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湜(671年-713年),字澄澜唐代定州人,因依附太平公主,遭到唐玄宗肅清,先天之變後被迫自殺

簡介编辑

崔湜出自博陵崔氏定著四房之一博陵安平房,宰相崔仁师孙,户部尚书崔挹子。與弟崔液崔澄崔涤皆有文才[1],每有家宴,自比王谢家。早年即擢进士,累转左补阙。预修《三教珠英》。有美姿,曾把自己的妻妾和兩個女兒都送給李隆基,“私侍太平公主”,還曾經和安樂公主通姦,也曾是上官婉儿的情人,依附武三思上官婉兒,由考功员外郎骤迁中书舍人兵部侍郎[2]。崔湜在天津桥上骑马吟诗道:“春游上林苑,花满洛阳城。”张说羡慕不已,说:“此句可效,此位可得,其年不可及也。”[3]崔湜、岑羲郑愔同時担任吏部侍郎,时人諷之:“岑羲獠子后,崔湜令公孙。三人相比接,莫贺咄最浑。”[4]

崔湜被贬为襄州刺史时,曾写信给意图政变夺位的中宗庶长子均州刺史谯王李重福,李重福亦赠以金带。李重福很快败亡。崔湜因此被弹劾犯下死罪,因张说和刘幽求说情,崔湜未被处罚。

先天二年七月三日,崔湜与太平公主同谋叛變[5]。左散骑常侍魏知古告密,玄宗先發制人,竇懷貞等伏誅後,崔湜跟右丞盧藏用被檢舉跟太平公主私通,判處流刑,崔湜流竄竇州(廣東省信宜縣),盧藏用流竄瀧州(廣東省羅定市南)。當時新興王李晉亦因罪被誅,臨刑歎說:“本謀此事,出自崔湜,今我就死而湜得生,何冤濫也!”途中,崔湜对卢藏用说:“家弟崔澄承蒙皇帝隆恩,或许还能获赦。”後有宫女元氏供认,崔湜曾谋划在赤箭粉(春藥)中下毒,打算謀弒皇帝。[6]

玄宗先天二年,崔湜在荊州湖北省江陵縣)途中於驿站自殺,時人皆以為張說陷害崔湜。[7]《全唐诗》存其诗39首,《全唐诗外编》补诗5首。

注釋编辑

  1. ^ 《载酒园诗话又编》:“初唐应制,千口一声,唯崔澄澜力自振拔,与崔(融›、李(峤)较,文翎锦翰中,一抟霄翮也。”
  2. ^ 《旧唐书》载:“时昭容上官氏屡出外宅,湜托附之。由是中宗遇湜甚厚,俄拜吏部侍郎,寻转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3. ^ 《新唐书·崔仁师传附崔湜传》
  4. ^ 《朝野佥载》·卷四
  5. ^ 《旧唐书》卷八:“先天二年七月三日,尚书左仆射窦怀贞、侍中岑羲、中书令萧至忠、崔湜、雍州长史李晋、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右羽林将军李慈等与太平公主同谋,期以其月四日以羽林军作乱。”《资治通鉴·二百一十卷》记载:“是时,(宰)相多太平公主之党,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谋以羽林兵诛之,使密言于上曰:‘窦怀贞、崔湜、岑羲皆因公主得进,日夜为谋不轻。若不早图,一旦事起,太上皇何以得安!请速诛之。臣已与幽求定计,惟俟陛下之命。’上(即唐玄宗)以为然。泄其谋于侍御史邓光宾,上大惧,遽列上其状。”
  6. ^ 《太平廣記》卷第二百四十“諂佞”二
  7. ^ 《旧唐书》载:“初,湜与张说有隙,(张)说时为中书令,议者以为(张)说构陷之。”

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