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布维尔·肯尼迪

帕特里克·布维尔·肯尼迪(英語:Patrick Bouvier Kennedy,1963年8月7日-1963年8月9日)是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F·肯尼迪夫人杰奎琳·布维尔·肯尼迪两人最小的孩子,出生后39小时即因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夭折

帕特里克·布维尔·肯尼迪
Patrick Bouvier Kennedy
Gravestone for Patrick Bouvier Kennedy in 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jpg
位于阿灵顿国家公墓的墓碑
出生 (1963-08-07)1963年8月7日
美国马萨诸塞州巴恩斯特布爾縣奥蒂斯空军基地医院英语Otis Air National Guard Base
逝世 1963年8月9日(1963-08-09)(0歲)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兒童醫院
死因 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
墓地 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国家公墓
38°52′53.5″N 77°04′17.3″W / 38.881528°N 77.071472°W / 38.881528; -77.071472
父母 约翰·F·肯尼迪
杰奎琳·李·布维尔
亲属 卡羅琳·肯尼迪(姐)
小约翰·肯尼迪(兄)

出生编辑

在怀上帕特里克之前,杰奎琳·肯尼迪的妊娠史并不顺利。她于1955年第一次怀孕,三个月后即以流产告终;次年第二次怀孕,在预产期前一个月突然出血,产下一个死婴,原计划为她取名阿拉贝拉(Arabella);之后于1957年和1960年才先后顺利生下卡羅琳·肯尼迪小约翰·肯尼迪两个孩子。[1][2]

1963年8月7日早晨,杰奎琳在马萨诸塞州鳕鱼角出现临盆征兆,乘直升机赶往奥蒂斯空军基地医院英语Otis Air National Guard Base,于北美东部夏令时UTC-4)下午12:52经剖宫产生下一名男婴。婴儿出生时早产5周半,体重为4英磅10 12盎司(2.11公斤),身长17英寸(43厘米)。[1][2][3][4]肯尼迪总统自华盛顿特区乘机赶往医院,但在生产后40分钟才抵达。[4]他随后派特勤人员请到神父为嬰兒洗禮,依照肯尼迪祖父和杰奎琳父亲的名字取名为“帕特里克·布维尔·肯尼迪”。[5]这是19世纪以来第一次有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在任上生下子女。[1]

逝世编辑

出生后不久,帕特里克就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5]杰奎琳的产科医生约翰·W·沃尔什(John W. Walsh)联系了哈佛医学院下属波士頓兒童醫院儿科住院医师主管詹姆斯·休斯(James Hughes),休斯派其手下医师詹姆斯·E·德罗鲍(James E. Drorbaugh)即刻乘直升机赶往奥蒂斯空军基地。德罗鲍发现帕特里克病情危殆,“呼吸急促有喘息音,每一次呼吸都很艰难”,建议肯尼迪总统将他转院至波士顿。期间他与肯尼迪一同将孩子送到杰奎琳的病房,她将儿子的手握住了10分钟。这也成为母子间的最后一次见面。[1]

出生后5小时,帕特里克就转院至波士顿儿童医院抢救。[4][1]当时医院中的资深医生多在休假,院方于是找到小儿心脏病学先驱人物亚历山大·纳达斯英语Alexander Nadas主持抢救工作。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是当时早产儿死亡的最常见原因,治疗手段也十分匮乏,只能依靠新生儿保温箱,即使有幸度过出生后48小时的高危期,生存率亦不足40%-50%。医院使用了高压氧舱尝试治疗,情况一度有所好转。肯尼迪则在波士顿和奥蒂斯基地之间来回奔波看望儿子和妻子。[1][5]抢救过程获得了民众和媒体的关注和鼓励。民众聚集在医院外为帕特里克守夜祈福,广播报纸等媒体也轮番报道抢救的进度。[5]但在出生后39小时,帕特里克仍然未能幸存,于北美东部夏令时8月9日清晨4:04宣告死亡。[5][6]肯尼迪随后乘机飞往奥蒂斯空军基地,向仍在康复中的夫人传达了儿子的死讯。[6]肯尼迪的随从人员日后提到,总统平时几乎不流露自己的感情,但在帕特里克夭折后曾在房间内痛哭,还将之前精心装修的婴儿房彻底拆毁。[1][7]肯尼迪的特勤人员克林特·希尔英语Clint Hill (Secret Service)还称在孩子夭折后,夫妇二人的感情“明显更加亲密”。[5]

帕特里克的安魂彌撒于8月10日在波士顿举行,仅有家人参加,未对媒体和公众开放。[6]他的遗体随后下葬在马萨诸塞州布鲁克莱恩圣洁公墓英语Holyhood Cemetery,葬在肯尼迪夫妇未成活的第一个孩子阿拉贝拉的墓旁。两个婴儿的遗体之后迁至阿灵顿国家公墓,与肯尼迪夫妇葬在一起。[8][9]

影响编辑

帕特里克逝世后三个月,肯尼迪即遇刺身亡,公众因此很快转移了注意力,但他的逝世引起了医疗界对早产研究的关注和兴趣,在这一领域产生了重要影响。历史学者认为他的逝世极大地推动了医学发展,促成了早产儿研究的进步。帕特里克逝世后数十年间,科研人员已经发现了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的病因,并能有效治疗,相关研究还催生了新生儿科学英语Neonatology的诞生和发展。2013年时,这一疾病患儿的生存率已经提升至95%。[1][10]

另见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Altman, Lawrence K. A Kennedy Baby's Life and Death. The New York Times. 2013-07-29 [2017-01-11]. 
  2. ^ 2.0 2.1 Levingston, Steven. Jackie Kennedy's Five Pregnancies — the Tragic and the Successful. The Huffington Post. 2013-11-18 [2017-01-11]. 
  3. ^ Quinn, Sandra L.; Kanter, Sanford. America's royalty : all the presidents' children.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Press. 1995. ISBN 0313295352. 
  4. ^ 4.0 4.1 4.2 President and Jackie name 2nd son Patrick. Baltimore Afro-American. 1963-08-06 [2017-01-11]. 
  5. ^ 5.0 5.1 5.2 5.3 5.4 5.5 Levingston, Steven. For John and Jackie Kennedy, the death of a son may have brought them closer. The Washington Post. 2013-10-24 [2017-01-11]. 
  6. ^ 6.0 6.1 6.2 Lung Diseases Stifles Heart, Funeral Scheduled Saturday. Ocala Star-Banner. AP. 1963-08-09 [2017-01-11]. 
  7. ^ McNeil, Liz. Former Secret Service Agent Describes JFK's Unbearable Grief After Losing Son Patrick When He Was Just 2 Days Old. People. 2016-05-04 [2017-01-11]. 
  8. ^ Patrick Bouvier Kennedy. Find A Grave. [2017-01-11]. 
  9. ^ Kara Kennedy laid to rest in Brookline. Boston Globe. 2011-09-21 [2017-01-11]. 
  10. ^ Donaldson James, Susan. JFK Baby Death in 1963 Sparked Medical Race to Save Preemies. ABC News. 2013-08-07 [2017-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