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弘度(?-?),一名[1],字摩诃衍博陵郡安平县(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出自博陵崔氏的博陵第二房,北周、隋朝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崔弘度的祖父崔楷是北魏司空,父亲崔说是北周敷州刺史。崔弘度体力过人,仪表魁梧,脸庞长满胡须非常奇伟。崔弘度性格严厉残酷,虚岁十七时,为北周大冢宰宇文护推荐为亲信,很快获授任都督,屡次升任大都督。当时宇文护的儿子中山公宇文训担任蒲州刺史,命令崔弘度跟随他。崔弘度曾经和宇文训登楼,到达上层,离地面四五丈,低头看地面,宇文训说:“可怕啊。”崔弘度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崔弘度突然跳下楼,到地面时毫发无伤。宇文训认为崔弘度勇武迅捷,大为称奇。崔弘度后来以战功获授任仪同,跟随周武帝宇文邕灭掉北齐,进位上开府,封邺县公,获得赐帛三千段,粟麦三千石,奴婢一百人,各种牲畜以千计算,很快又跟随汝南公宇文神举在范阳击败卢昌期[2][3]

周宣帝宇文赟即位后,崔弘度跟随郧国公韦孝宽进攻淮南。崔弘度与化政公宇文忻、司水贺娄子干到达肥口,南陈将军潘琛率领数千士兵来抵抗,双方隔河布阵。宇文忻派遣崔弘度告知潘琛利害,潘琛到晚上就逃跑了。北周军队进攻寿阳,降服南陈守将吴文立,崔弘度功劳最大,以前后功勋,进位上大将军,承袭了父亲崔说的爵位安平县公。到尉迟迥作乱时,崔弘度为行军总管,跟随元帅韦孝宽讨伐尉迟迥[4][5]。崔弘度招募长安几百勇猛之士作为别动队,遭遇的敌人无不溃逃。崔弘度的妹妹原本嫁给尉迟迥儿子为妻,等到攻破邺城,尉迟迥窘迫登楼,崔弘度径直跑到龙尾追赶他。尉迟迥弯弓将要射击崔弘度,崔弘度脱下头盔对尉迟迥说:“认识我吗?今天我们都是为了国事,不能顾私情。我以亲戚之情,严防乱兵,不允许侵犯侮辱。情况到了这种地步,应当早为自身考虑,你还等待什么?”尉迟迥把弓扔在地上,极力咒骂大丞相杨坚后自杀。崔弘度看着弟弟崔弘昇说:“你可以取下尉迟迥的人头。”崔弘昇就斩下尉迟迥的人头。当时行军总管照例应该封国公,崔弘度没有及时杀尉迟迥,致使尉迟迥说出恶毒的言语,因此降了一等爵位,为武乡郡公[6][3][7][8]大象二年十二月丁巳(580年12月27日),崔弘度进位上柱国[9][10]

开皇初年,突厥进犯,崔弘度以行军总管出兵原州抵抗。突厥退兵后,崔弘度进兵驻扎灵武郡,一个多月后返回,chur华州刺史。隋文帝杨坚替儿子秦王杨俊娶崔弘度的妹妹为王妃。开皇六年春二月乙未(586年3月9日),崔弘度升任襄州总管[11]。崔弘度一向尊贵,对待下属严厉,动辄责打,官吏百姓丧胆,听到崔弘度的声音无不颤栗。崔弘度所在之地,令行禁止,盗贼绝迹。开皇七年(587年),梁王萧琮来朝见,隋文帝以崔弘度为江陵总管,镇守荆州。崔弘度所率军队到达鄀州,萧琮叔叔太傅安平王萧岩、弟弟荆州刺史义兴王萧瓛等人害怕崔弘度袭击后梁,聚集当地居民叛乱,向南陈投降,崔弘度追赶不及[12][13][14][15][16][17]。南陈人害怕崔弘度,也不敢窥伺荆州。平定南陈的战役,崔弘度以行军总管跟随秦王杨俊出兵出襄阳道。到南陈平定后,崔弘度被赏赐五千段帛。高智慧等人等作乱,崔弘度又以行军总管的身份出兵泉门道,隶属于杨素。崔弘度与杨素官品一样而年纪较大,杨素常常恭敬对待。现在隶属于杨素,崔弘度心中非常不平,杨素的话大多不听,杨素也宽容对待他。返回后,崔弘度检校原州事,仍兼任行军总管防备胡人,无所俘虏而回,隋文帝非常尊敬他,又为河南王杨昭娶崔弘昇的女儿为王妃[18][19]

仁寿年间,崔弘度检校太府卿,自认为一家两位王妃,对人从不屈服,常常告诫自己的下属说:“做人应当诚实宽恕,不能欺骗。”大家都说:“是。”后来有一次吃,伺候的有八九人,崔弘度一一问他们说:“鳖的味道美吗?”人们害怕,都说:“鳖的味道美。”崔弘度大骂说:“奴才怎么敢欺骗我?你们根本没吃鳖,怎么知道它的味道美?”崔弘度把伺候的人都打了八十杖。府中部下百工见到此事的,无不流汗,再不敢隐瞒。当时屈突盖担任武候骠骑,也是严厉苛刻,长安人说:“宁饮三升,不见崔弘度。宁吃三升,不逢屈突盖。”然而崔弘度治家也像在官府一样,头发斑白的子侄,也经常被实行棍罚,家风严肃,被当时人称赞。不久,秦王妃因为犯罪被诛杀,河南王妃又被罢免废黜。崔弘度忧虑气愤,称病在家,各个弟弟与他分居,崔弘度更加不得志[20][21]

隋炀帝杨广即位,河南王杨昭成为太子,隋炀帝将要再度册立崔妃,派遣宫中使者去崔家宣布旨意。使者前往崔弘昇家,崔弘度不知道。使者返回,隋炀帝说:“崔弘度有什么话?”使者说:“崔弘度声称患病不能起来。”隋炀帝默然无语,册立崔妃的事情最终搁置。崔弘度忧虑气愤,不久后去世[22][23]

其他编辑

崔弘度的伯父崔谦在家中很严肃,言行举止遵循礼度,崔谦的儿子崔旷和崔弘度等人都遵守崔谦的遗训[24][25]

家族编辑

祖父母编辑

父亲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夫人编辑

  • 河南元氏,北魏任城王、吏部尚书、护军大将军、使持节、定州刺史、定州诸军事、尚书右仆射、雍州刺史、关右诸军事、尚书左仆射、尚书令、司空公、司徒公、太傅、录尚书、太师、黄越大将军、加九锡、谥文宣王元澄曾孙女,北魏东阿王、侍中、太常卿、使持节、恒州刺史、恒州诸军事、吏部尚书、尚书左右仆射、尚书令、司徒公、定州刺史、七州诸军事、太傅、谥文简公元顺孙女,北周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通直散骑常侍、太常卿、使持节、都督、大行台尚书、大司徒、秋官尚书、金州总管、八州诸军事、金州刺史、济北郡开国公拓跋迪长女[27]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文苑英华·卷九百四·周大将军崔说神道碑》:公讳说,字某,博陵郡安平县人也。昔者华阳之野,降龙首之神,烈山之都,启龟文之繇。匡周则盟津有会,佐夏则龙门始凿,西游则起家秦相,东入则载世齐卿,备乎史籍,可得言矣。   祖辩,中军将军、定州刺史。父楷,镇北将军、司马、烈侯,并厉风霜,俱张锋颖,邸史叠迹,官曹懔然。是谓鲍恢都官,百城振惧,葛丰握节,京师敛手。   公特禀英灵,偏钟山岳,雄姿俊茂,眉目疏朗。观虎于槛,龆发不惊;称象于船,胜衣能对。至于拉虎羁熊,摧斑碎掌,忘归繁弱,落雁吟猿,故得气盖关中,威申河外。解褐领军府录事,转谘议参军。时当涂失御,政在权门始凿论函谷之兵,即起韩陵之战。  太师贺拔胜作牧西荆,公为假节冠军将军、防城都督。夫南阳失守,卷甲奔梁;乐毅羁旅,犹思燕路。陈轸凄怆,终恋秦声;幸直和邻,言归旧国。授卫将军都督,封安昌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弘农克复,沙苑挥锋。进爵为侯,增邑并前一千一百户。信珪则更受司勋,谷璧则还输典瑞,铁马有河桥之战,戈船有汾水之兵。除京兆太守。移民下邑,未学边韶,走马章台,不同张敞。迁帅都督、持节、抚军、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寻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都官尚书、定州大中正。五曹秦事,有朱穆之忠;九品论人,见杨乔之直。改封安国县侯,增邑合前一千四百户,赐姓宇文,改名为说。汉王改娄敬之族,事重论都;魏后变程昱之名,恩深捧日。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窦宪连官,单于之宝鼎可致;张宽固位,渭桥之流星可识。攻木七工,既掌丘陵之赋;司会六典,乃均邦国之财。居官得人,于斯为盛。进爵为公,改封万年县,通前二千四百户,除陇州刺史都督陇州诸军事,陇坻路遥,秦川望远,邓仲华之不去,马文渊之愿归。寻除凉州刺史、总督河西甘瓜诸军事。地似伏龙,城如飞鸟,敦煌实录,宛在胸襟,玉门亭障,无劳图画,有马如羊,不以入厩,有金如粟,不以入怀。   柱国齐王,今上之介弟,龚行薄伐,问罪河阳,以公为行军长史,参谋帷幄。中军之司,既举魏绛;上卿之佐;实用荀林。以公方之,差无惭德。除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崇德、安义、建忠、九曲、安乐、三泉、伏流、周张、平泉、固安、蛮、通谷凡十三防御,熊、和、中三州黄芦、起谷、王晏、供超、牵羊、温狐、交河、大岭、避雨、木栅寺一十戍诸军崇德防主。宜阳上地,更有秦兵;熊耳山前,还逢积仗。用是连营函谷,猎骑黎阳,威振两河,名陵三晋。改封安平县公。淮阴一国,韩信之故人;户牖万家,陈平之乡里。公此衣锦,足为连类。建德四年正月十日,薨于长安之永贵里私第,春秋六十有四。诏赠敷、延、丹、绥、恒五州诸军事,敷州刺史,谥曰庄公,礼也。即以其年二月二十四日葬于京兆平原乡之吉迁里。北陵追远,大司马有赐绶之恩;西京赠行,冠军侯有诏葬之礼。呜呼哀哉!   世子仪同衍,生事以礼,死葬以礼,爱亲有王祥之孝,同气有姜肱之睦,百行之本,于斯备焉。况复松槚深沉,既封青石之墓,丘陵标榜,须勒黄金之碑。乃为铭曰:   华阳之神,厉山之祖。凤野匡周,龙门佐禹。日浴溟池,山浮海浦。甫穆霸国,营丘乐土。胤斯宗邑,承此壤土。移封东武,就君安阳。中军节目,镇北锋芒,商飙猎草,电火驱霜。公之轮奂,继体贞干。仪表丘墟,风神墙岸,孝有至德,忠能匡赞。不废横琴,无妨《奇支》案。既班三事,又贰六官。卫青受诏,韩信登坛。长城马窟,广武兵栏。军吏无犯,营民不寒,乃用六谋,乃论三策。城垒向背,星辰主客。剑起沈犀,弓开伏石。楚后让盟,秦君还璧。百龄危脆,千仞摧藏。诸侯地裂,边将星亡。轻车骑士,玄甲黄肠。社如齐地,庙似桐乡。铭功赞德,碑阙相望。
  2.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崔弘度字摩诃衍,博陵安平人也。祖楷,魏司空。父说,周敷州刺史。弘度膂力绝人,仪貌魁岸,鬚面甚伟。性严酷。年十七,周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亲信。寻授都督,累转大都督。时护子中山公训为蒲州刺史,令弘度从焉。尝与训登楼,至上层,去地四五丈,俯临之,训曰:“可畏也。”弘度曰:“此何足畏!”欻然掷下,至地无损伤。训以其拳捷,大奇之。后以战勳,授仪同。从武帝灭齐,进位上开府,邺县公,赐物三千段,粟麦三千石,奴婢百口,杂畜千计。寻从汝南公宇文神举破卢昌期于范阳。
  3. ^ 3.0 3.1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弘度字摩诃衍。膂力绝人,仪貌魁岸,须面甚伟,性严酷。年十七,周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亲信,累转大都督。时护子中山公训为蒲州刺史,令弘度从焉。尝与训登楼,至上层,去地四五丈,俯临之。训曰:“可畏也!”弘度曰:“此何足畏?”欻掷下,至地无所损,训大奇之。后以战功授仪同。从平齐,进上开府、邺县公。寻从汝南公宇文神举破卢昌期于范阳,郧公韦孝宽经略淮南。以前后勋进位上大将军。袭父爵安平县公。
  4. ^ 《北史·卷六十二·列传第五十》:隋文帝于是征兵讨迥,即以韦孝宽为元帅,阴罗云监诸军,郕国公梁士彦、乐安公元谐、化政公宇文忻、濮阳公宇文述、武乡公崔弘度、清河公杨素、陇西公李询、延寿公于仲文等皆为行军总管。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陈纪八》:甲子,坚发关中兵,以韦孝宽为行军元帅,郕公梁士彦、乐安公元谐、化政公宇文忻、濮阳公武川宇文述、武乡公崔弘度、清河公杨素、陇西公李询等皆为行军总管,以讨迥。弘度,楷之孙;询,穆之兄子也。
  6.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宣帝嗣位,从郧国公韦孝宽经略淮南。弘度与化政公宇文忻、司水贺娄子干至肥口,陈将潘琛率兵数千来拒战,隔水而阵。忻遣弘度谕以祸福,琛至夕而遁。进攻寿阳,降陈守将吴文立,弘度功最。以前后勳,进位上大将军,袭父爵安平县公。及尉迥作乱,以弘度为行军总管,从韦孝宽讨之。弘度募长安骁雄数百人为别队,所当无不披靡。弘度妹先适迥子为妻,及破邺城,迥窘迫升楼,弘度直上龙尾追之。迥弯弓将射弘度,弘度脱兜鍪谓迥曰:“相识不?今日各图国事,不得顾私。以亲戚之情,谨遏乱兵,不许侵辱。事势如此,早为身计,何所待也?”迥掷弓于地,骂大丞相极口而自杀。弘度顾其弟弘昇曰;“汝可取迥头。”弘昇遂斩之。进位上柱国。时行军总管例封国公,弘度不时杀迥,致纵恶言。由是降爵一等,为武乡郡公。
  7.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及尉迟迥反,弘度以行军总管从韦孝宽讨之,所当无不披靡。弘度妹先适迥子为妻。及破邺城,迥窘迫升楼,弘度直上龙尾追之。迥将射弘度,弘度脱兜鍪谓曰:“今日各图国事,不得顾私。事既如此,早为身计,何所待也?”迥掷弓于地,骂大丞相极口,自杀。弘度顾弟弘昇,使取迥头。进位上柱国。时行军总管例封国公,以弘度不时杀迥,纵致恶言,由是降爵一等为武乡郡公。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陈纪八》:崔弘度妹,先适迥子为妻,及鄴城破,迥窘迫升楼,弘度直上龙尾追之。迥弯弓,将射弘度。弘度脱兜鍪,谓迥曰:“颇相识不?今日各图国事,不得顾私。以亲戚之情,谨遏乱兵,不许侵辱。事势如此,早为身计,何所侍也?”迥掷弓于地,骂左丞相极口而自杀。弘度顾其弟弘升曰:“汝可取迥头。”弘升斩之。
  9. ^ 《周书·卷八·帝纪第八》:丁巳,以柱国邗国公杨雄、普安公贺兰謩、郕国公梁士彦、上大将军新宁公叱列长釜、武乡公崔弘度、大将军中山公宇文恩、濮阳公宇文述、渭原公和干子、任城公王景、渔阳公杨锐、上开府广宗公李崇、陇西公李询并为上柱国。
  10.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丁巳,以柱国邘公杨雄、普安公贺兰謩、郕公梁士彦、上大将军新宁公叱列长叉、武乡公崔弘度、大将军中山公宇文恩、濮阳公宇文述、渭原公和干子、任城公王景、渔阳公杨锐、上开府广宗公李崇、陇西公李询并为上柱国。
  11.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乙未,以上柱国崔弘度为襄州总管。
  12. ^ 《周书·卷四十八·列传第四十》:琮之二年,隋文帝又徵琮入朝。琮率其臣下二百馀人朝于长安。隋文帝仍遣武乡公崔弘度将兵戍江陵。军至鄀州,琮叔父岩及弟瓛等惧弘度掩袭之,遂虏居民奔于陈。
  13. ^ 《隋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十四》:上以琮来朝,遣武乡公崔弘度将兵戍之。军至鄀州,琮叔父岩及弟瓛等惧弘度掩袭之,遂引陈人至城下,虏居民而叛。
  14. ^ 《隋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十四》:崔弘度以兵至鄀州,瓛惧,与其叔父岩奔于陈。
  15. ^ 《北史·卷九十三·列传第八十一》:上以琮来朝,遣武乡公崔弘度 将兵戍之。军至鄀州,琮叔父岩及弟瓛等惧弘度掩袭之,遂引陈人至城下,虏居人而叛。
  16. ^ 《北史·卷九十三·列传第八十一》:崔弘度兵至鄀州,瓛惧,与其叔父岩奔陈。
  1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六·陈纪十》:隋主以梁主在外,遣武乡公崔弘度将兵戍江陵。军至都州,梁主叔父太傅安平王岩、弟荆州刺史义兴王瓛等恐弘度袭之,乙丑,遣其都官尚书沈君公诣荆州刺史宜黄侯慧纪请降。
  18.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开皇初,突厥入寇,弘度以行军总管出原州以拒之。虏退,弘度进屯灵武。月余而还,拜华州刺史。纳其妹为秦孝王妃。寻迁襄州总管。弘度素贵,御下严急,动行捶罚,吏人詟气,闻其声,莫不战栗。所在之处,令行禁止,盗贼屏迹。梁王萧琮来朝,上以弘度为江陵总管,镇荆州。弘度未至,而琮叔父岩拥居人以叛,弘度追之不及。陈人惮弘度,亦不敢窥荆州。平陈之役,以行军总管从秦孝王出襄阳道。及陈平,赐物五千段。高智慧等作乱,复以行军总管出泉门道,隶于杨素。弘度与素,品同而年长,素每屈下之。一旦隶素,意甚不平,素言多不用。素亦优容之。及还,检校原州事,仍领行军总管以备胡,无虏而还,上甚礼之。复以其弟弘昇女为河南王妃。
  19.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开皇初,以行军总管拒突厥于原州。还,拜华州刺史。纳妹为秦孝王妃。寻迁襄州总管。弘度素贵,御下严急,所在令行禁止,盗贼屏迹。梁主萧琮来朝被止,以弘度为江陵总管,镇荆州。陈人惮之,不敢窥境。以行军总管从秦孝王平陈,赐物五千段。高智慧等作乱,复以行军总管隶杨素。弘度与素品同,而年长于素,素每屈下之,一旦隶素,意甚不平。素亦优容之。及还,以行军总管检校原州事,以备胡。无虏而还。上甚礼之,复以其弟弘昇女为河南王妃。仁寿中,检校太府卿。
  20.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仁寿中,检校太府卿。自以一门二妃,无所降下,每诫其僚吏曰;“人当诚恕,无得欺诳。”皆曰:“诺。”后尝食鼈,待者八九人,弘度一一问之曰:“鼈美乎?”人惧之,皆云:“鼈美。”弘度大骂曰:“佣奴何敢诳我?汝初未食鼈,安知其美?”俱杖八十。官属百工见之者,莫不流汗,无敢欺隐。时有屈突盖为武候骠骑,亦严刻,长安为之语曰:“宁饮三升酢,不见崔弘度。宁茹三升艾,不逢屈突盖。”然弘度理家如官,子弟斑白,动行捶楚,闺门整肃,为当时所称。未几,秦王妃以罪诛,河南王妃复被废黜。弘度忧恚,谢病于家,诸弟乃与之别居,弥不得志。
  21.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自以一门二妃,无所降下。每诫其僚吏曰:“人当诚恕,无得欺诳。”皆曰:“诺。”后尝食鳖,侍者八九人,弘度问之曰:“鳖美乎?”人惧之,皆曰:“美。”弘度大骂曰:“佣奴!何敢诳我?汝初未食鳖,安知其美?”俱杖之八十。官属百工见之,莫不汗流,无敢欺隐。时有屈突盖为武候车骑,亦严刻。长安为之语曰:“宁饮三斗醋,不见崔弘度;宁灸三斗艾,不逢屈突盖。”然弘度居家,子弟班白,动行捶楚,闺门整肃,为当世所称。
  22.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炀帝即位,河南王为太子,帝将复立崔妃,遣中使就第宣旨。使者诣弘昇家,弘度不之知也。使者返,帝曰:“弘度有何言?”使者曰:“弘度称有疾不起。”帝默然,其事竟寝。弘度忧愤,未几,卒。
  23.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未几秦王妃以罪诛,河南王妃复被废,弘度忧恚,谢病于家。诸弟乃与之别居,弥不得志。炀帝即位,河南王为太子。帝将复立崔妃,遣中使就第宣旨。使者诣弘昇家,弘度不之知。使者反,帝曰:“弘度有何言?”使者曰:“弘度称疾不起。”帝默然,其事竟寝。弘度忧愤,未几卒。
  24. ^ 《周书·卷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七》:其居家严肃,动遵礼度。旷与说子弘度等,并奉其遗训云。
  25.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居家严肃,旷及说子弘度并奉其遗训云。
  26. ^ 倪, 润安, 《河北曲阳北魏崔楷墓的年代及相关问题》,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3年, (02期): 25–34 
  27. ^ 27.0 27.1 西安市文物稽查队编. 《西安新获墓志集萃》. 北京市: 文物出版社. 2016年2月: 44–45. ISBN 978-7-5010-4477-1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