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重荣(?-942年),小字鐵胡朔州(今山西朔州市)人。五代时后晋军事将领。

家世编辑

祖父安从义,官利州刺史。父安全,官至胜州刺史、振武蕃汉马步军都指挥使。

生平编辑

安重荣臂力过人,善骑射,后唐长兴年间,在父亲所属的振武军中任巡边指挥使。他通晓文吏事务,后因犯法被下狱治罪。当时高行周为帅,想杀了他,安重荣之母赶赴京城向族人枢密使安重诲求情,讨得后唐明宗的赦免诏书才被释放。后唐清泰二年(935年),身兼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三要职的石敬瑭晋阳举兵反叛,派人暗地招纳代北的安重荣。安重荣率领1000余名骑兵赶赴太原,投于石敬瑭麾下。次年石敬瑭在契丹的帮助下推翻后唐,称帝建立后晋,安重荣被授为成德军(治鎮州,今河北正定)节度使。

安重荣精明干练,处事决断,每遇诉讼案件,亲临大堂明辩曲直,依法裁决。至于百姓徭役、课税、仓库耗费等大事,他更是事必躬亲。因此手下诸司官员不敢贪赃枉法,胡作非为,镇州一带得以保境息民。曾经有一对夫妇控告他们的儿子不孝顺,安重荣当面诘问,并拔出剑交给那位父亲,让他自己杀掉儿子,那位父亲哭着说:“不忍心啊!”而母亲却在一旁大声叫骂,夺下他的剑追杀儿子。安重荣大惑不解,询问后才知道是继母,便呵斥他的继母出去,拿出弓箭,从后面一箭将她射死。听说此事的人无不大快人心。

安重荣出身于军伍,从小军官一跃而成为一个大镇节度使,他目睹后唐末帝李从珂、晋高祖石敬瑭靠兵变得践帝位的事实,也滋长了谋权篡位之心,曾对别人说:“天子,兵强马壮者当为之,宁有种耶!”他向朝廷奏请的要求超过底线,被权臣否决,内心愤愤不平,于是聚集亡命之徒,收集购买战马,企图叛乱。

安重荣一次因暴怒杀死部校贾章,宣称贾章阴谋叛乱,贾章有一个女儿,安重荣想放了她,贾氏女却说:“我一家三十口,在兵乱中死了二十八口,只剩我父女二人,今日我父亲死了,我保存性命有什么用!”再三请死,最后被杀。镇州人听闻后,感叹贾氏女的贞烈,厌恶安重荣的残酷。

安重荣对契丹人深恶痛绝,每次见到契丹使者,必定大骂不已。而晋高祖石敬瑭和契丹约定为父子,安重荣对石敬瑭的卑躬屈膝严重不满,天福六年(941年),契丹使臣拽剌等数十骑路过镇州,安重荣威逼羞辱他,拽剌出言不逊,安重荣将其全部杀死,契丹主耶律德光知道后大怒,责令后晋严惩安重荣。安重荣于是秘密联合吐谷浑节度使白承福赫连公德、襄州安从进等人,并上表指责石敬瑭契丹称臣,自称儿皇帝,“詘中國以事外蕃”,並起兵聲討,當時镇州有旱蝗之灾,安重荣领军裹挟數萬飢民,向鄴都(今河北大名東北)進發。晋高祖派天平军节度使杜重威率军抵御。天福六年(941年)冬十二月十三日,兩軍在宗城(今河北威县东)破家堤相遇,安重榮列偃月陣,晉軍不能破。杜重威惧阵欲退,被指挥使王重胤劝止,王重胤說:“两兵方交,退者先败。”重胤以為偃月阵中军虽强,但两边太弱。杜重威先以左右队击其两翼,王重胤领兵击中军。安重荣部将赵彦之兵败投降,安重榮退至后方辎重营,阵列崩溃后,安军被杀和冻死者二万余人。重荣与十余骑向北逃回镇州,后被杜重威斬殺,时为天福七年(942年)正月初二。石敬瑭命漆其头颅,函送契丹。并改镇州为恒州,改成德军为顺国军,以杜重威为节度使。

安重荣的儿子安德裕还不到两岁,乳母抱着他逃跑被俘,军校秦习因与安重荣有旧而收养他为孙,后来恢复本姓。

清代史学家王夫之点评说:“事虽逆而名正者,安重荣也”。

安重荣德政碑编辑

2000年6月,河北正定(镇州)出土了一尊重约107吨的巨型青石赑屃碑座并18块大小不均的巨碑残块,这通巨碑,记载了碑主人“进检校太傅、进封武威郡开国侯”的封号。只是涉及到碑主人名字、官职处都被砸断,因此,目前已经找到残碑文字数百言,可没有一处碑主人的名字。这正说明砸毁该碑就是毁灭其主人业绩。好在碑文中还残留(成)“德军节度使安”和“军节度使、镇深等州观察处(置使)”的字样,中国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其新编《新出石刻唐代文学研究》中认为:“在正定出土的巨大残碑”,“据我考证,此碑应即《册府元龟》所载后晋天福二年太子宾客任赞撰文的《安重荣德政碑》[1][2]。几年后,安重荣谋反被杀,碑也遭砸碎”。

參考書目编辑

  1. ^ 《册府元龟》卷八二O第九七四七页记有:“晋安重荣为成德军节度使。天福二年,副使朱崇节奏镇州军府将吏、僧道、父老诣阙,请立重荣德政碑。高祖敕安重荣功宣缔构,寄重藩维,善布诏条,克除民瘼。遂致僚吏、僧道诣阙上章,求勒碑铭,以扬异政。既观勤政,宜示允愈。其碑文仍令太子宾客任赞撰进”。
  2. ^ 《全唐文》第一百十六卷,文中记有晋高祖《允成德军请立节度使安重荣德政碑敕》:“安重荣功宣缔构,寄重藩维,善布诏条,克除民瘼。遂致僚吏、僧道诣阙上章,求勒碑铭,以扬异政。既观勤政,宜示允愈。其碑文仍令太子宾客任赞撰进”。
  • 《舊五代史》卷九八〈安重榮傳〉
  • 《新五代史》卷五一〈安重榮傳〉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