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帖木兒波斯-阿拉伯文تیمور,拉丁转写:Tēmōr,1336年4月8日-1405年2月18日),突厥化蒙古人,或譯帖木耳帖木兒汗國的創始可汗,為察合臺語「鐵」之意,出身於蒙古巴魯剌思氏部落[1][2][3],1362年與忽辛合作,在故鄉附近地區起事時,被打伤,從此跛腳,因此人称跛子帖木儿,另外帖木兒可操流利波斯語土耳其語蒙古語。因為他娶了東察合台汗國後王黑的儿火者的女儿为妻,所以又被稱為駙馬帖木儿。他打敗了西亞南亞中亞的其他國家,是帖木兒帝國的奠基人。

帖木兒
埃米尔
Tamerlan.jpg
帖木儿帝国时代的帖木儿画像
統治 1370年–1405年
加冕 1370年于巴尔赫
前任 埃米尔胡赛因
繼任 哈利勒苏丹
出生 (1336-04-09)1336年4月9日
察合台汗国竭石(今乌兹别克斯坦
逝世 1405年2月18日(1405-02-18)(68歲)
锡尔河讹答剌(今哈萨克斯坦
安葬
撒马尔罕帖木儿陵墓
配偶 穆尔克·哈努姆
王朝 帖木儿帝国
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
帖木兒汗國版圖

他的後代兒子沙哈鲁與孫子烏魯伯格在1411至1449年統治中亞,成為伊斯蘭文化中心[4][5][6],曾孫巴卑爾則南侵印度,建立了莫卧儿帝国,此帝國在1526至1857年統治南亞,約有四個世紀的時間[7][8][9][10][11]

出身及奪取汗位编辑

帖木兒出生於西察合台汗国渴石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突厥化蒙古人埃米尔巴鲁剌思氏的家庭,是成吉思汗七世的女系驸马。父親名叫塔剌海,是渴石的一名埃米爾,是巴鲁剌思氏一族。相传其祖先源自成吉思汗的高祖父敦必乃,敦必乃第三子为合出里,合出里生子亦儿占赤,亦儿占赤生子速忽赤臣,速忽赤臣生子忽必来忽都思布鲁罕哈剌察儿,哈剌察儿生子亦连吉儿,亦连吉儿生子不儿赫勒,不儿赫勒生子塔剌海和哈吉,塔剌海就是帖木儿的父亲(哈吉是他叔叔)。也有学者认为成吉思汗世系之说不可信,帖木儿应是突厥人,而非蒙古人[12]

後人所知的帖木儿的傳奇歷史,絕大部分來自於其家傳的自傳。從其出身背景與控制能力來看,至少在帖木兒父辈时,其家族勢力已經支配整個渴石地區,並與西察合台王族通婚。1360年,河中地區大勢底定,禿忽魯帖木兒控制了大部分地區,並收帖木儿為參贊。但帖木儿實際上受到西察合台汗國王族兩個方面的羅致,他選擇投入較為弱小,但與其有姻親關係的忽辛陣營。因其所處勢力較小,這一段時期帖木儿與忽辛可說是一面游擊並儲備反擊的力量,其最為人所熟知的腿傷亦是在此時期受創。

1363年忽辛終於扶持合不勒沙西察合台可汗。1369年,帖木儿杀死結義兄弟忽辛,控制了西察合台可汗合不勒沙。第二年,帖木尔处死合不勒沙,自称为苏丹,建立了帖木儿帝国。

擴張帝國编辑

首先,恢復西察合台汗國的秩序與疆土之後(也就是征服中亚河中地区),再七次征伐東察合台汗國之后,将其納入疆土。随后征服东伊朗(1381年)、花剌子模(1387年)。

1393年最终征服西波斯;并在1391年、1394—1395年两次征伐金帐汗国。但由於撒拉伯卡(今伊朗境內)發生異族叛亂,使其一改恢復蒙古帝國光榮之進軍方向,將征服目標由蒙古金帐汗国、察合台汗国轉向周圍各國。帖木儿原來希望恢復蒙古帝國的光榮,因此本來皆以各蒙古汗國為攻擊目標。但在之後卻發現到蒙古人不是敵人,異族較蒙古人更可能阻礙他的大業。

從此以後,他師法蒙古人的屠宰掠夺策略,將反叛之撒拉伯卡屠宰,他之後1394年、1398年征伐德里苏丹国時,也維持同樣的策略。最著名一戰是與金帳汗國脫脫迷失汗的昆都爾察河谷大戰,徹底擊敗金帳汗國[13]

与明朝、奥斯曼帝国的關係编辑

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帝国,在同年的北伐之中使得蒙古人对中国的统治结束,并退居塞北,汉文史籍史称北元,后在明太祖北伐的打击下灭亡。明军在洪武五年(1372年)将甘肃行中书省纳入明帝国疆域后要求当时中亚各国“进贡”。

1387年起,帖木儿曾多次遣使进贡

1396年,帖木儿扣押各國使节,包括明帝国奥斯曼帝国使節,表示對外宣戰,開始第二階段的征战擴張。1398年征伐印度德里苏丹国德里;1399年—1402年西征小亚细亚马木留克王朝巴格达

1398年,再次禁錮、扣留明朝特使。

1402年7月20日在安卡拉战役大败奥斯曼帝国,俘其苏丹拜牙(即“闪电”巴耶塞特一世),使其帝国疆域成为从印度德里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帝国。他擊敗當時如日中天、不断擴張中的鄂圖曼帝國,間接地缓解了伊斯兰文化基督宗教文化與整個歐洲的渗透。而從小亞細亞帶回的藝術家、工匠與學者,留給撒馬爾罕無數無價的傳世建築,使該處在其孫兀魯伯的經營下,成為了中亞伊斯蘭文化的重心。

1404年11月27日率领20万士卒进攻明朝,结果1405年2月18日在进军途中,在訛答剌病死,終結了其輝煌無敵的征戰歷史[14]

逝去後的帝國局勢编辑

帖木儿有四子,长子贾汉吉尔早逝、次子乌马尔·沙伊赫阵亡,三子米兰沙在帖木儿逝世后不久也去世了;帖木儿立太孫皮儿·马黑麻,但帖木儿的另一個愛孫哈利勒起兵争位,发生内讧,最终由帖木儿的四子沙哈鲁平定内讧,继位为王。

沙哈鲁一反帖木儿对明朝的的攻擊政策轉變為与明帝国友好,在永乐十一年(1413年)恢复遣使朝贡;同年明成祖派遣中官李达、吏部验封司员外郎陈子魯等9人使团出使帖木兒汗國,行报施之礼;使節團的成就之一,就是重新與帖木儿汗國建立良好的外交關係。

帖木儿帝国也如蒙古帝國般,裂解為多个勢力,而且諸子間還经常發生鬥爭,1449年沙哈鲁長子兀魯伯被杀后帝国分崩离析,不同地区统治者常年互相杀伐。

帖木儿帝国在1507年被突厥乌兹别克汗国穆罕默德·昔班尼所灭。1526年,帖木儿的后裔巴布尔征服印度德里苏丹国建立了莫卧儿帝国,名义上存在到1857年。

帖木兒的司法制度编辑

民、刑分開编辑

帖木兒將民事刑事及行政訴願分開;一部份司法官,專理刑事案件;另一部份則為廉政司法官,專理官吏貪污案件。至於外國使者,與民間往來,則另有禮官負責。如此,帖木兒境內司法,有條不紊,職責之劃分,極為清楚[15]:p.160

案件判決過程编辑

帖木兒汗帳建立之處,法官即就其旁,建立帳幕三座,工作其中。所有在押人犯,以及原被告,皆來此處候審。法官分別案件之性質,聽取訴辯後,立下判詞,但於執行之前,先呈帖木兒鑒核,候其裁可,再分別執行。法官倘作書面之判詞時,先由繕書記寫,登過底簿後,再由法官於判決書上蓋印。另有一吏,自法官之底簿上,將原文抄於清謄簿上,其判詞之尾,亦由法官蓋印。清謄簿係為呈帖木兒批閱者。帖木兒於此薄上用過印璽,即為批准。帖木兒用於司法案件之璽,其印文為「公正」一語,文外四邊,有小圓圈3個。此間為法官司繕寫判詞之書記,其職務極為忙碌。[15]:p.160-161

驛站制度编辑

據曾經出使帖木兒帝國西班牙克拉維約所說,帖木兒帝國境內有相當完善的驛站制度。帖木兒於其汗國內,遍設驛站,備置馬匹,以供換乘。較大之驛站上,常備良馬百匹,多至二百匹[15]:p.101。為供給各驛站人員之需用及飼養馬匹起見,各驛站旁建有館舍。帖木兒之使者每至一驛,立刻更換新座騎並繼續前進,驛伕伴往下站,將原馬領回[15]:p.101

萬一馬匹在途中疲乏或倒斃,使者即自路上所遇之騎者借用坐騎,繼續前進,絕不中止。按驛站之規定,帖木兒之使者,於路上倘有需用馬匹之處,迎面遇有行人,無論地位高低,即屬貴族、抑或販夫走卒,只須提出商借之請求,對方必須立時將馬出借。不論誰對此種義務皆無推卻之餘地。倘有遲疑或竟予拒絕時,即有被斬首之危險。使者於途中借到之馬,馳至附近驛站,再更換他騎[15]:p.101

帖木兒不僅於赴撒馬爾罕之大路上施行此項制度,在汗國其他各道上皆行此法。以此,驛站與郵傳使者隨地可見,其作用在使各地消息靈通,而帖木兒之巡吏晝夜活動於四方[15]:p.101

對驛使的要求编辑

帖木兒並未限定其驛使晝夜奔馳,只規定每日行程為50程(Fusah,每Fusah約為5公里)。如此已足令其使者,不敢稍怠。故途中坐騎,即使因奔馳過度而猝斃,亦所不惜,因帖木兒所最注重者為迅速[15]:p.101

帖木兒治軍编辑

軍隊組織编辑

帖木兒軍隊中,百人為最小單位,置百人長,千人及萬人之上,皆置有千人長及萬人長。全軍置有統帥。遇有戰事發生,則徵調各級將士,按敵勢之強弱,分定徵調兵數之多寡。 帖木兒平日將軍中馬匹及牲畜,分撥與族人飼養。凡負責飼養之人,莫不加意看管。因倘有不周之處,刑罰隨至,罪重者且因之被殺。[15]:p.161

軍隊紀律管理编辑

帖木兒每次出征,軍中置有法官多人,隨時接受訴狀,加以裁判。[15]:p.160

傳說编辑

帖木兒作戰沿習蒙古習風,對於不投降者,破城之後大多屠城,以畏服各邦,在歷經屢次征伐俄羅斯黑海北部後,使當地人民留下痛苦的記憶。在俄羅斯與東歐地區流傳:帖木兒的遺骸若遭移動,將使天下遭遇大兵災。

1941年,斯大林下令发掘帖木儿墓葬,在棺椁被打开的第2天,蘇德戰爭爆发了。

世系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Timur. Chicago: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Edition. 2011. 
  2. Josef W. Meri. Medieval Islamic Civilization. Routledge. 2005: 812. 
  3. "Belonging to a minor military family, and of Turkish origin, Timur was born in Transoxiana (present-day Uzbekistan) in the fourteenth century. He rose to prominence in the service of the local Mongol ruler, claimed to be descended from Chingiz-Khan, and defeated all competitors." Massoume Price. Iran's Diverse Peoples: A Reference Sourcebook. ABC-CLIO. 2005: 56. 
  4. David Eugene Smith. History of mathematics. : 289. 
  5. Science institutions in Islamic civilis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the Turkish and Islamic world. Science in Islamic civilis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symposia. 
  6. A.J.J. Mekking. The Global Built Environment as a Representation of Realities. 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2009: 121. ISBN 9789087280635. 
  7. Timur.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Academic Edition. 2007. 
  8. ., Quotation: "... Timur first united under his leadership the Turko-Mongol tribes located in the basins of the two rivers." Central Asia, history of Timur.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Edition. 2007. 
  9.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13 December 2008. 
  10. "Tīmūr Lang" entry from B.F. Manz. Encyclopaedia of Islam. 
  11. "Tamerlane, c.1336–1405, b. Kesh, near Samarkand. He is also called Timur Leng (Timur the lame). He was the son of a tribal leader, and a maternal descendant of Genghis Khan. He was from a Mongol tribe, Barlos. There were mongol tribes used to live in the area where his father was a leader. Timur spent his early military career in subduing his rivals in what is now Turkistan; by 1369 he firmly controlled the entire area from his capital at Samarkand." Timur 6. Columbia Encyclopedia. 20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30).  无效|dead-url=bot: unknown (帮助)
  12. 勒内·格鲁塞《草原帝国》,北京商务印书馆北京2004年版。
  13. 钦察汗国(下). 東華理工大學圖書館. [2014-03-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9) (中文). 
  14. 《看世界》2011年第15期 撒马尔罕的王陵[永久失效連結]
  15.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克拉維約東使記》,北京商務印書館1985年版。
帖木儿
統治者頭銜
新頭銜
帖木兒帝國建立
帖木兒帝國可汗
1370年—1405年
继任:
皮兒·馬黑麻
哈利勒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