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平事件是1946年7月26日,河北省香河县安平镇发生的中共冀东八路军与驻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交火事件,双方各有伤亡。

目录

背景编辑

1945年10月25日上午,美军一部伙同国军一部,乘美军汽车,闯入山海关共军阵地。被击毙美军1名,击伤2名,俘虏4名。12月4日,驻秦皇岛美军炮击解放区村镇。

1946年7月13日,驻秦皇岛留守营美国海军第7舰队第1分队黑尔登等7名士兵,携自动步枪6支,分乘2辆汽车,侵入西河南村(今属抚宁县)夺占窖藏冰块,向制止的村民开枪射击。八路军冀东军区第16军分区部队闻讯后,立即赶赴现场,解除7名美军的武装,并将其扣留,此即“西河南事件”。

1946年7月14日,驻秦皇岛美军以寻找“失踪”的7名士兵为由,派出150人海军陆战队在4架飞机配合下,攻入留守营东南解放区15公里。1946年7月15日,又有50名美军乘两艘汽艇在昌黎县赤洋口附近海岸登陆,尔后在飞机掩护下,攻入昌黎县城东南解放区15公里。此为“昌黎事件”。

1946年7月24日,军事调处执行部特别小组到昌黎县赤崖村与冀东军区第16军分区谈判。美方被迫认错并道歉,军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后,第16军分区将扣留的7名美军士兵释放。

事件经过编辑

共方观点编辑

1946年7月29日,八路军冀东军区司令员詹才芳、副司令员毕占云、政委李楚离等联名《关于美顽进攻我五三团致中央军委并转执行部电》:[1]

七月廿九日十二时半,由天津出来之顽美各七十余,乘汽车到我安平镇一带扫荡抢粮,当即发觉我通州大队,该敌以猛烈火力向我射击,并将该大队驻地侵占,后又向我七支队五连驻地攻击。我伤七亡一,当即自卫,对该顽美军以严重杀伤,美伤十亡廿九,顽伤六亡四,缴自动步枪二,汽车二,美小型电台一,打坏汽车六。对峙至下午四时,天津又来汽车十辆,步兵三百余,飞机四,炮三助战,我即撤出安平。在战斗中才发觉有美军。

同日,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萧克和副司令员程世才电文:

七月廿九日中午,香河县西南之安平镇地区有我驻大小沙河之通州大队突受由天津方面用十七辆军用车开来之美军约六十余名攻击,同时有政府军八十余人参加作战。首先向我通州大队以猛烈火力进攻该大队阵地,占领后继续向我五十三团第五连驻地攻击。激战至午后四时许,美军三百余人,携炮三门,乘军车十三辆,配合飞机四架,由天津方向前来增援。我为避免事态扩大,主动撤出战斗。此次战斗结果双方均有伤亡,美军死伤二十名,顽军死伤十余。

1946年9月9日,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在北平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中方委员叶剑英发表了《关于安平事件调查结果的声明》,军调部第二十五特别小组中共代表黄逸峰公布了《军调部第二十五特别小组中共代表关于安平事件的调查报告书》。声明和报告书说:“安平是解放区的一部分,向来为中共军队所控制。7月29日11时许,我地方部队三个游动哨在安平车站票房处,发现一支由天津方面向安平镇开来的武装车队,车上没有任何旗帜标志。我方哨兵一再摇手命其停车,不料,车上士兵突然开火,我方一名哨兵当场牺牲。双方部队交火后,该武装车队的官兵纷纷下车,摆开阵势,向安平镇进攻。我通县大队一个排及五十三团一个排共58人,看到国民党军队又来进攻,乃仓促起而抵抗。缴获一辆美国吉普车,一台美式报话机。当发现一具美军军官尸体时,才知道有美军参加。为了顾全大局,我方驻军指挥员即下令退出战斗,我方伤亡达18人之多。”美、蒋军队并不以我军的忍让为满足,继续调兵遣将,国民党从通县调来两批约300人,美方由天津增援400余人,战斗持续到下午4时,我方被迫退出安平,国民党军队和美国军队占领了该镇。最后叶剑英强调指出,安平的不幸事件,并非美蒋方面所捏造的所谓中共“预谋”的伏击,而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冀东若干地区,不断配合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区进攻导致的必然结果。针对此种情况,中共方向美方提出四点要求:1.美军应向我正式道歉,并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2.立即把安平镇交还我方;3.驻华美军全部撤出中国;4.美国政府必须停止向国民党政府和军队提供援助,以维持中美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

发生冲突地点在日军投降后为冀东八路军控制。1946年5月26日一度被香河保安队进占,6月3日即被冀东八路军第十四军分区部队收复,并有部队及地方政权人员驻扎。安平的平津公路上共方设有检查站。[2]8月1日,中央电令冀东军区务必立即进驻与美军冲突地点,以利调查取证和向美、顽抗议与交涉。[3]

冀东八路军第十四军分区司令员曾雍雅、副司令员王智涛,当事人为冀东第14军分区第五十三团参谋长彭光、该团五连连长李庆春、通县大队回民连连长马子聪率领二排(排长王振东)、香河县三区区长何泽然等。战斗经过为7月29日武装车队先向驻军通县大队开枪,县大队以为是国军又来进攻,遂自卫还击。及至反冲锋缴获吉普车,才发现有美军参战,指挥员立即下令吹号撤退,在撤退中受对方猛烈火力攻击,中共方伤亡达18人之多。下午四时左右,由通县方向开来20多辆卡车载国军两批,由天津方向开来20多辆卡车载美军400余人,4架飞机临空扫射轰炸,向安平进攻。当晚,美军、国军占领安平。[4][5][6]

1945年11月由冀东第14分区的“通(县)三(河)香(河)支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11旅第53团。1946年8月该团调回第14军分区。1947年7月编入冀东独9旅。1947年8月改称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第27师第80团。1948年11月改编为第46军第138师第413团。

美方观点编辑

7月29日十二时十五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司令官骆基(Lodge)中将驻天津)第11团在平津公路近安平镇大小沙河村河西务北之田野,与中共部队发生冲突。《美方代表向三委员之工作经过报告》(原件无日期,判断应在8月7日以后至11日之间),《关于安平事件一般备忘录》,影印件,第47—48页。当事美军的陆战队第11团第一营营长贝尔查中校贝尔查(Chales·Bell)中校;还有军调部美方代表团供给部的傅瑞慈(Freese)少校及宪兵丢克(I·M·Duke)、考奈尔(Connell)中尉、威斯特(West)中士、参谋肯尼迪(Kennedy)中尉。

车队组成,共计24辆汽车:

  • 前卫:吉普车两辆(装备.50口径机关枪一挺、无线电一部)、卡车两辆。
  • 陆战队考文(Douglas·A·Cowin)中尉指挥的巡逻队乘坐的吉普车、卡车两辆,配有勃朗宁轻机枪两支和多支M-1型步枪及手枪。
  • 陆战队弗兰克军士长指挥的巡逻队乘坐六辆两吨半卡车,配有轻机枪一挺、迫击炮一门。卡车内装食物及军用品,均由美海军陆战队士兵驾驶
  • 被护送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物资的中国海关的七辆运输卡车及中国押运人员。以及军调部美方人员乘坐或驾驶的三辆汽车。战斗发生后由肯尼迪(Kennedy)中尉指挥参战。
  • 后卫:吉普车两辆(装备机关枪一挺和60mm迫击炮一门、无线电一部)、卡车两辆。

袭击者火力较弱,无迫击炮,美军大部死伤均系战斗对方突然攻击开始时所掷之手榴弹所炸死或炸伤,全部过程中仅有二人为步枪所伤。[7]

美方调查报告称:“共产党军队伏击美国海军陆战队护送的军调部汽车大队和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物资,结果死海军陆战队死一官长、二士兵,四士兵重伤、八士兵轻伤。另有军官士兵各一人因受袭击汽车失事而受伤,当时并无国民政府军队在场或卷入此事件。”[8]

国民政府观点编辑

安平事件发生时,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闻讯后立饬通县马头镇驻军一营出动支援。

安平事件发生后,国军九十二军派出四个团开始攻打冀东军区八路军第十四军分区司令部所在地香河县城。为此,国军代表拒绝军调第25小组前往正在作战中的香河县城听取中共冀东第十四军分区的报告,拒绝共方企图将香河战斗与安平事件混为一谈。[9]

北平行营派十一战区副参谋长高松元、冀东五区专员黄任材、县长班长儒等于8月2日晨开始在事发地点实地向附近驻军和当地乡民多方调查,结论为当地大小沙河6月2日前曾有国方香河镇警一中队驻扎,因调防至马头镇西南三华里之石槽驻防,该地未再驻有政府武力。共军第五三团李敏溪部于7月25日附近村落刚刚召集乡民举行过反美运动大会,27日至28日已发现有封锁交通的活动,29日上午七时许即在平津公路上用破牛车设置障碍,并派兵埋伏于公路两侧。美车队到达时,即发生枪战。[10]

8月2日,空军司令周至柔未经上峰授权,擅自指挥空军对延安机场进行轰炸。险些误炸在延安机场的军调部美军飞机。

事后调处编辑

1946年8月1日军事调处执行部国、共、美三委员郑介民叶剑英饶伯森英语Walter S. Robertson通过《给第二十五小组的指令》,“特命第二十五小组前往调查”安平事件“进攻之部队”和“发令及实施攻击应负责之指挥者及人员”。经过调查程序的各方纷争,执行小组调查工作从8月17日才正式开始。

8月23日下午,军调第二十五小组先遣联络分小组抵达香河县城,成员有

  • 美方的沙文(Chauvin)上校等五人
  • 国方吴能定中校、译员张义、联络官史子钧少校三人
  • 共方武可久上校、参谋金子谷少校和译员杨诚。

1946年9月中旬,马歇尔下令撤走驻秦皇岛和塘沽之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

文化影响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纪学、曾凡华:《蓝色三环》,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第402—403页。
  2. ^ 《詹毕关于安事事件情形致中央电》,1946年8月6日。
  3. ^ 《中共中央关于与美军冲突撤退地点应即进驻给詹李并电》,1946年8月1日。
  4. ^ 《曾雍雅将军在香河》,政协香河县委员会编:《香河文史资料集存》第2辑,第41页;
  5. ^ 成彩虹:《见证军事调处——记〈安平事件记录本〉》,《文物春秋》2000年第1期;
  6. ^ 刘晶芳:《安平事件的历史真相及评价》,《党史研究资料》2002年第3期。
  7. ^ 《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司令部关于安平事件之报告》,1946年8月;《IM丢克关于美海军陆战队护送队在平津公路上被袭之报告》,1946年8月2日;《肯尼迪中尉的报告》,1946年8月;《傅瑞慈少校的报告》,1946年8月,《关于安平事件一般备忘录》,影印件,第28—30、119—120、121—122页。
  8. ^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1辑,第275页注22甲。
  9. ^ 《军事调处执行部委员郑介民上蒋主席报告军调部决派小组赴安平调查美军被袭事件电》,1946年8月9日,《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第七编(三),第205—206页。
  10. ^ 《十一战区发表美军被袭经过》,《中央日报》,1946年8月4日,第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