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之家

尊严之家(西班牙文:Colonia Dignidad)(又称:尊严殖民地)是前纳粹德国军人鲍尔·谢弗·施奈德西班牙语:Paul Schäfer Schneider,1921年12月4日-2010年4月24日)于1961年在位于智利马乌莱大区的一个偏远地区建立的一个移民社区。居民约有300多人,大部分以德国移民为主,社区占地面积约为137平方公里[1]。“尊严之家”是一个不与外界接触,严格封闭管理的一个神秘社团,后来被认定是一个邪教组织。1991年更名为:“巴伐利亚山庄”。创始人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出生于德国的特罗斯多夫,二战期间在德军战地医院工作,二战结束后曾在美国福音自由教会英语Evangelical Free Church of America中担任青年领导人,后被发现因为性侵男少年而被开除,后来又因同样的行为遭到西德政府的通缉而出逃到智利。

尊严之家
集中营
Villa Baviera.jpg
名为“巴伐利亚山庄”酒店(摄于2014年2月)
尊严之家在智利的位置
尊严之家
尊严之家在智利内的位置
坐标36°23′13″S 71°35′17″W / 36.38694°S 71.58806°W / -36.38694; -71.58806坐标36°23′13″S 71°35′17″W / 36.38694°S 71.58806°W / -36.38694; -71.58806
别名巴伐利亚山庄
位置帕拉爾 (智利)35公里以东
建造时间1961
运行时间1961 - 2007

社区成立背景编辑

1950年代,当时美国基督教福音派代表人物威廉·伯兰汉姆英语William M. Branham的宣教风靡整个西方世界,伯兰汉姆的末日预言预示着西方民主国家即将毁灭,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在德国期间,深受其影响。鲍尔·舍费尔·施耐德一直宣传伯兰汉姆的教义宗旨,“尊严之家”很多定居者也是伯兰汉姆的信奉者[2][3][4]。当时德国分裂为东西德国,很多移民定居者由于二战战乱的经历以及对东德共产制度的厌恶,怀着寻求世外桃源的梦想追随鲍尔·舍费尔·施耐德。而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在成员中也有巨大的影响力,在他的组织之下,前后有300多成员从德国移民到智利。

建设定居点编辑

定居点农庄位于人烟稀少的偏远山区,移民们来到这里一切都是白手起家。除了开垦农田种植小麦、饲养家禽和生猪等农业产业之外,还建立了金属加工工厂和发电厂以供应社区所需的物资和能源。成员们几乎从事无偿的劳动。除此之外,还开办了医院、学校,另外又建设了简易机场。农庄建设当初,周围的智利当地人,对这些德国移民所建立起来的整洁环境和良好的秩序都充满好感。自19世纪以来,就有来自德国的移民移居智利,他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吃苦耐劳、勤奋工作的品行赢得了智利人的尊重,这也是成为“尊严之家”能得以被接受的原因[5]

而殖民定居点也有意向外界展示一个和谐、有序和具有包容性的社区形象,他们通过自己摄制的纪录影片向外界宣传在这个殖民社区里,男人们从事田间农活,妇女们从事家务的外表印象。

社区内幕编辑

社区领导人鲍尔·舍费尔·施耐德是以早期基督教为样板而营造的移民社区,但是社区内部对居民施行强制性的严格管理。以家族为单位的移居者按照年龄和性别划分为各个小组[6][7]。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对圣经中的关于“所有物的共有”和弟兄姐妹的教义进行肆意曲解,按照人人皆弟兄姐妹的理念,婴儿出生后,孩子从母亲那里送到社区的保育院,由保育员抚养。孩子自小就没有父母的概念,对大人只有叔叔、阿姨的概念。即便是亲生父母也不能称自己的孩子是“儿子”或“女儿” [8]。亲生父母也很难得与自己的子女合影留念。在教育方面,社区内出生的孩子们接受的教育程度既少于外界,也远远低于从德国移民来的家长所受教育的程度。在教育结束后孩子们就成了为社区服务的无偿劳动力。

在社区内家庭分散,社区与外界隔离,甚至不允许社区居民向外界透露社区内的状况。居民集体外出时,乘坐的大巴要把窗帘拉下,以防止居民看到外部世界的五花八门的广告,尤其是含有色情的广告。社区不允许居民离开社区,对社区内的异议者则实施监禁、拷打以及断绝食物等。“尊严之家”成了智利法律都无法触及的国中之国[9]。为了防止居民向外逃跑,社区修筑了隔离墙、铁丝网以及监视塔楼。社区内禁止使用电视机、电话以及公众日历,要求居民身着德国巴伐利亚传统服装,工作或表演节目时唱德国民歌。禁止男女交往,甚至强迫人们服用抑制性兴奋的药物。

然而鲍尔·舍费尔·施耐德本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恋童癖,对很多男童几乎是天天实施性侵。由于社区不存在子女与父母的家庭组织,受害男童无法向自己的父母求助。

在如此严厉管制下,依然有人出逃向外界披露社区的真相。第一个人是沃尔夫冈·穆勒(Wolfgang Müller),他于1966年出逃,并首次揭露了社区内发生的罪行。穆勒获得了德国公民身份,并在一家报纸工作,很快在德国成为反对“尊严之家”的活动家,最后成为专门支持智利受害者的基金会主席。

与智利军政府的关系编辑

 
皮诺切特政权下的失踪者家属在“尊严之家”外面抗议

1970年,在智利大选中获胜的萨尔瓦多·阿连德上台后,大力推行社会主义路线,使得鲍尔·舍费尔·施耐德担心智利会成为第二个古巴,从而危及到“尊严之家”本身。1973年9月11日智利军方将领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发动政变推翻了阿连德政权,“尊严之家”马上与智利军政府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早在社区成立之前,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就请求智利政府以非盈利组织名义免除社区的税款,并给予这个社区的庇护[10]。政变之后,皮诺切特本人曾经亲自访问了社区,受到了社区的欢迎,智利军政府更成了社区的保护伞。

社区运作的财源除了来自社区的自身产业之外,有部分是来源于挪用纳粹德国在战前的资金,这些资金本该用于偿还战胜国,德国战败后,这些资金由前纳粹党人带到南美,试图用来重振纳粹活动。持此之外,社区内的金属加工厂甚至可以生产轻型武器,以及走私军车坦克,这些非法活动的运营都与智利军政府牵扯在一起。2005年6月智利警方发现了社区附近拥有两座藏匿武器的仓库,里面发现了二战前后生产的自动步枪、机关枪、火箭弹等大量军火物资以及少量坦克。

智利军事政变后,军政府强力打压异议人士,大约由300多人被军政府送到了“尊严之家”[11]。而封闭的社区以及社区内私设刑讯室对智利军政府而言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据说,“尊严之家”进行的刑讯拷问比军政府更为严厉,很多人在这里下落不明,据说最少有100多人在这里遭到杀害[12]。除此之外,“尊严之家”还将记者、律师、当地居民、计程车司机等相关人员的信息进行调查整理,并提供给军政府。

在“尊严之家”的地下监狱中,被拘押人员受到了许多折磨,包括被狗撕咬和电击。有人猜测,“尊严之家”与智利军政府的合作细节尚未完全披露[13]。 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在2005年被捕时,在 "bodega de las papas"(西班牙语意为:土豆地窖)中发现了藏有500多份政府失踪被拘留者的档案。这些档案中的每一份都包含了在舍费尔的监督下与皮诺切特军人政权合作犯下的严重侵犯人权的细节。20世纪70年代末,据称皮诺切特下令将埋有数百名被害者的万人坑挖掘出来,并将尸体扔进大海或烧掉。

1990年之后编辑

1990年代智利军政府时代结束后,智利民间社会开始了追查军政府时代的迫害人权问题,失去了保护伞的“尊严之家”也成为被追查的对象,但是在律师团体的周旋运作之下,“尊严之家”一直没有受到这方面的责任追究。

1990年代初在收到了26名来自社区内的医院和学校的儿童受虐报告后,圣地亚哥法院签发了逮捕令,要求逮捕舍费尔。但是警察未能捉到本人,虽然儿童们继续在社区学校就读,但是不再受到家长们的支持。舍费尔本人最后一次在社区露面是1997年,他眼泪汪汪、信誓旦旦地发誓没有犯罪,之后他就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2004年智利法院判定鲍尔·舍费尔·施耐德的虐待儿童罪成立,2005年3月10日,在他失踪近8年后,人们发现他躲在距离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40公里的一个名为“Las Acacias”的豪华封闭社区的别墅中[14] 。经过智利和阿根廷当局两天的谈判,舍费尔被引渡到智利接受法庭审判。除了虐童罪以外,他还被指控参与了1976年政治活动家胡安·马伊诺英语Juan Maino的失踪案。2006年5月24日,鲍尔·舍费尔·施耐德因性虐待25名儿童被判处20年监禁,并被命令向11名未成年人支付7.7亿比索(约150万美元),这些未成年人的代表对舍费尔提出了索赔。舍费尔被认定犯有20项不诚实的虐待行为和5项强奸儿童的罪行,这些罪行都是在1993年至1997年期间犯下的[15]。1991年“尊严之家”更名为“巴伐利亚山庄”,2007年社区结束了集中营式的封闭管理,改为进出自由的普通开放社区,现在社区成为了一个旅游度假地。

2010年4月24日,舍费尔因心脏衰竭在智利圣地亚哥的前监狱医院去世,终年88岁。

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