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宗雄

完顏宗雄本名謀良虎,其為金康宗烏雅束的長子、母親為康宗正室敬僖皇后唐括氏 [1][2]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完顏宗雄出生時,爺爺世祖劾里鉢見到後覺得他異於常人,說攻:「此兒風骨非常,他日必為國器。」因而解下佩刀,命令時常放置其側,說:「俟其成人則使佩之。」宗雄九歲能射逃逸中的兔子。十一歲時,射中奔走中的鹿。劾里鉢將他放在膝上坐並說:「兒幼已然,異已出倫輩矣。」以銀酒器賜給他。既成長後,風表奇偉,善於談辯,多智略,孝敬謙謹,人皆愛敬他。康宗逝世後,遼國使者阿息保來到,乘馬奔至靈帷階下,擇取賵贈之馬。叔父完顏阿骨打大怒,欲殺阿息保,宗雄力諫,阿骨打乃止[3]

舉兵编辑

阿骨打即將舉兵之時,宗雄對他說:「遼主驕侈,人不知兵,可取也。不能擒一蕭海里,而我兵擒之。」阿骨打聽從他的意見。攻打甯江州,渤海兵甚為精銳。宗雄以自己所領的部隊打敗渤海兵,以軍功授職世襲千戶謀克。阿骨打打敗遼兵於出河店,宗雄推鋒力戰,軍功甚多。達魯古城之役,宗雄率領右軍,身先士卒而戰,遼兵抵擋右軍者已退卻,阿骨打命宗雄助左軍擊敗遼兵。宗雄繞到遼兵背後攻擊,遼兵遂大潰而敗,乘勝追逐敗軍。當時日色已暮,圍攻敵軍直至黎明,遼兵突圍而出,追殺至乙呂白石而退還。阿骨打撫其背說:「朕有此子,何事不濟。」以禦服賜給他[4]

其後遼國天祚帝以七十萬之眾開至馳門,諸將皆說遼軍軍勢甚盛,不宜速戰。然而宗雄卻力排眾議。他認為遼兵雖眾,但是領兵的皆是庸碌無才的將領,士卒惴惴不安,不足畏懼,一戰則可大破敵軍。阿骨打遂同意。追及遼帝於護步荅岡。宗雄率領眾軍直前,短兵相接。宗雄令前行持挺擊打遼兵馬首,後行者以弓箭射敵軍,大敗遼兵。阿骨打嘉許宗雄軍功,手執其手而慰勞他,以禦介胄及禦戰馬、寶貨、奴婢等賜給他[5]

斜也攻取春州,宗雄與宗幹婁室攻取金山縣。當大軍行近白鷹林,擒獲斥候者七人,縱其一人使他回歸。縣中人聽聞大軍掩至而大潰,遂攻下金山縣。其後,宗雄率軍與斜也一同取泰州[6]

阿骨打親自率領軍隊攻取臨潢府,派遣宗雄率先啟行,遇到遼兵五千,宗雄與敵軍戰鬥,大軍亦來至,大破敵軍。後來留守撻不野投降,阿骨打以撻不野之女賜與宗雄,獎賞其啟行大破遼援兵之軍功。既而與蒲家奴視察泰州土地,宗雄包起一些土壤上奏此地土壤可種植。阿骨打聽從他的意見。於是遷徙萬餘家屯田於泰州[7]

西京既投降卻又再度叛變,當時金兵糧餉即將用盡,眾將議欲罷攻。宗雄卻認為西京是都會,若果拋棄而退兵,則投降的人會有離心,遼國餘黨與西夏得以窺伺。」乃立重賞以激勵將士軍心。既而,當夜中有流星,其大如斗,墜於城中。宗雄認為此是城破之象。及其後攻克西京,賜宗雄黃金百兩,衣十襲及奴婢等[8]

逝世编辑

其後宗雄與宗翰等攻擊耿守忠軍隊七千於西京以東四十里,大破敵軍。宗雄迎謁阿骨打於鴛鴦濼,跟從至歸化州。宗雄疾篤,宗幹問他的遺言。宗雄說既然國家大業已成,主上壽考萬年,可以肅清四方,死亦無恨。天輔六年(1122年),完顏宗雄薨逝,年四十歲。阿骨打前來問疾,來不及相見,悲慟痛哭,向群臣讚賞宗雄謀略過人,臨陣勇決,少有人能與之相比。賻贈加等。下詔合紮千戶駙馬石家奴護送他的靈柩回去,葬於歸化州,在他逝世的地方興建佛寺[9]

天眷年間,追封宗雄為太師、齊國王。海陵王天德二年,加封宗雄為秦漢國王。正隆二年(1157年),改為太傅、金源郡王。金世宗完顏雍即位後於大定二年(1162年),追封宗雄為楚王,諡號為“威敏”,配享太祖廟廷。大定十五年,下詔將宗雄的圖像掛於衍慶宮[10]

當初,宗幹在宗雄死後納娶宗雄之妻,其子海陵王完顏亮銜恨此事。海陵王篡位後,派遣宿直將軍晁霞、牌印閭山前往河間,囚禁宗雄之妻於府署。明日,宗雄之妻與其媳婦及孫兒常春兄弟、茶紮之子七人皆被殺而且焚屍,棄其屍骨於濠水。大定十七年(1177年),朝廷才下詔有司收葬[11]

評價编辑

宗雄為人好學嗜書,曾跟從阿骨打打獵,誤中流矢,而神色不變,恐阿骨打知道後而下罪射者。既拔去其矢,托疾歸家,臥病兩月,因學契丹大小字,盡皆通曉。凡金國初建,立法定制,皆與宗幹建白行焉。及與遼國議和,以契丹、漢字下詔書,宗雄與宗翰、希尹力主其事。宗雄亦材武蹻捷,手挽強弓遠射,直至幾三百步外。曾經走馬射三麞,已中其二,再彎弓,馬突然蹶,一躍而下,控弦如平常,遂彀滿步射獲。宗雄方追逐兔子,撻懶亦從後射該兔,當時已發矢,撻懶大呼曰:「矢及矣。」宗雄反身回顧,以手接其矢,就即以矢射兔立中,其輕健如此[12]

參考编辑

  1. ^ 金史 卷66 列傳第四 始祖以下諸子》:「康宗敬僖皇后生楚王謀良虎。次室溫都氏生昭武大將軍同喬茁。次室僕散氏坐事早死,生龍虎衛上將軍隈可。」
  2.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宗雄本名謀良虎,康宗長子。」
  3.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其始生也,世祖見而異之,曰:「此兒風骨非常,他日必為國器。」因解佩刀,使常置其側,曰:「俟其成人則使佩之。」九歲能射逸兔。年十一,射中奔鹿。世祖坐之膝上曰:「兒幼已然,異已出倫輩矣。」以銀酒器賜之。既長,風表奇偉,善談辯,多智略,孝敬謙謹,人愛敬之。康宗沒,遼使阿息保來,乘馬至靈帷階下,擇取賵贈之馬。太祖怒,欲殺阿息保,宗雄諫,太祖乃止。”
  4.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太祖將舉兵,宗雄曰:「遼主驕侈,人不知兵,可取也。不能擒一蕭海里,而我兵擒之。」太祖善其言。攻甯江州,渤海兵銳甚。宗雄以所部敗渤海兵,以功授世襲千戶謀克。太祖敗遼兵於出河店,宗雄推鋒力戰,功多。達魯古城之役,宗雄將右軍,身先士卒戰,遼兵當右軍者已卻,上命宗雄助左軍擊遼兵。宗雄繞遼兵後擊之,遼兵遂大潰,乘勝逐北。日已暮,圍之。黎明,遼兵突圍出,追殺至乙呂白石而還。上撫其背曰:「朕有此子,何事不濟。」以禦服賜之。”
  5.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及遼帝以七十萬眾至馳門,諸將皆曰:「遼軍勢甚盛,不宜速戰。」宗雄曰:「不然。遼兵雖眾,而皆庸將,士卒惴惴,不足畏也。戰則破之掌握間耳。」上曰:「善。」追及遼帝于護步荅岡。宗雄率眾直前,短兵接。宗雄令前行持挺擊遼兵馬首,後行者射之,大敗遼兵。上嘉宗雄功,執其手勞之,以禦介胄及禦戰馬、寶貨、奴婢賜之。”
  6.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斜也攻春州,宗雄與宗幹、婁室取金山縣。行近白鷹林,獲候者七人,縱其一人使歸。縣人聞大軍至,乃潰,遂下金山縣。與斜也俱取泰州。”
  7.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太祖自將取臨潢府,遣宗雄先啟行,遇遼兵五千,宗雄與戰,大軍亦至,大破之。及留守撻不野降,上以其女與宗雄,賞其啟行破遼援兵之功也。既而與蒲家奴按視泰州地土,宗雄包其土來奏曰:「其土如此,可種植也。」上從之。由是徙萬餘家屯田泰州,以宗雄等言其地可種藝也。」
  8.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西京既降複叛,時糧餉垂盡,議欲罷攻。宗雄曰:「西京,都會也,若委而去之,則降者離心,遼之餘黨與夏人得以窺伺矣。」乃立重賞以激士心。既而,夜中有火,大如鬥,墜於城中。宗雄曰:「此城破之象也。」及克西京,賜宗雄黃金百兩,衣十襲及奴婢等。”
  9.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與宗翰等擊耿守忠兵七千於西京之東四十里,大破之。迎謁太祖于鴛鴦濼,從至歸化州。疾篤,宗幹問所欲言。宗雄曰:「國家大業既成,主上壽考萬年,肅清四方,死且無恨。」天輔六年,薨,年四十。太祖來問疾,不及見,哭之慟。謂群臣曰:「此子謀略過人,臨陣勇決,少見其比。賻贈加等。詔合紮千戶駙馬石家奴護喪歸,葬於歸化州,仍於死所建佛寺”。
  10.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天眷中,追封太師、齊國王。天德二年,加秦漢國王。正隆二年,改太傅、金源郡王。大定二年,追封楚王,諡威敏,配享太祖廟廷。十五年,詔圖像于衍慶宮。”
  11.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初,宗幹納宗雄妻,海陵銜之。及篡位,使宿直將軍晁霞、牌印閭山往河間,囚宗雄妻于府署,明日,與其子婦及常春兄弟、茶紮之子七人皆殺而焚之,棄其骨于濠水。大定十七年,詔有司收葬。”
  12. ^ 金史 卷73 列傳第十一 完顏宗雄傳》:“宗雄好學嗜書,嘗從上獵,誤中流矢,而神色不變,恐上知之而罪及射者。既拔去其矢,托疾歸家,臥兩月,因學契丹大小字,盡通之。凡金國初建,立法定制,皆與宗幹建白行焉。及與遼議和,書詔契丹、漢字,宗雄與宗翰、希尹主其事。而材武蹻捷,挽強射遠,幾三百步。嘗走馬射三麞,已中其二,複彎弓,馬蹶,躍而下,控弦如故,遂彀滿步射獲之。宗雄方逐兔,撻懶亦從後射之,已發矢,撻懶大呼曰:「矢及矣。」宗雄反顧,以手接其矢,就射兔,中之,其輕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