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之役

寧夏之役,又稱寧夏兵變哱拜之亂,是指明萬曆二十年(1592年)明朝的寧夏地區的叛亂,是由嘉靖年間投降明朝的副總兵哱拜(當時已退休致仕)所主導的叛亂。主要叛亂的因素是貧窮的士兵自主產生的叛亂。這是萬曆帝統治下發生的萬曆三大征的其中之一。

寧夏之役
日期1592年3月 –1592年10月12日
地点
结果 明军勝利
参战方
哱拜叛軍 大明
指挥官与领导者
劉東暘
哱拜
哱承恩
許朝
魏學曾
麻貴
李如松
葉夢熊
梅國楨
龔子敬 
蕭如薰
董一元
楊文
兵力
48,000+[1] 40,000[1]
400門佛郎机炮[2]
伤亡与损失
? ?

萬曆二十年(1592年)二月十八日,哱拜與劉東暘殺寧夏(今宁夏銀川)巡撫黨馨及副使石继芳,焚毁公署。逼总兵官张惟忠以党馨“扣饷激变”奏报,連陷河西四十七堡,佔寧夏為王。全陝震動。只有宁夏参将萧如薰坚守平虏城不投降。三月四日,總督魏學曾恢復河西47堡,唯寧夏鎮遲不能復,調副將麻貴馳援,又調李如松為寧夏總兵等進行圍剿。兵部尚書石星計劃以黃河之水灌淹寧夏城,魏學曾则力主招安。魏學曾后被革職查辦,以葉夢熊代之。萬曆二十年九月,劉東暘殺土文秀。哱拜自盡,哱承恩等被部卒何世恩擒下,在西安处死。至此寧夏平定,夢熊居功不傲,「讓功學曾及諸將敢戰者」,官復原職。

背景编辑

哱拜是蒙古人,嘉靖年間投降明廷,以功升都指揮使,但其却暗中蓄養亡命之徒。万历十七年(1589年),哱拜以副总兵致仕,其子哱承恩袭为指挥使。万历十九年(1591年),蒙古火落赤等部入寇洮河,边关告急,哱拜自请率所部3000人救援。哱拜率军至金城后,见各镇明军皆不如自己的部队。哱拜率军取路塞外返回,蒙古军队亦远避之,因益骄横,有轻中外之心。

处理方式编辑

巡抚党馨每抑裁之,并核其冒饷罪。因此万历二十年(1592年)二月,哱拜杀死党馨及副使石继芳,逼迫总兵官张维忠自杀。継云、土文秀杀死游击梁琦,守备马承光,刘东旸自称总兵,推举哱拜为领袖,承恩、许朝为左、右副总兵,継云、土文秀为左、右参将。承恩于是攻陷玉泉营、中卫、广武,黄河以西地带望风而降。只有土文秀进攻平虏,参将萧如党坚守不投降。此时哱拜叛军已经夺取了黄河以西共47座堡寨,而且渡过了黄河,又诱使河套著力兔、宰僧率蒙古军队进犯平虏、花马池,陕西全境震动。三月四日,魏学曾下令副总兵李昫率游击吴显赶赴灵州,另遣游击赵武赴鸣沙州,沿黄河一带阻止叛军南渡,自己率明军主力进驻花马池,正当叛军的冲要。李昫等渡过黄河,叛军大多逃跑,47座堡寨被明军一举收复,只有宁夏镇还被叛军盘踞。著力兔等部蒙古军与叛军遥相呼应,哱拜、土文秀进攻赵武于玉泉。継云引导著力兔攻平虏,如薰设下埋伏射死継云。李昫回救赵武,围困才解除。四月,李昫率军与前任总兵牛秉忠抵达宁夏镇城下,明神宗提拔董一奎为总兵,李贲为副职。不久,又提拔如薰代替董一奎,以麻贵代替李贲。他们还没有到任,李昫等已经下令明军攻城。叛军从东西两个门各派出骁勇善战的骑兵3000迎战,步兵则以阵营为单位排列架火战车。明军冲上来,夺得战车100余辆并乘胜追击,将叛军逼入湖内,叛军淹死的不可胜计。副总兵王通作战尤其卖力,他的家丁高益等乘胜进入北门,后因援兵没到而被杀死,王通也负了伤,榆林游击俞尚德力战而死。第二天,许朝、土文秀胁迫庆王登上东城,乞求暂时罢兵,诡称愿意献出首倡叛乱者的脑袋。正好明军粮食吃完了,于是领兵退去,在附近城堡休整。魏学曾日夜办理粮草,调动延绥、庄浪、兰、靖、榆林的明军部队,因为道路遥远,打造的船只也没有准备好,于是驻于花马池,等后续部队一到就移往灵州。很快,延绥游击姜显谟、都司萧如蕙,甘州前任总兵张杰及麻贵各部明军都到了,又抵达宁夏镇进攻。叛军考虑到延绥、榆林明军出动后,城防空虚,便勾结黄台吉的妻子,命令他儿子舍达夫、侄子火落赤、土昧铁雷攻掠旧安边、砖井堡以牵制明军。哱承恩又以计谋集合叛军兵力,埋伏在延汉渠,抢掠了200辆明军的运粮车。魏学曾从花马池赶回灵州,被叛军包围,救援部队到后才解围。麻贵等数次攻城未能攻下,叛军将庆王的王妃杀死,将庆王府宫人、金帛一抢而空。朱秉忠在激战中右腿负伤,明军被迫再次将部队撤回。明神宗听从尚书石星的建议,赐给魏学曾尚方宝剑督战。此时正好宁夏巡抚朱正色、甘肃巡抚叶梦熊、监军御史梅国桢,各位大将刘承嗣、董一奎、李如松先后到来。六月,明军又再一次攻城,但依旧连战不下。起初,魏学曾遣人招降刘东旸、许朝,曾在固原停留十余日等待消息,明神宗责备他玩忽职守。李日句渡黄河又迟了点,松山、河套的蒙古军队突然进攻,明军于是再次失利。魏学曾曾上疏要求监军不要参与兵事,明神宗命令梅国桢遵守这一点,梅国桢颇不满意。等他来到军队,梅国桢弹劾诸将观望,而定魏学曾玩忽职守罪。七月,魏学曾获得后,便待罪军中。明廷命叶梦熊接替他,赐“尚方剑”。叶梦熊、魏学曾、梅国桢定下计策,决黄河大坝让黄河之水灌城,水达到城下。此时,卜失免、庄秃赖率3万蒙古骑兵入寇定边、小盐池,以土昧铁雷为前锋,而另外派遣宰僧领1万骑兵从花马池西沙湃口进攻明军,声援叛军。麻贵率军在右沟阻击蒙古军队,其士气稍稍有些挫折,于是分为几路去往下马关及鸣沙州。魏学曾命令游击龚子敬扼守沙湃口,征召延绥总兵官董一元捣毁土昧铁雷的巢穴,斩首130余级,蒙古军大惊而走,在沙湃口遇上龚子敬所部明军,将蒙古兵重重包围。最终龚子敬战死,但这一支蒙古军队也离开了,叛军求援无望。八月,黄河决口,大堤毁坏,城外水深有八、九尺,东西城崩塌100余丈。著力兔、宰僧又乘机入寇李刚堡。李如松、麻贵等率明军将这支蒙古军队击败,一直追赶到贺兰山才罢休。九月三日,浙兵在参将杨文的带领下抵达宁夏镇,叶梦熊督造的艘冲锋舟已经建造完毕,苗兵、汉兵、庄浪兵开始乘舟再次攻城。八日,在城外洪水的浸泡下,北面城墙开始崩裂,九日,明军拿下南门。叶梦熊又施反间计,募城中卖油郎李登游说哱承恩,令其杀刘东阳、许朝赎罪,又游说刘、许杀哱承恩赎罪。叛军内部互相嫌疑。刘东阳杀土文秀,哱拜杀许朝、刘东阳,悬首城上降,李如松、杨文遂入城。十七日,哱承恩谒监军梅国桢,被参将杨文逮捕入狱。李如松提兵包围了哱拜家,哱拜自缢,合家自焚。哱拜次子承宠、养子哱洪大、土文德、何应时、陈雷、白鸾、陈继武等被生擒。

此次兵乱,历时8个月,明军历经反复镇压到年底才艰难击垮叛军。兵变中堡寨、水利设施、民宅被破坏严重,百姓在战乱中无辜惨遭杀害,中卫以及整个宁夏地区人民遭受了巨大灾难。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Swope 2009,第33頁.
  2. ^ Swope 2009,第30頁.

来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