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布萊堡遣返克羅地亞語:Blajburška predaja,斯洛文尼亞語:Pliberški pokol),戰俘在遣返後被虐待至大規模死亡所以又特稱布萊堡屠殺克羅地亞語:Blajburški masakr)或布萊堡悲劇斯洛文尼亞語:Pliberška tragedija),指二戰歐洲戰場結束後,二戰期間南斯拉夫內親軸心國的諸多勢力拒絕歸降於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蘇聯紅軍,大規模撤退入奧地利,向英軍投降但被拒,1945年5月24日從奧地利邊境布萊堡被遣返,遭掌權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政治清算、死亡行軍、軍事監禁、強制勞役、虐囚的一系列事件。二戰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戰爭也隨着戰俘遣返而告終。

2008年歐盟理事會極權政權罪行公聽會報告查出1.4531萬斯洛文尼亞人與6.5-10萬克羅地亞人被屠殺,共約8-11萬。[1]被屠的親軸心國或反共的諸多勢力包括:克羅地亞法西斯兼民族主義恐怖組織烏斯塔沙烏斯塔沙民兵團克羅地亞國土保衛軍(納粹傀儡國克羅地亞獨立國的軍隊,1944年與烏斯塔沙民兵團合併成克羅地亞武裝力量)、斯洛文尼亞國土保衛軍黑山國民軍等。

緣起编辑

南斯拉夫王國保皇派的南斯拉夫祖國軍切特尼克政治運動的軍隊)與共產主義者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是二戰時南斯拉夫抵抗納粹德國和義大利王國的兩大遊擊勢力,初期互有合作,後期分道揚鑣,祖國軍名義中立實則暗助德義軍队,令盟軍不再支持祖國軍,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與它互相攻擊。[2][3]

特赦與撤退编辑

 
避走奧地利的斯洛文尼亞難民

1944年8月30日起,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元帥鐵托頒發特赦令,接納親軸心國的本國勢力歸降,直至9月15日為止。[4]1944年10月納粹德軍開始撤出巴爾幹半島,1945年4月德軍在斯雷姆戰線東方戰線斯雷姆的部份)潰敗後德軍全速撤出。[5]克羅地亞國土保衛軍不欲降於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蘇聯紅軍,遂走道斯洛文尼亞撤往剛從納粹德國解放的奧地利,欲向剛從意大利出來的英軍投降。[6]

德國傀儡國克羅地亞獨立國一向反共,有軍政高層期求盟軍在二戰後容許他們從奧地利安全回國,為盟軍剿滅南斯拉夫共產黨。至於民間,斯洛文尼亞天主教主教Gregorij Rožman遊說盟軍佔領斯洛文尼亞。[6]為此克羅地亞獨立國廢除獨尊克羅地亞人的民族歧視法律,向英美價值觀靠攏並示好,1945年5月6日向盟軍尋求合作[7],但種種合作努力告失敗。[6]克羅地亞獨立國帶同恐懼共產主義的平民撤退,[8]希望製造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攻擊平民的意外,但平民人數太多,反而拖慢軍隊徹退,令平民淪為烏斯塔沙的人盾。[9]另一方面,克羅地亞國土保衛軍烏斯塔沙民兵團在1944年合併成克羅地亞武裝力量

在1945年5月5日在意大利邊境成功歸降英軍的部隊有:保皇派的南斯拉夫祖國軍殘部、塞爾納亞義勇軍兩個與小量切特尼克成員,他們沒遭遣返。[10]

布雷堡投降编辑

1945年5月9日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元帥鐵托貝爾格萊德電台呼籲本國親軸心國從速投降,否則遭「無情對待」。[11]5月15日,克羅地亞武裝力量撤軍大隊的先頭部隊約2.5-3萬人抵達奧地利邊境小鎮布萊堡[12][13]先頭部隊大體在鐵路路堤附近紥營,黑山國民軍在路堤以東佈防。[14]撤軍大隊延綿45-65公里,[13]仍有17.5萬人尚在南斯拉夫內未過境。[12]當天在布雷堡城堡相議投降事宜。英軍代表是英國陸軍愛爾蘭第38步兵旅(38th (Irish) Brigad)旅長托馬斯·斯科特[15]克羅地亞武裝力量代表是指揮官、前烏斯塔沙民兵團將軍Ivo Herenčić,通譯官是烏斯塔沙民兵團上校Danijel Crljen[16][17]

卡林西亚地区的其他遣返事件编辑

行军返回编辑

范围与后果编辑

万人坑调查编辑

受害者人数编辑

当今的共识是强行军以及灭绝营造成包括平民在内的死亡人数数以万计。布莱堡遣返及后续事件造成的伤亡在5万至20-25万这一区间。基于统计计算,至少有7-8万人被杀害。然而,在战后死亡人数的精确数字现已无法准确查明。

腳註编辑

  1. ^ Starič 2008, p. 36.
  2. ^ Tomasevich 1975, p. 226.
  3. ^ Rulitz 2015, p. 17.
  4. ^ Dizdar 2005, p. 121.
  5. ^ Tomasevich 2001, p. 752.
  6. ^ 6.0 6.1 6.2 Rulitz 2015, p. 21.
  7. ^ Radelić 2016, pp. 9-10.
  8. ^ Rulitz 2015, p. 22.
  9. ^ Vuletić 2007, p. 140.
  10. ^ Pavlowitch 2008, p. 265.
  11. ^ Dizdar 2005, pp. 134-35.
  12. ^ 12.0 12.1 Lowe 2012, p. 253.
  13. ^ 13.0 13.1 Portmann 2004, p. 68.
  14. ^ Rulitz 2015, p. 37.
  15. ^ Grahek Ravančić (2008), p. 535
  16. ^ Tomasevich 2001, p. 758.
  17. ^ Grahek Ravančić (2008), p. 544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