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岳昕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14级本科生[1],是北大岳昕事件的当事人,也参与了佳士事件[2][3][4]自2018年8月至今,岳昕除有一次电视认罪外,一直处于失踪状态[5]

经历编辑

岳昕出生于北京一个中产之家。她中学时期即关心时事,优越的家境让她有充足的时间阅读和思考。在人大附中上高中时即曾为《南方周末》撰稿,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2016年秋,她作为北大交换生赴印尼留学。在印尼这一年,她发现即便实现宪政民主,社会矛盾和剥削依旧未能显著改变,这促使了她思想的“左转”。[6]

她曾作为志愿者到云南以礼河联合学校支教,因利用黄瓜上性教育课,在网络上引起过广泛讨论。[7]

北大岳昕事件编辑

2018年4月23日,参与“沈阳性侵案信息公开”事件的岳昕在自媒体发表一篇题为《致北京大学师生和北大外国语学院的一封公开信》的署名文章,称其连日来不断受到校方施压,并严重影响到日常的学习生活,进而造成其滞留家中无法返校,其母情绪崩溃,家庭关系紧张。她发文要求校方立即停止施压行为并消除此事带来的一切不良影响。但消息一经发出,立刻被自媒体运营方屏蔽[1]

佳士事件编辑

2018年7月29日,《北大学生就“深圳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的声援书》网络发表,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佳士事件中被捕工人,岳昕为声援书发起人。[8] 8月10日,沈梦雨和岳昕等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敦促警方释放所有被捕工人。[9] 8月13日下午,来自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左翼学生与佳士工人声援团会合,岳昕表示“現在我們至少有三四十個人”。[9]8月24日凌晨五点,警方对声援团驻地进行暴力清场,包括岳昕在内的五十余名工人和学生被拘捕。[10][11]

2019年1月21日,有媒体报道援引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的消息称:广东警方强迫岳昕等四名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录制认罪影片,并承认“做出违法行为”是“被激进组织洗脑”所致;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约谈了部分声援团成员,并要求其观看此“认罪视频”。[12]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北大教授性侵案事态升级:要求公开信息遭校方施压. 多维新闻. 2018年4月23日 [2018年4月2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4月24日). 
  2. ^ Javier C. Hernández. China’s Leaders Confront an Unlikely Foe: Ardent Young Communists. 纽约时报. 2018-9-28 [2018-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5). 
  3. ^ Jun Mai. Why Beijing isn’t Marxist enough for China’s radical millennial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Thursday, 24 May,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2). 
  4. ^ 凌紫塵. 專訪﹕北京大學畢業生岳昕. 亞洲週刊. 2018-09-09 [2019-0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1) (中文(香港)‎). 
  5. ^ 声援工人维权 北大学生岳昕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 2018-10-22 [2019-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4). 
  6. ^ 中国左翼青年的崛起和官方的打压. BBC. 2018-12-28 [2019-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6). 
  7. ^ 北大女生云南支教用黄瓜上性教育课. 人民网. 2015-10 [201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6). 
  8. ^ 叶宣. 北京高校左派学生高调声援深圳工人维权. 2018-07-30 [2019-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1). 
  9. ^ 9.0 9.1 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 [2018-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8). 
  10. ^ 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多名声援团成员失联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8-8-25. BBC中文网.
  11. ^ 深圳维权声援团遭清场 声援者失联. 美国之音. [2018-08-25] (中文). 
  12. ^ 深佳士工人聲援團:岳昕等4成員被迫拍認罪影片. 中央通訊社.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1) (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