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迪万河战役

(重定向自布蘭迪萬河戰役

布兰迪万河战役(英語:Battle of Brandywine)是在1777年9月11日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在宾夕法尼亚州特拉華縣附近的布兰迪万河,展开的北美大陆军与英军的一场战役。此役结果英军获胜,北美大陆议会被迫放弃费城

布兰迪万河战役
美国独立战争的一部分
PhiladelCampaignHessianMap.jpg
日期1777年9月11日
地点39°52′19″N 75°35′24″W / 39.872°N 75.590°W / 39.872; -75.590 (Battlefield Park)坐标39°52′19″N 75°35′24″W / 39.872°N 75.590°W / 39.872; -75.590 (Battlefield Park)
结果 英军获胜
参战方
 大不列顛王國  美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威廉·豪
查爾斯·康沃利斯
威廉·馮·克尼普豪森
乔治·华盛顿
拉法耶特
纳撒尼尔·格林
约翰·沙利文
安东尼·韦恩
斯特靈勳爵威廉·亞歷山大
兵力
17,000人 20,600人

背景编辑

1777年从6月底威廉·豪率领的17,000人的英国军队从新泽西乘260多艘战舰出发,在海上漂了整整 34 天,7月底才在马里兰州埃尔克河口登陆登陆。9月初,17000英军在威廉·豪的率领下,终于来到费城近郊的布兰迪万河湾。 这34天虽然没有被敌人打扰,但是17,000人天闷在狭小的船舱里长达34天也是苦不堪言。他们本应在离费城不远的特拉华登陆, 结果船的航向偏离到了二百公里之外的马里兰。

与此同时,乔治·华盛顿将军将20,600人大陆军部署在埃尔克河口与费城之间,打算把英军挡在河对岸。这个阵地选得不错,防守布置得也很严密,但他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没有好好查看地形。布兰迪万河湾西面有一道支流,河水浅,河面窄。但是大陆军不知道这个地点,地图上没有标出,因此在这里没有设防。英军登陆地点的河口虽说河面窄,河水浅,但却是泥泞不堪,登陆也并非易事。然而英军登陆后,并没有安营扎寨以休整长途跋涉后劳累的大军,而是马不停蹄地继续进军,华盛顿丧失了一个有效阻止英军登陆的机会。

华盛顿部队在库奇桥经过小规模战斗,放弃了邻近纽波特 (特拉华州)的红土溪(Red Clay Creek)沿岸防御营地,华盛顿选择了临近查兹福德 (Chadds Ford)的高地作以抗衡英军。查兹福德是横跨连接费城巴尔的摩道路的布兰迪万河的要冲。华盛顿估计会在这里发生战斗,9月9日将部队部署在守卫在查兹福德上下浅滩的位置上。在距离查兹福德数百英尺以南的帕卢斯福德(Pyles Ford),华盛顿部署了小约翰·阿姆斯特朗将军率领的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1,000名民兵,从这里直到查兹福德又部署了安东尼·韦恩将军和纳撒尼尔·格林将军的军团,约翰·沙利文将军所率领的军团沿着布兰迪万河东岸展开,与亞當·史提芬将军和威廉·亚历山大将军共同防守查兹福德的高地。在河的上游摩西·哈森 (Moses Hazen)大校指挥一个旅军团守卫布芬顿浅滩(Buffington's Ford )和威斯塔浅滩(Wistar's Ford),华盛顿认为以此布阵可万无一失了。

英军在肯尼特广场 (Kennett Square)附近集结,考虑到大陆军已严阵以待,威廉·豪并没有从正面进攻,而是声东击西,采用长岛战役时使用的从侧面展开攻击的战法。作为牵制,他以威廉·馮·克尼普豪森率领的6,800名黑森军团在查兹福德与华盛顿大军正面对峙,另外,查爾斯·康沃利斯指挥其余的部队从Trimble浅滩(Trimble's Ford)跨过布兰迪万河西支流,接着又从杰弗里斯浅滩(Jefferis Ford)跨过东支流(这里恰恰是华盛顿忽略的地点),从这里向南从侧面攻击华盛顿部队。

战斗经过编辑

 
战斗中受伤的拉法耶特

9月11日清晨,部署在布兰迪河湾正面黑森军团开始攻击。大陆军在威廉·亚历山大将军和约翰·沙利文将军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阻击。就在双方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前一天晚上由康沃利斯将军率领,绕道而行,悄悄渡过河的英军突然出现在大陆军的右翼,发起猛烈的进攻。这一招完全出乎华盛顿的意料。仓促之中,他一面让亚历山大将军和沙立文将军抽出一部分人马去右翼,一面把格林将军的军团填上去,企图阻止英军的脚步。但大陆军的阵容已经开始乱了。华盛顿在山坡上把战局看得一清二楚,败局不可避免,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组织有秩序的撤退,减少损失。但战士们只顾逃跑,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抵抗。华盛顿正与将军们紧急研究对策,在拉法耶特的请求下,华盛顿令他赶到溃退的部队那里,阻止军队的溃逃。拉法耶特冲到阵前,用带着浓重法国腔的英语大声疾呼,叫大家不要乱。在他的竭力劝阻之下,败军逐渐稳定下来。在战斗中,他的左腿负伤。

趁着华盛顿部队阵脚大乱之际,正面的黑森军团渡过查兹福德浅滩,从布兰迪万河东岸向已经被消弱了的大陆军主力部队发起猛攻,击溃了威廉·麥斯威爾的军团和韦恩军团。阿姆斯特朗的民兵们甚至连战斗没有参加就撤出了战场。为了给大部队赢得撤退的时间,格林将军派出了乔治·温顿英语George Weedon死守迪尔沃思郊外道路,迟缓英军的攻势。当夜幕降临时,英军放缓了进攻,乔治·温顿的部队也随即撤出战场。整个大陆军从半夜直到第二天天亮陆陆续续地撤退到了切斯特。大陆军撤退时,炮兵队的战马几乎全部被打死,大陆军的大炮都被遗弃在阵地上。

双方损失编辑

 
战场旧址

英军方面的损失,据官方统计,阵亡93人(士官8人、下士7人、士兵78人),受伤488人(士官49人、下士40人、士鼓手4人、士兵395人),6人失踪。总共587人。其中黑森军团损失40人。

大陆军方面的损失,英军方面的评估数字不一,有说是:400名“反叛者”被英军下葬。也有说:敌军阵亡502人。而威廉·豪给英国对英国陆军大臣的报告中说是:大陆军战死300人、600人负伤、近400人被俘。9月14日大陆军大约350名负伤士兵被送到特拉华威尔明顿的英军战地医院。

大陆军的格林将军对此评估的数字是,大陆军估计损失1,200人至1,300人。这个数字大概被认为比较可靠。

战斗之后编辑

这次战役是华盛顿重蹈了长岛战役的覆辙而导致的失败,如果不是沙利文将军、威廉·亚历山大将军以及格林将军的这些下属军官的竭尽全力奋战,大陆军很有可能全军覆灭。历史学者指出威廉·豪完全可以通过这次战役全歼大陆军,但是两年前的那场邦克山战役的后遗症让他变得心有余悸,他只是一味重视从侧面攻击大陆军,而错过了与黑森军团合围大陆军的机会,从而使大陆军的主力撤离了战场。

战役结束后,大陆议会放弃了费城,转移到了纽约。英军于9月26日开进费城。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