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王朝

(重定向自布韦希王朝

白益王朝波斯語آل بویهĀl-e Buye,或譯布韋希王朝布耶王朝)是945年至1055年間統治伊朗西部及伊拉克的一個王朝,由裡海南岸(吉蘭省)的德萊木人建立[2]。王朝名稱來自创建者白益

白益王朝
آل بویِه
Āl-e Buye
934-1062
公元970年 白益王朝的版圖
公元970年 白益王朝的版圖
常用语言
政府世袭君主制
埃米爾/沙阿 
• 934–949
Imad al-Dawla英语Imad al-Dawla
• 1048–1062
Abu Mansur Fulad Sutun英语Abu Mansur Fulad Sutun
历史时期Middle Ages
• 建立
934
• Imad al-Dawla英语Imad al-Dawla自立為埃米爾
934
• 阿杜德·道莱成為王朝最高統治者
979
• 终结
1062
先前国
继承国
薩曼王朝
齊亞爾王朝
Banu Ilyas
伽色尼王国
塞尔柱帝国
Kakuyids
Uqaylid dynasty
Marwanids
Shabankara
今属于

白益王朝或布依德王朝(波斯語:آل بویه‎ Âl-e Buye;也稱為 BuwaihidsBowayhidsBuyahids,或 Buyyids),是由從德萊木起源的什葉派伊朗王朝[3][4] 加上這地區其他伊朗朝代的興起,白益王朝統治的大約一個世紀,代表伊朗歷史上的一段時期,有時它被稱為“伊朗人中興”時期,這時期發生在伊斯蘭對波斯的征服之後,是在阿拔斯王朝塞爾柱帝國統治時期之間的一段插曲。[5]

白益王朝由阿里·伊本·白益英语Ali ibn Buya所建立,他在公元934年征服法爾斯,在設拉子建都。他的弟弟哈桑·伊本·白益(Hasan ibn Buya)在公元930年代後期征服吉巴爾英语Jibal的部分地區,並在公元943年佔領了雷伊,在此建都。公元 945年,阿里·伊本·白益最小的弟弟艾哈邁德·伊本·白益征服伊拉克,在巴格達建都。艾哈邁德·伊本·白益獲得了 Mu'izz al-Dawla(“國力增強者 (Fortifier of the State)”)的榮譽稱號(laqab)。哥哥阿里·伊本·白益的榮譽稱號是 Imad al-Dawla(“國家的撫育者 (Support of the State)”),哈桑·伊本·白益的榮譽稱號則是 Rukn al-Dawla(“國家的支柱(Pillar of the State)”)。

由他們德萊木伊朗人的出身,白益王朝自覺地恢復了伊朗薩珊王朝的象徵和習俗。[6] 從 “阿杜德·道萊(艾哈邁德·伊本·白益之子,統治時期公元949年-983年)” 開始,他們使用了古老的薩珊王朝的名稱 “ Shahanshah(شاهنشاه)”,字面意思是“萬王之王”。[7][8]

白益王朝的領土在最大程度的時候,涵蓋今日大部分的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敘利亞,以及阿曼阿聯酋土耳其阿富汗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區。在公元10和11世紀,就在塞爾柱突厥人入侵之前,白益王朝是中東地區最具影響力的王朝。[9]阿杜德·道萊國王的領導下,它有段短暫的時期是中東最強大的王朝。[10]

起源编辑

單詞 Būya(阿拉伯語 Buwayh)是一個中古波斯語名稱,以小寫 ـویه 結尾(中古波斯語 -ōē,現代波斯語 -ūyeh阿拉伯語 -uwayh)。白益氏族是來自德萊木 (Daylam)的瑣羅亞斯德教信奉者 Panah-Khusrow 的後裔。他有一個兒子叫白益(Buya),他是在拉希讓(Lahijan)的一名漁夫,[11],後來捨棄瑣羅亞斯德教,而皈依伊斯蘭教[12]:274 白益後來生了三個兒子,分別叫艾哈邁德(Ahmad),阿里(Ali)和哈桑(Hasan),他們三兄弟在日後共同創立了白益王朝。大多數歷史學家都認為,白益王朝族人是來自德萊木[12]:251–52[13][14][15][16][17][18][19] 白益王朝號稱他們的皇族血緣來自薩珊王朝的第15任皇帝,巴赫拉姆五世[20]

歷史编辑

建立编辑

934年白益第三子阿里佔領法爾斯的都城設拉子。945年其弟艾哈邁德進入巴格達哈里發穆斯台克非成為白益家族的傀儡,统治伊朗和伊拉克。

崛起(公元934年-945年)编辑

王朝的創建者阿里·伊本·白益最初是在德萊木軍閥馬坎 伊本 卡奇英语Makan ibn Kaki(Makan ibn Kaki)麾下當兵,[21] 但後來改而跟隨建立齊亞爾王朝伊朗人統治者馬爾達維英语Mardavij,而他本人也與吉蘭的統治王朝[22] 建立關係,吉蘭德萊木(Dailam)接壤。 阿里·伊本·白益的兩個弟弟,哈桑·伊本·白益和艾哈邁德·伊本·白益後來加入。 公元932年,“阿里·伊本·白益被授予卡拉季(Karaj)的地方作為封地,因此能夠將其他的德萊木人招募進入自己的軍隊。但是,“阿里·伊本·白益的獨立行動讓馬爾達維有將之除去的計劃,”馬爾達維的計劃被他自己的維齊爾(宰相)向阿里·伊本·白益洩漏。

三位兄弟兄弟帶著400名德萊木支持者隨後逃往法爾斯[23],在那裡他們設法控制了阿拉貞英语Arrajan(Arrajan)。[28]但是,白益王朝族人和阿拔斯王朝將軍雅克特(Yaqut)不久就為控制法爾斯而爭鬥,白益王朝族人最終獲得勝利。[24]這次的勝利為征服法爾斯的首府設拉子鋪下坦途。[25]

阿里·伊本·白益還與法爾斯的地主們結盟,其中包括法桑賈斯家族英语Fasanjas family,該家族後來為白益王朝提供了許多傑出的政治家。此外,阿里·伊本·白益招募更多的士兵,其中包括加入騎兵部隊的突厥人。 “阿里·伊本·白益隨後派他的弟弟艾哈邁德·伊本·白益遠征克爾曼,但在俾路支人和卡夫人(Qafs)反抗後,被迫從那裡撤出。[30]然而,”馬爾達維試圖廢除在巴格達阿拔斯王朝,並重建一個信奉瑣羅亞斯德教的伊朗帝國,不久他就從阿拔斯王朝手中奪德胡齊斯坦,並強迫阿里·伊本·白益承認他為宗主國。[26]

對白益族人來說,幸運的是,”馬爾達維在公元935年被刺殺,在齊亞爾王朝的領土上造成混亂,對這三位兄弟來說是一個完美的機會。阿里·伊本·白益和艾哈邁德·伊本·白益征服胡齊斯坦,哈桑·伊本·白益佔領齊亞爾王朝首都伊斯法罕,並於公元943年佔領雷伊(Rey),在那兒建立自己的都城,從而征服整個吉巴爾英语Jibal(Jibal)地區。公元 945年,艾哈邁德·伊本·白益進入伊拉克,將阿拔斯王朝變為附庸,同時接受榮譽稱號 Mu'izz ad-Dawla(“國力增強者”),而阿里·伊本·白益則被授予 Imād al-Dawla(“國家撫育者”)榮譽稱號 ,哈桑·伊本·白益獲得 Rukn al-Dawla(“國家的支柱”)榮譽稱號。

國力的高峰和黃金時代(公元945年-983年)编辑

接續白益王朝征服的其他領土外,克爾曼(在公元967年),阿曼(在公元967年),賈茲拉英语Upper Mesopotamia(又稱上美索不達米亞英语Upper Mesopotamia,在公元979年),塔巴里斯坦(Tabaristan,在公元980年)和戈爾干( Gorgan,在公元981年)陸續被征服。然而此後,白益王朝進入緩慢衰落時期,邦聯的各部逐漸瓦解,其統治下的地方王朝實際上已經算是獨立。

衰敗和覆亡(公元983年–1,048年)编辑

阿杜德·道萊之死被認為是白益王朝衰落的起點;[27] 阿杜德·道萊過世時,他的兒子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英语Abu Kalijar Marzuban人在巴格達,他首先對父親之死秘不發喪,以確保他的繼承順利,並避免內戰。當他公開宣布父親過世的消息,他被冠以“ Samsam al-Dawla”的榮譽稱號。然而,阿杜(Adud)的另一個兒子,Shirdil Abu'l-Fawaris,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的哥哥,挑戰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的政權,導致內戰爆發。[28] 同時,一位名叫 Badh 的 馬瓦尼德英语Marwanid部族的頭目佔領迪亞巴克爾英语Diyabakr,並強迫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承認他是那個地區的附庸統治者。[28] 此外,哈桑·伊本·白益的兒子,穆阿亞德·道萊英语Mu'ayyad al-Dawla也在此期間去世,他由法赫爾·道萊英语Fakhr al-Dawla繼任,他在穆阿亞德·道萊時期的維齊爾(宰相)薩希卜 伊本 阿巴德英语Sahib ibn Abbad(Sahib ibn Abbad)的襄助下,成為父親所遺留領土的統治者。[34] 阿杜德·道萊的另一個兒子 Abu Tahir Firuzshah 確立了自己作為巴士拉的統治者,並冠上 “ Diya'al-Dawla” 的稱號,而另一個兒子 Abu'l-Husain Ahmad 確立了自己作為 胡齊斯坦的統治者,冠以 "Taj al-Dawla" 的稱號。

Shirdil Abu'l-Fawaris(以擁有 “ Sharaf al-Dawla” 的稱號而為人知)迅速從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手中奪取阿曼,在公元983年,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的突厥人軍隊發動叛亂,並離開伊拉克,前往法爾斯,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都受到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的親戚 齊亞爾 伊本 沙赫拉卡維英语Ziyar ibn Shahrakawayh的勸說而留在伊拉克。但是,伊拉克處於嚴峻的局勢中,發生了幾次叛亂,但他設法將這些叛亂壓制。最危險的一次叛亂是由阿斯法 伊本 庫爾達維英语Asfar ibn Kurdawayh(Asfar ibn Kurdawayh)所發動,他試圖推阿布 納斯爾 菲魯茲 哈沙德英语Abu Nasr Firuz Kharshadh(以“巴哈 道萊英语Baha al-Dawla”的稱號為後世所知)成為伊拉克的統治者。在同一時期,阿布·卡利雅爾·馬祖班也成功奪取巴士拉胡齊斯坦,迫使他的兩個兄弟逃往法赫爾·道萊的領土。

連年內戰讓白益王朝國是江河日下,在10世紀末期,白益王朝對東羅馬的戰爭開始逐漸失利,東羅馬軍隊甚至一度兵臨巴格達。在11世紀中葉,白益酋長國(白益王朝)的領土逐漸淪落到加茲納維德王朝塞爾柱突厥人手中。 公元1,029年,面對他的德萊木部隊在雷伊的叛變,馬扎 道萊英语Majd al-Dawla(Majd al-Dawla)向伽色尼的馬哈茂德請求援助。[29] 蘇丹 馬哈茂德抵達後,他罷黜了馬扎 道萊英语Majd al-Dawla(Majd al-Dawla),派一位加茲納維德王朝( Ghaznavid)的總督取而代之,並結束了以雷伊為都的白益王朝。[30][31] 公元1,055年,塞爾柱王朝創立者圖赫里勒·貝格征服巴格達,罷黜了最後一位的白益王朝統治者。[32] 像白益王朝的做法一樣,塞爾柱人阿拔斯王朝哈里發留下,作個有名無實的統治者。[33]

政府编辑

白益王朝在伊拉克伊朗西部建立了一個聯邦。這個邦聯有三個公國 - 一個在法爾斯,以設拉子為都;第二個在吉巴爾英语Jibal (Jibal),以雷為都,最後一個在伊拉克,以巴格達為都。但是,在白益王朝邦聯的後期,有更多的公國形成。權力的繼承為世襲,父親將土地分割,分給兒子們。

白益王朝統治者使用的頭銜是埃米爾,意為“總督”“王子”。通常,其中一位 埃米爾 會被認為比其他的埃米爾更資深;這位資深的埃米爾將使用資深埃米爾英语amir al-umara 的頭銜[8] 即資深埃米爾的意思。儘管資深 埃米爾是白益王朝的正式領導人,但他通常在自己個人的酋長國之外沒有任何重要的控制權。每個 埃米爾都在自己的領土內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如上所述,一些更強大的酋長國使用了薩漢莎(Shasshahah,“萬王之王”)的薩珊王朝頭銜。此外,白益王朝還使用了其他幾個頭銜,例如 malik(“國王”)和 malik al-muluk(“國王之王”)。在較少的情況上,白益王朝領土也受到其他家族的王子(例如, 馬瓦尼德英语Marwanid(Hasanwayhids)家族)的統治。

軍事编辑

在白益王朝初期,他們的軍隊主要由其德萊木的同鄉組成,他們主要是尚武,勇猛的農民出身,組成步兵。德萊木長久的軍事活動歷史可追溯到薩珊王朝時期,擔任僱傭軍到伊朗伊拉克甚至遠到埃及等地作戰。 德萊木的軍人在戰鬥中通常會攜帶劍,盾和三支長矛。此外,他們還以其強大的盾牌陣而聞名,很難突破。[34]

但是,當白益王朝的領土擴增時,他們開始招募突厥人加入他們的騎兵部隊,[25] 這些突厥人在阿巴斯王朝的軍隊中也發揮了突出的作用。[35] 白益王朝的軍隊還有庫爾德人,他們與突厥人都是是遜尼派,而德萊木人則是什葉派穆斯林。[42]但是,吉巴爾英语Jibal 白益王朝的軍隊主要由德萊木人組成。[36]德萊木人和突厥人經常爭吵,試圖讓自己成為軍隊中的主導力量。[37] 為提供待遇給他們的士兵,白益王朝的 amir 經常透過分配 伊克塔' 的方式,即從一個省獲得一定比例稅收收入的權利(契約代理人課稅英语tax farming),但也也經常使用實物配給的做法。[38] 突厥人受到伊拉克的白益王朝青睞,而德萊木人則在伊朗的白益王朝受到青睞。[39]

宗教编辑

白益王朝跟當時的大多數德萊木人相同,是什葉派,被稱為十二伊瑪目派。然而,更有可能他們最初是宰德派[40][41] 至於從宰德派轉變為十二伊瑪目派的原因,近代學者穆政 莫門英语Moojan Momen認為,由於白益王朝的族人不是首位什葉派伊瑪目阿里的後裔,因此,宰德派會敦促他們從阿里的後裔族人中迎來一位伊瑪目。出於這個原因,白益王朝傾向於十二伊瑪目派,後者擁有隱遁的伊瑪目(參考:穆罕默德·馬赫迪·蒙塔扎爾),這在政治上對他們更具吸引力。[40]

白益王朝除非是在政治上有利的情況下,很少會嘗試對他們的臣民強迫灌輸某種宗教觀點。遜尼派阿拔斯王朝哈里發被白益王朝保留,但他的一切世俗權力全被剝奪。[42] 此外,為了防止什葉派遜尼派之間的緊張關係擴散到政府機構,白益王朝的埃米爾偶爾會任命基督教徒,而不是什葉派遜尼派的穆斯林,來擔任高級職務。[43]


參考编辑

  1. ^ Abbasids, B.Lewis, The Encyclopaedia of Islam, Vol. I, Ed. H.A.R.Gibb, J.H.Kramers, E. Levi-Provencal and J. Schacht, (Brill, 1986), 19.
  2. ^ Iranica,Iranica: DEYLAMITES:The most successful actors in the Deylamite expansion were the Buyids. The ancestor of the house, Abū Šojāʿ Būya, was a fisherman from Līāhej, the later region of Lāhījān.
  3. ^ Grousset, René. 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 A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trans. Naomi Walford. New Brunswick: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0813506272. 
  4. ^ Felix, Wolfgang; Madelung, Wilferd. Deylamites. Encyclopaedia Iranica, VII/4: 342–347. [28 November 2016]. The most successful actors in the Deylamite expansion were the Buyids. The ancestor of the house, Abū Šojāʿ Būya, was a fisherman from Līāhej, the later region of Lāhījān.
  5. ^ Blair, Sheila. The Monumental Inscriptions From Early Islamic Iran and Transoxiana. Leiden: E.J. Brill. 1992. ISBN 978-90-04-09367-6. 
  6. ^ Goldschmidt, Arthur.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Middle East 7. Boulder, CO: Westview Press. 2002: 87. ISBN 978-0813338859.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access= (帮助)
  7. ^ Clawson, Patrick; Rubin, Michael, Eternal Iran: Continuity and Chaos, Middle East in Focus 1st,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19, 2005, ISBN 978-1-4039-6276-8 
  8. ^ 8.0 8.1 Kabir, Mafizullah. The Buwayhid Dynasty of Baghdad, 334/946–447/1055. Calcutta: Iran Society. 1964. 
  9. ^ Wink, André. Al-Hind: The Making of the Indo-Islamic World, Vol. 2, Slave Kings and the Islamic Conquest 11th–13th Centuries. Boston: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2002. ISBN 978-0391041745. hdl:2027/heb.03189.0001.001.  – via Questia  
  10. ^ Ch. Bürgel & R. Mottahedeh 1988, pp. 265–269.
  11. ^ Felix, Wolfgang; Madelung, Wilferd. Deylamites. Encyclopaedia Iranica, VII/4: 342–347. [28 November 2016]. 
  12. ^ 12.0 12.1 Busse, Heribert. Iran Under the Buyids. (编) Frye, Richard 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Vol. 4: From the Arab Invasion to the Saljuqs.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5. ISBN 9780521200936 (英国英语). 
  13. ^ ʿAżod-Al-Dawla, Abū Šojāʾ Fannā Ḵosrow (936-83)伊朗百科全書
  14. ^ Buyids伊朗百科全書
  15. ^ Bosworth, Clifford Edmund. The New Islamic Dynasties: A Chronological and Genealogical Manual.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6: 154–155. ISBN 978-0231107143. 
  16. ^ Rypka, Jan. History of Iranian Literature. Springer. 2013. ISBN 978-94-010-3479-1. , page 146
  17. ^ Kennedy, Hugh. The Prophet and the Age of the Caliphates: The Islamic Near East from the 6th to the 11th Century. London: Routledge. 2015. ISBN 978-1-317-37638-5. , page 211
  18. ^ Houtsma, Martijn Theodoor (编). E.J. Brill's First Encyclopaedia of Islam, 1913–1936 Reprint. Leiden: E.J. Brill. 1993. ISBN 978-9004097964. 
  19. ^ Karsh, Efraim. Islamic Imperialism: A Histo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2007. ISBN 978-0-300-12263-3. 
  20. ^ Alram, Michael. The Cultural Impact of Sasanian Persia along the Silk Road – Aspects of Continuity. E-Sasanika: 10. [2020-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2).  The article uses Wahram Gūr for the king's name.
  21. ^ Nagel 1990, p. 578–586.
  22. ^ Kennedy 2004, p. 211.
  23. ^ Kennedy 2004, p. 212.
  24. ^ Bosworth 1975, p. 255.
  25. ^ 25.0 25.1 Kennedy 2004, p. 213.
  26. ^ Bosworth 1975, p. 256.
  27. ^ Kennedy 2004, p. 234.
  28. ^ 28.0 28.1 Bosworth 1975, p. 289.
  29. ^ C.E. Bosworth, The Ghaznavids 994-1040,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1963), 53,59,234.
  30. ^ C.E. Bosworth, The Ghaznavids 994-1040, 53,59,234.
  31. ^ The Political and Dynastic History of the Iranian World (A.D. 1000-1217), C.E. Bosworth,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Vol. V, ed. J. A. Boyl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8), 37.
  32. ^ André Wink, Al-Hind: The Making of the Indo-Islamic World, Vol. 2, (Brill, 2002), 9.  – via Questia  
  33. ^ Bernard Lewis, The Middle Eas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Last 2,000 Years, (New York: Scribner, 1995) p. 89.
  34. ^ Bosworth 1975, p. 251.
  35. ^ Sohar and the Daylamī interlude (356–443/967–1051), Valeria Fiorani Piacentini, Proceedings of the Seminar for Arabian Studies, Vol. 35, Papers from the thirty-eighth meeting of the Seminar for Arabian Studies held in London, 22–24 July 2004 (2005), 196.
  36. ^ Kennedy 2004, p. 244.
  37. ^ Busse, Heribert, Iran Under the Buyids, (编) Frye, R. 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Volume 4: From the Arab Invasion to the Saljuq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65, 298, 1975, ISBN 978-0-521-20093-6 
  38. ^ Sourdel-Thomine, J. "Buwayhids." The Encyclopedia of Islam, Volume I. New Ed. Leiden: E. J. Brill, 1960. p. 1353.
  39. ^ Bosworth 1975, p. 252.
  40. ^ 40.0 40.1 Momen, Moojan, An Introduction to Shi'i Islam, Yale University Press: 75–76, 1985, ISBN 978-0-300-03531-5 
  41. ^ Berkey, Jonathan. The Formation of Islam: Religion and Society in the Near East, 600-180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978-0-521-58813-3. , p. 135
  42. ^ Abbasids, Bernard Lewis, The Encyclopaedia of Islam, Vol. I, ed. H. A. R. Gibb, J. H. Kramers, E. Levi-Provencal, J. Schacht, (E.J. Brill, 1986), 19.
  43. ^ Heribert, pp. 287-8

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