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休(472年-523年),字惠盛清河郡东武城县(今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北魏官员,清河崔氏的清河大房始祖。

目录

生平编辑

崔休是北魏御史中丞崔逞的玄孙,曾祖崔諲是刘宋青冀二州刺史,祖父崔灵和是刘宋员外散骑侍郎,父亲崔宗伯回到北魏,魏宣武帝元恪初年,被追赠为清河郡太守。崔休少年时孤苦贫穷,却能奋发自立,很有骨气。崔休被举荐为秀才后进入京城,与中书郎宋弁、通直郎邢峦志同道合成为知友。尚书王嶷钦佩崔休的声望,为自己的长子娶了崔休的姐姐,给崔休接济钱财,崔家家境因此有些好转。魏孝文帝元宏娶了崔休的妹妹为嫔,任命崔休为尚书主客郎。崔休又转任通直正员郎,兼任给事黄门侍郎。崔休喜好学习,博览书史,即便在处理政务或战争期间的空闲也书本不离手,既崇敬先辈贤达,又喜欢结交年轻英才,经常参与魏孝文帝身边的许多活动,受到的礼遇仅次于宋弁和郭祚等人[1][2][3]

太和十八年十二月辛亥(495年1月22日),魏孝文帝南征,以北海王元详尚书仆射,统管留后尚书台的事务,任命崔休为尚书左丞[4]。魏孝文帝在给崔休的诏书中说:“北海王年轻,不熟悉政务,各种政务就委托你了。”崔休改任长史,兼任给事黄门侍郎,参与制定礼仪。魏孝文帝曾经巡视从前的官府,找到旧帽子,题有“南部尚书崔逞制造”,回头对崔休说:“这是你家的旧事。”崔休后来跟随魏孝文帝南征。魏孝文帝返回京城途中巡查彭城,乘船游泗水,特下令崔休陪同饮宴,旁观者都以此为荣[5][3]

魏宣武帝元恪初年,崔休因为弟弟崔寅去世,祖父崔灵和又没有下葬,一再请求任勃海郡太守,于是就前往赴任。崔休为人磊落而严肃,擅于处理政务,一到任就镇压了一批豪强恶棍,而且广布耳目,调查侦缉奸贼强盗,辖区内的不法之徒都被擒拿剪除,百姓敬畏,盗贼不敢作恶,崔休以身作则严格约束下级,勃海郡达到了大治的局面。当时大儒张吾贵在崤山以东很有名气,各地的学者对他非常仰慕,常常有千余名弟子从远方来拜他为师。张吾贵学生太多,当地人容不下他们。崔休为这些学生出资提供饮食,很有礼的接待他们,学生们都圆满的学成而归,儒生们称颂崔休[6][7]

崔休后被调入朝担任吏部郎中,升任散骑常侍,暂时兼任选拔和任用的职务。崔休爱才好士,奖掖提拔了许多人。广平王元怀数次邀请崔休宴饮会谈,魏宣武帝责备崔休与诸王交游,免了崔休的官。崔休后担任龙骧将军洛州刺史,在洛州数年,以母亲年老为由请求离职,获得了允许。崔休不久代理幽州刺史,又被征召担任司徒右长史。崔休聪明能干,善于处理和裁决政务,幕府公事繁忙,公文和诉讼状堆满了桌案,崔休分析敏捷,批阅迅速,毫无积压和疑惑,加上崔休办事公平清正廉洁,非常受到当时舆论的称赞。崔休后又再度担任吏部郎中,加征虏将军冀州大中正,又升任光禄大夫,代理河南尹魏孝明帝元诩初年,崔休正式担任河南尹,加号平东将军,很快担任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进号安北将军,又升任安东将军青州刺史。青州九郡的百姓单𢶏、李伯徽、刘通等一千人,上书朝廷称颂崔休的德政,灵太后很满意。崔休在幽州和青州五六年,都是为政清白爱护百姓,政绩名声很显著,二州百姓缅怀和追思他的恩德[8][7]

崔休后被征召担任安南将军度支尚书,很快进号抚军将军七兵尚书,又转任殿中尚书。崔休在朝中久任要职,熟悉典章制度与礼仪法规,朝廷遇到疑议之时,经常要征询他的意见。诸位大臣互相说:“崔尚书提出了看法,我不会有不同的意见。”正光四年(523年),崔休去世,虚岁五十二。朝廷赐予帛五百匹,赠予车骑将军尚书仆射、冀州刺史,谥号文贞侯[9][7]

崔休年轻时懂得谦虚退让,对母亲也很孝顺恭谨。到当了尚书之后,儿子崔仲文娶丞相元雍第二女,女儿嫁给领军元乂庶长子秘书郎元稚舒,崔休倚仗着两家,志气略微改变,内心洋洋得意,轻视和欺负同僚。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都以元雍和元乂的缘故而畏惧崔休。当初崔休的母亲房氏希望把崔休的女儿嫁给自己的外孙邢氏,崔休不愿意,于是违背母亲的心愿,将女儿嫁给元乂的儿子,受到人们的非议[10][11]

住所编辑

崔休住所位于洛阳城东的昭德里,与尚书仆射游肇御史中尉李彪幽州刺史常景司农张伦比邻而居[12]

其他编辑

崔休从勃海郡太守被调入朝担任吏部郎时,为自己政绩考核之事有求于考功郎中封轨。封轨对他说:“法令是天下的标准,不能因为您是老朋友而损害它。”崔休感叹封轨能笃守正道[13][14][15]

北魏济南王元彧自小就与堂兄安丰王元延明、中山王元熙都以宗室的身份博通古史有文学才能而齐名,尚书郎范阳卢道将吏部尚书崔休说:“三人的才学虽然不分高低,但安丰王不善于辩论,中山王是非太多,都不如济南王风流儒雅[16][17]。”

济州刺史卢尚之曾打算将长女嫁给崔休的长子崔㥄,崔休为侄子崔长谦向卢尚之的次女求婚,崔休说:“家庭赖以维持的规则多由已婚妇女决定,我希望让一对姐妹分别作两个兄弟的妻子。”卢尚之为其情义而感动,就让两个女儿同日成婚[18]。崔休告诫儿子们说:“你们应该和崔长谦成为一家人,不要只做堂兄弟。如果不听我的话,鬼神也不会享用你们的祭祀。”崔休去世后,枕头中留有书籍,正如平生所告诫的那样,他的儿子们都遵从[19]

家庭编辑

高祖父母编辑

曾祖编辑

  • 崔諲,刘宋青、冀二州刺史

祖父编辑

父母编辑

  • 崔宗伯,北魏追赠清河郡太守
  • 房氏

兄弟姐妹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崔休,字惠盛,清河人,御史中丞逞之玄孙也。祖灵和,仕刘义隆为员外散骑侍郎。父宗伯,世宗初,追赠清河太守。休少孤贫,矫然自立。举秀才,入京师,与中书郎宋弁、通直郎邢峦雅相知友。尚书王嶷钦其人望,为长子聘休姊,赡以货财,由是少振。高祖纳休妹为嫔,以为尚书主客郎。转通直正员郎,兼给事黄门侍郎。休好学,涉历书史,公事军旅之隙,手不释卷,崇尚先达,爱接后来,常参高祖侍席,礼遇次于宋、郭之辈。
  2.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休字惠盛。曾祖諲,仕宋位青、冀二州刺史。祖灵和,宋员外散骑侍郎。父宗伯,始还魏,追赠清河太守。
  3. ^ 3.0 3.1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休少孤贫,矫然自立。举秀才,入京师,与宋弁、邢峦雅相知友。尚书王嶷钦其人望,为长子聘休姊,赡以财货,由是少振。孝文纳休妹为嫔。频迁兼给事黄门侍郎。休勤学,公事军旅之隙,手不释卷。礼遇亚于宋弁、郭祚。孝文南伐,以北海王详为尚书仆射,统留台事,以休为尚书左丞。诏以北海年少,百揆务殷,便以委休。转长史,兼给事黄门侍郎,参定礼仪。帝尝阅故府,得旧冠,题曰“南部尚书崔逞制”,顾谓休曰:“此卿家旧事也。”后从驾南行。及还,幸彭城,帆舟泗水,诏在侍筵,观者荣之。
  4. ^ 《资治通鉴·卷一三九·齐纪五》:辛亥,发洛阳,以北海王详为尚书仆射,统留台事;李冲兼仆射,同守洛阳。给事黄门侍郎崔休为左丞,赵郡王干都督中外诸军事,始平王勰将宗子军宿卫左右。休,逞之玄孙也。
  5.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高祖南伐,以北海王为尚书仆射,统留台事,以休为尚书左丞。高祖诏休曰:“北海年少,未闲政绩,百揆之务,便以相委。”转长史,兼给事黄门侍郎。后从驾南行。及车驾还,幸彭城,帆舟泗水,诏在侍筵,观者荣之。
  6.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世宗初,休以弟亡,祖父未葬,固求勃海,于是除之。性严明,雅长治体,下车先戮豪猾数人,广布耳目,所在姦盗,莫不擒翦,百姓畏之,寇盗止息,清身率下,勃海大治。时大儒张吾贵有盛名于山东,四方学士咸相宗慕,弟子自远而至者恒千馀人。生徒既众,所在多不见容。休乃为设俎豆,招延礼接,使肄业而还,儒者称为口实。
  7. ^ 7.0 7.1 7.2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宣武初,休以祖父未葬,弟寅又亡,固求出为勃海太守。性严明,雅长政体。下车先戮豪猾数人,姦盗莫不禽翦。清身率下,部内安之。时大儒张吾贵名盛山东,弟子恒千馀人,所在多不见容。休招延礼接,使肄业而还,儒者称为口实。入为吏部郎中,迁散骑常侍,权兼选任,多所拔擢。广平王怀数引谈宴。以与诸王交游,免官。后为司徒右长史,公平清洁,甚得时誉。历幽、青二州刺史,皆以清白称,二州怀其德泽。入为度支、七兵、殿中三尚书。休久在台阁,明习典故,每朝廷疑议,咸取正焉。诸公咸谓崔尚书下意处不可异也。卒,赠尚书右仆射,谥曰文贞。
  8.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入为吏部郎中,迁散骑常侍,权兼选任。休爱才好士,多所拔擢。广平王怀数引谈宴,世宗责其与诸王交游,免官。后除龙骧将军、洛州刺史。在州数年,以母老辞州,许之。寻行幽州事,徵拜司徒右长史。休聪明强济,雅善断决,幕府多事,辞讼盈几,剖判若流,殊无疑滞,加之公平清洁,甚得时谈。复除吏部郎中,加征虏将军、冀州大中正。迁光禄大夫,行河南尹。肃宗初,即真,加平东将军。寻除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进号安北将军。迁安东将军、青州刺史。青州九郡民单𢶏、李伯徽、刘通等一千人,上书讼休德政,灵太后善之。休在幽青州五六年,皆清白爱民,甚著声绩,二州怀其德泽,百姓追思之。
  9.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徵为安南将军、度支尚书,寻进号抚军将军、七兵尚书,又转殿中尚书。休久在台阁,明习典礼,每朝廷疑议,咸取正焉。诸公咸相谓曰:“崔尚书下意处,我不能异也。”正光四年卒,年五十二。賵帛五百匹,赠车骑将军、尚书仆射、冀州刺史,谥文贞侯。
  10. ^ 《魏书·卷六十九·列传第五十七》:休少而谦退,事母孝谨。及为尚书,子仲文纳丞相雍第二女,女妻领军元叉长庶子秘书郎稚舒,挟恃二家,志气微改,内有自得之心,外则陵藉同列。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皆以雍、叉之故,每惮下之。始休母房氏欲以休女妻其外孙邢氏,休不欲,乃违其母情,以妻叉子,议者非之。休有九子。
  11.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休少而谦退,事母孝谨。及为尚书,子仲文娶丞相高阳王雍女,女适领军元叉庶长子舒,挟恃二家,志气微改,陵藉同列。尚书令李崇、左仆射萧宝寅、右仆射元钦皆以此惮下之。始休母房氏欲以休女妻其外孙邢氏,休乃违母情,以妻叉子,议者非之。子㥄。
  12. ^ 《洛阳伽蓝记·卷第二·城东》:敬义里南有昭德里。里内有尚书仆射游肇、御史中尉李彪、七兵尚书崔休、幽州刺史常景、司农张伦等五宅。
  13. ^ 《魏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勃海太守崔休入为吏部郎,以兄考事干轨。轨曰:“法者,天下之平,不可以旧君故亏之也。”休叹其守正。
  14.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勃海太守崔休入为吏部郎中,以兄考事干轨。轨曰:“法者天下之事,不可以旧君故,亏之也。”休叹其守正。
  15. ^ 《北史校勘记·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二一》:崔休 入为吏部郎中以己考事干轨 南、北、汲、殿四本及魏书卷三二“己”作“兄”。百衲本及通志卷一四六封懿传作“己”。按 崔休传不言其有兄,疑作“己”是。今从百衲本。
  16. ^ 《魏书·卷十八·太武五王列传第六》:少与从兄安丰王延明、中山王熙并以宗室博古文学齐名,时人莫能定其优劣。尚书郎范阳卢道将谓吏部清河崔休曰:“三人才学虽无优劣,然安丰少于造次,中山皂白太多,未若济南风流沉雅。”
  17.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少与从兄安丰王延明、中山王熙,并以宗室博古文学齐名,时人莫能定其优劣。尚书郎范阳卢道将谓吏部清河崔休曰:“三人才学虽并优美,然安丰少于造次,中山皂白太多,未若济南风流宽雅。”
  18. ^ 《北史校勘记·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子愍字长谦幼聪敏济州刺史卢尚之欲以长女妻之休子㥄为长谦求尚之次女 张森楷云:“案尚之自欲以长女妻长谦,则不待求矣。玩下文‘欲令姊妹为妯娌’语,当是休以子㥄年长,为求尚之长女,而为长谦求尚之次女,于事情乃合。”按疑是“妻”下衍“之”字,“㥄”下脱“休”字。盖尚之自欲以长女妻休子㥄,而休复为长谦求尚之次女。
  19.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济州刺史卢尚之欲以长女妻之,休子㥄为长谦求尚之次女,曰:“家道多由妇人,欲令姊妹为妯娌。”尚之感其义,于是同日成婚。休诫诸子曰:“汝等宜皆一体,勿作同堂意。若不用吾言,鬼神不享汝祭祀。”休亡,枕中有书,如平生所诫,诸子奉焉。
  20. ^ 《魏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逞之内徒也,终虑不免,乃使其妻张氏与四子留冀州,令归慕容德,遂奔广固。
  21.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 初,逞之内徒,终虑不免,乃使其妻张氏与四子归慕容德于广固,独与小子颐在代京。
  22.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齐纪六》:魏主雅重门族,以范阳卢敏、清河崔宗伯、荥阳郑羲、太原王琼四姓,衣冠所推,咸纳其女以充后宫。
  23. ^ 沧州市文物局编. 《沧州出土墓志》.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7年8月: 十四–十六. ISBN 978-7-03-019523-4 (中文(中国大陆)‎). 
  24. ^ 赵超.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 天津市: 天津古籍出版社. 2008-07-01: 181–184. ISBN 9787806965030 (中文(繁體)‎). 
  25. ^ 《北齐书·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五》:娄太后为博陵王纳㥄妹为妃,敕中使曰:“好作法用,勿使崔家笑人。”
  26.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娄太后为博陵王纳㥄妹为妃,敕其使曰:“好作法用,勿使崔家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