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建储

光绪二十五年(己亥年)十二月二十四日(1900年1月24日),训政的慈禧太后为早逝的同治帝过继宗室溥儁,號稱大阿哥。当时中西各界认为慈禧太后實為册封儲君,可能要迫使光绪帝禪位。故中国学界稱为己亥建储己亥立储[1][2][3]

1898年戊戌政变后,外界传闻中,被认为能取代光绪帝、继承皇位的三位宗室。从左至右,依次是载振溥伟溥儁[1]

前奏编辑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戊戌政变后,光緒帝近臣康有為逃亡海外,並對外宣稱握有光緒帝密詔,讓已宣佈訓政的慈禧太后感到懼怕,原已繼續推行的新政被迫中止。

慈禧太后对于光绪帝的处置,是当时中国政治关注的焦点。对是否废黜光绪帝,多有议论。1898年12月,《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莫理循在与上海濮兰德的通信中,莫理循即声称“光绪皇帝已被谋杀或将被谋杀,选定的继承人是端王年方十岁的孙子(当指溥儁,实为端郡王载漪儿子)”。除溥儁外,当时传闻的储君人选还有两人,一是载振(庆亲王奕劻长子),二是溥伟(恭亲王奕訢孙子,其父已过继他人)。现代研究者指两人年龄过大,均已成年,将影响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可能性。并认为,综合其它条件,溥儁是最优先的人选[1]:94、95。而在时局诡谲之际,湖北一地甚至出现假光绪帝案[4]

民国以后,有慈禧太后选择溥儁是因他的生母是桂祥之女,即慈禧太后侄女的说法[5]。现代研究者指出这是因《清史稿》误记“载漪福晋,承恩公桂祥女,太后女姪也”的缘故。其父载漪有记录的妻妾并没有与慈禧太后家族相关的人物[1]:93、94

立大阿哥编辑

中国学界一般认为,立溥儁「为大阿哥」的动议出于大臣荣禄。有学者认为,荣禄立大阿哥的建议论是为避免正式册封皇储,进一步加大废黜光绪帝的可能性。由于荣禄提出“为上嗣,兼祧穆宗(同治帝)”,故认为他有保留光绪帝正统名位的意图[1]:93

光绪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1900年1月24日),清廷以光绪帝名义颁诏,称其不能诞育子嗣,所以过继溥儁为同治帝子,“以绵统绪”。

朱谕:朕冲龄入承大统。仰承皇太后垂帘听政。殷勤教诲。鉅细无遗。迨亲政後。正际时艰。亟思振奋图强。敬报慈恩。即以仰副穆宗毅皇帝付托之重。乃自上年以来。气体违和。庶政殷繁。时虞丛脞。惟念宗社至重。前已吁恳皇太后训政。一年有余。朕躬总未康复。郊坛宗庙诸大祀。不克亲行。值兹时事艰难。仰见深宫宵旰忧劳。不遑暇逸。抚躬循省。寝食难安。敬溯祖宗缔造之艰难。深恐勿克负荷。且入继之初。曾奉皇太后懿旨。俟朕生有皇子。即承继穆宗毅皇帝为嗣。此天下臣民所共知者也。乃朕痼疾在躬。艰于诞育。以致穆宗毅皇帝嗣续无人。统系所关。至为重大。忧思及此。无地自容。诸病何能望愈。因再叩恳圣慈。就近于宗室中慎简贤良。为穆宗毅皇帝立嗣。以为将来大统之畀。再四恳求。始蒙俯允。以端郡王载漪之子溥儁继承穆宗毅皇帝为子。钦承懿旨。欣幸莫名。谨敬仰遵慈训。封载漪之子为皇子。以绵统绪。将此通谕知之[參 1]

同日,对内阁下旨,稱庚子年正月初一日(1900年1月31日)將由溥儁代表皇帝,祭祀大高殿奉先殿寿皇殿三处:

明年正月初一日。大高殿。奉先殿。寿皇殿三处。著派大阿哥溥儁恭代行礼[參 1]

《国闻备乘》亦记载:“戊戌训政之后,孝钦坚欲废立。(荣禄门下)貽穀闻其谋,邀合满洲二三大老,联名具疏,请速行大事。”當時有謠言稱,溥儁祭祀之後,光绪帝將效法清高宗禪讓故事,退位太上皇,由溥儁登基,改元“保慶”[5]

两道诏书,虽然外界认为代表着废黜光绪帝的可能性。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则在溥儁过继后,通告驻外使臣“我朝列圣家法,并无预立储君之事,此次皇上惟籲恳皇太后为穆宗毅皇帝立大阿哥为嗣,未尝言及建储。皇上建储,仍不免以讹传耳”[1]:93

1900年1月27日,上海电报局总办经元善领衔通电,要求光绪帝“力疾临御,勿存退位之思”,連署者有叶瀚马裕藻章炳麟汪贻年丁惠康沈荩唐才常经亨颐蔡元培黄炎培等1231位社會名流,同时发表《布告各省公启》,要求各省共同力争,“如朝廷不理,则请我诸工商通行罢市集议”。

光绪二十六年正月初五(1900年2月4日),光绪帝“谕内阁、前经降旨令崇綺充大阿哥师傅。在内授读。并派徐桐常川照料。现在大阿哥典学伊始。读书课程。关系紧要。著责成徐桐、崇绮、选择品学兼优二三员。据实保奏。候旨肬闲用。”正月初七(1900年2月6日),再度谕内阁,大阿哥将于正月二十七日(1900年2月26日)申刻入学读书[參 2]

废大阿哥编辑

不久义和团發動庚子拳亂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帝西逃,即“庚子西狩”。端郡王载漪等人随行[參 3]。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初七日(1900年8月31日),以端郡王载漪为军机大臣[參 4]

到了次月,政治局势发生转变。闰八月初二(1900年9月25日)下发的谕旨,对庚子拳亂相关的宗室王公、官员进行惩处。“端郡王载漪著从宽撤去一切差使。交宗人府严加议处。并著停俸”。闰八月初六(9月29日),仍命载漪、庄亲王載勛随扈[參 5]

九月二十三日(11月13日),再度下发谕旨,对端郡王载漪等人处罚。除革去载漪的爵职外。他与載勛均暂行交宗人府圈禁。预备军务平定后,发往盛京永远圈禁[參 6]。同年十月二十八日(12月19日),再发谕旨,“前有旨将载漪、载勋革去爵职。交宗人府圈禁。俟军事平定后。发往盛京圈禁。现在正将开议。不可任其自便。致贻口实。前在蒲州途次。已有旨令载漪、载勋毋庸随扈。即著锡良就近于蒲州将该革王等派员管束。俟回銮日。再行解京圈禁。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參 7]”  

载漪、溥儁父子被聯軍視為戰犯,後發配新疆,太后試圖废除光绪帝的企图,宣告完全破滅。

注释 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郭卫东. 《“己亥建储”若干问题考析》.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北京市: 北京大学). 1990, (1990年第5期): 94–100. ISSN 1000-5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6) (简体中文). 
  2. ^ 孙昉、孙向群. 《己亥建储与晚清政治危机》. 北方论丛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哈尔滨师范大学). 2009, (2009年05期): 75–79. ISSN 1000-354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5) (简体中文). 
  3. ^ 梁啟超《重印清議報全編廣告》:“謂本報為戊戌政變之信史可也,謂為己亥立儲之信史可也,謂為庚子國難之信史可也。”
  4. ^ 王刚. 《从“武昌假光绪案”看己亥建储前后的舆论和政局》. 清史研究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 2019, (2019年第3期). ISSN 1002-85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简体中文). 
  5. ^ 5.0 5.1 立嗣—废储—再立. 新浪网,来源:人民网. 2005-11-21 [2018-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9) (简体中文). 废储慈禧预定庚子年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举行光绪禅位典礼,改年号为“保庆”。但京师内外,议论纷纷[……]从上可以看出:慈禧亲手指定的三位皇位继承人——光绪帝载湉是亲胞妹的儿子,大阿哥溥儁是亲侄女的儿子,宣统帝溥仪是养女的儿子。这表明慈禧在爱新觉罗宗室中,挑选同叶赫那拉氏有关系之人,一代大清兴亡,系于懿亲宫闱!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五十七》
  2.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五十八》光绪二十六年庚子春正月[……]○戊申。谕内阁、前经降旨令崇绮充大阿哥师傅。在内授读。并派徐桐常川照料[……]○庚戌[……]○谕内阁、大阿哥于正月二十七日申刻入学读书[……]
  3.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六十九》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八月。乙酉[……]○上谕、此次西巡。事出仓猝[……]余自庄亲王载勋、端郡王载漪、载澜、载泽、溥伦、那彦图、桂祥、博迪苏、刚毅、苏噜岱、英年、奇克伸布、定昌业经随扈外[……]
  4.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六十八》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八月[……]○丙子[……]○以端郡王载漪为军机大臣现月[……]
  5.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七十》光绪二十六年。庚子。闰八月[……]○辛丑[……]○又谕、此次中外开衅。变出非常[……]庄亲王载勋、怡亲王溥静、贝勒载濂、载滢、均著革去爵职。端郡王载漪著从宽撤去一切差使。交宗人府严加议处。并著停俸。辅国公载澜、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均著交该衙门严加议处。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刑部尚书赵舒翘、著交都察院吏部议处。以示惩儆[……]○乙巳[……]○命端郡王载漪、已革庄亲王载勋随扈。现月[……]
  6.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七十三》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九月[……]○庚寅。谕内阁、此次肇祸诸臣[……]端郡王载漪著革去爵职。与已革庄亲王载勋均暂行交宗人府圈禁。俟军务平定后。再行发往盛京。永远圈禁。已革怡亲王溥静、已革贝勒载滢著一并交宗人府圈禁。贝勒载濂业经革去爵职[……]○军机大臣奏、奉旨将已革端郡王载漪等、发往盛京圈禁。惟洋人尚据该处。前往恐难保全。可否改予处分。得旨、载漪、载勋、均著暂行交宗人府圈禁。俟盛京平定后。仍遵旨发往盛京。永远圈禁。[……]
  7. ^ 《清实录·光绪实录·卷之四百七十四》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冬十月[……]○丙寅。谕军机大臣等[……]○又谕、前有旨将载漪、载勋、革去爵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