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繇(361年-?),字体业敦煌郡(治今甘肃敦煌西南)人。前涼西平太守宋配曾孫。他亦是西涼武昭王李暠的同母弟。五胡十六国时期後涼、西涼及北涼官員,最終入歸北魏

生平编辑

宋繇家族自宋配起皆仕前涼,父親宋僚前凉就在张玄靓在位時任龙骧将军、武兴郡太守。建興四十九年(361年),右司馬张邕起兵攻殺掌權的宋澄,並大殺敦煌宋氏家族,宋僚也因而被殺。宋僚遇害時宋繇才剛出生,至五歲時母親也死了,只得跟随伯母张氏居住,宋繇也因對伯母很孝順而聞名,八歲時張氏也去世了,宋繇都為其守了超逾禮法所定的喪期。宋繇甫出生就遭遇到家族巨變,年紀輕輕就有志向,曾經向妹夫張彥表示自己承擔了復興宋氏的責任,應該刻苦訓戒自己要繼承先輩的功業,並跟著张彦到酒泉就学,在日夜不斷讀書的努力下終於成了一名博通经史、綜覽诸子群言之士。宋繇成年時涼州由吕光建立的後涼所據,他也獲後涼舉為秀才,除郎中。宋繇與李暠及太史令郭黁曾經一同度宿,郭黁就曾對宋繇預言道:「君當位極人臣,李君有國土之分。家有騧草馬生白額駒,此其時也。」[1]

後涼龍飛二年(397年),建康太守段业遭叛變的盧水胡沮渠男成沮渠蒙遜脅逼推舉為涼州牧,建立北涼。宋繇及後也投奔了北涼,獲授中散常侍。時北涼敦煌太守兼沙州刺史孟敏去世,孟敏下屬敦煌護軍郭謙及沙州治中索仙等人共推李暠為敦煌太守,時宋繇正在敦煌,以郭黁前言勸李暠接受推舉。李暠接手敦煌後就向北涼稱藩,接受段業的官號,而宋繇在看出段业並无远略,遂投奔李暠。北涼天璽元年(399年),段業改稱涼王,並在右衞將軍索嗣教唆下派其前來代替李暠出任敦煌太守。索嗣在離敦煌二十里外派人請李暠迎接至郡。宋繇與效縠令張邈力阻李暠親出迎接,認為不能就此向索嗣投降送死。李暠遂改派宋繇去摸索嗣虛實,宋繇在見索嗣時故意用美言討好他,回來後向李暠表示索嗣表現驕傲且兵弱,認為可輕易取勝。李暠遂派了宋繇等官員連同李歆、李讓出兵進攻索嗣,成功擊敗他。索嗣逃還後李暠向段業奏報索嗣之罪,索嗣遂被殺,李暠則獲進位[2]。翌年(400年),李暠正式脫離北涼,建立西凉並以宋繇为从事中郎,加折冲将军。李嵩又命宋繇領兵進攻涼興,將玉門以西的城池都拿下,並在玉門及陽關兩地屯兵並開墾田地積聚糧食,以準備日後向東方進兵的消耗[3]。庚子二年(401年),宋繇及唐瑤領兵進攻酒泉,酒泉叛降西涼,北涼酒泉太守沮渠益生被俘[4]

建初元年(405年),李暠遷都酒泉,徵召了宋繇为長史、右将军,领敦煌护军,与太守李让共镇敦煌[5]。建初十三年(417年),李暠临终时,宋繇受遗诏辅政[6][7]李歆继立,拜他為武衛將軍、廣夏太守、軍諮祭酒、錄三府事。嘉興四年(420年)李歆親征北凉,宋繇切谏不听,退下後歎道:「大事去矣,吾見師之出,不見師之還也!」。李歆果然戰敗陣亡,西涼都城酒泉陷落[8]

宋繇入北涼後獲沮渠蒙遜任命為为尚书吏部郎中,將選任官員重任交給他。義和三年(433年)沮渠蒙逊临终時,把儿子沮渠牧犍委托给他。沮渠牧犍即位後,以宋繇为尚书左丞,並派他护送妹妹兴平公主至北魏嫁給魏太武帝。太武帝封沮渠牧犍為河西王,宋繇就獲授河西王右丞相,並赐爵清水公,加安远将军。北魏永和七年(439年),北凉亡,宋繇随沮渠牧犍至魏都平城。死后

性格特徵编辑

宋繇愛好儒學,不但在酒泉隨師學習時日夜誦讀,至後來在西涼對外征戰時仍然沒有暫停講學,每次有儒士拜訪都會急著出迎,立即拋下手上政事和他討論經籍。任官時明決斷,俐落地處理政務。至歸沮渠蒙遜時蒙遜見他家中有數千卷書,卻因不事營生而只有數十斛鹽米,感歎道:「孤不喜克李歆,欣得宋繇耳。」[9]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 宋巖,長子,襲父爵並改封西平侯

编辑

  • 宋蔭,宋巖子,歷任中書議郎及樂安王拓跋範的從事中郎。死後獲贈輔國將軍、咸陽太守。

曾孫编辑

  • 宋超,宋蔭子,尚書度支郎。
  • 宋稚,宋超弟,官至勃海太守。有子宋游道

註腳编辑

  1. ^ 《晉書·卷八十七》:嘗與呂光太史令郭黁及其同母弟宋繇同宿,黁起謂繇曰:「君當位極人臣,李君有國土之分,家有騧草馬生白額駒,此其時也。」
  2. ^ 《晉書·卷八十七》:呂光末,京兆段業自稱涼州牧,以敦煌太守趙郡孟敏為沙州刺史,署玄盛效穀令。敏尋卒,敦煌護軍馮翊郭謙、沙州治中敦煌索仙等以玄盛溫毅有惠政,推為甯朔將軍、敦煌太守。玄盛初難之,會宋繇仕於業,告歸敦煌,言於玄盛曰:「兄忘郭黁之言邪?白額駒今已生矣。」玄盛乃從之。尋進號冠軍,稱籓於業。業以玄盛為安西將軍、敦煌太守,領護西胡校尉。及業僭稱涼王,其右衛將軍索嗣構玄盛於業,乃以嗣為敦煌太守,率騎五百而西,未至二十里,移玄盛使迫己。玄盛驚疑,將出迎之,效穀令經邈及宋繇止之曰:「呂氏政衰,段業暗弱,正是英豪有為之日,將軍處一國成資,奈何束手於人!索嗣自以本邦,謂人情附己,不虞將軍卒能距之,可一戰而擒矣。」宋繇亦曰:「大丈夫已為世所推,今日便授首於嗣,豈不為天下笑乎!大兄英姿挺傑,有雄霸之風,張王之業不足繼也。」玄盛曰:「吾少無風雲之志,因官至此,不圖此郡士人忽爾見推。向言出迎者,未知士大夫之意故也。」因遣繇覘嗣。繇見嗣,啖以甘言,還謂玄盛曰:「嗣志驕兵弱,易擒耳。」於是遣其二子士業、讓與邈、繇及以司馬尹建興等逆戰,破之,嗣奔還張掖。玄盛素與嗣善,結為刎頸交,反為所構,故深恨之,乃罪狀嗣於段業。業將且渠男又惡嗣,至是,因勸除之。業乃殺嗣,遣使謝玄盛,分敦煌之涼興、烏澤、晉昌之宜禾三縣為涼興郡,進玄盛持節、都督涼興已西諸軍事、鎮西將軍,領護西夷校尉。
  3. ^ 《晉書·卷八十七》:宋繇、張謖為從事中郎,繇加折沖將軍,謖加揚武將軍……又遣宋繇東伐涼興,並擊玉門已西諸城,皆下之,遂屯玉門、陽關,廣田積穀,為東伐之資。
  4. ^ 《宋書·卷九十八》:是月,敦煌太守李暠亦起兵,自號冠軍大將軍、西胡校尉、沙州刺史,太守如故。稱庚子元年。與蒙遜相抗。其冬,暠遣唐瑤及鷹揚將軍宋繇攻酒泉,獲太守大且渠益生,蒙遜從叔也。
  5. ^ 《晉書·卷八十七》:征宋繇為右將軍,領敦煌護軍,與其子敦煌太守讓鎮敦煌,遂遷居於酒泉。
  6. ^ 《晉書·卷八十七》:玄盛寢疾,顧命宋繇曰:「吾少離荼毒,百艱備嘗,於喪亂之際,遂為此方所推,才弱智淺,不能一同河右。今氣力惙然,當不復起矣。死者大理,吾不悲之,所恨志不申耳。居元首之位者,宜深誡危殆之機。吾終之後,世子猶卿子也,善相輔導,述吾平生,勿令居人之上,專驕自任。軍國之宜,委之於卿,無使籌略乖衷,失成敗之要。」十三年,薨,時年六十七。
  7. ^ 《太平御覽·卷一二四》:十三年正月,寢疾,顧命長史宋繇曰:「吾終之後,嗣子即卿子也,善相輔導。」二月,薨于恭德殿,年六十七。葬建世陵,謚武昭王,廟號太祖。
  8. ^ 《晉書·卷八十七》:涼後主諱歆,字士業。玄盛薨時,府僚奉為大都督、大將軍、涼公、領涼州牧、護羌校尉,大赦境內,改年為嘉興。尊母尹氏為太后,以宋繇為武衛將軍、廣夏太守、軍諮祭酒、錄三府事,索仙為征虜將軍、張掖太守。……士業立四年而宋受禪,士業將謀東伐,張體順切諫,乃止。士業聞蒙遜南伐禿髮傉檀,命中外戒嚴,將攻張掖,尹氏固諫,不聽,宋繇又固諫,士業並不從。繇退而歎曰:「大事去矣,吾見師之出,不見師之還也!」士業遂率步騎三萬東伐,鎰於都瀆澗。蒙遜自浩亹來,距戰於懷城,為蒙遜所敗。左右勸士業還酒泉,士業曰:「吾違太后明誨,遠取敗辱,不殺此胡,復何面目以見母也!」勒眾復戰,敗於蓼泉,為蒙遜所害。士業諸弟酒泉太守翻、新城太守預、領羽林右監密、左將軍眺、右將軍亮等西奔敦煌,蒙遜遂入於酒泉。
  9. ^ 《魏書·卷五十二》:歷位通顯。家無餘財,雅好儒學,雖在兵難之間,講誦不廢,每聞儒士在門,常倒屣出迎,停寢政事,引談經籍。尤明斷決,時事亦無滯也。 沮渠蒙遜平酒泉,於繇室得書數千卷,鹽米數十斛而已。蒙遜歎曰:「孤不喜克李歆,欣得宋繇耳。」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