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巴利三藏

(重定向自巴利聖典
泰国某寺庙陈列的巴利三藏
Pipal.jpg
初期佛教
佛學概論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题

Buddhism dham jak.svg
上座部佛教

佛學概論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題

巴利聖典

    律藏    
   
                   
經分別 犍度 附隨
               
   
    經藏    
   
                                
長部 中部 相應部
                     
   
   
                           
增支部 小部
                           
   
    論藏    
   
                             
法集
分別
界論
人施
設論
論事 雙論 發趣論
                       
   
         
 

巴利三藏巴利語Tipiṭaka;英語:Pāli Canon),在漢地又作巴利文大藏經南傳大藏經巴利聖典,指錫蘭上座部所傳用巴利語寫成之佛教三藏[1],是早期佛教經典的結集[2]

經藏部分分為五部:《長部》或稱《長尼柯耶》,《中部》或稱《中尼柯耶》,《相應部》或稱《相應尼柯耶》,《增支部》或稱《增支尼柯耶》,《小部》或稱《小尼柯耶》。前四部相當於漢傳的《阿含經》,但經數與內容較一致的只有雜阿含經,其他阿含與其他尼柯耶經數出入較大。漢傳對應小部的經典只有《法句經》等零星的經文[3]

巴利三藏分为律藏经藏论藏三大部分[4]南傳佛教認為這些都是「佛語」。

  1. 律藏,是有关佛教教规和戒律的经文汇编,分为《经分别》、《犍度》和《附随》三部分。
  2. 经藏,是佛陀宣传教义的经文汇编。为五部尼迦耶:《长部》、《中部》、《相应部》、《增支部》和《小部》。
  3. 论藏,为有关总结和阐述各种佛教教义或概念的经文汇编。其中有七部:《法集论》、《分别论》、《界论》、《人施设论》、《论事》、《双论》和《发趣论》,经文通常用教义对答形式描述。

上座部佛教認為論藏阿毘達磨用更深入更仔細更精確的方法說明佛法,《巴利律藏》小品五百〔結集〕犍度記載佛教第一次結集就有結集論藏阿毘達磨[5],《巴利律藏》附隨第3卷記載佛宣說了包含論藏阿毘達磨在內的三藏[6]中部32經中部69經長部34經增支部3集141經增支部3集142經增支部3集143經增支部6集60經增支部10集98經記載在世時佛教就有論藏阿毘達磨本生經第1卷記載釋迦牟尼佛前世還是菩薩時曾經追隨憍陳如佛、弗沙佛、迦葉佛出家學習論藏阿毘達磨菩薩後第四七日後花了七天在菩提樹之西北方的「寶之家」思考論藏阿毘達磨的內容[7],《法句經‧故事集》記載佛將論藏阿毘達磨傳給舍利弗並指示舍利弗將論藏阿毘達磨傳給其他弟子[8]

藏外文獻编辑

南傳佛教文獻的主體為「佛語」——三藏藏外文獻英语Paracanonical texts (Theravada Buddhism)是指巴利三藏結集后各种巴利语佛教典籍。主要是注释、历史、概要、诗歌等著作。其中包括《导论》、《藏论》、《弥兰陀王问经》、《岛史》、《大史》、《小史》、《清净道论》、《入阿毗达摩论》、《未来史》等。三藏的註釋書稱為義註(Atthakatha);註釋的註釋,稱為復註(Tika);復註的註釋,稱為復復註(Anutika)。

成书年代编辑

釋迦佛入滅後三個月的一個雨安居時,由阿闍世王主持第一次結集,此次結集由大迦葉尊者提問,優婆離尊者回答問題誦出律藏之後阿難尊者回答問題誦出經藏,五百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巴利三藏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以大迦葉尊者為首的五百阿羅漢第一次結集論藏阿毗達摩的論母(Màtikà)放在《小部》。第三次結集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法集論》(Dhamma-saṅganī)、《分別論》(Vibhaṅga)、《界論》(Dhātu-kathā)、《人施設論》(Puggala-paññatti)、《論事》(Kathā-vatthu)、《雙論》(Yamaka)、《發趣論》(Paṭṭhāna)最後定型,以目犍連子帝須為首的一千阿羅漢共同認證包含上座部佛教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巴利三藏內容全都正確沒有錯誤。在經過印度本土的第二及第三結集後,約佛滅二百年時, 阿育王派其子摩哂陀尊者及僧團帶了三藏入斯里蘭卡。

约西元前一世紀末,因為錫蘭僧團中的長老有鑑於國內曾發生戰亂,擔心早期流传下来的教典散失,由以坤德帝沙长老为首的大寺派(又稱為摩诃毗诃罗住部)的五百名阿羅漢長老,於斯里蘭卡中部馬特列地區的阿卢迦寺举行南傳佛教历史上的第四次结集,會誦集結三藏教典,並以僧伽羅文字將經典寫在貝葉上成書,首次將三藏集結成書面。[9]

在公元五世紀,覺音尊者到錫蘭大寺學習,將僧伽羅語的五部尼柯耶轉譯為巴利語及作注釋。在覺音所作巴利文版本流行之後,僧伽羅文版本失傳,沒有被保留到今天。

第五次結集時兩千四百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彌蘭王問經》和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第五次結集後包含《彌蘭王問經》和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內容被刻在七百二十九塊大理石上放進緬甸曼德勒(Mandalay)的固都陶佛塔(Kuthodaw Pagoda)。 第六次結集[10]時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2500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彌蘭王問經》和論藏阿毘達磨在內的巴利三藏和註釋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11]

版本编辑

巴利文經典最初是口傳的。上座部佛教流传國家氣候潮濕,不利于寫本的保存。巴利文大藏經從15世紀後期才開始全部寫下來,18世紀之前的寫本能保存到現在的很少。[12]目前發現最早的巴利文經典是在緬甸出土的20片金箔的貝葉經,年代是5世紀中、後期。[13][14]

巴利文版编辑

最早的印刷本1900年在緬甸出版,38卷。比較容易獲得的巴利文版本有:

  • 巴利聖典協會(Pali Text Society,PTS)版:1877年─1927年間,英國學者戴維斯英语Thomas Rhys Davids於倫敦成立「巴利聖典協會」,將大部分巴利文聖典羅馬化轉寫出版,57卷,含索引。1952年巴利聖典協會陸續出版巴利三藏用語索引。巴利聖典協會版本廣為學術界引用。
  • 泰國版,1925-28年,45卷,比巴利聖典協會版錯誤少。
  • 緬甸仰光第六次集結英语Sixth Buddhist council,1954-1956年,40卷,錯誤更少。
  • 斯里蘭卡版,1957?-1993年,58卷,含僧伽羅語翻譯。佛教倫理雜誌提供下載,校對未完成,有可搜索版鏈接。

譯本编辑

有多種譯本,包括僧伽羅語泰語日語漢語。日本於1935年至1941年,由高楠博士功績記念會將巴利聖典協會出版之巴利三藏翻成日文出版,名為南傳大藏經。台灣於1990年至1998年,由高雄元亨寺漢譯南傳大藏經編譯委員會,由日文版翻譯成中文,刊行漢譯南傳大藏經[15]。漢譯南傳大藏經包括了巴利三藏與藏外文獻。莊春江有漢譯四部,並與北傳阿含經對照 [16]

英語法語德語翻譯尚不完整。经藏英譯本包括巴利聖典協會出版的英譯本,巴利聖典協會會長對其表示不滿[17]。菩提比丘等人後來再度英譯《相應部》、《中部》、《長部》[18][19][20],以及Nyanaponika 選譯《增支部》[21]

漢語現代新譯编辑

現代白話譯文编辑

在近現代,漢地嘗試用現代白話翻譯巴利三藏。最早是國學大師湯用彤翻譯的《南傳念安般經》,未引起社會注意。後法舫法師新譯《三寶經》、《吉祥經》等,又有巴宙、郭良鋆、黃寶生、韓廷傑、鄧殿臣、了參法師、莊春江等人先後參與新譯巴利三藏部分經典。

臺灣高雄元亨寺組織「南傳大藏經編譯委員會」,从日文譯版巴利三藏轉譯為漢文,但此版《漢譯巴利語三藏》被指錯譯較多。

最權威者當屬始於2006年香港志蓮淨苑巴利文翻譯組和阿律樓陀三藏長老合作譯版,与2012年北京大學段晴教授和泰國法勝大學合作譯版《漢譯巴利三藏·經藏·長部》。

新音譯方案编辑

自稱傳承自大寺派的緬甸帕奧禪林瑪欣德於2002年主張推行巴利三藏專有名詞新譯方案,并於2012年組織中國佛教協會南傳工作委員會出台《中国上座部佛教专有名词巴利音译规范表》,爲瑪欣德的中国大陆、台湾等南傳上座部佛教團隊漢語教學所採用。方案使用現代漢語發音對應巴利語轉譯,如:喬達摩(巴利語Gotama),2002年提出巴利語新譯爲茍達馬,2012年規範新譯為果德瑪;比丘(巴利語bhikku)新譯為比庫[22][23]

該方案一經發佈,批評聲音也甚多。有報道表示這樣的規範“沒有必要”,“不知所云,让人看了莫名其妙”[24]。在佛教中也不乏批評聲音,如有人指出《阿含經》說“如世人之所知,我亦如是說。所以者何?莫令我異於世人。”佛陀主張名稱與世間流傳的應該盡量一致,不應標新立異。還有人質疑瑪欣德的做法,認為其從最初的法名馬興德改成瑪欣德,又將佛陀的名字從喬達摩改成“果德瑪”,是用心不純[25]。故至今並未得到中國佛教界的一致認同和全面採用。

參考文獻编辑

  1. ^ Richard Francis Gombrich英语Richard Gombrich. Theravāda Buddhism: A Social History from Ancient Benares to Modern Colombo (PDF). London, England: Routledge. 2006: 3. ISBN 9-78-0-203-01603-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5). 
  2. ^ Harvey, Peter. An Introduction to Buddhism: Teachings, History and Practic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05-25: 3. ISBN 978-0-521-31333-9. 
  3. ^ Nalinaksha Dutt. Buddhist Sects in India.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 1998-01-01: 137–139. ISBN 978-81-208-0428-9. 
  4. ^ Tipitaka outline (PDF). 
  5. ^ 巴利律藏》小品五百〔結集〕犍度:http://tipitaka.sutta.org/canon/vinaya/c%C5%AB%E1%B8%B7avagga/pa%C3%B1casatikakkhandhaka%E1%B9%83
    http://tripitaka.cbeta.org/N04n0002_021
    第十一 五百〔結集〕犍度
    此律結集時有五百比丘,不多亦不少,故名此律結集為五百〔結集〕。
    此犍度有二十三事。攝頌曰:
    佛陀涅槃時     長老名迦葉
    為護持正法     以告比丘眾
    在波婆旅途     須跋陀羅言
    於非法興前     先結集正法
    五百人缺一     則亦選阿難
    洞窟雨安居     結集法與律
    律問優波離     經問賢阿難
    勝者之弟子     以結集三藏
    小小戒異論     隨所制而住
    不請問.及踏    行禮.不請求
    女人之出家     信故懺惡作
    富蘭那.梵壇    有憂陀延那
    與彼諸侍女     如此多敝衣
    上覆及褥覆     地上之敷具
    拭.雜巾.混泥   以名阿難者
    始得有千衣     恐懼於梵壇
    且得於四諦     五百自在者
    名五百結集
  6. ^ 巴利律藏》附隨第3卷: http://tipitaka.sutta.org/canon/vinaya/pariv%C4%81ra/samu%E1%B9%AD%E1%B9%ADh%C4%81nas%C4%ABsasa%E1%B9%85khepo
    http://tripitaka.cbeta.org/N05n0003_003
    一切眾生之慈愍者,一切有情之最尊者,獅子之鴦耆羅娑釋迦牟尼,宣說三藏,有經、及大功德之律。
  7. ^ 本生經第1卷. 燃燈世尊之後,經一阿僧祇劫,憍陳如佛出世。佛行三度弟子之集會。第一集會一兆人,第二集會百億人,第三集會九億人。爾時菩薩為轉輪王,名甚勝者。向佛及一兆比丘眾行大施食。佛向菩薩預言:「汝未來世,當得作佛。」彼聞佛說法,以國事托付大臣等而出家。彼學三藏,得八定及五神通,修禪不怠,生梵天界。

    此佛之後,有弗沙佛之出世。此佛亦三次行弟子之集會,第一集會六百萬,第二集五百萬,第三集三百二十萬比丘。爾時菩薩名已勝者王,棄大王國,於佛處出家。學三藏,為大眾說法,完成戒波羅蜜,佛亦與彼豫言。

    此佛之後,有迦葉佛之出世。佛亦有一次弟子之集會,集三萬之比丘。爾時青年菩薩名光護,通達三種吠陀奧義,善知地上與天界,為陶器師作瓶之友。彼與其友俱詣佛所,聞法話而出家,精進努力,修學三藏,遂行大小義務,為佛教添加光彩。佛亦授彼豫言。

    於第四七日間,天人等在菩提樹之西北方設「寶之家」,佛於此處結跏趺坐,詳察導人入涅槃及一切物根源之阿毘曇藏,經過七日。其後通阿毘曇諸人為兩種說明,即:「寶之家乃作寶之家,或謂佛會得七論之處為寶之家。」此二說明,於此處皆為相應,兩者均可採用。自此以來,其處被稱之為「寶家之祠」。
     
  8. ^ 《法句經故事集》:有一次,佛陀在舍衛城時,接受外道的挑戰,而展現了雙料神通 。事後,佛陀到忉利天講授三個月的阿毗達摩(論),往生兜率天的摩耶夫人也來聽佛陀說法。聽完佛陀的說法後,摩耶夫人、眾多天神和婆羅門都證得初果。
    這時候,舍利弗尊者在舍衛城結夏安居,佛陀指示舍利弗向其他比丘講解阿毗達摩舍利弗尊者就利用三個月結夏安居期間講完一整部的阿毗達摩
  9. ^ 佛说教法第四次结集
  10. ^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 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之2500個僧團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2500個僧團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優婆離阿難
  11. ^ 《馬哈希尊者傳》
    【第三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三會期,始於1955年4月28日,於1955年5月28日結束。除了布薩日等,合誦了《增支部》 (Aṅguttara Nikāya),含 1,651 經,共 9,557 頁。

    在第一次結集時,《增支部》只誦了 120 回。但因為現在是誦讀(pathaka)的時代,持誦僧團(bhāranatthāraka saṅgha)決定增加合誦的次數至210回。於是,從5月30日至7月2日,大會也合誦了六冊共 2,302 頁的阿毘達摩藏。因此,在這會期, 他們共誦了11,859頁。

    在這會期,合誦比丘大家一致推舉柬埔寨僧王(Samdach Preah Mahā Sumedhādhipati C.N. Jotaññāno, Agga Mahā Paṇḍita) 和寮國僧王(Samdach Phrabuddhajinoros, saklamahāsaṅgha Pāmokkha)作為第六次結集的主席。

    【第四會期】:

    第四會期始於 1955 年 12 月 16 日。合誦比丘誦念阿毘達摩《發趣論》(Patthāna),除了布薩日和獨立日外,為期 54 天,於 1956 年 2 月 16 日結束。

    超過 600 位合誦比丘出席,並推舉泰國僧伽領導(Samdej Phra Vanarat Kittisobhana)為主席。

    在這會期,合誦了阿毘達摩的 5 冊《發趣論》共 2,686 頁,以及 6 冊共 2,299 頁的十五部佛典:《小誦》、《法句經》、《如是語》、《天宮事》、《餽鬼事》、《長老偈》、《長老尼偈》、 《長老譬喻》、《長老尼譬喻》、《佛種姓》、《佛所行藏》《大義釋》、《小義釋》。總共誦了 11 冊 4,985 頁。

    【第五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五也是最後一個會期,被稱為第六次結集 的錫蘭會期,始於 1956 年 4 月 23 日,於 5 月 24 日衛塞節結 束。合誦比丘合誦了以下的佛典:《發趣論》《彌蘭陀王問經》、《導論》、《藏論》和《無礙解道》。
  12. ^ Oskar von Hinüber. A Handbook of Pāli Literature. Walter de Gruyter. January 2000: 4–5. ISBN 978-3-11-016738-2. 
  13. ^ Carol Anderson. Pali and Its Ending: The Four Noble Truths in the Theravada Buddhist Canon. Routledge. 11 October 2013: 15. ISBN 978-1-136-81325-2. 
  14. ^ Damien Keown. A Dictionary of Buddh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08-26: 277. ISBN 978-0-19-157917-2. 
  15. ^ 阿含經在线阅读 南北传对照. 
  16. ^ 莊春江工作站. 
  17. ^ Kathleen Gregory. Interview with Professor Richard Gombrich.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8). 
  18. ^ Bhikkhu Bodhi. 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A New Translation of the Samyutta Nikaya. Wisdom Publications. 10 June 2005. ISBN 978-0-86171-973-0. 
  19. ^ Bhikkhu Bodhi. 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A Translation of the Majjhima Nikaya. Simon and Schuster. 9 November 1995. ISBN 978-0-86171-072-0. 
  20. ^ The Long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A Translation of the Digha Nikaya. Simon and Schuster. 10 June 2005. ISBN 978-0-86171-979-2. 
  21. ^ Nyanaponika (Thera). Aṅguttara Nikāya: Numerical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 an Anthology of Suttas from the Aṅguttara Nikāya. Altamira Press. 1999. ISBN 978-0-7425-0405-9. 
  22. ^ 部分巴利专有名词采用新音译的方案
  23. ^ 关于公布《中国上座部佛教专有名词巴利音译规范表》的说明.2012-06
  24. ^ 徐文堪.“乔答摩”没有必要“规范”为“果德玛”.东方早报.
  25. ^ 从马兴德和苟达马,玛欣德和果德玛,林欣,看马心得想当教主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