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孟珙(1195年-1246年),字璞玉随州棗陽(今湖北枣阳)人,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南宋杰出的军事家,民族英雄,抗金、抗蒙名将。四世祖孟安岳飛部将,祖父孟林也是岳家軍一員,父孟宗政,子孟之经

目录

生平编辑

北宋被金灭后,孟家祖上从山西绛州投奔岳飞的“岳家军”,此后便随军定居在随州、枣阳一带。孟珙便生于将门世家,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曾立过军功。祖父孟林也是岳飞部属。其父孟宗政在开禧二年(1206年)的宋金战事中崭露头角,授京西兵马钤辖,镇守襄阳。孟珙是孟宗政的第四个儿子,由冀国夫人马氏所生。从少年起,孟珙和孟璟、孟璋、孟瑛兄弟四人就被孟宗政带在军中。军旅生涯的锻炼,使他不仅练就了良好的武艺,而且培养出了对战场形势的敏锐观察力。

擊敗武仙编辑

紹定五年,金军主力被蒙古军击溃,金国恒山公武仙窜逃到南阳收拢溃兵,数月之间聚众数十万人,声势大振。此時金国朝廷因为蒙古大军的不断追击,势力日衰,已迁都到蔡州(今河南汝南)。武仙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战略设想,计划夺取南宋的四川作为落脚之地,从襄阳打开入蜀通道。对此,孟珙早有防备。

紹定六年(1233年)六月,孟珙大败武仙手下割據一方擁有鄧州一帶20萬人馬的武天锡,斬首5000级,俘虜400余将士,戶口12万余。孟珙又攻破金國吕堰(在今襄阳东北古驿镇),斩首3000级,俘虜52兵士,戶口3.2万余。金國鄧州主管移剌瑗舉州投降,南宋盡得鄧州五县二十馀镇、马军1500、步军14000、户35300、口125553。金國顺阳令李英、申州安抚张林、漢兒将领刘仪一部也紛紛投降。孟珙于岵山之战擊敗并殺死金将兀沙惹,俘虜七百多人。七月,孟珙攻破马镫山石穴九砦,敗金國恒山公武仙于银胡芦山,武仙本人「易服而遁」,孟珙「降其众七万人,获甲兵无算。」[1]

联蒙灭金编辑

八月,孟珙圍唐州金哀宗命权参政乌林答胡土忠孝军百人、并詔西山招抚乌古论换住等援軍2万骑救唐州守将乌古论黑汉。孟珙乘金國援军一半入城將入未入时,伏兵四起夹攻,斩首1200级,乌古论换住战死,乌林答胡土帶著三十骑逃走。乌古论黑汉在唐州城內糧尽,杀妻子兒女作军粮,有漢兒部下开西门投降,唐州被攻克。此时,蒙古要求联宋灭金。

端平元年(1234年)正月,率宋軍支援蒙古軍在蔡州攻滅金國,當時蒙古军攻城北,孟珙所部宋军攻城南,先于蒙軍入城。「至金字楼,列云梯,令诸军闻鼓则进,马义先登,赵荣继之,万众竞登。」[1]金哀宗剛传位给金末帝完颜承麟,典礼刚完,「而南面已立宋帜,俄顷,四面呼声震天地,南面守者弃门。」[2] 進城的宋军打开西门放下吊桥,蒙古军方得入城。金哀宗自縊,金末帝为乱军所杀,金國滅亡。孟珙將金哀宗遺骸帶回臨安府供于南宋太廟,以功升任建康府诸军都统制,又兼权侍卫马军行司职事。

抗击蒙古编辑

宋蒙战争爆发后,孟珙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可谓南宋擎天之柱,他建立起一体化的防御体系,确保南宋挺过了宋蒙战争的前十余年(第一次宋蒙战争窝阔台南征,1235年〜1241年),使得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停滞在江淮一线。

南宋端平元年(1234年)六月,南宋不顾盟约,进军中原,最后“端平入洛”失败。南宋与蒙古战事从此开始。孟珙被京湖制置使史嵩之留任屯驻襄阳兼镇北军(后改御前忠卫军)都统制。次年,孟珙移驻黄州(今属湖北),又历兼任光州(今属河南)知州、黄州知州。端平三年,蒙古军攻宋,襄阳府、随州(今属湖北)等地相继失守,江陵危急,孟珙奉诏救援。蒙古军在枝江(今枝江南)、监利(今属湖北)一带编造木筏,准备渡江南进。孟珙“变易旌旗服色,循环往来,夜则列炬照江,数十里相接”,连破蒙古军二十四寨,火烧船、筏二千余,蒙古军被迫退走。

嘉熙元年(1237年)三月,孟珙升任京西·湖北安抚副使、江陵知府。秋,改任鄂州诸军都统制。蒙古军攻至汉阳境内,孟珙进至汉阳西南的沌口反击。蒙古军转攻黄州,并准备渡江,孟珙又率部进驻黄州城中,百计抗击。月余,蒙古军攻城不下,渡江无望,终于退兵。

嘉熙二年(1238年)初,孟珙升任鄂州·荆江府诸军都统制,又升枢密副都承旨、京西·湖北路安抚制置副使,置司松滋县(今松滋西北);又兼任岳州(今湖南岳阳)知州,出兵收复郢州(湖北荆门东北)、荆门(今属湖北)。

嘉熙三年(1239年)春,又出兵收复信阳(今属河南)、襄阳、樊城,孟珙以功升兼枢密都承旨、鄂州知州。十二月,收复夔州(今重庆奉节)。

嘉熙四年(1240年)二月,升领宁武军节度使,改任四川宣抚使兼夔州知州;不久,又兼京湖安抚制置使,全面承担长江中上游防务。

淳祐元年(1241年)春,孟珙改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兼夔州路制置大使,后进封汉东郡开国公。淳祐四年(1244年)春,又兼江陵知府,兴置屯田以供军需。

淳祐六年(1246年),因病五次申请致仕退休,但宋廷均未批准。此時蒙古河南行省范用吉(本名孛術魯久住)愿向孟珙投降,孟珙向宋廷報告准备受降,宋廷又未批准。孟珙感嘆:「三十年收拾中原人心,今志不克伸矣」[來源請求],于是病重。九月初以节度使致仕,随即病死。死后特赠太师、封吉国公、谥忠襄。

軼事编辑

關于孟珙滅金一事,後人有詩曰:

太廟埋魂骨已枯
復仇九廟獻軍俘
拼香棄雪清風鎮
誰寫將軍嘗后圖

佚名作家在《樵書》(此书成书年代、作者姓名不详,可疑处很大)中曾提到这幅南宋末年的《[[嘗后圖]]》说是孟珙幹的好事。而据《金史·列传第二·后妃下》记载徒单皇后:汴京被破,金哀宗北迁,徒单氏“不知所终”。

南北驚風,汴城吹動。
吹作宮花鮮董董,潑蝶狂蜂不珍重。
棄雪拚香,無處著這面孔。
一綜兒是清風鎮的様子,這將軍是報粘罕的孟珙。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王國維的《錄曲餘談》中說:「孟珙克蔡時,哀宗后妃均尚在汴,汴為元師所克,無與珙事。此圖此曲,必亡宋遺民所為,可謂怒于室而作色于市者矣。」

注釋编辑

  1. ^ 1.0 1.1 宋史·孟珙傳》。
  2. ^ 金史·哀宗本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