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岳起满语ᠶᠣᡴᡳ穆麟德yoki,1750年-1803年),鄂濟氏,滿洲鑲白旗人。乾隆三十六年舉人,經保舉授為筆帖式。連續提升為戶部員外郎、翰林院侍講學士、詹事府少詹事。有「岳青天」之稱。著有《茅堂雜錄》。

生平编辑

奉天府時期编辑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升為奉天府尹。前任府尹貪贓枉法,岳起到任后,將官邸全部清潔了一次,曰:「不勿染其污跡也!」因此與剛昇為奉天將軍的前任府尹不和。第二年,岳起被擢為內閣學士。出任江西布政使,盡力為人民工作。正遇上水災,出行查勘淤塞堤道,落入水中而患病。乾隆帝下詔嘉獎他勤奮,准其卸任養病。

江蘇治漕運编辑

嘉慶四年(1799年),起用為山東布政使。不久,擢為江蘇巡撫,岳起廉洁正直,家中僮僕只有幾人,出外時屏退侍從的騎卒。他禁止歌姬舞女在游船上賣唱,無事不許宴請賓客、演劇,蘇州奢侈的風俗為之一變。岳起更上疏陳述漕運的弊端,曰:「京漕積習相因,惟弊是營。米數之盈絀,米色之純雜,竟置不問。旗丁領運,無處不以米為挾制,即無處不以賄為通融。推原其故,沿途之抑勒,由旗丁之有幫費;旗丁之索幫費,由州縣之浮收。除弊當絕其源,嚴禁浮收,實絕弊源之首。請下有漕各省,列款指明,嚴行禁革,俾旗丁及漕運倉場,無從更生觀望冀幸之心。」嘉慶帝下詔嘉獎他實事求事革除積弊。常州知府胡觀瀾結交前鹽政征瑞的僕役高柏林,向百姓勒捐修江陰的廣福寺。岳起上疏說他們雖然被罷官,還不足以服民心,請求將派征的二萬餘串錢命令二人分攤賠償,用來修蘇州官塘石路、橋道。山東丹徒知縣黎誕登暗示當地士紳列其政績上報,要求保留官職,實際上他並不稱職,因此,岳起彈劾罷免了他。

「賄賂」和珅编辑

岳起以清廉自居,絕不貪污,甚至連炭敬與冰敬火耗等額外收入都不要,再加上性格十分倔強,被權臣和珅笑稱為頑石。和珅大壽時,曾向岳起索賄,岳起以錦盒裝一堅石送給和珅,和珅收到後大叫:「頑石!頑石!」,當岳起從友人盈州知府王世瑜處聽聞和珅反應如此大時笑而不語。

兩江總督時期编辑

嘉慶五年(1800年),岳起代理兩江總督。彈劾南河工程官員庄剛、劉普等侵吞公款,營私舞弊,莫澐在任職之地屯積居奇,運貨到南河工程工地設店舖抬高售價而獲利。岳起依法辦理。對揚州關超出定額的稅銀不貪污,全部上繳京城。又核減江南和江西布政司耗羡的空款,將存留的銀上報戶部,這兩項內容經戶部討論后准予實行。

黃河治水编辑

嘉慶六年(1801年),上疏申請疏通、修筑毛城舖以下黃河河道及堤岸,上游水城洪河、下游蕭縣、碭山境內的河堰,并借公帑治水,分五年攤入地畝征收償還,嘉慶帝批准了這一意見。

病逝编辑

嘉慶六年(1803年),岳起入京朝見皇上,因病留在京城,代理禮部侍郎。正值孝淑睿皇后安葬于陵墓,因為奏折內措辭不當,革職留任。不久命免去代理的禮部侍郎,隨即病故。嘉慶深切地惋惜他,贈太子少保銜,按原職給予賞賜和撫恤。

岳起沒有兒子。嘉慶帝了解他的家產僅有房屋四間,田七十六畝。按照以往慣例,八旗人員去世后沒有繼承人的,其財產歸公。皇上因岳起家境清貧,將這點財產留下贍養他的妻子,如果妻子死了,便作為官府代管產業,用來作為祭掃、修整墳墓的費用。百姓感激岳起公正嚴明,稱他為“岳青天”,后來編成歌謠來贊頌他,以湯斌比之。

妻子编辑

岳起有一位嚴妻。岳起為江蘇巡撫時,一日親自到畢沅家抄家,晚上回家后,喝酒稍有些醉意,妻子喝他:「畢公耽於酒色,不保其家,君方畏戒之不暇,乃复效彼耶?」 岳起向她謝罪。岳起到京城后,沒有官邸居住,病死于寺廟之中,妻子始終以紡織為生。

參考資料编辑

  • 《清史稿 列傳一百四十六》
  • 岳起自傳《茅堂雜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