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孫祿堂

(重定向自孫福全
孫祿堂

孫祿堂(1860年-1933年),名福全,字祿堂以字行,晚年庵號涵齋河北省完縣東任家疃村(今屬望都縣)人。孫祿堂是形意拳八卦掌太極拳名家,孫氏太極拳的創始人,以武技聞名,有虎頭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稱號。[1][2]

生平编辑

1861年12月22日(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子時)生於直隸省保定府完縣東任家瞳村。 1867年,父親逝世,為避免遭受欺侮,開始練習武術。 十二歲時,於鄰村李各莊村,拜李姓拳師習花拳,兼做零工,維持生活,三年藝成。

十八歲,徒步去保定,於之姑夫經營毛筆作坊,習製筆技術,收入漸裕,結友拜師,習查拳、螳螂、少林各門武藝,尤其於輕功上狠下功夫,並精習點穴之術。 孫公婚後第三年,光緒十七年(1891年)辛卯,31歲時於保定,始拜李公殿英(魁元)為師,習形意拳。時時求教乃師,文武兼學,相得益彰。未幾,魁元專業書記,不再授拳。魁元之師郭公雲深為形意拳門大宗師李公老農高足弟子,見祿堂於形意拳深下功夫,聰明好學,技已初成,甚愛之。遂令改從師爺郭公雲深精修形意。

三十四歲,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至北京,聞程公廷華之名,精擅八卦拳,為八 門大宗師董海川之傳承高足。乃請人薦介,於是又拜程公習八卦拳。

民國乙卯,五十五歲,居於北京時,遇郝公為真宗師。郝氏為武氏太極拳大宗師李公亦畬入室弟子。經友人介紹而相識。孫公見郝公身材魁梧,容貌溫和,言皆中理,動作和順自然,甚慕之,遂相投契。未幾,郝公痢疾甚劇,孫公為其延醫診治,朝夕服侍,月餘而愈。郝公曰:「我實心感,欲將平生所學之太極拳傳與你,願學否?」孫公曰:「唯恐求之不得,何不願意!'隨即請至家中,朝夕受教數月,盡得其藝。」  

後又往山西太谷,拜謁形意拳大宗師宋公世榮,復得宋公指導。一身集形意、八卦、太極三派武藝,研練數十年,均得其精微巧妙,复融會貫通,化合為一家,故武藝甚為高強,名聞南北。

1885年,南下十一省,在蜀中與高僧學習易理峨嵋氣功,在武當研究道學、練道家丹功,以及其他諸多境遇。

1888年,於保定茶館遭受伏擊,與二十多人戰鬥,得勝[來源請求]。同年,在故鄉蒲陽河畔創辦蒲陽拳社。

1898年,郭雲深在去世前,把一生習武心得寫成的《解說形意拳經》一書交與孫祿堂。

1899年,在定興收孫振川孫振岱為徒。

1900年,庚子之亂,入京城探望程廷華,程廷華已犧牲。

1907年,與師弟李文彪北上奉天(今之沈陽),戰勝地痞「蓋三省」揚名東北。[來源請求]1908年,與俄國人彼得洛夫(歐洲格鬥冠軍)公開比武獲勝。[來源請求]

1909年,霍元甲南下上海挑戰英國拳家奧皮音,孫祿堂同往。霍元甲獲勝。(孙并未同往,仅预言奥必不敢应战,事果如此,霍深感孙之料事如神)[來源請求]

1910年,在北京東城干面胡同、宣武門內和天津各設三家武館,傳授武術。其間陳可法靳雲亭等帶藝拜於門下。

1912年,前往青島,收劍術家潘贊化於門下。參加「世界大力士格鬥大賽」,以全勝戰績榮獲總冠軍[來源請求],震動世界。同年於北京法政學校教授武術,與京津名家共議形意、八卦、太極、通臂四門合一。

1914年,結識武氏太極拳傳人郝為真日语郝為真先生,學習太極拳

1915年,著述《形意拳學》出版發行。這是中國武術史上第一部理論系統、論述詳盡、留影存形的武學著作。

1916年,會同楊少侯楊澄甫紀子修劉恩綬劉彩臣張忠元佟瑞浦吳鑒泉姜登撰興石如許禹生等開辦北京體育講習所。孫祿堂於教學時將易理、儒釋道三家之學與武術理論結合,深受師生歡迎。孫祿堂著《八卦拳學》出版。

1918年,融合形意、八卦、太極三門拳術系統,創立孫氏太極拳。名士劉春霖陳寶泉徐树錚等投拜門下。

1919年,出任總統府承宣官兼武術教官。孫祿堂著《太極拳學》出版。

1920年,有人称日本大正天皇欽命大武士、全日本柔術冠軍板垣一雄前來中國向孫祿堂挑戰,孫祿堂獲勝。但日本从未有所谓天皇欽命大武士一称,同样也未有全国级别的柔术比赛。[來源請求]

1923年,孫祿堂著《拳意述真》出版。北京名拳家「神鷂子」陳魁、「京西劉」劉正邦等投拜門下。

1924年,辭去官職,往山西指導國術。北京之高道天海桂園李敦素朱國楨龔劍堂楊世垣等投拜門下。

1925年,孫祿堂著《八卦劍學》出版。

1928年,江蘇省立國術館在鎮江成立。館長鈕永鑑聘請孫祿堂,擔任副館長兼教務長。自此孫祿堂往來於南京、上海、蘇州、杭州等地傳授武術。1930年,江浙水患,上海各界發起募捐,孫祿堂帶弟子與學生到上海參加義演。孫祿堂以七十歲高齡親自登場表演形意雜式錘,成為義演中最感人的節目。舉辦單位授予金獎杯「龍馬精神」一尊、八棱金表一枚。1931年,摒棄舊俗在鎮江武館開設了女子武術班招生六十人。另登報招收弟子,報名者多達三百餘人,孫祿堂從中擇出三人。同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國難當頭,因此中斷教學,辭去國術館職務,返回北京。

1932年,發表《詳論形意八卦太極之原理》一文。

逝世编辑

1933年,返回家鄉成立了蒲陽國術研究社,收閉門弟子十八人,後被譽為完縣十八俠。

預言自己逝世之日,不食者兩旬(應類似修道人之靜坐閉關之禁食)[來源請求],每日練拳書字無間,臨終時,面朝東南背靠西北,端坐椅上,囑家人勿哀哭並曰:「吾視死生如遊戲耳。」[來源請求]於1933年12月16日清晨6時5分(農曆十月廿九日卯時)含笑而逝,享年73歲。

纪念与评价编辑

《申報》《民國日報》《大公報》《益世報》《世界日報》等重要報刊均作報導並給孫之一生高度評價;南京、上海、杭州、北平、天津各武術團體紛紛舉行公祭追悼。

孫錄堂雖名滿天下,一生淡泊,不阿權貴,遇同道罔不謙遜,如無所能者;一生好扶危濟災,救鄉民於水火;如1919年,完縣一帶大旱,孫傾其家資散錢於鄉農,不取本息;而他周濟武林同道之事更不勝枚舉,時人評論:「忠肝義膽,非常人可比。」

轶事编辑

1929年,陳微明同時邀請孫祿堂、楊少侯楊澄甫三人同聚,欲討教太極推手之妙,楊少侯論以推手時推斷莫分,觸之即放;楊澄甫則論太極之勁似棉裹鐵,其要並非四肢的一緊一鬆,而是在腰,並與陳搭手演示;楊少侯見孫祿堂不講話,開玩笑說:「孫兄是否怕我等得其真訣?」孫祿堂笑應:「哪有真訣?只聽先達常說若得內勁之妙,可感而遂通,至此則無訣竅而言。」言罷,三人依次搭手相試,楊少侯、楊澄甫皆來不及應,被孫祿堂震得飄然而出[來源請求],落地仍有旋轉之勢,楊少侯、楊澄甫、陳微明當場皆深服,楊澄甫更稱道,孫祿堂之內勁非棉裡裹鐵而是棉裡裹電![來源請求]

传承编辑

孙禄堂先生传次子孙存周、女孙剑云

孙存周先生传子孙宝亨、女孙叔容孙婉容

孙宝亨先生传子孙愚、孙恝、女孙怡。

参考资料编辑

參考书目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