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阳王

(重定向自安陽王

安陽王越南语An Dương Vương安陽王)本名蜀泮越南语Thục Phán蜀泮),原是古蜀的王子,乃為鱉靈的後裔。在秦國於西元前316年滅古蜀之後,輾轉到達現在越南北部,建立甌貉國,自稱為安陽王,建都於古螺,乃今河内近郊的東英縣

安陽王
An Dương Vương
在位期間:-前208年
前任:
繼任:
AnDuongVuong.jpg
位於越南胡志明市的安陽王雕像
姓名 蜀泮
順化皇城午門
越南歷史系列條目
史前時期東山文化
傳說時期鴻龐氏甌貉
第一次北属時期南越国西汉
南越國:趙朝?
西漢:徵氏姐妹
第二次北属時期东汉六朝
漢末孫吳:士燮?、赵妪
前李朝(萬春國)
第三次北属時期
唐:梅叔鸞馮興杨清
自治時期
唐末十國:曲家
十國:楊廷藝矯公羨
吳朝十二使君時期
丁朝
前黎朝
李朝

陳朝
胡朝
第四次北属時期
明:後陳朝
後黎朝前期
莫朝
南北朝
時期
莫朝 後黎朝後期
鄭阮
紛爭
後黎朝鄭主
唐外
後黎朝阮主
唐冲
西山朝
阮朝
法属时期
北圻中圻南圻
日属时期越南帝國
法属
时期
越盟 南圻國山地國
越南国
越南民主共和国
(北越)
越南共和国
(南越)
越南南方共和國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
Map of Vietnam.png 越南主题

滅文郎而建國的傳說编辑

根據越南官修史書《大越史記全書》和《欽定越史通鑑綱目》的說法,蜀泮本為中國戰國時代蜀國的王子。因先世蜀王要求與雄王通婚遭拒,蜀國因此與文郎國結為世仇。在蜀國被秦國滅亡之後,蜀泮率軍南下,到達現在廣西雲南,隨後輾轉南下,進攻世仇文郎國。最後一代雄王自恃強勇,不為兵備,在蜀泮進攻的時候因酒醉墜井而死。於是蜀泮自立為王,稱安陽王,改國號為甌貉(现代學者認為“甌貉”就是中國古籍中的“甌駱”,“貉”又可以寫作“雒”)。安陽王在越裳地區建立新都思龍城,因其盤旋如螺形,所以又稱古螺城[1]

稱王時期的傳說编辑

關於安陽王統治時期的事蹟,越南史書中的記載甚少。越南歷史學者則稱安陽王是一位偉大的君主。在他在位期間,製造了靈弩,抵禦了秦朝幾次的進攻。

西元前210年,秦朝任囂趙佗率軍入侵。趙佗在北江僊遊山與安陽王交戰,安陽王用靈弩擊退了趙佗。趙佗退守武寧山,遣使講和。雙方約定以平江為界,北為趙佗界,南為安陽王界。趙佗子趙仲始娶安陽王的女兒媚珠為妻,入贅安陽王家。仲始竊取了靈弩,用假弩將其掉包。仲始以省親之名義北歸,臨行前對媚珠說:「夫婦恩情不可相忘,如兩國失和,南北隔別,我來到此,如何得相見。」媚珠說:「妾有鵞毛錦褥常附於身,到處拔毛置岐路,以示之。」仲始回到北方後,將這番話告訴了趙佗。

西元前208年,任囂病逝,臨死前囑令趙佗掌管嶺南事務。趙佗在嶺南發兵拒險,成為一路割據勢力。趙佗發兵南下進攻安陽王。安陽王不知靈弩被竊,為趙佗所敗,與女兒媚珠同乘一馬逃跑。趙仲始認准鵝毛緊追不捨,安陽王逃至海濱,下馬,在湧出海面的金龜的協助下,持七寸文犀走入海中。

安陽王在海濱下馬之時,因金龜指稱乘坐馬後的人「是賊也,蓋殺之」,於是揮劍斬殺了媚珠。媚珠的血流入海中,化為了明珠。仲始痛哭不已,將媚珠的屍體歸葬螺城,其屍體化為玉石。後來因思念媚珠,投井而死。

中國古籍中的記載编辑

中國古籍中最早所記安陽王相關事蹟見於《史記索引》及《水經注》所引用的《廣州記》及《交州外域記》。 《史记·南越传》《索引》引《广州记》曰:“交趾有骆田,仰潮水上下,人食其田,名为骆人,有骆王骆侯,诸仙自名为骆将,铜印青绶,即今之令长也。后蜀王子将兵讨骆侯,自称为安阳王,治封溪县,后南越王尉他攻破安阳王,令二使典主交趾九真二郡人。” 《水经·叶榆水注》引《交州外域记》云:“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骆田……”,与《广州记》略同。

近現代學術界對甌雒國的闡釋编辑

關於甌雒國的存在年代,及其與秦朝政府的關係,後代學者有不同說法。

法國漢學家鄂盧梭認為,蜀王子(蜀泮)在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死時,乘中國內亂,奪取象郡地區(鄂盧梭認定象郡在越南,並指出該地雖為中國秦代領土,實為封建土酋所治。蜀王子套取該地後自號為安陽王。但不久被趙佗所反擊,到公元前207年將之消滅。[2]

周振鶴對鄂盧梭的說法提出質疑,認為象郡既非鄂盧梭所認為的日南郡(鄂盧梭認為秦象郡即漢代之日南郡,周振鶴已斥其非),而以秦之強大,亦不至於為一蜀王子所敗,且若安陽國僅存在三年(鄂盧梭認為是前210年至前207年),其事蹟亦不可能成為傳說流傳後世千百年後。[3]周氏認為,安陽國之存在時間絕不像鄂盧梭所認為的那樣絕對,要之,根據《史記》,南越王趙佗滅安陽國併其地為交趾、九真二郡時間當在呂后文帝[4]

呂士朋認為,甌雒國當於戰國時代末期建國於紅河下游的平原一帶。秦軍南下設象郡後,安陽王退據一隅,情況像部落酋長,依舊統治一小地區。呂士朋指出秦朝對象郡,終未能施行直接統治,而是間接統治,方式是把越人的統治權,委託給當地若干土酋手中。秦朝滅亡時,安陽王便捲土重來,在象郡擴張勢力,成為當地較強大的領導者。直到趙佗來攻時才被消滅。[5]

郭振鐸張笑梅則對古籍裡「甌雒國」的存在表示質疑,認為它本身具有傳疑性質,可能並非現代意義的「真正國家」,只是初具政權組織的部落聯盟。另外,又提出可以把「甌雒」理解為「甌」指「西甌」(位於現時廣西西南、越北的越族),而「雒」則指「雒越」(位於現時越南西北,屬古百越族一支),而蜀泮則是西甌及雒越各部落的領袖。然而因生產力尚屬低下,在趙佗的入侵下遂將之平定。[6]

相關傳說编辑

  • 皐魯:傳說是安陽王時期的能工巧匠,為安陽王造靈弩
  • 李翁仲:傳說中安陽王時期來自交趾 、獲得秦始皇徵召出征匈奴的一位巨人。其後李翁仲退役,回鄉歸隱,秦始皇欲再召回翁仲,在越南古代小說《粵甸幽靈集》及《嶺南摭怪》裡,便有所描述。[7]中國學者戴可來指出,這則故事是取材自中國傳說裡曾威振匈奴的南海人阮翁仲事跡,後被搬到越南而成為「李翁仲」。[8]

注釋编辑

  1. ^ 《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卷之一):甲辰元年〈周赧王五十八年〉(公元前二五七年)。王既併文郎國,改國號曰甌貉國。初王屢興兵攻雄王。雄王兵強將勇,王屢敗。雄王謂王曰:「我有神力,蜀不畏乎。」遂廢武備而不修,需酒食以為樂。蜀軍逼近,猶沈醉未醒,乃吐血堕井薨,其衆倒戈降蜀。王於是築城于越裳,廣千丈,盤旋如螺形,故號螺城。又名思龍城〈唐人呼曰崑崙城,謂其城最高也〉。其城築畢旋崩,王患之,乃齋戒禱于天地山川神祇,再興功築之。
  2. ^ 鄂盧梭《秦代初平南越考》第三章《輯子史文》,馮承鈞譯,臺灣商務印書館版,64─65頁。
  3. ^ 周振鶴《西漢政區地理》,人民出版社,1987:8:1-203.
  4. ^ 《史記·南越傳》:“秦已破滅,佗即擊併桂林、象郡。”“歲餘,高后崩,(漢朝)即罷兵。佗因此以兵威邊,財物賂遺閩越、西甌、駱、役屬焉,東西萬餘里。”
  5. ^ 呂士朋《北屬時期的越南》第一章《上古時期的中越關係》,香港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東南亞研究室刋,17頁。
  6.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第二編第三章第三節,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版,128─133頁。
  7. ^ 《粵甸幽靈集錄·歷代人臣·校尉英烈威猛輔信大王》,收錄於《越南漢文小說叢刊》第二輯第二冊《神話傳說類》,臺灣學生書局版,第26-27頁;《嶺南摭怪·李翁仲傳》,收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中州古籍出版社版,24頁。
  8. ^ 戴可來《關於<嶺南摭怪>的編者、版本和內容》,附錄於《嶺南摭怪等史料三種》,中州古籍出版社版,265頁。

參考書籍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