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小榄菊花会

(重定向自小欖菊花會

小榄菊花会中国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特有的民间传统花会,乡民在菊花会举办期间展示各式菊花,文人在菊花会上把酒吟诗、赏菊画菊,期间还有菊花戏上演。小榄一直享有“菊城”的美称,早在南宋,便有小榄人开始种菊,明朝已有不少人善于作盆栽的菊艺。1736年,小榄的一些文人举行了比试各家菊艺的“菊试”,这成了菊花会最早的雏形。1782年,小榄举行了首次的菊花会。现在每隔60年,逢中国传统干支纪年的甲戌年都将举行一次盛大的菊花大会,大会期间会每年或数年举行一些小型的菊花会。1994年的菊花会是离现在最近的一次菊花大会,吸引了800万游客前来参观。2006年,小榄的菊花会被列入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小榄菊花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申报地区或单位 广东省中山市
分类 民俗
序号 492
编号项目 X-44
小榄镇举行

历史传说编辑

相传在南宋咸淳年间,失势的皇贵妃胡妃(另一说为苏妃)逃出皇宫,隐居在广州府的南雄珠玑巷。后来消息走漏,咸淳九年(1273年),当时的皇帝宋度宗为追究此案,扬言要屠村灭口,于是发生南雄珠玑巷居民避祸南迁之役。咸淳十年甲戌(1274年)珠玑巷有部份难民逃至珠江支流西江江畔的顺德县,以打鱼为生。相传当时有一“通天桥”,连接顺德与香山县小榄。渔民都到对岸的“大榄”和“小榄”两个丘陵上休憩、晒网。时值秋高气爽,月白风清,渔民见这里土地肥沃,气候温和,黄菊遍野,溢香流金,景物宜人,认为是上天赐予的福地,于是在这片黄花盛开的地方开村垦荒,建立家园,逐渐繁衍。从此,小榄人便与菊与花结下不解之缘。因为这段历史,菊花在小榄成为一种图腾,一种象征。

小榄菊花文化的酝酿编辑

所灭之后,战乱频繁。及元至明代,民困稍苏。小榄的名门望族者,应试科举,踏上仕宦官途。荣归故里者,多建府第辟园囿,以养花艺菊为乐。到了明代,小榄艺菊之风已盛,菊花的栽培已很普遍。据当时在南京城朝廷任礼户两部尚书的小榄人李孙宸所撰之《两榄风景地势图说》文,已有“五松六路三丫水,洞梅花十二桥,岁岁菊花看不尽,诗坛酌酒赏花村”的赞美之句,足以说明那时的小榄人已好艺菊,每年菊花盛放之时,聚集三五知已,酌酒赏花,籍此遣兴已成习惯。

至清军入关,烽火又复四起,小榄亦难逃厄运,民不聊生。清康熙年间,社会逐渐稳定,小榄民间的菊艺水平有了进一步提高,在栽培上对菊花的整形摘心,养护管理等有了一套系统经验。此时已开始从上海、江南等地引入新种,使品种花色增多,乡中一些绅商官吏之家,闲情逸志之士,则效法陶潜寄怀东篱,艺菊之风业更盛于昔。此时,小榄已得称“小柴桑”之美誉。

菊花会前身编辑

清朝乾隆元年丙辰(1736年)榄乡有一赛菊之举。是年霜降以后,乡内李姓和何姓祠堂前盖搭花棚,置菊场,列名花,各姓氏中的文人雅士为菊花取名吟诗作对,品评吟咏,推魁首,别等第,按序颁奖。评菊以“三不”为标准,即不脱裙(叶)、不交枝、不跪脚。立菊技艺已为运用,以“三丫六顶”为式,品种则以“一捧雪”为极。试毕则分别次第奖给纱、缎巾、扇等物品。此即所谓的“菊试”(据清道光年间《香山县志》载,菊试就是在菊花“盛开时,集乡人所植名种,设赏格,评高下”)。品菊试期间,还请戏班在花场内的戏棚演戏,非常热闹。

乾隆五年(1740年)后,“一捧雪”几濒失传,而菊试亦不复举行,继而以各姓氏宗族为主,与庙宇、坊社结成各“菊社”。去评试之习,步前贤“以文会友”之遗风,每过重阳,移佳菊于社所,“联二三知己,倾樽篱下,索句花前”(见《香山县志》)。关于菊社,清代小榄人何大佐(字章民,号力斋,为明末名宦何吾驺之孙)在《榄屑》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述:“菊社者,不先期而檄,不分币以酬,与菊试不同,惟集裁菊同志友,将所有之佳妨,移至社所,星罗棋布,炉香屏画,晨夕相对,或饮酒赋诗,或按乐度匀曲,其兴转剧,夜则灯烛辉煌,至晓方灭,观者忘倦,远客骚人逸士,每至菊节,常拿舟而至,题咏甚多。散社后,有索花为赠者,满船载而去。”之后会无常期,或十载或二十载举行而不定。

乾隆四十七年壬寅(1782年),各姓菊社联合首办十年一届的“黄华会”,将原日之菊社变作菊会参展之小团体,据《香山县志》,是届乃小榄菊花会之“初会”。当时榄乡各姓俱有摆设,各姓菊场不仅搭架摆菊,而且广搭花台、花楼、花桥,还演戏助兴,仅演戏就有十余台。夜间则张灯结彩,通宵达旦,参观者甚众。当时的香山县令彭竹林曾为小榄菊会给予“榄市花期韵欲仙”赞誉。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再会,第二届“黄华会”规模比初会更大。

甲戌菊花大会编辑

嘉庆十八年癸酉(1813年),是年黄华会之会众,以祖辈自南雄珠玑巷来小榄时为甲戍之年,而明年正值甲戍,倡以黄华会扩大活动,集十姓菊社在全乡举行。

因而嘉庆十九年甲戍(1814年)为纪念开村而举办首届菊花大会,并定以后逢甲戍年为小榄菊花大会之期,即距一甲子(六十年)为一届。这便是流传至今的小榄“甲戌菊花大会”。是届,大小二榄,菊社花市,星罗棋布,三千花圃,十二琼楼,舟楫穿梭,人流簇金。据当年《菊经答记》记载:“自榄之东评海面,一路漂回至海洲,锦帆画桨;络绎不绝,客试推蓬露顶一观,绝十二琼楼,宛人天外,而乘航至者,真似海岛浮山来赴餐英会也。”《香山县志》亦云:“四方来观一次,虽农夫收竖,从芳酸中行亦旋改其面目。”所列者佳菊72名种。

同治十三年甲戍(1874年),人们依例举行第二届小榄菊甲戌花大会。当年菊会,由何、李、麦三大宗族联合组成,规模比上届更大。适值同治皇帝崩,借口国丧,禁止鼓乐,无梨园助兴。为增加热闹气氛,大会于九九重阳,集各地文人雅士,举办大型“斗菊筵”,开筵征诗,以壮其盛。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亦按六十年一届举办第三届小榄甲戌菊花大会。当时,正值日本侵华,东北沦陷,国难当前,且农村不景,经济萧条,曾拟停办。但乡人多认为盛会难逢,仍群策群力,最后如期举行。此次,在全镇分东西南北中五区同时展出,花街柳巷,群卉纷陈。各氏族以及各坊、庙、社等共有花棚廿四、花楼花街各十二、景棚花桥各八处、花塔六座、菊艺场九、戏棚十一;还专门开辟了一个省港小榄同乡会游艺场、老人健康比赛、征诗征联、农业展览、日夜“水色”、“鱼灯”游行等。远近而来参观者达百万众,无不交口赞赏。因而有“人生能阅历两届,诚属难能可贵”之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之菊会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们认为菊花会要六十年一届实在为时太久,于是改为十年一届。1959年,为庆祝建国十周年之建成,小榄举办共和国成立后首届菊会。一些报刊连日大篇幅报道了菊会盛况,誉小榄为“菊城”,自此“菊城”之称就广为流传。

共和国后第二届菊花会因十年动乱未能于1969年如期举行,后改于1973年举行。此届规模较少,少有传统名菊参展。但小榄人发挥创新精神,大立菊之基础上,首创各种造型菊艺,以立体与浮塑砌作艺术形式,塑造出飞禽走兽及虫鱼、人物造型数十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当然少不了政治插曲。菊砌精品“天女散花”,遭极左思潮者诬为“复旧”,横加斥责。幸在展出前夕,经当时省长陈郁看后,热情支持,始如期展出。此次花展,据入场统计,突破一百万人次,创往届最高纪录。

1979年举办之菊会,花场跨大小二榄,仿拟传统景色五十处。当时有中央级、省级以及香港的传媒到小榄采访播导此次盛会。小榄人热情接待海外人士,乃“黄华传友谊,盛会叙乡情”,乘着改革之风的菊花会,为小榄在新时期腾飞揭开序幕。

1989年,镇上正处在城镇建设高潮中,菊会未作扩大活动,只按往常一年之“秋菊欣赏”形式展出,亦有一些创新内容。

第四届甲戌菊花大会编辑

1994年11月17日至12月5日,正是小榄传统的第四届甲戌菊花盛会之期,为承先启后,顺应民意,1992年2月小榄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作出了决议,决定以三年时间筹备,把1994年第四届菊花大会办成以菊花为主题的大型文化艺术节。

此次盛会,分三个展区、四个展场、五条马路、景点 198个,总面积达10平方公里,展出各种菊花82万多盆,菊花品种1568个。在展出的704盆大立菊中,单株着花1027朵(18圈)以上的有113盆。而其中两盆大立菊王分别是43圈的“白牡丹”(品种名),单株着花5677朵和42圈的“绿衣红裳”(品种名)单株花5419朵,均刷新了基尼斯世界大立菊单株着花数的最高记录。除大立菊技术外,值得一提的还有造型菊嫁接技艺与菊花吊扎技艺。本届菊会之嫁接菊有分层塔形“高接菊”,以一株嫁接多个品种,每品种一层,成塔状,一般为8-10层。有老茎苍劲的嫁接盆景菊(桩菊)。此外,有四盆半球型嫁接菊,每盆单株嫁接60个菊花品种,并以大立菊扎形方式成五圈,花91朵,60个品种喻意小榄菊花大会60年一届。一株菊花嫁接60个品种而开放一致,可堪称菊艺中之珍品。本届菊会展出的菊花吊扎造型,既有传统的平面文字,图案表扎及菊壁(斜面模纹壁),亦有集电动、灯光、声响于菊艺的立体艺术景组,既有精致的人物、龙、凤等扎作,亦有粗犷的色映菊砌组合。整个菊会,共展出菊扎、菊砌题材造型景点134组。

此次盛会吸引了国内和来自23个国家、地区的游客600多万人次。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