蓋非以避盧循,而實以圖裕也。昶之所以死可知矣。此為裕誅戮功臣之始。」[5]

家庭编辑

编辑

  • 周氏,家境富裕,劉裕起兵時周氏曾經提供資助。

编辑

  • 孟顗,孟昶在世時並不受職,至孟昶死後才出仕,在南朝宋官至左光祿大夫。

注释编辑

  1. ^ 《晉書·安帝紀》:「(義熙四年)夏四月,散騎常侍、尚書左僕射孔安國卒。甲午,加吏部尚書孟昶尚書左僕射。」
  2. ^ 《宋書·王懿傳》:「及盧循寇逼,則劉毅於桑落,帝(劉裕)北伐始還,士卒創痍,堪戰者可數千人。賊眾十萬,舳艦百里,奔敗而歸咸稱其雄。眾議並欲都,仲德正色曰:『今天子當陽而治,明公命世作輔,新建大,功威震六合。妖賊豖突,乘我遠征,既聞凱入,將自奔散。今自投草間,則同之匹夫,匹夫號令,何以威物?義土英豪,當自求其主爾。此謀若行,請自辭矣。』
  3. ^ 《宋書·虞丘進傳》:「盧循逼京邑,孟昶、諸葛長民等建議奉天子過江,進廷議不可,面折昶等,高祖甚嘉之。」
  4. ^ 《宋書·武帝紀上》及《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五》皆寫孟昶死於五月,《南史·宋本紀上》則寫孟昶死於丙辰日。
  5. ^ 呂思勉《兩晉南北朝史》第七章第六節

參考資料编辑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三》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五》
  • 建康實錄·卷第十》
  • 《建康實錄·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