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巴赫的頌讚曲(德語:Bachkantaten)是他最傑出的和最為人稱道的作品。雖然許多已遺失,但至少有209首巴赫寫的頌讚曲保存了下來。

巴赫在萊比錫任音樂總監(Thomaskantor)的時候,指揮聖多馬教堂聖尼古拉教堂的的合唱團,他的主要工作是在每個星期天和假日演出教會頌讚曲,配合路德宗禮拜儀式,和規定誦讀的聖經經文。他在萊比錫任職的初年,從1723年聖三一節後開始,他每週寫一部新的頌讚曲,並指揮聖多馬合唱團(Thomanerchor)和樂團演出。他留了下來三個年度週期的頌讚曲。

除了教堂頌讚曲,他也寫了許多非教堂頌讚曲或世俗頌讚曲,在婚禮、喪禮、市議會的就職典禮、萊比錫大學和世俗紀念日中演出,以娛貴族和社會大眾。他創作的教堂頌讚曲主要是在萊比錫,但他最早的頌讚曲可以追溯到1707年在米爾豪森,而他最後的頌讚曲可能是寫於1745年。他的頌讚曲通常需要四個獨唱者,及四部和聲的合唱團,但他也寫了許多獨唱和二重唱的頌讚曲。頌讚曲中的文字結合了聖經的經文,當代的詩詞,和德國聖詩。他也寫了許多專門用一首德國聖詩的頌讚曲。

名稱编辑

雖然「巴赫頌讚曲」(Bachkantate)這個名稱已經耳熟能詳,但是巴赫本人很少在他的手稿中使用「頌讚曲」作為標題,只有在BWV 56的手稿中,他寫明了「獨唱和樂器的頌讚曲」(原文:Cantata à Voce Sola e Stromenti)的標題。BWV 84也有「頌讚曲」的標題。通常他用縮寫JJ(Jesu Juva,耶穌幫助我)開始他的頌讚曲標題,後面是節期的名稱、第一句歌詞,和使用的樂器。巴赫在他的頌讚曲最後簽署了縮寫SDG(Soli Deo Gloria,唯獨神的榮耀)。[1]

BWV序號编辑

巴赫寫了200多部頌讚曲,許多留傳下來。在巴赫研究協會(Bach-Werke-Verzeichnis,簡稱BWV)中,Wolfgang Schmieder給巴赫所有作品編號: 1-200(教堂頌讚曲),201-216(世俗頌讚曲),217-224(頌讚曲,可能不是巴赫的著作)。Schmieder的序號中,有幾個他認為是巴赫的頌讚曲已被認定作者另有其人。然而,這些頌讚曲的BWV序號仍然保留。巴赫頌讚曲通常按BWV序號號排列,但也可按其他標準(如第一句歌詞)排序,以便搜索。

巴赫頌讚曲的結構编辑

巴赫在萊比錫第一年的頌讚曲如下典型結構:

  1. 合唱序曲
  2. 宣敘調
  3. 詠嘆調
  4. 宣敘調(或詠嘆調)
  5. 詠嘆調
  6. 聖詩合唱

合唱序曲Eingangschor 通常是多聲部合唱的形式,由樂團首先點出主題或對比的材料。然後是宣敘調和詠嘆調交互演唱。結尾的聖詩合唱是一個典型的,四部和聲的德國聖詩。

宣敘調鋪陳故事,而後續的詠嘆調則就一個題目大肆發揮精意,渲染讚嘆。巴赫常常捉住一個德文字,花八小節的工夫來渲染表現這一個字,他顯然忘記了歌手還需要呼吸運氣。宣敘調和後續的詠嘆調經常是由同一位歌手演唱的。

大多數詠嘆調遵循ABA詠嘆調的形式,第一部份是主題A,中間部分是變奏B,最後重複第一部分A。詠嘆調的文字都是一首六句左右的短詩,A用前一半,B用後一半。A部分又經常分為三小部分A0,A1和A2。A0用第一句詩引出主題,A1和A2基於主題唱出前一半的詩文。B1和B2對主題作深層的變奏。變奏完畢再重複A而結束全部詠嘆調。

巴赫在萊比錫首演的頌讚曲是 BWV 75 與BWV 76。這兩部頌讚曲都分成兩個部分,各在講道前後及聖餐禮時演出。兩部分都是以序曲開埸,五個交替的宣敘調和詠嘆調,最後以聖詩合唱結束。這兩部典範的頌讚曲涵蓋了禮拜所讀的經文:首先是舊約的詩篇,然後是福音書,最後是使徒的書信[2]

在其他的頌讚曲中,巴赫不遵循任何嚴格的格式,而是很自由地表達詩詞中的話和字。一些頌讚曲是由一個器樂序曲開埸,如BWV 29。在BWV 120中,序曲是用雙簧管獨奏開始,因為它的第一句話講的是沉默。在威瑪由許多頌讚曲寫得像室內樂,有許多獨唱,只有結尾的聖詩是四部合唱,它可能是用四個獨唱者來唱的。在早期的頌讚曲BWV 172中,巴赫標示了「序曲在聖詩合唱後重複」。

聖詩合唱可以是一個簡單的,傳統的四聲部合唱,或可加上序曲的伴奏樂團,或伴有主題的變奏,甚至將主題穿插擴大,將聲樂部分嵌入器樂協奏曲中,如 BWV 147。或者像BWV 186,將聲樂部分嵌入器樂,成為聖詩狂想曲Choralphantasie。在 BWV 61 中,為了聖誕節期的第一個星期日,他用一個法國序曲作開幕的合唱序曲。

歌手和樂器编辑

歌手编辑

通常巴赫採用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和男低音獨唱,和四聲部的合唱團,簡寫為SATB。他有時戲劇性地分配聲部,例如女高音代表無辜的人,女低音代表母親,男低音代表耶穌,如 BWV 187 及 BWV 60。

我們不知道巴赫的合唱團中,每個聲部有幾個歌手。在下面討論的錄音時,就看到許多不同的意見。Koopman錄製了一套完整的頌讚曲,他在每個聲部都用四位歌手。另外一些現代的表演和錄音,每聲部只使用一位歌手。[3]雖然巴赫在萊比錫有許多歌手,但威瑪的教堂空間很小,不會有許多歌手。統一合唱團的人數,可能不適合所有的頌讚曲。

樂器编辑

巴赫的樂團基本是弦樂器、小提琴和中提琴。低音部則是用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或是管風琴。低音部是巴羅克音樂的必須有的樂器,如果沒有,一定有特別的原因,例如要描述脆弱人性。

一個頌讚曲或單個樂章的特殊風格,是由管樂器定義的,如雙簧管古雙簧管木笛小號圓號長號,和定音鼓巴松管通常也屬於低音部。

節慶場合需要更豐富的樂器。有些樂器有特別的象徵意義,如小號,在巴洛克時代是代表皇帝的樂器。巴赫用三支小號代表三位一體的神,如在BWV 172 的詠嘆調,低音部之外,只有三支小號和定音鼓。

在許多詠嘆調中,巴赫使用的伴奏樂器,是歌手的平等夥伴。這些樂器與歌手相互模仿,並重複及變化彼此的曲調。樂器包括上面提到的樂器,以及短笛(高音木笛),古小提琴,古中提琴,古大提琴(較小的大提琴),伸縮小號,及corno da tirarsi。

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巴赫也用老式樂器,如古大提琴和低音弦樂器。木笛有時用來表示謙虛或貧窮,如頌讚曲 BWV 39。

獨唱頌讚曲编辑

一些頌讚曲只有一個獨唱歌手Solokantate,如BWV 51是女高音的獨唱頌讚曲。有時是用一個聖詩結束,如BWV 56的男低音獨唱頌讚曲。

二重頌讚曲编辑

一些頌讚曲的結構是兩個歌手的對話,多為耶穌和靈魂(男低音和女高音),它們有點像微型歌劇。巴赫稱它們為對話歌劇,或對話協奏曲。BWV 152( 1714 ),他在他的第三個年度週期中的四個作品,BWV 57( 1725年),BWV 32,BWV 49,(1726),及 BWV 58(1727)。[4]

巴赫頌讚曲中的經文编辑

在路德宗的禮拜中,每一個禮拜天都要讀規定的聖經經文。這些經文是從使徒的書信與福音書中摘錄的。除了聖誕節期的安靜時間與悔罪節之外,所有星期日及假期都要演出頌讚曲。許多頌讚曲的序曲都是演唱聖經經文,如 BWV 65中是《以賽亞書》60:6。理想情況下,一個頌讚曲的序曲用舊約中相關的經文,並反映使徒書信和福音書的教訓,如 BWV 76。大部分的獨奏詠嘆調是基於當代作家的詩詞,如在威瑪的宮廷詩人Saloman Franck,或在萊比錫的Georg Christain Lehms或Picander,他們與巴赫合作寫詩詞。最後的樂章通常是一節德國聖詩。巴赫的聖詩頌讚曲,用一首聖詩的每一節,來寫作每一個樂章,例如早期的 BWV 4,和他在萊比錫第二個年度週期大部份的頌讚曲。

頌讚曲寫作的時期编辑

巴赫頌讚曲寫作的時期,主要依照Alfred Durr的書《Die Kantaten von Johann Sebastian Bach》。通常情況下,頌讚曲出現在它們首演的那一年,有時也有以後的演出,加在括號中。

米爾豪森编辑

巴赫在1707年搬到米爾豪森,當時22歲的他擔任聖布拉休斯教堂的管風琴師,他已經開始創作頌讚曲,例如 BWV 150可能是巴赫在阿恩施塔特已經完成的。

他在米爾豪森時期留下來的頌讚曲,如 BWV 71,在1708鎮議會的就職典禮上演出,而且是巴赫生前唯一印刷出版的頌讚曲。BWV 131也是在米爾豪森寫的。其他假設在這一時期的頌讚曲有:BWV 4,BWV 106,BMV 196,與基於詩篇146的BWV 143。

威瑪编辑

1708年開始,巴赫在威瑪工作。在1713年寫了一部世俗頌讚曲,狩獵頌讚曲 BWV 208。1714年3月開始,他定期按月為宮廷教堂(Schlosskirche)寫一部頌讚曲,因為他升任樂團團長。[5]他的目標是在四年內完成了一套完整的禮儀年頌讚曲。

  • 1713:BWV 18 ?,63?
  • 1714:BWV 182,BWV 12,172,21,54,199,61,152
  • 1715:BWV 31,165,185,161,162,163,132
  • 1716:BWV 155,80A,70A,186A,147A

科登编辑

1717年至1723年巴赫在科登,他在那裡完成許多器樂作品,例如勃蘭登堡協奏曲。他不負責教會音樂,因此,只有世俗頌讚曲留了下來。後來他在萊比錫將幾個世俗頌讚曲改編成教堂頌讚曲,如 BWV 66,復活節的頌讚曲 BWV 66A。在他搬到萊比錫他還是保有科登宮廷樂長的頭銜,並繼續為王子寫世俗頌讚曲。[6][7]

  • 1717:BWV 173A(或1720和1722之間)
  • 1718:BWV 66A
  • 1719:BWV 134a

萊比錫编辑

巴赫在萊比錫負責市上的聖多馬和尼古拉教堂中的音樂,也是聖多馬學校(Thomasschule)的校長。普通的星期日,頌讚曲在兩個教堂交替演出。重要的節日如聖誕節,兩個教堂都要演出,一個在上午,一個在下午各一次。如果節期有三天,演出就在兩堂交替舉行。在萊比錫大學演出是在大學的聖保利教堂Universitätskirche St. Pauli。有人爭論是否巴赫在他接任音樂總監之前一個星期,在此演出BWV 59。1723年聖三一節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巴赫開始寫第一個年度週期的頌讚曲。巴赫的主要作品,如受難曲及B小調彌撒曲插在下面的年表中,作為參考。

第一個頌讚曲週期编辑

  • 1723:BWV 75,76,( 21 ),24,167,147,186,136,105,46,179,( 199 ),69A,77,25,119,138,95,148,( 48 ),( 162 ),109,89,( 163 ? ),60,90,70,( 61 ),( 63 ),我心尊主為大243,40,64
  • 1724 :BWV 190,153,65,154,( 155 ),73,81,83,144,181 + ( 18 ),( 22 23 ),( 182 ),聖約翰受難曲245,( 4 ),66,134,67,104,( 12 ),166,86,37,44,59,173,184,194

第二個週期頌讚曲编辑

1724年的聖三一節後,他開始主要是堲詩頌讚曲第二個年度週期。該聖詩是通常規定為這一周的詩歌。這些頌讚曲在他死後還經常演出,因為著名的聖詩詩吸引觀眾。[8]

  • 1724:BWV 20,2,7,135,10,93,107,178,94,101,113,33,78,99,8,130,114,96,5,180,38,115,139,26,116,62,91,121,133,122
  • 1725:BWV 41,123,124,3,111,92,125,126,127,1,(4)

在1725年復活節之後,他不再寫作聖詩頌讚曲。

  • 1725: BWV 42,85,103,108,87,128,183,74,68,175,176

巴赫這週期寫了兩部聖詩頌讚曲,都以一個聖詩幻想曲作序曲,BWV 128和68。1725年至1727年甚至以後,他寫了更多聖詩頌讚曲,為要要完成這個週期,包括:

  • 1725: BWV 137
  • 1726: BWV 129
  • 1727: BWV 80
  • 1731: BWV 112,BWV 140
  • 1732: BWV 9
  • 1734: BWV 97
  • 1735: BWV 14

第三個週期頌讚曲编辑

1725年聖三一節之後,巴赫開始了第三個年度週期,延長了好幾年。這個時期有幾部作品沒有保存下來。

  • 1725: BWV 168,164,110,57,151,28
  • 1726: BWV 16,32,13,72,146 ?,( 194 ),39,88,170,187,45,102,35,17,19,27,47,169,56,49,98,55,52

他後來的頌讚曲,有部分沒有記載。

  • 1727 : BWV 58,82,84,馬太受難曲244,193A,193
  • 1728 : BWV 149,188,197A,117
  • 1729 : BWV 171,210A,BWV 244A,156,159,145,174
  • 1730 : BWV 120,BWV 51
  • 1731 : BWV 29,36
  • 1732 :BWV 177,100
  • 1733 :彌撒曲,BWV 232A,213
  • 1734 : BWV 215,聖誕節頌讚曲
  • 1735 : BWV 11 (升天頌讚曲)
  • 1738 : BWV 233-236
  • 1742 : BWV 212
  • 1744 : BWV 210
  • 1745 : BWV 191
  • 1748 : B小調彌撒

改編的頌讚曲编辑

巴赫有時重複使用先前的作品,這是修訂和改進的改編過程。例如,小提琴組曲的一個永久運動的樂章,改編為婚禮頌讚曲120a的管弦樂序曲,以管風琴為獨奏樂器。它又再次改編為頌讚曲29,此時伴奏的管風琴改成一個完整的樂隊,並有小號配合。巴赫不但改編樂章,有時他改編整部的頌讚曲,例如牧羊人頌讚曲 BWV 249A改編成為復活節神劇249。巴赫用改編的頌讚曲來慶祝聖誕節,復活節和聖靈降臨節等為期三天的節慶。他的復活節頌讚曲 BWV 134,原是八個樂章的新年頌讚曲BWV 134A,他改編後用了六個樂章。祝賀頌讚曲 BWV 173a的六個樂章,改編成為1724年聖靈降臨節後一星期的頌讚曲BWV 173,而第七樂章改編成為 1725年五旬節後第二星期的頌讚曲 BWV 175。

巴赫的四部小彌撒曲是從頌讚曲改編的,他用BWV 179的幾個樂章做了兩部小彌撒曲。當他編寫B小調彌撒曲時,他再次使用了許多頌讚曲的樂章,如 BWV 12的一部分,成為信經中Crucifixus的樂章。

神劇编辑

巴赫的神劇是擴大的頌讚曲,都是在教堂的禮拜中演唱的。它們與頌讚曲不同的地方是,有一個敘述者,或傳道者,宣敘聖經的經文,講述故事;獨唱者和合唱團則有「角色」,如瑪利亞或牧羊人;他也用聖詩及詠嘆調來反思與評論正在講述的故事。馬太受難曲和約翰受難曲,在耶穌受難日的講道之前和之後演唱。分為六個部分的聖誕節頌讚曲,在聖誕節六天的節期中分別演出,每一部都是一部獨立的頌讚曲,有一首器樂序曲(除了第二部),和結尾的聖詩合唱。

巴赫的演出编辑

巴赫寫作頌讚曲,並坐在管風琴或大鍵琴的鍵盤前指揮它們的演出。他的合唱團是聖多馬合唱團Thomanerchor,它還為萊比錫的其他主要教堂演唱。在普通的星期天,巴赫交替在尼古拉和聖多馬教堂演出頌讚曲。在重要的節期,他上午在一個教堂中演出一次,下午在另一個教堂的晚禱禮拜中演唱相同的頌讚曲。[9]

後來的演出和錄音编辑

巴赫過世後,他的頌讚曲和神劇就被大眾遺忘了。現在他的神劇還有演出,頌讚曲很少演出。

現在的聖多馬教堂合唱團(Thomanerchor),每週演出一部頌讚曲,每週六晚演唱一部經文歌(Motette)。[10]

1928年,紐約時報報導,巴赫的兩個世俗頌讚曲,農夫頌讚曲及咖啡頌讚曲,在巴黎歌劇院由女高音Marguerit Bériza和她的樂團上演。[11]

在20世紀50年代初,Fritz Lehmann指揮柏林Motettenchor與柏林愛樂交響樂團,與Karl Richter的慕尼黑合唱團Münchener,於1954年錄製了巴赫頌讚曲的三分之一。

1958年至1987年,倫敦巴赫協會,由Paul Steinitz指揮演出了所有現存的教堂和世俗頌讚曲。共有208部作品,在不同的場地,大多是在倫敦的聖巴塞洛繆教堂演出的。Diethard Hellmann指揮美因茨的Christuskirche Bachchor,於1965年與Südwestrundfunk錄製了超過100部頌讚曲。Fritz Wernr指揮海因里希-許茨-初海爾布隆合唱團和普福爾茨海姆室內樂團錄製一系列唱片,他們稱之為「JS巴赫頌讚曲大系」。

Nikolaus Harnoncourt和Gusta Leonhardt是第一個開始錄製完整的頌讚曲的指揮,有20年合作的歷史。他們用男孩合唱團,大多數女高音和女低音的獨唱都用男孩。Harnoncourt指揮維也納Sängerknaben,Tölzer Knabenchor和維也納Concentus Musicus樂團。Leonhardt指揮Tölzer Knabenchor,Knabenchor漢諾威和Collegium Vocale Gent與Leonhardt樂團。Helmuth Rilling指揮 Gächinger Kantorei,和Bach Collegium Stuttgart,在巴赫誕生300周年之日,1985年3月21日,完成了教堂頌讚曲和神劇的錄音。Ton Koopman指揮阿姆斯特丹巴洛克樂團及合唱團,從1994年開始,花了10年,錄製的巴赫所有的聲樂作品,包括頌讚曲。[12]John Eliot Gardiner爵士和他的蒙特威爾第合唱團進行了「巴赫頌讚曲朝聖之旅」,在2000年表演和錄製全部教堂頌讚曲,足跡遍布歐洲和美國的許多教堂。Sigiswald Kuijken與La PetiteBand合唱團,錄製了完整的禮儀年頌讚曲。鈴木雅明在1995年開始與他的日本巴赫樂團錄製完整的教堂頌讚曲。

Rick Erickson每週日在紐約市聖三一路德教會定期演出巴赫的頌讚曲。[13]

2010年有兩套「巴赫全集」的CD出版:一套是Brilliant ClassicPieter出版的,由Pieter Jan Leusink指揮Netherlands Bach Collegium及Holland Boys Choir演出,包括155張CD;另一套是Haenssler ClassicsHelmuth Rilling指揮 Bach Collegiun Stuttgart及 Gachinger Kanotrei演出,包括172張CD。這兩套都可以在Amazon的網站上買到。它們都包括了所有的巴赫頌讚曲。

www.bach-cantatas.com的網頁收集了非常多有關巴赫頌讚曲的資訊,包括所有頌讚曲的曲譜,歌詞及許多語言的譯文(也有中文),以及相關的解說與討論。

第五本福音書编辑

瑞典主教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納坦·瑟德布盧姆在1929年稱巴赫的頌讚曲為「第五本福音書」。[14][15]

參考文獻编辑

  1. ^ Farstad, Arthur L. Grace in the Arts: / An Evangelical Musical Genius: / "J.S.B.: S.D.G.". Journal of the Grace Evangelical Society, Volume 9:16. 1996 [2011-12-16]. 
  2. ^ Gardiner, John Eliot. Cantatas for the Second Sunday after Trinity / Basilique Saint-Denis, Paris (PDF). bach-cantatas.com: 5. 2010 [2011-06-29]. 
  3. ^ Joshua Rifkin is well known is an advocate of this approach, although it has yet to be followed through in a complete set of cantatas.
  4. ^ Mincham, Julian. Chapter 11 BWV 32 Liebster Jesu, mein Verlangen. jsbachcantatas.com. 2010 [2013-01-08]. 
  5. ^ Koster, Jan. Weimar 1708–1717. let.rug.nl. [2011-12-16]. 
  6. ^ Koster, Jan. Köthen 1717–1723 Part 1 (1717–1720). let.rug.nl. [2011-12-16]. 
  7. ^ Koster, Jan. Köthen 1717–1723 Part 2 (1717–1720). let.rug.nl. [2011-12-16]. 
  8. ^ Wolff, Christoph. Chorale cantatas from the cycle of the Leipzig church cantatas 1724–25 (PDF). bach-cantatas.com: 8. [2011-11-21]. 
  9. ^ Terry, Charles Sanfo. Bach: A Biography. Kessinger Publishing. 1928 / 2003: 160–161. 
  10. ^ Motettenprogramm. leipzig-online.de. [2011-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09) (德语). 
  11. ^ Paris Applauds Bach In Lighter Vein. The New York Times. 1928-12-30 [2011-11-21]. 
  12. ^ The Works of Bach. Ton Koopman. 2010 [2010-10-17]. 
  13. ^ Bachvesper Holy Trinity Lutheran Church
  14. ^ Siemon-Netto, Uwe. Why Nippon Is Nuts About J.S. Bach. The Japanese yearn for hope.. atlantic-times.com. 2005 [2011-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30). 
  15. ^ Petersen-Mikkelsen, Birger. Praedicatio sonora. Musik und Theologie bei Johann Sebastian Bach, in: Kirchenmusik und Verkündigung – Verkündigung als Kirchenmusik. Zum Verhältnis von Theologie und Kirchenmusik. Eutiner Beiträge zur Musikforschung 4, Eutin. 2003: 47 (德语). 

延伸閱讀编辑

  • NBA Neue Bach-Ausgabe, Bärenreiter, 1954 to 2007
  • BWV Bach-Werke-Verzeichnis, Breitkopf & Härtel, 1998
  • Dürr, Alfred. Die Kantaten von Johann Sebastian Bach 1. Bärenreiter-Verlag. 1971. OCLC 523584 (德语). 
  • Alfred Dürr: The Cantatas of J.S. Bac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0-19-929776-2
  • Christoph Wolff/Ton Koopman: Die Welt der Bach-Kantaten Verlag J.B. Metzler, Stuttgart, Weimar 2006 ISBN 978-3-476-02127-4 (德文)
  • Werner Neumann: Handbuch der Kantaten J.S.Bachs, 1947, 5th ed. 1984, ISBN 3-7651-0054-4
  • Hans-Joachim Schulze: Die Bach-Kantaten: Einführungen zu sämtlichen Kantaten Johann Sebastian Bachs Leipzig: Evangelische Verlags-Anstalt; Stuttgart: Carus-Verlag 2006 (Edition Bach-Archiv Leipzig) ISBN 3-374-02390-8 (EVA), ISBN 3-89948-073-2 (德文)
  • Luigi Ferdinando Tagliavini. Studi sui testi delle Cantate sacre di J. S. Bach. Università di Padova, pubblicazioni della Facoltà di Lettere e Filosofia, vol. XXXI, Padova & Kassel, 1956, xv-291
  • Geoffrey Turner. "Singing The Word: The Cantatas of J S Bach". New Blackfriars, volume 87, issue 1008, pp. 144–154
  • J. C. J. Day. "The texts of Bach's Church cantatas: some observations". German Life and Letters, volume 13 (1960), num. 2, pp. 137–144
  • Harald Streck. Die Verskunst in den poetischen Texten zu den Kantaten J. S. Bachs. Dissertation: Universität Hamburg 1971, 214 pages
  • Walter F. Bischof. The Bach Cantatas University of Alberta 2003–2010
  • Z. Philip Ambrose Texts of the Complete Vocal Works with English Translation and Commentary University of Vermont 2005–2011
  • Robin Boyle. The Listener's Guide to the Bach Church Cantatas, 2012. ISBN 978-1-4716-6705-3
  • Complete Bach Cantatas. 12 volumes. Tarnhelm Ed. 2010. http://www.bach-cantatas.com/Books/S0102.htm

Links are found for the individual cantatas:

  • Craig Smith: programme notes, Emmanuel Music
  • Walter F. Bischof: The Bach Cantatas, University of Alberta
  • Z. Philip Ambrose: Texts of the Complete Vocal Works with English Translation and Commentary, University of Vermont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