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屈狐庸(?-?),,名狐庸,是申公巫臣的儿子[1],吴国行人

屈狐庸
狐庸
时代 春秋时期
申公巫臣

为吴行人编辑

前590年,楚共王继位,子重子反杀了申公巫臣的族人子阎子荡清尹弗忌以及连尹襄老的儿子黑要,并瓜分他们的家产。申公巫臣从晋国写信给子反和子重,发誓要他们疲于奔命而死。[2]申公巫臣向晋景公请求出使到吴国,他使得吴国和晋国通好,带去吴国的三十辆兵车中留下十五辆给吴国,送给吴国射手和御戎,教吴国人使用兵车,教他们安排战阵,教他们背叛楚国。申公巫臣又把自己的儿子屈狐庸留在那里,让他在吴国做行人。吴国从此开始进攻楚国及其盟国,子反和子重一年之内来回七次奉命带兵抵御吴国。[3][4][5]

聘晋编辑

前542年,吴王夷昧为了沟通吴、晋两国交往的道路,派屈狐庸到晋国聘问。赵武问屈狐庸:“季札最终能立为国君吗?诸樊死于巢之战戴吴为看门人所杀,上天似乎为季札打开了做国君的大门,他会怎么样?”屈狐庸回答说:“季札不会继位。这是两位君王的命运不好,不是为季札打开做国君的大门。如果上天打开了大门,恐怕是为了现在的国君吧!夷昧很有德行而且又合于法度,有德行就不会失去百姓,合于法度就不会办错事情。百姓亲附而事情有秩序,是上天为他打开大门的。最后保有吴国的,一定是这位国君的子孙。季札是保持节操的人,即便应该拥有国家,也是不愿做国君的。”[6]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经传集解·襄公三十一年》:狐庸,巫臣之子也,成七年適吴为行人。
  2. ^ 《左传·成公七年》: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杀巫臣之族子阎、子荡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子黑要,而分其室。子重取子阎之室,使沈尹与王子罢分子荡之室,子反取黑要与清尹之室。巫臣自晋遗二子书,曰:“尔以谗慝贪婪事君,而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罢于奔命以死。”
  3. ^ 《左传·成公七年》:巫臣请使于吴,晋侯许之。吴子寿梦说之。乃通吴于晋。以两之一卒适吴,舍偏两之一焉。与其射御,教吴乘车,教之战陈,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于吴。吴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马陵之会,吴入州来。子重自郑奔命。子重、子反于是乎一岁七奔命。蛮夷属于楚者,吴尽取之,是以始大,通吴于上国。
  4. ^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子反与子灵争夏姬,而雍害其事,子灵奔晋。晋人与之邢,以为谋主。扞御北狄,通吴于晋,教吴叛楚,教之乘车、射御、驱侵,使其子狐庸为吴行人焉。吴于是伐巢、取驾、克棘、入州来,楚罢于奔命,至今为患,则子灵之为也。
  5. ^ 《国语·楚语上》;王使巫臣聘于齐,以夏姬行,遂奔晋。晋人用之,实通吴、晋。使其子狐庸为行人于吴,而教之射御,导之伐楚。
  6. ^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吴子使屈狐庸聘于晋,通路也。赵文子问焉,曰:“延州来季子其果立乎?巢陨诸樊,阍戕戴吴,天似启之,何如?”对曰:“不立。是二王之命也,非启季子也。若天所启,其在今嗣君乎!甚德而度,德不失民,度不失事,民亲而事有序,其天所启也。有吴国者,必此君之子孙实终之。季子,守节者也。虽有国,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