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小威廉·皮特

(重定向自小皮特

小威廉·皮特英语:William Pitt the Younger,1759年5月28日-1806年1月23日),活跃在18世纪晚期、19世纪早期的英国政治家。1783年,他获任首相,时年24歲,时至今日,仍然是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1801年,他辞去首相一职,但在1804年,他再次出任首相,却在1806年任内去世。担任首相期间,他同时兼任财政大臣。民间为了把他和他的父亲,老威廉·皮特区分开来,通常会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小”(the Younger)。1766年,因父亲获封伯爵,他获得了“The Hon”的前序。

The Rt Hon. William Pitt
威廉·皮特阁下
OlderPittThe Younger.jpg
联合王国首相
任期
1804年5月10日-1806年1月23日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亨利·阿丁顿
继任 格伦维尔勋爵
任期
1801年1月1日-1801年3月14日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本人(为大不列颠首相)
继任 亨利·阿丁顿
第14任大不列颠首相
任期
1783年12月19日-1801年1月1日
君主 乔治三世
前任 波特兰公爵
继任 本人(为联合王国首相)
财政大臣
任期
1804年5月10日-1806年1月23日
前任 亨利·阿丁顿
继任 亨利·佩蒂勋爵英语Henry Petty-Fitzmaurice, 3rd Marquess of Lansdowne
任期
1783年12月19日-1801年1月1日
前任 约翰·卡文迪许勋爵
继任 亨利·阿丁顿
任期
1782年7月10日-1783年3月31日
前任 约翰·卡文迪许勋爵
继任 约翰·卡文迪许勋爵
个人资料
出生 (1759-05-28)1759年5月28日
英国 大不列顛王國肯特郡海斯英语Hayes, Bromley
逝世 1806年1月23日(1806-01-23)(46歲)
英国 英國萨里郡帕特尼
墓地 西敏寺
政党 托利党
母校 剑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
宗教信仰 英格兰教会
签名 Cursive signature in ink

小皮特首相任内,欧洲风起云涌,先后爆发了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一般认为,皮特是一个托利党人(或称新托利党人)。然而,皮特自称“独立的辉格党人”,反对英国发展出过于严密的政党政治系统。

因领导英国对抗法国,皮特声名大噪。他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效率极高,推行改革,培养出一代优秀的政治家。为筹备对法战争军费,皮特提高税率,又打压国内的激进派。为应对法国支持的爱尔兰叛乱,他提出1800年联合法令,又试图解放天主教(Catholic Emancipation,未获成功)。皮特创出了“新托利主义”(new Toryism),奠定了托利党在他去世后继续执政二十多年的基础。历史学家查尔斯·佩特里(Charles Petrie)认为他是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首相之一,“国家和平地过渡到新阶段……他了解新英国。”[参 1]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威廉·皮特,老威廉·皮特次子,生于肯特郡海耶斯海耶斯宫(Hayes Place)。[注 1]和他的父亲一样,皮特的母亲海丝特·格倫維爾(Hester Grenville)也来自政治世家,是首相喬治·格倫維爾的姊妹。[注 2]据传记作家约翰·厄尔曼(John Ehrman)记载,皮特像父亲一样,才华横溢、充满活力,又像母亲,坚定不移、有条不紊。[注 3]

因为皮特少时体弱多病,他的父母并无让他到学校上学,而是请爱德华·威尔逊牧师(Rev. Edward Wilson)到家中教导他。他天资聪慧,很快能流利地使用拉丁文和希腊文。1773年,皮特入读剑桥大学彭布罗克学院,修读政治哲学,古典学,数学,三角学,化学和历史,时年14。[参 2]乔治·普雷蒂曼(George Pretyman)是他的导师,两人后来成为密友。皮特担任首相后,先后任命普雷蒂曼为林肯主教(Bishop of Lincoln)、温切斯特主教(Bishop of Winchester),还不断咨询他的意见。[参 3]威廉·威尔伯福斯是皮特的同窗,两人后来成为好友,在国会中互相支持。[参 4]深造期间,皮特并不热衷于交际,很少踏出校园。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平易近人的:据威尔伯福斯回忆,皮特充满智慧,还有一点幽默,玩乐时完全无拘无束。[注 4]1776年,他未进行毕业试就离开了剑桥。当时,皮特收入不高,还受到疾病困扰。1779年,他的父亲去世了,因此,他继承了一笔遗产。后来,他在林肯律師學院(Lincoln' s Inn)攻读法律,在1780年获得了律师资格。[注 5]

初入政坛编辑

在1780年9月的英国大选中,皮特竞逐剑桥大学选区国会议员选举,未取得成功。[参 5]落选后,他仍然希望取得国会席位。在同窗查尔斯·曼纳,第四代拉特兰公爵(Charles Manners, 4th Duke of Rutland)的帮助下,他获得了詹姆斯·劳瑟(James Lowther)的支持。1781年1月,劳瑟在自己控制的阿普尔比选区,通过补选的方式,把皮特送进了下议院[参 6]讽刺的是,在取得国会席位后,他强烈地反对口袋选区[注 6]

在国会中,皮特一改以往低调的作风,首次发表了演说。[注 7]起初,他向几个位高权重的辉格党人(如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看齐。和其他辉格党人一样,皮特强烈反对父亲继续镇压美国革命的意见。他上书诺斯勋爵,建议他和美国媾和。皮特还支持国会改革法令,当中有一项是针对选举贿选行为的。他遇上了旧友威尔伯福斯,他已经是赫尔选区议员了,重逢后,两人常常在下议院的画廊里会面。[注 8]

1782年,诺斯勋爵政府倒台,辉格党人查爾斯·沃森-文特沃斯,第二代羅金漢侯爵获任为新首相。皮特获邀担任副爱尔兰财政大臣(Vice-Treasurer of Ireland)属下的一个低级职位,考虑到职位级别过低,皮特拒绝了邀请。三个月后,罗金汉勋爵病逝,由另一个辉格党人威廉·佩蒂,第二代謝爾本伯爵顶替他的职位。罗金汉政府的不少辉格党大臣(当中包括福克斯)都拒绝加入新政府。然而,皮特很乐意加入谢尔本政府,并获任为财政大臣[注 9]

福克斯成为了皮特的终生政敌,并和诺斯勋爵结盟,企图合力推翻谢尔本政府。1783年,谢尔本勋爵辞职,虽然福克斯从政经验丰富,享有不小名声,是首相热门人选,但是因为乔治三世十分厌恶他,所以他无缘出任首相。国王邀请皮特出任首相,但皮特明智地拒绝了,因为他在下议院缺乏支持,如果上任,管治将会举步维艰。最后,波特兰公爵出任首相,但实际的权力掌握在福克斯-诺斯联盟手中。[注 10]

随着谢尔本政府的倒台,皮特失去了财相职位,转为反对党。他重提国会改革问题,意图离间福克斯-诺斯联盟,因为联盟中包含了改革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重提改革会使他们之间再起争端。他不主张扩大选民范围,但要求废除口袋及腐败选区。虽然他的提案未获通过,但是却使得不少福克斯的支持者转而投向自己。

美国独立战争中,英国获败,北美殖民地成功独立,英国举国震惊。战争显露出英国的几个问题:筹备军费的能力有限、在国际上孤立无援、过分依赖漫長脆弱的大西洋航線。而且,这是英国百多年来首次同时面对新教、旧教敌人。各种纷争越演越烈,废奴呼声日益高涨。国会所忧虑的问题已经由过于强大的王权改为选举腐败、财政赤字。改革支持者希望能铲除病入膏肓的体制。1783年,巴黎和约签订,美国独立战争告终,英国对美禁运亦随之结束,国内经济开始复苏。同年末,在乔治三世的干预下,福克斯-諾斯聯盟倒台,皮特获任为首相。历史学家认为,英国从失去北美殖民地的失败中得到了教训,所以能够更好地应对即将爆发的法国大革命[参 7]

取得权力编辑

1783年末,福克斯-诺斯联盟政府提出改革东印度公司的印度草案,在国王的阻挠下未获通过,而联盟政府亦随之倒台。福克斯称草案十分重要,因为它可以避免东印度公司破产。皮特则回应到:“………必须承认自己侵犯了他人自由。这是暴君之间的争执、奴隶的信条。”[注 11]乔治三世反对草案。虽然下议院通过了草案,但是上议院在国王的威胁下否决了草案。未几,乔治三世解散联盟政府,委任皮特为新首相。[注 12]

此时,一场宪政危机爆发了。在国会里,大部分议员都是敌视皮特的,皮特处处受到制约。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他出任首相,不可避免的给予王权决定性的意义。另一些历史学家则认为,乔治三世把赌注押在了皮特身上。[参 8]

皮特上任时年24,时至今日仍是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当时有一篇流行的短诗,把皮特出任首相一事讽刺为:“把国家托付给一个学童”。当时不少人认为,乔治三世委任皮特为首相只是一个权宜之计,皮特的最终会被更有经验的政治家取代。然而,新政府并没有像时人预测那样迅速被取代,更维持了17年之久。[注 13]

为削弱反对党的,皮特邀请福克斯派加入内阁,企图和他们结盟,却遭到拒绝。新政府一组成,就举步维艰,在1784年1月,国会更通过了一个不信任动议。然而,皮特拒绝因而辞职(史无前例)。他继续保持和国王的关系,以获得支持。皮特更加争取到上议院的支持,后者通过了一个动议,以表示对他的支持。在全國層面上,不少人已请愿的形式,希望一些议员能够转向支持皮特。

同时,他獲倫敦市授予“自由市民”榮譽。当皮特从庆典归来时,兴奋的民众把皮特的座驾拉到了他家。当皮特的座驾经过辉格党俱乐部时,一群人试图袭击他的座驾。当这一消息传开去时,人们认为,这是福克斯及其党徒不择手段,企图拉皮特下台的表现。[注 14]

皮特在公众间获得了“诚实的比利”的美誉,和不诚实、贪污和缺乏原则的上届政府相反。虽然皮特在国会屡遭挫折,却仍未辞职。联盟的实力在不断减少,因为不少成员离开了反对党。[注 14]

1784年3月,乔治三世解散国会,大选因而开始。在国王的支持下,皮特在大选中立于不败之地。财政部甚至拨款贿赂选民,使他们倾向执政党,执政党迅速得到大众支持。在大部分热门选区,都是皮特派和福克斯派的正面交锋。一开始,民众似乎在两派之间摇摆,但到了最后,很多反对党成员既没有转枪头又没有退休更没有求和,甚至没有参选。[注 15]

全国最大的选区之一,威斯敏斯特选区是少有的例外。这个选区的其中一个席位先前由福克斯占据。两党投入在这个选区的经费,估计占全国经费的四分之一。为取得该区两个国会席位,福克斯要和两个皮特党人苦战。选举结束后,其结果又受到质疑,相关人员要一张张地验证所有选票,其结果一年后仍未公布。福克斯无奈之下唯有买下蒂茵自治市的口袋选区议席。不少人认为,是皮特在暗中拖延选举结果公布。最后,有关方面放弃了验票,宣布福克斯当选威斯敏斯特区国会议员。皮特则在他一直争取的剑桥大学选区胜出,从此,这个选区一直由皮特代表,直到他去世。[注 15]

初任首相编辑

在国会得到了多数派支持后,皮特有了引入新法令的机会。他任内首个重大立法是1784年印度法令,将重整东印度公司,监控公司职员,以免他们作出贪污行为。按照法令,将会有一个新的委员会监管东印度公司,和福克斯未获通过的印度草案不同,委员会成员将会由英皇任命。[注 16]法令通过后,皮特获选入委员会,而主席一职则由悉尼勋爵(Lord Sydney)出任。[注 16]为加强英国政府对印度的统治,孟买、马德拉斯两地总督的自主权遭到削减,而印度总督查尔斯·康沃利斯的权力则得到加强。1786年,悉尼勋爵进一步增强了总督的权力。

在内政方面,得到先前经验的皮特担忧自己能否成功改革国会。1785年,皮特引入一个废除26个腐败选区、轻微扩大选民范围的法令。[注 17]虽然皮特、福克斯都支持这个法令,但是这个法令仍然被下议院否决。[注 18]从此,皮特就再未提出过国会改革的法令。

 
詹姆斯·吉尔雷的讽刺漫画“偿还国债的新方法”里面,乔治三世和夏洛特皇后用国库的钱偿还王室债务,而小皮特还递上一个钱袋。

皮特忧虑的另一个国内问题是国债问题,政府债务因美国革命而大幅增加。为偿还债务,他开征新税、打击走私行为。1786年,他又引入偿债基金(Sinking fund)削减债务。每年超过预算的一百万英镑将会拨入一个基金,以累计利息,这笔基金最终会用在还债的用途上。考虑到政府最近举的债,这个系统在1792年得到了扩张。[注 19]

为减少法国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皮特寻求和欧洲大陆国家缔结联盟。1788年,英国和普鲁士荷兰结为三头同盟(Triple Alliance)。在1790年爆发的努特卡危机(Nootka Crisis)期间,皮特凭借着同盟的支持,迫使西班牙放弃对美洲西岸的领土主张。但这是同盟对英国的唯一好处。

1788年,乔治三世突然病倒,无法自控,病因不明。[注 20]如果君主无法执行他在宪法中的责任,国会可以选出一位摄政王。各派都一致认为,只有乔治三世的长子威尔士亲王乔治王子殿下适宜担任摄政王。然而,乔治王子是福克斯的支持者,如果他被宣布为摄政王,他肯定会罢免皮特。不过,乔治王子并没有担任摄政王的机会 - 国会把两个月的时间花在讨论一些技术性的问题,结果,乔治三世在1789年2月回复正常,刚刚获得通过的摄政法令(Regency Bill)顿时毫无作用。[参 9]

1790年大选后,执政党仍然在国会内占多数,皮特连任首相。1791年,皮特着手解决随着加拿大人口增长而来的问题。他引入了1791年构成法(Constitutional Act of 1791),将魁北克省一分为二,即主要为法国人居住的下加拿大和主要为英国人居住的上加拿大。1792年8月,乔治三世任命皮特为荣誉性质的虚职五港总督(Lord Warden of the Cinque Ports),在一年之前,国王曾询问过他,是否接受嘉德勋章,他婉拒了,推荐国王将勋章颁给长兄,约翰·皮特,第二代查塔姆伯爵[注 21]

法国大革命编辑

 
威廉·皮特

法国大革命爆发,促使自1785年皮特改革法令被否决后就再无提及的国会改革被再度提出。但改革支持者却很快被扣上激进主义者和法国革命党同谋的帽子。为打压激进主义运动,在1794年,皮特政府更控诉三人犯有叛国罪,却均未成功。国会着手立法,禁言改革支持者。编写诽谤国家的出版物的个人会遭到处罚,在1794年,人身保护令被暂停。其他打压激进主义运动的措施有煽動性集會法令(Seditious Meetings Act,限制个人在公众场合集会的权利)、1799年结社法(Combination Act 1799,限制支持国会改革的党社规模)。而皇家海军人手不足的问题,皮特则在1795年引入了名额制(Quota System)应对,作为对现行的强征制(Impressment)的补充。[注 22]

对法战争使得军费日益高昂,影响了英国经济。和后来的拿破仑时期不同,当时英国只有规模很小的陆军,只能通过海军和盟国的陆军抗衡法国。1797年,为免国库藏金量进一步下跌,皮特被迫禁止个人将纸币兑换为金币。英国在接下来的20年里,都在使用纸币。皮特更首次在英国开征所得税。新税弥补了间接税的损失,却打击了贸易。尽管他作出了种种努力,法国仍在战争中击败了第一次反法同盟的其他成员,同盟在1798年破裂。不久后,第二次反法同盟组成,成员包括英国、奥地利、俄罗斯和奥斯曼,再次未能击败法国。在1800年6月14日爆发的马伦哥战役中,法国险胜奥地利,同盟再次解散,英国被迫单独对抗法国。

辞任首相编辑

法国大革命引致由英国统治的爱尔兰王国出现了宗教和政治问题。1798年,爱尔兰民族主义者更揭竿而起,认为法国人会帮助他们推翻英国统治。[参 10]皮特深信,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是大不列颠合併爱尔兰为一个国家。在平定叛乱后,他进一步开展工作。1800年,联合法令获通过,两国合併。为确保爱尔兰国会会通过法令,英国政府賄賂了一些议员,让他们投赞成票。1801年1月1日,大不列颠和爱尔兰正式合併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吉尔雷的“光明磊落的辞职!”讽刺了皮特辞职一事。(绘于1801年)

皮特希望能通过消除政治上对天主教徒的各种限制,解放天主教,巩固统治。然而,乔治三世坚决反对解放天主教,还说这样做会违背他加冕时保护國教會的誓言。皮特无法说服他,在1801年1月16日辞职,[注 23]由他的政治盟友亨利·阿丁頓接替他,出任政府首脑。适逢乔治三世旧病复发,因此,阿丁頓不能获得正式任命。尽管皮特已经辞职,但是他仍暂代首相一职。1801年2月18日,皮特提出了年度预算。同年3月14日,乔治三世康复,皮特将权力交给阿丁顿。[注 24]

皮特支持新政府,但并不积极。他经常缺席国会会议,住在五港總督(Lord Warden of the Cinque Ports)的官邸沃尔默堡里。以前,他只会在夏末到沃尔默居住,辞职后他由春至夏都在沃尔默居住。

 
在吉尔雷的讽刺漫画“在死亡和医生之间的不列颠尼亚”(绘于1804年)中,皮特医生把阿丁顿医生踢出不列颠尼亚的病房。

在沃尔默期间,他参与了组织地方民兵的工作,以防法军入侵,被Trinity House任命为一个上校,同时兼任Trinity House(英格兰、威尔士等地一个管理灯塔的机构)的局长。除此之外,皮特还参与了修建圆型炮塔(Martello tower)、在罗姆尼湿地(Romney Marsh)开凿皇家军事运河(Royal Military Canal)。他租用了邻近的农地,在上面开辟小径,道边排上树木。皮特的甥女赫斯特·斯坦霍普贵女(Lady Hester Stanhope),帮他打点花园,是沃尔默的女主人。

法国分别在1799年和1801年迫使俄罗斯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承认法兰西共和国,而英国则和法国签署了亚眠条约法国大革命战争结束。1803年,英国和拿破仑法兰西帝国再起争端。尽管阿丁顿邀请了皮特加入内阁,但是皮特却改变初衷,转而加入反对党。执政党遭到皮特派和福克斯派的反对,失去多数地位。1804年4月末,阿丁顿见大势已去,决定辞去首相一职。[注 25]

再任首相编辑

 
中年皮特
 
在吉尔雷的讽刺漫画“陈年雪莉酒开瓶”(绘于1805年)中,皮特开了一瓶“谢里登酒”,空气中随即浮现出各种有恶意的字。

1804年5月10日,皮特再度任相。他原计划邀请福克斯加入政府。但是,计划遭到乔治三世反对,因此,皮特没有按照原计划行事。然而,不少以前支持皮特的人,包括阿丁顿,都加入了反对党。所以,他的第二次内阁,并没有第一那么强势。[注 26]

在皮特的努力下,英国加入了第三次反法同盟,除英国外,同盟的成员还包括奥地利、俄罗斯和瑞典。1805年10月,英国海军中将霍雷肖·纳尔逊,第一代纳尔逊子爵特拉法加战役中重创法西联合舰队,确立了此后英国海军的霸主地位。在伦敦市长的一场年度宴会上,与会者向皮特敬酒,称他为“欧洲救世主”,皮特则回应到:“感谢各位赞誉。但单独一个人是拯救不了欧洲的。英国凭着自身努力及信念自救,而我相信,英国将会以她的表率拯救欧洲。”[注 27]

经过两场大败(分别为1805年10月的乌尔姆战役和同年12月的奥斯特里茨战役)后,反法同盟再次破裂。皮特听到奥军在奥斯特里茨大败的消息后说:“卷起这幅欧洲地图吧,十年内它不会再有用了。”[参 11]

任内逝世编辑

奥军惨败的消息打击了皮特的健康。他自幼体弱多病,患有痛风,而他的病情更因酗酒恶化。他酗酒这个恶习,是自15岁起,遵照医嘱,每天喝一瓶波特酒造成的。[参 12]1806年1月23日,皮特逝世,死因疑似是胃及十二指肠潰瘍。他终身未婚,并无子女。[注 28]

皮特身后欠下四万英镑债务,但国会同意以他的名义,替他还清。国会更通过了一个动议,公开安葬皮特,并为他修建纪念碑。皮特生前的政敌福克斯也赞成这个动议。2月22日,他的遗体葬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参 13]接替皮特的是威廉·温德姆·格伦维尔,第一代格伦维尔男爵,后者促成了賢能內閣(阁员包括福克斯)。[注 29]

后世评价编辑

小威廉·皮特是一位有能力的首相,能够统领内阁。尽管他有时会受到内阁阁员反对,但他确立了首相在政府里的角色:各部门间的协调者及监管者。然而,因为乔治三世权倾朝野,所以皮特在政府里的影响力不是非常大。皮特之所以能够当上首相,全靠乔治三世支持,而不是靠民意和下议院支持。

皮特的成就之一是改善了政府自美国独立战争后,每况愈下的财政状况。他整理了国债,又改革税制,提高了征税效率。

 
爱丁堡乔治街皮特像

皮特的另一些内政计划没有成功。他未能改革国会、解放天主教,也未能禁止奴隶贸易(在他去世一年后,国会通过了1807年奴隶贸易法令(Slave Trade Act 1807),禁止了奴隶贸易)。曾为皮特作传的英国政治家夏伟林认为,未能禁止奴隶贸易是皮特政治生涯中最大的遗憾。海牙注意到,在皮特政治生涯末期,政治情势是容许提出废奴法令的。海牙觉得,皮特之所以错事良机,是因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海牙以为皮特的首相任期“测试了首相任期可以有多长。1783年至1792年间,每当皮特遇到了难题,他都能巧妙地解决问题。1793年后,皮特虽有决心,但仍显露出一点犹豫。1804年后,皮特被一系列的战争和反对声音拖垮了...”[注 30]

皮特私底下是商人、银行家托马斯·雷克斯(Thomas Raikes,1741年 - 1813年)的好友。雷克斯是法国大革命时期,英格兰银行(英国中央银行)的行长,为免银行的黄金储备流失,在储户取钱时,以纸币取代黄金。1797年2月26日,英格兰银行开始发行面值分别为一英镑和两英镑的纸币。

大众文化编辑

电影及电视劇集编辑

皮特在多部电影及电视劇集出现过。罗伯特·多纳特(Robert Donat)在1942年的传记电影《小皮特先生》(The Young Mr Pitt)中饰演了皮特。[参 14]在1994年的电影《疯狂的乔治王》中,皮特由朱利安·沃德姆(Julian Wadham)饰演。[参 15]在2006年的电影《奇妙恩典》(Amazing Grace)中,皮特由班奈狄克·康柏拜區扮演,电影描述了皮特和威廉·威伯福斯之间的友谊。[参 16]在電視處境喜劇《黑爵士》第三季中,皮特被誇張成一个少年首相,由西蒙·奥斯本(Simon Osborne)扮演。[参 17]在電視劇集《唐宁街10号》(Number 10)中,皮特由杰里米·布雷特饰演。

地点编辑

1788年,探险家亚瑟·菲利普澳大利亚发现了一条水道,并将之命名为皮特水道(Pittwater)。[参 18]悉尼中央商务区有一条街叫皮特街(Pitt St.)。而在悉尼城外,近温莎处,有两个小镇,一个叫皮特镇,另一个叫威尔伯福斯镇。位于威尔士的斯诺多尼亚国家公园(Snowdonia)中,有一块岩石叫皮特头(Pitt's Head)。北卡罗来纳州有一个縣叫皮特縣(Pittsboro),该州还有一个縣以小皮特的父亲为名,叫查塔姆縣。马来西亚槟城有一条街以他为名,當地华人俗称为椰角街英语Pitt Street, George Town。在香港九龙,有一条街以他为名,叫碧街

注腳编辑

  1. Hague 2005,p. 14
  2. Hague 2005,p. 19
  3. Ehrman 1984,p. 4
  4. Hague 2005,p. 30
  5. Hague 2005,p. 46
  6. Hague 2005,p. 89
  7. Hague 2005,p. 62 - 65
  8. Hague 2005,p. 71
  9. Hague 2005,p. 99
  10. Hague 2005,p. 124
  11. Hague 2005,p. 140
  12. Hague 2005,p. 146
  13. Hague 2005,p. 152
  14. 14.0 14.1 Hague 2005,p. 166
  15. 15.0 15.1 Hague 2005,p. 170
  16. 16.0 16.1 Hague 2005,p. 182
  17. Hague 2005,p. 191
  18. Hague 2005,p. 193
  19. Turner 2003,p. 94
  20. 现世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乔治三世患上当时还未发现的紫質症,这种病若无适当治疗,会使患者精神受到极大影响。
  21. Hague 2005,p. 309
  22. Ennis 2002,p. 34
  23. Hague 2005,p. 479
  24. Hague 2005,p. 484
  25. Hague 2005,p. 526
  26. Hague 2005,p. 529 - 533
  27. Hague 2005,p. 565
  28. Hague 2005,p. 578
  29. Hague 2005,p. 581
  30. Hague 2005,p. 590

参考来源编辑

  1. Charles Petrie, "The Bicentenary of the Younger Pitt", Quarterly Review, 1959, Vol. 297, pp. 254 - 265.
  2. Pitt, the Hon. William.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6-03.
  3. Spartacus Educational - William Pitt. Spartacus.schoolnet.co.uk. [201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2). 
  4. History - William Wilberforce (1759 - 1833). BBC. [2010-10-11]. 
  5.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edia - William Pitt, the Younger: Historical importance. Britannica.com. [2010-04-23]. 
  6. 10 Downing Street - PMs in history - William Pitt 'The Younger' 1783-1801 and 1804-6. Number10.gov.uk. [201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08). 
  7. Jeremy Black. George III: America' s Last King.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300117325. 
  8. Paul Kelly, "British Politics, 1783-4: The Emergence and Triumph of the Younger Pitt's Administration", Bulletin of the Institute of Historical Research, Vol. 54, Issue 129, pp. 62 - 78.
  9. Bruce E. Gronbeck, "Government's Stance in Crisis: A Case Study of Pitt the Younger", Western Speech, Fall 1970, Vol. 34, Issue 4, pp. 250 - 261.
  10. British History - The 1798 Irish Rebellion. BBC. 2009-11-05 [2010-04-23]. 
  11. Stanhope's Life of the Rt Hon. William Pitt, Vol. IV, 1862, p. 369.
  12. Marjie Bloy Ph.D. William Pitt the Younger (1759-1806). The Victorian Web. 4 January 2006 [2011-09-11]. 
  13. Cambridge Portraits from Lely to Hockne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8, No. 86.
  14. The Young Mr. Pitt. IMDb. [2012-06-15] (英语). 
  15. The Madness of King George. IMDb. [2012-06-15] (英语). 
  16. Amazing Grace. Amazinggracemovie.com. [2010-10-11]. 
  17. Dish and Dishonesty. IMDb. [2012-06-15]. 
  18. Pittwater's past. Pittwater Library - Pittwater.nsw.gov.au. [2010-10-11]. 

参考书籍编辑

进阶阅读编辑

  • Black, Jeremy. British Foreign Policy in an Age of Revolutions, 1783-93 (1994)
  • Cooper, William. "William Pitt, Taxation, and the Needs of War," Journal of British Studies Vol. 22, No. 1 (Autumn, 1982), pp. 94–103 in JSTOR
  • Derry, J. Politics in the Age of Fox, Pitt and Liverpool: Continuity and Transformation (1990)
  • Duffy, Michael. The Younger Pitt (Profiles In Power). Longman. 2000. ISBN 978-0-582-05279-6. 
  • Ehrman, J. P. W., and Anthony Smith. "Pitt, William (1759–1806)",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2004); online 2009; accessed 12 Sept 2011
  • Ehrman, John. The Younger Pitt (3 volumes). Constable & Co. 1969–1996. 
  • Jarrett, Derek. Pitt the Younge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 1974. ASIN B002AMOXYK. 
  • Mori, Jennifer. "William Pitt the Younger" in R. Eccleshall and G. Walker, eds.,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British Prime Ministers (Routledge, 1998), pp. 85–94
  • Mori, Jennifer. "The political theory of William Pitt the Younger," History, April 1998, Vol. 83 Issue 270, pp 234–48
  • Reilly, Robin. Pitt the Younger 1759–1806. Cassell Publishers. 1978. ASIN B001OOYKNE. 
  • Richards, Gerda C. "The Creations of Peers Recommended by the Younger Pitt,"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34, No. 1 (Oct., 1928), pp. 47–54 in JSTOR
  • Sack, James J. From Jacobite to Conservative: Reaction and Orthodoxy in Britain c.1760-183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does not see Pitt as a Tory
  • Sack, James J. The Grenvillites, 1801-29: Party Politics and Factionalism in the Age of Pitt and Liverpool (U. of Illinois Press, 1979)
  • Wilkinson, D. "The Pitt-Portland Coalition of 1794 and the Origins of the 'Tory' party" History 83 (1998), pp. 249–64
  • Pitt, William. The speeches of the Right Honourable William Pitt,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1817) online edition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約翰·卡文迪許勳爵
财政大臣
1782–1783
继任:
約翰·卡文迪許勳爵
前任:
波特蘭公爵
大不列颠首相
1783年12月19日 – 1800年12月31日
1800年联合法令
大不列颠爱尔兰
合并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前任:
約翰·卡文迪許勳爵
财政大臣
1783–1801
继任:
亨利·阿丁頓
前任:
諾斯勳爵
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
下议院领袖
1783–1801
新頭銜
联合王国首相
1801年1月1日 – 1801年3月14日
继任:
亨利·阿丁頓
前任:
亨利·阿丁頓
联合王国首相
1804年5月10日 - 1806年1月23日
继任:
格伦维尔勋爵
财政大臣
1804–1806
继任:
亨利·彼蒂勋爵
下议院领袖
1804–1806
继任:
查尔斯·詹姆斯·福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