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季孫纥姬姓季孙氏,名,是季武子的庶子,公鉏的弟弟。東周春秋時期魯國季孙氏的繼承人。卒諡,所以又稱為季悼子

季孫紇
季孙
别名 季悼子
谥号
时代 春秋时期
国家 鲁国
季武子季孫宿
子女 季平子季孫意如公之公父穆伯

生平编辑

父親立儲問題编辑

由於父親季武子没有嫡子,但他喜欢季孫纥,打算立季孫纥为继承人,而不是立他的庶長子公鉏

季武子便对家臣申丰说自己对公鉏季孫纥這兩個都很喜歡,想要选择有才能的立为继承人。申丰快步走出回到家里,打算全家出走。过了几天,季武子又问申丰,申丰对他说如果这样,自己就要套上车走了,季武子便不说了。

季武子又去問臧武仲,臧武仲告诉他只要招待自己喝酒,就幫他把季孫纥立為繼承人。於是,季武子便招待魯國的大夫们喝酒,臧武仲是座上賓。在向宾客献酒完毕后,臧武仲命令朝北铺上两层席子,换上洗净的酒杯,召见季孫纥,臧武仲直接走下台阶迎接他。所有的大夫们都站起来,等到宾主互相敬酒酬答後,才召见公鉏,让他和别人按年龄大小排列座位。季武子感到突然,脸上都变了颜色。[1]

先於父親離世编辑

季孫纥死于季武子之前[2],由季孫纥之子季孙意如继立为季孙氏宗主。

家族编辑

  • 父,季武子
  • 庶兄,公鉏
  • 庶弟,季公鸟
  • 庶妹,小邾君夫人,季公若的姐姐(即宋元公夫人的母亲)。
  • 庶弟,季公若,季公鸟之弟。

子女


参考资料编辑

  1. ^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季武子无適子,公弥长,而爱悼子,欲立之。访于申丰,曰:“弥与纥,吾皆爱之,欲择才焉而立之。”申丰趋退,归,尽室将行。他日,又访焉,对曰:“其然,将具敝车而行。”乃止。访于臧纥,臧纥曰:“饮我酒,吾为子立之。”季氏饮大夫酒,臧纥为客。既献,臧孙命北面重席,新尊絜之。召悼子,降,逆之。大夫皆起。及旅,而召公鉏,使与之齿,季孙失色。
  2. ^ 《春秋左传正义·昭公十二年》:正义曰:悼子之卒不书于经,则是未为卿也。其卒当在武子之前。平子以孙继祖,武子卒后,即平子立也。传言悼子卒者,欲见昭子为卿,远在平子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