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崎秀真

尾崎秀真(1874年11月21日-1949年11月15日)原名秀太郎,字白水,號古邨日本岐阜縣人,臺灣日治時期報刊編輯、主筆、漢詩詩人、記者[1]

尾崎秀真
尾崎秀真.jpg
尾崎秀真
原文名尾崎秀真
出生(1874-11-21)1874年11月21日
 大日本帝国岐阜縣加茂郡西白川村字河岐百番戶(今白川町
逝世1949年12月0日(1949歲-12-00)(75歲)
别名白水、古村、石翁、對石莊、讀畫書樓主人、讀石聞蘭室主人
职业報刊編輯、主筆、記者
配偶尾崎きと子(-1933年)
父母父:尾崎松太郎
母:太田久枝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尾崎秀真原名秀太郎,明治7年(1874年)11月21日出生於日本岐阜縣加茂郡西白川村字河岐百番戶(今白川町)的富農家庭。1886年5月,父親為響應「殖產興業」的政策[1],變賣田產成立「東加茂蠶絲組合」投入生絲產業[1][2],但因經營不善導致傾家蕩產[1]

1887年3月,尾崎自4年制尋常小學校畢業。後寄宿美濃關町(今关市)親戚塚原敬一的家中,一面就讀小學校高等科,一面向塚原學習醫術和漢詩文。1891年3月,尾崎自小學校高等科畢業,但因為家中無力讓尾崎繼續升學,只好待在塚原家自學。同年10月28日發生濃尾大地震,塚原家在震災中遭到摧毀,尾崎留在當地救護醫院任代診生,一邊救助罹難者,一邊儲蓄[1]

1892年,在居住於東京的叔父市三郎的引介下,尾崎自美濃前往東京工作,並寄宿於叔父在神田三崎町的住宅中。尾崎先是在墨田區的近藤醫院擔任藥局生,1893年起擔任周刊《醫海時報》的編輯,在此期間結識內務省衛生局局長後藤新平。1894年,甲午戰爭期間,後藤任「解雇軍夫救護會」檢疫事務官長,尾崎隨行進行救護事務。戰爭結束後,尾崎回到東京從依田學海學習漢詩,跟渡邊重石丸學習國學,與高崎正風學習和歌。在此期間尾崎與友人出資籌辦《新少年》雜誌,並籌組「桃太郎會」鼓勵青少年從事文學創作,並再次期間接觸篆刻[1]

南渡臺灣编辑

 
尾崎秀真書法,現存於艋舺龍山寺三川殿

1898年,《新少年》因經營困難,與另一家北隆館發行的雜誌《少國民》合併[1][3],但隨即尾崎便因理念不合辭去編輯工作,隔年進入《報知新聞》擔任記者[1]。1901年4月,由於尾崎熟諳漢文,在後藤新平的引薦下,前往臺灣擔任《臺灣日日新報》漢文部記者[1],並同時於私立臺北中學會教授漢文及書法[2]。1904年4月,接替籾山衣洲升任漢文版主筆[1][3]。1907年,尾崎與村木鬼空杉阪牛魔等人,發起了日治臺灣第一個篆刻印社「水竹印社」,推廣篆刻[1][3]。並時常在臺灣日日新報中,刊登篆刻作品及相關文章,提升讀者對篆刻鑑賞的認識及涵養。此外,尾崎也將自己私人收藏的印鑑印成印譜,贈與有意學習篆刻者,對於臺灣篆刻推廣不遺餘力[1]。1910年5月底,接任臺北中學會會長[2]

在報社任職期間,尾崎亦參與了許多公部門的任務。1911年,兼任臺灣總督府通信事務囑[4]。1922年4月,總督府欲編纂「新臺灣史」,尾崎參與修訂。然而後續因史料編纂委員會縮編,導致修訂工程於1924年中止。尾崎在寫下《罷官》一詩後離職,並自嘆此事為「日本學界之恥辱」[1]。儘管如此,尾崎仍憑一己之力,陸續發表《臺灣四千年史之研究》、《臺灣四十年史話》等研究,領域延伸至考古及原住民等研究[1]。待業一年多後,尾崎於1925年底起陸續出任臺灣總督府社會事業囑託、臺灣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會調查委員、臺灣美術展覽會評議員、臺灣博物館協會理事等職[1]。1929年秋擔任《臺灣日日新報》社常任監察[3]。同年臺灣總督府史料編纂委員會再次成立,尾崎再度受命擔任編纂委員[3]

1941年,次子秀實涉入「佐爾格間諜案」,秀真在審判期間多方奔走營救,但最終秀實仍於1943年3月29日被判死刑。接獲噩耗的秀真於10月搭乘郵輪富士丸返日探望秀實,但船隻遭到美軍潛艦擊沉,秀真在海上漂流9小時候方才獲救。1944年10月秀真返臺探望子女,秀實遭處決後,秀真終日自囚於書齋中[2]

1946年4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身為戰敗國國民的尾崎返回日本[5]。尾崎在臺約45年,期間除了回去日本本土幾次,僅在1915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至廈門視察,其餘時間都待在臺灣[1]。1949年11月15日病逝於岐阜縣自宅[2][5]

交流結社编辑

尾崎在臺期間與眾多文人交流結社,除1907年發起的「水竹印社」之外,1929年與石原幸作共組「趣味之會」。1935年夏天籌組「玉山印社」[1]。此外也參與「淡社」、「瀛社」等詩社[5]

住所编辑

尾崎最初是隻身來臺,後來舉家遷臺居住[3]。1904年4月起,寄居總督兒玉源太郎別墅的南菜園中。10月後,南菜園轉贈臺灣婦人慈善會,尾崎移居臺北城府前街。後來在兒玉總督的協助下,在南菜園附近自建屋舍,住宅自稱「讀古村莊」,並因此寫下《移家古亭村庄》[1]

家庭编辑

母親太田久枝據傳為敏達天皇之後,故其後代名字皆承襲母家的「秀」字[1]。父親尾崎松太郎為幕末國學者平田鐵胤的門人,師祖平田篤胤為日本神道教秀真文」知名學者,秀真後來也是因此自己改名為「秀真」。明治維新後,尾崎松太郎曾擔任西白川村村長[1]

兒子尾崎秀實秀樹皆為著名文字工作者。秀實後來成為知名共產主義者,後因涉入間諜案,於1944年被處以絞刑。在獄中書信中,秀實提到幼年居住於臺灣期間,父親秀真粗暴對待臺籍車伕的場景,而目睹此殖民地差別待遇的經驗,亦為他後來成為社會主義者的原因[4]。從相關文獻看來,儘管尾崎對臺灣相關研究相當投入,但仍有身為殖民者的優越感[4]

住所编辑

尾崎來臺後,於1904年4月起,寄居總督兒玉源太郎總督的別墅南菜園中。10月後,南菜園轉贈臺灣婦人慈善會,尾崎移居臺北城府前街。後來在兒玉總督的協助下,在南菜園附近自建屋舍,住宅自稱「讀古村莊」,並因此寫下《移家古亭村庄》[1]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葉碧苓. 日治時期推動臺灣篆刻的領軍人物:尾崎秀真(1874-1949) (PDF). 臺灣美術學刊. 2018: 19 [2022-01-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1-11). 
  2. ^ 2.0 2.1 2.2 2.3 2.4 葉碧苓. 尾崎秀真經營私立臺北中學會之研究 (PDF). 臺灣學研究. 2020, (26) [2022-02-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2-01). 
  3. ^ 3.0 3.1 3.2 3.3 3.4 3.5 森美根子. 臺灣日治時期的文人交流方式——以臺灣日日新報漢文版主筆・尾崎秀真為例. nippon.com. 2019-01-15 [2022-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0) (中文(繁體)). 
  4. ^ 4.0 4.1 4.2 鍾淑敏. 《臺灣日日新報》漢文部主任 尾崎秀真 (PDF). 臺灣學通訊. 2015, (85) [2022-01-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1-10). 
  5. ^ 5.0 5.1 5.2 白佳琳. 尾崎秀真在臺文化活動及漢詩文研究(1901-1946). 國立中興大學.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