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器(?-760年9月12日),深州安平县(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出自博陵崔氏的博陵第二房,唐朝官员。

生平编辑

崔器的曾祖崔恭礼相貌丰满壮硕,能饮酒超过一斗,贞观年间拜驸马都尉,娶唐高祖李渊之女馆陶公主,父亲崔肃然是平阴县县丞[1][2]

崔器有做官的才干,性格耿介缺乏变通,天宝年间考中明经,历任官职清廉谨慎。天宝六载(747年),崔器出任万年县县尉,一月后改任监察御史御史中丞宋浑担任东畿采访使时,引荐崔器担任判官。宋浑因为贪赃被流放贬到岭南,崔器也随着被贬。天宝十三年(754年),崔器在被赦免后出任京兆府司录,转任都官员外郎,外任奉先县县令[3]安禄山叛军攻克西京长安,崔器落入叛军,接受叛军的任命仍然担任奉先县县令。不久,叛军同党同罗背叛安禄山,叛军的长安守将安守忠张通儒一起逃亡藏匿。当时渭河一带的义军起兵,很快聚集党羽数万人。崔器害怕,将接受的叛军文书符印敕令一时全部烧毁,发文榜召集义军。等到渭河义军战败,叛军将领崔乾祐先镇守蒲州同州,派部下三十名骑兵捉拿崔器,崔器于是向北逃到灵武[4][5]

崔器一向和吕諲相互友善,吕諲引荐崔器出任御史中丞、兼任户部侍郎。崔器又跟随唐肃宗李亨前往凤翔,加礼仪使。唐军收复二京后,崔器出任三司使。崔器起草仪注,唐肃宗车驾回到西京长安,崔器命令陷落叛军的官员都站立于含元殿之前,脱帽去鞋,捶胸叩头请罪,以持刀卫兵环绕他们,又让扈从唐肃宗的百官都来观看。等到东京洛阳收复,崔器又命令陈希烈以下数百人依照长安的样式请罪。崔器性格阴险刻薄幸灾乐祸,又残忍少恩,迎合唐肃宗的旨意奏请将陷落叛军的官员全部依照法律处死。唐肃宗将要听从崔器的意见,三司使、梁国公李岘坚持上奏,坚持认为不可,于是依照六个等级给这些官员定罪,大多数人给予宽恕,只有陈希烈、达奚珣在独柳树下被斩首。之后萧华相州叛军中逃回,上奏说:“叛军中的官员重新被安庆绪驱赶胁迫到了相州,一开始听说广平王李豫奉诏宣布宽恕的命令,释放陈希烈以下的官吏,都互相说:‘我们受到国家如此对待,悔恨都来不及。’等到听说崔器定的刑罚太重,众人的心又动摇了。”唐肃宗说:“朕差点被崔器迷惑。”[6][5]

吕諲之后举荐崔器出任吏部侍郎御史大夫上元元年(760年)七月,崔器患脚肿病,一个多月后病情加重,闭上眼睛就看到达奚珣,崔器叩头说:“大尹不自由。”崔器身边的人问是什么意思,崔器回答说:“达奚大尹曾经向我伸冤,我没有答应他。”崔器像这样持续了三天,于七月丙辰(760年9月12日)去世[7][5][8]

家族编辑

子女编辑

  • 崔翊,同州澄城县县令[9]

孙子女编辑

  • 崔弘运,舒州录事参军[9]

曾孙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六十五》:崔器,深州安平人也。曾祖恭礼,状貌丰硕,饮酒过斗。贞观中,拜驸马都尉,尚神尧馆陶公主。父肃然,平阴丞。
  2. ^ 《新唐书·卷二百0九·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崔器,深州安平人。曾祖恭礼,尚真定公主,为驸马都尉,貌丰伟,饮酒至斗不乱。
  3. ^ 《新唐书·卷二百0九·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器有吏干,然性陷刻乐祸。天宝中,举明经,为万年尉。逾月,擢监察御史,中丞宋浑为东畿采访使,引为判官。浑坐赃败,器亦废,后为奉先令。
  4.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六十五》:器有吏才,性介而少通,举明经,历官清谨。天宝六载,为万年尉,逾月拜监察御史。中丞宋浑为东畿采访使,引器为判官;浑坐赃流贬岭南,器亦随贬。十三年,量移京兆府司录,转都官员外郎,出为奉先令。逆胡陷西京,器没于贼,仍守奉先。居无何,属贼党同罗叛贼,长安守将安守忠、张通儒并亡匿。又渭上义兵起,一朝聚徒数万。器惧,所受贼文牒符敕,一时焚之,榜召义师,欲应渭上军。及渭上军破,贼将崔乾祐先镇蒲、同,使麾下骑三十人捉器,器遂北走灵武。
  5. ^ 5.0 5.1 5.2 《新唐书·卷二百0九·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安禄山陷京师,器受贼署,守奉先。顷之,同罗背贼,贼将安守忠、张通儒亡去,渭上义兵且数万,器大惧,悉毁贼所署符敕,募众以应之。渭上军败,遂走灵武。素善吕𬤇,得为御史中丞、户部侍郎。肃宗至凤翔,兼礼仪使。二京平,为三司使。器草定仪典,令王官陷贼者,悉入含元廷中,露首跣足,抚膺顿首请罪,令刀仗环之,以示扈从群臣。器既残忍希帝旨,欲深文绳下,乃建议陈希烈、达奚珣等数百人皆抵死。李岘执奏,乃以六等定罪,多所厚貣。后萧华自贼中来,因言:“王官重为安庆绪驱胁,至相州,闻广平王宣诏释希烈等,皆相顾愧悔。及闻崔器议刑,众心复摇。”帝曰:“朕几为器所误。”后为吏部侍郎、御史大夫。上元元年病亟,叩头若谢罪状,家人问之,曰:“达奚尹诉于我。”三日卒。
  6.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六十五》:器素与吕諲善,諲引为御史中丞、兼户部侍郎。从肃宗至凤翔,加礼仪使。克复二京,为三司使。器草仪注,驾入城,令陷贼官立于含元殿前,露头跣足,抚膺顿首请罪,以刀杖环卫,令扈从群官宰臣已下视之。及收东京,令陈希烈已下数百人如西京之仪。器性阴刻乐祸,残忍寡恩,希旨奏陷贼官准律并合处死。肃宗将从其议,三司使、梁国公李岘执奏,固言不可,乃六等定罪,多所原宥,唯陈希烈、达奚珣斩于独柳树下。后萧华自相州贼中仕贼官归阙,奏云:“贼中仕官等重为安庆绪所驱,胁至相州,初闻广平王奉宣恩命,释放陈希烈已下,皆相顾曰:‘我等国家见待如此,悔恨何及。’及闻崔器议刑太重,众心复摇。”肃宗曰:“朕几为崔器所误。”
  7. ^ 《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六十五》:吕諲骤荐器为吏部侍郎、御史大夫。上元元年七月,器病脚肿,月余疾亟,瞑目则见达奚珣,叩头曰:“大尹不自由。”左右问之,器荅曰:“达奚大尹尝诉冤于我,我不之许。”如是三日而器卒。
  8. ^ 《旧唐书·卷十·本纪第十》:丙辰,御史大夫崔器卒。
  9. ^ 9.0 9.1 9.2 《范阳卢氏,埋骨檀山河南荥阳出土的晚唐卢缉墓志》, 《大众考古》 (01期), 2019年, (01期): 67–71 [2019-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