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计划生育

規劃何時有孩子,以及使用節育和其他技術來實施這些計劃
(重定向自家庭計劃
生育率与人均GDP对比

计划生育(英语:family planning),又称家庭计划也稱『節制生育』,常见方法有生育控制、增加家庭生育的间隔时间,从而减轻人口压力与家庭负担。早在公元1798年,英国牧师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发表《人口学原理》,他认为只有自然原因、灾难、道德限制和罪恶才能限制人口过度增长。联合国《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明确规定:“计划生育方案的目标必须使夫妇和个人能自由和负责任地决定其生育数量和生育间隔、拥有这样做的信息和手段、确保知情选择和全面提供安全有效的方法。……不应采用任何形式的强迫形式。……政府的计划生育目标应针对信息和服务的不足。人口目标尽管是政府发展战略的一个合理部分,但不应以指标或配额方式强迫推行计划生育。”[1]

目前世界上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还有多个国家实行以鼓励为主的少生优生政策,如孟加拉国。历史上,20世纪晚期,南美洲秘鲁曾经对原住民印第安人进行强制人口控制,目的为消灭贫困。[2][3]

国际组织编辑

世界上人口和生殖健康领域最大的资助机构是联合国人口基金。该基金指出,“关于计划生育的决定必须完全出于自愿”[4]

与计划生育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

世界各地编辑

亚洲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摄于湖北通山乡村的计划生育标语
 
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會城鎮拍攝的計劃生育瓷畫

早在1950年代,部分中共高层认为阻碍中国发展的问题和根源是人口增加和资源不足,片面狭隘的认为应该控制人口增长。部分学者认为实际上是中共执政能力和经验不足,过于急切的超英赶美忽视了实际国情,错误的认为人口是制约发展的原因。中央就表示“赞成适当地节制生育”[5]。1973年,第一次全国计划生育工作汇报会确定了“晚、稀、少”方针,要求晚婚、一对夫妇有间隔地生育两个孩子。从此,计划生育工作全面推行。[6]

1979年起,各地在中央要求下陆续出台了计划生育规定,对违规生育者给予经济和行政的严厉处罚。除个别省份农村实行两孩政策外,全国城乡普遍实行一胎化政策。1982年,钱信忠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他提出“一胎上环,二胎绝育”。这种强制上环、强制绝育的政策在一些地区沿用至今,对人民健康尤其是強制墮胎對妇女健康造成很大伤害,也涉嫌侵犯人权,特別是女权

1984年起,计划生育政策又有多次调整。最近的调整是2013年启动实施的「单独两孩」政策[7][8],即夫妻一方是独生子女可生育两个孩子。以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要求一对夫妇生育一名子女,可以生育两个子女的常见情况有:农村夫妻第一胎为女孩(一孩半),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单独两孩),第一胎为无法成为劳动力的残疾儿,以及部分地区的少数民族夫妻。再婚夫妇总计只有一个子女的可以再生育一个子女。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通過全面的二孩政策,允许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的夫妇拥有两名小孩,以试图扭转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人口老龄化和适龄劳动力逐年短缺的问题。[9]

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的“计划生育”存在的问题包括:

  • 人口结构性别失衡,原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重男轻女思想和农村的一孩半政策;
  • 独生子女家庭老人的“养老问题”;
  • 超生家庭需要缴纳罚款,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富人多生小孩“留后门”(可以买卖的生育权);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计生工作中的野蛮、粗暴和不人性行为;

另外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强制执行该政策,对官员考核实行“一票否决制”(即如果一胎化执行不成功,官员其他各方面做得再好也要被淘汰)[10],一胎化政策得到了持续执行。直到近年,很多地方政府为了达到计划生育指标,仍然不惜采取一些反人权的甚至非法的手段强迫孕妇堕胎。[11]而且民众由于“违反”(公开的法律文件中,只是提倡民众实行一胎化,但事实上是强制执行该提倡)计划生育政策而缴交的巨额罚款,至今仍然没有公开其资金流向。[12]

1990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的结构问题日趋凸显。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新生儿性别比極高,因傳統重男輕女觀念導致20多年来多生了3000万男孩,適婚男女比例失衡,计划生育的目标和理论依据受到广泛质疑[13]。为了调整人口结构,最终于2015年秋,开始重新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将生育子女数提升至两个,并移除相关限制和奖励,2015年12月27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2016年1月1日正式生效,结束35年的一胎制政策[14]

  香港编辑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曾經有「兩個夠曬數」(两个就够了)運動,即建議每對夫婦只生育兩個孩子,便足夠了。這是一種跟中國大陸強制“一胎化”不一樣的倡導節育運動。

近年來中國大陸的居民到香港生孩子已成為趨勢,主要目的是逃避大陸嚴苛的計劃生育政策,还有渴望新生的孩子獲得香港居留權。其他地區非香港居民(例如中國大陸)如要生孩子需要繳付39,000港元服務費,若未經預約的緊急產子,收費為90,000港元[15]。雖然近年港府在控制人口方面比殖民地時期來得寬鬆,以應對香港面臨的人口老化和勞動力萎縮,但由於大量內地人湧港生小孩引發香港本地社會問題,港府通過行政措施管制,已見成效。

  印度编辑

 
印度人口增长, 从1960年的4.43亿到2010年的12亿多

印度是世界上首個正式提倡「計劃生育」政策的發展中國家[16],早在1952年,印度政府就提出要节制生育。

1976年,印度总理甘地夫人曾采取强硬措施推行节育,引起廣大民眾的強烈不满,导致她在之后一年的大选中落败[17]。其后上台执政的印度人民党隨即抛弃了甘地夫人的强制节育计划,并宣布了一项新的人口政策——家庭幸福工程。此工程主要內容是節育以自愿为原则。在此后的历次大选中,没有任何政治家敢再提出強制節育的口號。

2000年2月,印度政府出台了新的人口政策,提出多項措施鼓勵節育,包括独生子女在职人员家庭,可在住房上得到较好待遇,做绝育最多的村子可优先获得饮水、灌溉和更多的福利保障,对「晚」生「稀」生的妇女给予现金奖励,向做绝育的国民赠送自行车,为绝育的男子办理持枪执照等。尽管这是印度历史上首个控制生育的纲要性文件,但仍未就一对夫妇到底可以生育几个孩子作出具体规定,更没有将其上升到法律的高度,不具有强制性,只是大致规划了到2045年实现人口零增长。文件同时决定成立国家人口委员会,由印度总理担任负责人。

随着经济发展,印度的生育率稳步下降,到2012年已经降至2.4%,和世界平均水平持平,略高于世代更替水平。

  孟加拉国编辑

1982年3月侯赛因·穆罕默德·艾尔沙德当选总统以来,孟加拉国一直强调控制人口的重要性,并把人口问题作为国家的第一问题。为确保人口控制计划的实施,艾尔沙德总统亲自出任全国人口控制委员会主席,领导全国的计划生育工作。经过数年的努力,孟加拉国人口增长率由3.2%降至目前的2.4%。而艾尔沙德总统则荣获1987年联合国人口奖,表彰他对控制人口做出的贡献。[18]如今,孟加拉国实行鼓励少生政策,即“一个最好,两个足够”,而对超生并没有处罚措施。

  乌兹别克斯坦编辑

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曾在2010年實施了強制性的计划生育政策,对已有两个或三个子女的女性强制绝育,甚至發生強摘女性子宮以達到絕育目的的不人道手術。[19]

  伊朗编辑

1956年至1986年期间,伊朗的人口以每年超过3%的速度快速增长,但在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政府启动了一项重要的人口控制计划后,人口增长率开始下降。到2007年,增长率下降到每年0.7%,出生率为每1000人17人,死亡率为每1000人6人。[20]联合国的报告显示,伊朗的计划生育政策是有效的,该国的生育率下降幅度最大。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表示,1975年至1980年间,总生育率为6.5。伊朗2005年至2010年出生率的预计水平不到两个。[21]

但是2012年7月底,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称伊朗的避孕服务及控制人口是“错误的”,伊朗当局正在削减生育控制计划,一家西方报纸《今日美国》称这是其长期政策的“重大逆转”。削减计划和对大家庭的高层次呼吁是否会成功尚不清楚。[22]

非洲编辑

  奈及利亞编辑

尼日利亚非洲人口第一大国、世界人口第7大国,人口已达1.97亿。據預測,到了2050年左右,尼日利亞人口将超3亿,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人口第3多的國家。[23]2100年,尼日利亚人口更将达到15亿,超过中国,成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24]尼日利亚正面临着严重的人口问题,一直想要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但由于传统文化的阻碍,效果甚微。

尼日利亚计划生育历史可以追溯到巴班吉达军政府统治时期(1985年-1993年),这一时期曾推出一项法令:每个妇女最多只能生4个孩子。但由于遭到大量反对声音,政策未能实行。[25]

2012年,时任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首次提出要控制该国孩子的出生量,并支持广泛实施计划生育。他强调人口调控尽管很敏感,但政府不能毫无作为使得人口问题无法控制。他还表示尼日利亚将制定计划生育法案。但次举遭到反对派和宗教领袖指责。[25]

尼日利亚吉加瓦州政府官员巴法说,在尼日利亚连提计划生育这个字眼都很难。[26]因为尼日利亚传统观念中为一夫多妻,而且没有避孕一说,甚至存在“4个老婆,19个孩子”这一现象。尼日利亚前卫生部长穆哈麦德·佩特英语Muhammad Ali Pate称尼日利亚正面对一些很复杂的问题。[26]

2018年,尼日利亚计生委员会主席、人口专家艾济科(Ejike Oji)博士说:“过去12年间,尼日利亚人口增长空前迅速,暴增了5800万人,出生率高达3.2%,但经济增长和结构转型的速度又非常缓慢,这导致国民越来越穷。”[27]

  刚果(金)编辑

刚果民主共和国多家部门正在实行计划生育战略中,这是一个以控制人口,提高人口素质为目的的计划生育政策。据统计,在2013年至2017年的仅仅4年时间内,首都金沙萨已婚妇女中现代避孕措施的普及率已从18.5%增加到26.7%,和全国范围内的7.8%相比遥遥领先。但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面临巨大挑战。 2017年该国16,465个卫生设施中,只有40%提供计划生育服务。采取的措施包括在各种渠道推广补贴避孕药及卫生设施服务。在护理学校推行制度化,让学生作为社区服务。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计划生育方面与其他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相比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28]

  肯尼亚编辑

2009年1月12日,肯尼亚计划、国家发展与2030年远景规划部国务部长奥帕拉尼亚曾表示,肯尼亚必须大力推行计划生育,并认为人口增长过快会阻碍经济发展,应制定人口政策和规划来实现肯尼亚的2030年远景规划。他还表示政府将筹集更多资金,迅速解决计划生育问题。据统计,肯尼亚2008年的人口出生率为4.92%,远高于2.5%的国际水平。[29]

南美洲编辑

  巴西编辑

2018年,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西部夸拉伊(Quaraí)市政府在城市医院的门前推出了一则有关“计划生育”的宣传牌,上面写着:“有能力养再生孩子”。[30]

这则议案由该市前任市长黑卡尔多在任时提出。在广告语下面,有小字的解释:“如果没有好的心理、个人情况及经济条件,要想好再要孩子,由你自己选择和把握。”市卫生局长法比娅娜说:“之所以我们选择了这样有冲击力的句子,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引起大家的讨论,因为养育子女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州医疗协会也支持这一广告,负责人说:“这是一问题关乎道德伦理,医生会尊重患者的选择,这一广告本身不存在问题,目的在于让人们对这一问题能有思考。”南大河州检察院儿童和青少年保护部门负责人西纳拉也对这一宣传持肯定态度。[30]

  秘魯编辑

1996年至2000年间,秘鲁总统阿尔韦托·藤森实行强制计划生育,据统计约有30万女性被迫节育。但秘鲁政府称这是自愿手术节育计划,目的是摆脱贫困。被节育的男性和女性大多是说着本土的克丘亚语,不认识西班牙语的贫穷阶级。该政策被认为是“有指标的”,即节育手术要达到一定的人数和比重。[2]

相关条目编辑

參考资料编辑

  1. ^ 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行动纲领 (PDF). 联合国. 7.12节. 1994 [2014-12-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2-07). 《行动纲领》的正式语言是英文,原文:Programme of Ac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The aim of family-planning programmes must be to enable couples and individuals to decide freely and responsibly the number and spacing of their children and to have the information and means to do so and to ensure informed choices and make available a full range of safe and effective methods. ... Any form of coercion has no part to play. ... Governmental goals for family planning should be defined in terms of unmet needs for information and services. Demographic goals, while legitimately the subject of government development strategies, should not be imposed on family-planning providers in the form of targets or quotas for the recruitment of clients. 
  2. ^ 2.0 2.1 秘鲁的计划生育:因为穷 不许生. [2019-02-14] (中文). 
  3. ^ Forced/coerced sterilization. 2011-09 [2014-12-06]. 
  4. ^ 关于联合国人口基金在华工作的常见问题. 联合国人口基金. [2014-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5. ^ 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党组关于节制生育问题的报告的批示. [2014-01-30]. 
  6. ^ 梁中堂. 艰难的历程:从“一胎化”到“女儿户”. 开放时代. 2014, (3) [2014-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7). 
  7.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开“单独二胎”促人口均衡发展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24.,亚太日报,2013年12月24日
  8.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开“单独二胎” 人民网 2013-11-15
  9. ^ 外媒高度关注五中全会公报:放开二孩政策得各国广泛好评
  10. ^ 新华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将继续实施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 腾讯网. 2013-03-10. 
  11. ^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生暴力频发,美国质疑计生政策. 新浪网. 2012年6月13日. 
  12. ^ 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周刊.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200亿超生罚款去向成谜 截留挪用时有发生. 新华网. 2012年5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11月3日). 
  13. ^ 黄文政; 梁建章. 卫计委应公布计划生育目标和理论依据. 财新网. 2014年3月6日 [2014年5月25日]. 
  14. ^ 计生法修正案获通过 元旦后出生的二孩都合法. 参考消息. 2015年12月27日 [2015年12月27日]. 
  15. ^ “雙非”孕婦沖急症室12日起收費大漲至9萬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03.
  16. ^ 鳳凰網:人口将超中国 印度计划生育为何行不通?,2009年2月18日
  17. ^ 联合早报:印度人口将超越中国带来警醒,2010年5月7日,鳳凰網轉載
  18. ^ 吴定保. 孟加拉国人口控制成绩显著. 《瞭望周刊》. 1987, (27). 
  19. ^ 馬來西亞《中國報》於2010/7/18的新聞[永久失效連結]
  20. ^ MSN Encarta Encyclopedia entry on Iran - People and Society WebCite存檔,存档日期2009-10-31, CIA World factbook 200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2-03.. Archived 2009-10-31.
  21. ^ Iran tops world in birth control, payvand.com 04/17/09, accessdate = 2010-03-23
  22. ^ Iran urges baby boom, slashes birth-control programs usatoday.com 30 July 2012
  23. ^ 未來世界人口供應商:非洲
  24. ^ 尼日利亚将超中国成人口最多国家
  25. ^ 25.0 25.1 尼日利亚推计划生育遇阻 2050年人口将达4亿. 2012-06-29 [2019-02-15] (中文). 
  26. ^ 26.0 26.1 记者来鸿:尼日利亚计划生育面临的挑战. 2012-07-27 [2019-02-15] (中文). 
  27. ^ 尼日利亚12年人口剧增5800万越生越穷,官方要搞计划生育. 2018-11-07 [2019-02-15] (中文). 
  28. ^ Family Planning in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Encouraging Momentum, Formidable Challenges.. [2019-02-14] (中文、英文). 
  29. ^ 英国官员提议实行计划生育. [2019-02-14] (中文). 
  30. ^ 30.0 30.1 “养得起再生” 巴西一市政府“计划生育”广告牌引争议. 2018-05-18 [2019-02-15]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