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Buddhism dham jak.svg
上座部佛教

佛學概論英语Outline of Buddhism DharmaWheelGIF.gif 佛教主題

帝須·目犍連子Tissa Moggaliputta),又翻譯為目犍連子帝須漢傳佛教善見律毘婆沙》翻譯為目揵連子帝須是證得四道、四果涅槃斷除貪嗔痴的阿羅漢[1],生於華氏城,印度佛教高僧。屬於上座部分別說系,為阿育王尊崇的上座長老,曾召集第三次結集


生平编辑

帝須是他的名字(Tissa),其父為巴連弗邑的目犍連(Moggali),不是釋迦牟尼的弟子大目犍連,因此他被稱為目犍連子(Moggaliputta),也就是目犍連(Moggali)之子(putta[2]。帝須出身婆羅門種姓,自幼熟讀吠陀經典。後在悉伽婆門下出家,加入佛教僧團,其傳承可上追至優波離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記載釋迦牟尼佛預言釋迦牟尼佛入滅二百十八年後會有目犍連子帝須尊者召開第三次結集宣揚佛教正法說明其他部派假佛法的錯誤,第三次結集後會有大摩哂陀尊者去斯里蘭卡傳法,釋迦牟尼佛入滅五百年後會有那先尊者向彌蘭王開示,因此令佛教堅固住立五千年[3]

由於阿育王信佛,許多外道混進佛教裡面宣揚外道的異端邪說,阿育王只好請以帝須尊者為首的1000個精通三藏有四無礙解智六神通之上座部長老在波吒利弗(Pāṭaliputra, 現在印度的巴特那地方)進行第三次結集[4]。帝須尊者在第三次結集發表論事宣揚正法打擊假冒佛教的異端邪說,60000個混進佛教的外道被逐出僧團。據說現存的巴利文三藏經典,即是在此次結集中會誦而成。

他並且曾經派出僧侶四處傳播佛教,他派遣大摩哂陀將佛教傳入斯里蘭卡,成為現代上座部佛教的起源。


第三次結集時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最後定型编辑

大迦葉尊者為首的五百阿羅漢第一次結集論藏阿毗達摩的論母(Màtikà)放在《小部》。

第三次結集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法集論》(Dhamma-saṅganī)、《分別論》(Vibhaṅga)、《界論》(Dhātu-kathā)、《人施設論》(Puggala-paññatti)、《論事》(Kathā-vatthu)、《雙論》(Yamaka)、《發趣論》(Paṭṭhāna)最後定型,以目犍連子帝須為首的一千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上座部佛教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巴利三藏內容全都正確沒有錯誤。

第四次結集時五百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上座部佛教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巴利三藏內容全都正確沒有錯誤之後寫在貝葉上。

第五次結集時兩千四百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第五次結集後包含論藏阿毗達摩七部論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內容被刻在七百二十九塊大理石上放進緬甸曼德勒(Mandalay)的固都陶佛塔(Kuthodaw Pagoda)。

第六次結集[4]時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兩千五百個精通三藏之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彌蘭王問經》和論藏阿毘達磨在內的巴利三藏和註釋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5]

第三次結集以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為首的一千阿羅漢及那先尊者對中有(中陰身)的批判编辑

原始佛教沒有中有(中陰身),佛教分裂後的印度阿育王時代東山住部正量部開始主張有情眾生輪迴中間必須經過中有(中陰身),佛教第三次結集的《論事》記載以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為首的一千個阿羅漢尊者批判了東山住部正量部中有(中陰身)邪執[6]

結果東山住部正量部無法回答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的問題:「中有(中陰身)存在欲界?中有(中陰身)存在色界?中有(中陰身)存在無色界?從欲界輪迴到色界中間有沒有經過中有(中陰身)?從色界輪迴到無色界中間有沒有經過中有(中陰身)中有(中陰身)是不是卵生、胎生、濕生、化生之外的第五生?中有(中陰身)是不是五趣天人、人、鬼、畜生、地獄之外的第六趣?中有(中陰身)是不是七識住之外的第八識住?中有(中陰身)是不是九有情居之外的第十有情居?有沒有讓有情眾生成為中有(中陰身)的業?成為中有(中陰身)的有情眾生有沒有生、老、死、沒、再生?中有(中陰身)是不是由色、受、想、行、識組成?」說明中有(中陰身)特性。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記載證得四無礙解智的阿羅漢尊者那先[7]向彌蘭王開示說明中有(中陰身)是假佛法[8]

第三次結集以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為首的一千阿羅漢及那先尊者對「十方諸佛」的批判编辑

上座部佛教經藏長部》記載在釋迦牟尼佛佛教還存在的時期世界上除了釋迦牟尼佛不會有其它佛存在[9]漢傳佛教中阿含經》心品多界經第十記載說「若世中有二如來者,終無是處。」 [10]漢傳佛教長阿含經》第二分自歡喜經第十四記載說「欲使現在有二佛出世,無有是處。」 [11]漢傳佛教增壹阿含經》力品第三十八之二記載說「世無二佛之號」「一佛境界無二尊號」[12]漢傳佛教《佛說大堅固婆羅門緣起經》記載說「同一時中,無處容受二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出現世間,宣說諸法。」 [13]漢傳佛教佛說人仙經》記載說「無有二佛同出於世」 [14]

佛教分裂後的印度阿育王時代大眾部開始主張一切方存在十方諸佛,佛教第三次結集的《論事》記載以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為首的一千個阿羅漢尊者批判了大眾部的「一切方住諸佛邪執」:

結果大眾部無法回答目犍連子帝須尊者的問題:「十方諸佛名字[15]?十方諸佛種姓血統?十方諸佛姓氏?[16] 十方諸佛父母姓名?十方諸佛兩大上首弟子[17]姓名?十方諸佛近侍弟子[18]姓名?十方諸佛穿什麼三衣[19]?十方諸佛拿什麼鉢[20]乞食?十方諸佛出生地地點地名?十方諸佛成佛地點地名?十方諸佛在什麼樹下成佛?[22]十方諸佛第一次說法講轉法輪經地點地名?[23]」說明十方諸佛基本資料。

上座部佛教彌蘭王問經》記載證得四無礙解智的阿羅漢尊者那先[7] 向彌蘭王開示說明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佛[24]

引用编辑

  1. ^ 漢傳佛教善見律毘婆沙》:爾時,帝須深修禪定,即得阿羅漢,以佛法教導一切人民。
  2. ^ 漢傳佛教善見律毘婆沙》阿育王品,《大史》第五章“第三次結集”
  3. ^ 《彌蘭王問經》 第一卷 :爾時,世尊大般涅槃之時,與大比丘眾行至拘尸那竭羅,時世尊依無常等法而令一切有情生起感動,示現無餘涅槃界之涅槃行相,於拘尸那竭羅末羅國〔熙連禪〕河畔之惒跋單沙羅雙樹間,頭朝北臥於牀,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比丘!我令汝等知一切諸行是滅法,汝等不放逸而成就。為汝等,我宣說勝者之九分教,我宣說兩分別、兩波羅提木叉,我宣說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大聲聞之究竟智,我宣說辟支佛之到究竟智,我宣說正等覺者之到究竟智,我宣說四正勤,我宣說四聖諦,我宣說七覺支,我宣說十二支緣起,我宣說四念處、聖八支道、七果、八等至、九〔次第住〕定。諸比丘!我弟子堪能、甚堪能、聰明、練達。而凡我所宣說此法與律,我滅後為汝等之師。我般涅槃之時,聖迦葉憶念老年出家者須跋陀之暴言,而行法之合誦,淨化佛語。由此更經百年,耶舍迦蘭陀子破跋耆子比丘等,為第二合誦。由此更經二百十八年,目犍連子帝須長老破諸異派,為第三合誦。次名大摩哂陀之比丘於銅鍱洲,住立我教。然,更由正等覺者般涅槃經五百年,有名彌蘭王,志求全閻浮提中依自己之智力而起微妙之諸問,沙門婆羅門依微妙之問而破時,有一名那先比丘,破王之說,以種種之譬喻令感歎,不曇其教,至五千年之後,令其教堅固住立。」
  4. ^ 4.0 4.1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 由於阿育王信佛,許多外道混進佛教裡面宣揚外道的異端邪說,阿育王只好請帝須尊者為首的1000個有四無礙解智六神通精通三藏的上座部長老進行第三次經典結集。帝須尊者在第三次結集發表論事宣揚正法打擊假冒佛教的異端邪說,60000個混進佛教的外道被逐出僧團。第三次經典結集完後,阿育王派遣上座部長老將佛教傳播到印度之外。
  5. ^ 《馬哈希尊者傳》
    【第三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三會期,始於1955年4月28日,於1955年5月28日結束。除了布薩日等,合誦了《增支部》 (Aṅguttara Nikāya),含 1,651 經,共 9,557 頁。

    在第一次結集時,《增支部》只誦了 120 回。但因為現在是誦讀(pathaka)的時代,持誦僧團(bhāranatthāraka saṅgha)決定增加合誦的次數至210回。於是,從5月30日至7月2日,大會也合誦了六冊共 2,302 頁的阿毘達摩藏。因此,在這會期, 他們共誦了11,859頁。

    在這會期,合誦比丘大家一致推舉柬埔寨僧王(Samdach Preah Mahā Sumedhādhipati C.N. Jotaññāno, Agga Mahā Paṇḍita) 和寮國僧王(Samdach Phrabuddhajinoros, saklamahāsaṅgha Pāmokkha)作為第六次結集的主席。

    【第四會期】:

    第四會期始於 1955 年 12 月 16 日。合誦比丘誦念阿毘達摩《發趣論》(Patthāna),除了布薩日和獨立日外,為期 54 天,於 1956 年 2 月 16 日結束。

    超過 600 位合誦比丘出席,並推舉泰國僧伽領導(Samdej Phra Vanarat Kittisobhana)為主席。

    在這會期,合誦了阿毘達摩的 5 冊《發趣論》共 2,686 頁,以及 6 冊共 2,299 頁的十五部佛典:《小誦》、《法句經》、《如是語》、《天宮事》、《餽鬼事》、《長老偈》、《長老尼偈》、 《長老譬喻》、《長老尼譬喻》、《佛種姓》、《佛所行藏》《大義釋》、《小義釋》。總共誦了 11 冊 4,985 頁。

    【第五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五也是最後一個會期,被稱為第六次結集 的錫蘭會期,始於 1956 年 4 月 23 日,於 5 月 24 日衛塞節結 束。合誦比丘合誦了以下的佛典:《發趣論》《彌蘭陀王問經》、《導論》、《藏論》和《無礙解道》。
  6. ^ 《論事》第八品
    此處,稱中有論。此處,執「有中般涅槃者」之經語是不如理,「有名中有,其時如具天眼者而無天眼者、如具神通者而無神通者之有情,窺察父母交會之時及月水時,七日或七日以上住」者,乃東山住部與正量部之邪執

    (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是欲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是色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是無色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於欲有與色有之中間有中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於色有與無色有之中間有中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於欲有與色有之中間無中有耶?(他)然。(自)若「於欲有與色有之中間無中有」者,汝不應言:「有中有。」(自)於色有與無色有之中間無中有耶?(他)然。(自)若「於色有與無色有之中間無中有」者,汝不應言:「有中有。」

    (自)有中有耶?(他)然。(自)是第五生、第六趣、第八識住、第十有情居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中有耶?(他)然。(自)中有是有、趣、有情居、輪迴、生、識住、得自體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至中有之業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至中有之有情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於中有之有情有生、老、死、沒、再生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於中有有色、受、想、行、識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中有是五蘊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有欲有,欲有是有、趣、有情居、輪迴、生、識住、得自體耶?(他)然。(自)有中有,中有是有、趣、有情居、輪迴、生、識住、得自體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至欲有之業耶?(他)然。(自)有至中有之業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有至欲有之有情耶?(他)然。(自)有至中有之有情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於欲有之有情是有生、老、死、沒、再生耶?(他)然。(自)於中有之有情是有生、老、死、沒、再生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於欲有有色、受、想、行、識耶?(他)然。(自)於中有有色、受、想、行、識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欲有是五蘊耶?(他)然。(自)中有是五蘊有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7. ^ 7.0 7.1 《彌蘭王問經》
    時,尊者那先於其日、其夜,與無礙解俱逮得阿羅漢位。尊者那先之通達〔四〕諦耶!大地鳴動震動、震撼。其故曰:

    如搾製糖機
    大地為鳴動
    製油機車輪
    大地為震動
    大海乃震撼
    山王乃屈倒
    須彌山傾時
    發轟隆巨響
  8. ^ 《彌蘭王問經》第8卷 :第六 往他界色之問
    王言:「尊者那先!我欲問速行事。尊者那先!有情往他界之時,或青、或赤、或黃、或白、或茜、或光輝——以何色而行耶?或以象色、馬色、車色而行耶?」

    「大王!此不由世尊所說,不存在於三藏佛語中。」

    「尊者那先!沙門瞿曇不說:『有情往他界之時,或有青、赤、黃、白、茜、光輝耶?』如何知一切耶?有情不行於他界。尊者那先!德者邪命〔外道〕之言者是如,是真。彼之阿闍梨是賢者哉!彼言:『世界是無,他界是無,有情行於他界是無。』」

    「大王!請聞我所說。」

    「尊者那先!然。予聞卿之所說。」

    「大王!自我口所發,達卿耳之語言,於途中或見青、赤……乃至……光輝,耶?」

    「尊者那先!予無見者。」

    「大王!若我之言語於途中,或不見青、赤……乃至……光輝,我之語言不達卿耳耶?卿言虛妄耶?」

    「尊者那先!予不言虛妄。如語言者於途中不能知或青、或赤〔……乃至……光輝〕,卿之語言乃達於予之耳。」

    「大王!如是,如有情往他界之時,於途中使不能知或青、或赤〔……乃至……光輝〕,有情往他界恰如語言。」

    「希有哉,尊者那先!未曾有哉,尊者那先!於全閻浮提之大國請享受食。此等之五蘊是不往他界,如是之五蘊不往者,則無輪迴者耶?」

    「大王!卿耕作其田耶?」

    「尊者那先!然。予耕作其田,播植稻〔種〕。」

    「大王!卿植於地上之稻〔種〕行於上方、稻〔穗〕端耶?如是之物生於稻之〔穗〕端耶?」

    「尊者那先!植於地上稻〔種〕於上方、非行稻〔穗〕端,又如是之物非生於稻〔穗〕之端。」

    「大王!若植於地上稻〔種〕於上方、非行稻〔穗〕端,又如是之物非生於稻〔穗〕端,名稻者無耶?」

    「尊者那先!稻非無,稻存。尊者那先!若植於地上之稻〔種〕於上、行稻之〔穗〕端者,於上方得稻〔種〕。若如是之物生於稻〔穗〕之端者,等於稻穗端之穀粒生,等重〔之穀粒〕生。」

    「大王!如是,若此等之五蘊往他界,盲為再盲,啞為再啞。如何作福耶?若如是之五蘊生,應依不善業而行於地獄。」

    「請再譬喻之。」

    「大王!例如〔點火之時〕,由一燈或焰、或炎轉移他燈耶?如是之物生耶?」

    「尊者那先!非由一燈或焰、或炎轉移他燈,如是之物非生。」

    「如是,大王!此等之五蘊非往他界,又如是之五蘊亦非生。」

    「尊者那先!受蘊往他界耶?」

    「大王!若受蘊往他界者,此等五蘊中唯受之彼等有情往他界而為受蘊耶?」

    「尊者那先!不然。」

    「大王!知其理由。於此自體之受蘊不往他界。」

    「尊者那先!想蘊往他界耶?」

    「大王!若想蘊往他界者,於此自體切斷其手者、切斷其足者,有『往他界切斷其手、切斷其足者』之想耶?」

    「尊者!無。」

    「大王!知其理由。於此自體之想蘊不往他界。」

    「請再譬喻之。」

    「大王!卿有圓鏡耶?」

    「大王!然,有。」

    「大王!卿取圓鏡而立於前!」

    「尊者!立。」

    「大王!於此圓鏡能見卿之眼、耳、鼻、齒耶?或能見原樣之卿耶?」

    「尊者那先!於圓鏡〔所見之〕眼、耳、鼻、齒者予之物。」

    「若〔於圓鏡中〕除去卿之眼,除去卿之耳,除去卿之鼻,除去卿之齒,大王!卿乃為盲,為不具者耶?」

    「尊者那先!不為不具者。尊者那先!圓鏡中之影像依止於予而映。非如原樣之物。」

    「大王!如是,此等之五蘊不往他界,又亦非生原樣之五蘊。恰如圓鏡之影像,依止於之五蘊之有情依善、不善業而結生於母胎。」

    「宜也,尊者那先!」
  9. ^ 《長部28經/能淨信經》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舍利弗道友!過去世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
    『舍利弗道友!未來世將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

    『舍利弗道友!現在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尊者舍利弗!為什麼一個允許、一個不允許呢?』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解說:『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過去世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未來世將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同時出現兩位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不可能的。」

    大德!當被這麼問而我這麼解說時,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
    「舍利弗!當你這麼解說時,確實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10. ^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心品多界經第十:世尊答曰:「阿難!若有比丘見處是處知如真,見非處是非處知如真。阿難!若世中有二轉輪王並治者,終無是處,若世中有一轉輪王治者,必有是處。阿難!若世中有二如來者終無是處,若世中有一如來者,必有是處。」
  11. ^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第二分自歡喜經第十四:
    佛告舍利弗:「若有外道異學來問汝言:『過去沙門、婆羅門與沙門瞿曇等不?』汝當云何答?彼復問言:『未來沙門、婆羅門與沙門瞿曇等不?』汝當云何答?彼復問言現在沙門、婆羅門與沙門瞿曇等不?汝當云何答?」
    時,舍利弗白佛言:「設有是問:『過去沙門、婆羅門與佛等不?』當答言:『有。』設問:『未來沙門、婆羅門與佛等不?』當答言:『有。』設問:『現在沙門、婆羅門與佛等不?』當答言:『無。』
    佛告舍利弗:「彼外道梵志或復問言:『汝何故或言有?或言無?』汝當云何答?」
    舍利弗言:「我當報彼:『過去三耶三佛與如來等,未來三耶三佛與如來等,我躬從佛聞,欲使現在有三耶三佛與如來等者,無有是處。』世尊!我如所聞,依法順法,作如是答,將無咎耶?」
    佛言:「如是答,依法順法,不違也。所以然者?過去三耶三佛與我等,未來三耶三佛與我等,欲使現在有二佛出世,無有是處。
  12. ^ 漢傳佛教增壹阿含經》力品第三十八之二:是時,諸辟支佛即於空中燒身取般涅槃。所以然者,世無二佛之號,故取滅度耳。一商客中終無二導師,一國之中亦無二王,一佛境界無二尊號
  13. ^ 漢傳佛教《佛說大堅固婆羅門緣起經》:佛以是事告帝釋天主并天眾言:「汝等當知,同一時中,無處容受二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出現世間,宣說諸法。」。
  14. ^ 漢傳佛教《佛說人仙經》:又復諸天眾等,有思念者:「嗚呼!云何能得四佛出現於世?」復有思念:「嗚呼!云何能得八佛出現於世?」大梵天王知彼天眾心之所念,而復告言:「汝等天眾莫作是念,思欲四佛出現於世,乃至八佛出現於世。是義不然。汝等當知,我從佛聞無有二佛同出於世,何有四佛八佛同出世耶?汝等但願,我佛世尊無漏之體,壽命增長,久住世間。」
  15. ^ 15.0 15.1 漢傳佛教《佛說眾許摩訶帝經》:今有淨飯王子名悉達多,成等正覺得真甘露。
  16. ^ 16.0 16.1 《長部14經/譬喻大經》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憍陳如,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姓迦葉,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姓喬達摩
  17. ^ 17.0 17.1 《相應部》47相應14經: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必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
  18. ^ 18.0 18.1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諸佛給侍弟子亦如阿難未來諸佛給侍弟子亦如阿難。」
  19. ^ 19.0 19.1 《本生經》迦提伽羅之友情:菩薩復自思惟:「此伽尸國產之衣服,予為沙門,亦不相應。」於是有迦葉佛時,菩薩之舊友迦提伽羅(瓦工)大梵天思惟,自前一佛至今一佛之間相續不朽誠篤之友情,彼謂:「今日予之友人為大出家而來,予將為友人持去沙門之用具。」
    三件法衣與一鉢 剃刀與針及腰帶 加漉水布共八種 專心觀行比丘用
    犍陟之悲死
    於是彼持此八種沙門之道具來獻。菩薩身著阿羅漢之標章,纏著最上之出家服時,向車匿曰:「車匿!汝向父王傳予之言,謂予身平安無事。」車匿禮拜菩薩,右繞為禮而去。犍陟聞菩薩與車匿之語,立而自思:「予二度不能再見王子矣!」彼次第行進,不見菩薩之姿,悲痛不堪,胸張裂而死,出生三十三天為犍陟天人。車匿與王子告別乃唯一重之悲痛;今為犍陟之死,更為二重之悲痛所壓,彼於悲泣中入於都中。
  20. ^ 20.0 20.1 《本生經》帝梨富沙、跋梨迦之供養:爾時有帝梨富沙與跋梨迦二商人率五百輛車由鬱迦羅地方往中部地方之途中,與之原有血緣親族之天人等阻止其車,勸其獻食物與佛。彼等攜炒麵與蜜丸赴佛之側曰:「尊師世尊!請以慈心受予等之食物。」佛於受乳粥之日,已失其鉢,彼思:「如來不能以手受物,將如何可耶?」於是四大天王知佛之心,以青石之寶珠所作之鉢,由四方持來,但為佛所拒。復次以菜豆色之石作四鉢持來。佛喜四天子之念,受其四鉢,加以重叠,佛曰:「合而為一!」於是於鉢之邊緣殘留四印,成一中形大之鉢。佛以此高價之石所作之鉢,受其食物。佛於食後而述謝辭。此兄弟之二商人等歸依佛法,唱二歸依成為信士。二人曰:「予等思欲奉戴尊師賜與之物!」佛以右手撫摸己頂,贈髮以為紀念。二人捧髮還都後,為佛髮建塔,納入供養。
  21. ^ 《論事》第二十一品:今稱一切方論。遍四方上下,世界安住所,一切世界住諸佛,起自己之思惟,言「一切方住諸佛」,乃大眾部之邪執

    (自)一切方住諸佛耶?(他)然。(自)東方住諸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東方住諸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雙弟子何名耶?彼佛之近侍何名,持如何之衣,持如何之鉢耶?於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國、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南方……乃至……西方……乃至……北方……乃至……下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下方住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乃至……於……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然。(自)〔佛〕住四王天……乃至……住三十三天……乃至……住夜摩天……乃至……住兜率天……乃至……住化樂天……乃至……住他化自在天……乃至……住梵天世界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22. ^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毘婆尸佛坐波波羅樹下成最正覺,尸棄佛坐分陀利樹下成最正覺,毘舍婆佛坐娑羅樹下成最正覺,拘樓孫佛坐尸利沙樹下成最正覺,拘那含佛坐烏暫婆羅門樹下成最正覺,迦葉佛坐尼拘律樹下成最正覺。我今如來、至真,坐鉢多樹下成最正覺。」
  23. ^ 漢傳佛教長阿含經》:佛告阿難:「汝勿憂也。諸族姓子常有四念,何等四?一曰念佛生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二曰念佛初得道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三曰念佛轉法輪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四曰念佛般泥洹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阿難!我般泥洹後,族姓男女念佛生時,功德如是。佛得道時,神力如是。轉法輪時,度人如是。臨滅度時,遺法如是。各詣其處,遊行禮敬諸塔寺已,死皆生天,除得道者。」
  24. ^ 《彌蘭王問經》 : 第八 二佛不出世之問

    「尊者那先!又依世尊如是說:『諸比丘!無此處,不應有,於一世界,二應供正等覺者出世於非前非後,無有是處。』尊者那先!一切如來示三十菩提分法,說四聖諦,令學三學,教不放逸以行道。尊者那先!若一切如來之示是一,說一,學一,教一,何故二如來不出世於一剎那耶?唯一佛之出世,亦生光明於此世,若有第二佛,則依二佛之光明而越生光明於此世。又教誡,是二如來,則容易教誡,教導容易教。予應為無疑耶?請語其理由。」

    「大王!此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大王!如有一人乘渡船,一人乘時,浮於水面;時於壽、容色、年齡、體重、大小一切肢體之前者相等之第二人來,彼乘其船。大王!其船二人皆運載耶?」

    「否,尊者!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沈於水中。」

    「大王!如是,此之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
    大王!又如有人,如實希望食物,食充至咽喉,彼滿腹、滿足、飽滿、膨滿、倦怠,身如棒不彎曲,若更食此多之食物。大王!其人為安全耶?」

    「否,尊者!若同時食,彼當死。」

    「大王!如是,此十千世界運載一佛,運載唯一如來之功德。若第二佛出世,此十千世界無法運載,應震動、動搖、傾、下傾、橫傾、散亂、壞、崩、破滅。」

    「尊者那先!大地因過重法之重擔而震動耶?」

    「大王!此處有滿載至緣之寶石二車,由一車取寶石入於他車,其車運載二車之寶石耶?」

    「否,尊者!其轂粉碎,其輻條亦毀,其輞亦潰,其車軸亦毀。」

    「大王!車由於過重寶石之重擔而毀耶?」

    「然,尊者!」

    「大王!如是,大地因過重法之重擔而震動。大王!又此明佛力。二正等覺者之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更聽其他適當之理由。

    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於其眾生諍論,汝等之佛,我等之佛,〔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如二人有力大臣眷屬生諍論,汝等之大臣,我等之大臣,〔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其眷屬生諍論,汝等之佛,我等之佛,〔各固執而〕為二派。大王!此是二正等覺者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之一理由。

    大王!二正等覺者不出世於一剎那之所以,聽彼以上其他之理由。大王!若二正等覺者出世於一剎那,言『佛是最高』之言是邪。『佛是最尊』之言是邪。『佛是最勝』之言是邪。『佛是最優秀』之言是邪。『佛是最上』之言是邪。『佛是最勝』之言是邪。『佛是無等』之言是邪。『佛是無等等』之言是邪。『佛是無類』之言是邪。『佛是無對』之言是邪。『佛是無雙』之言是邪。大王!二正等覺者之所以不出世於一剎那者,此理由亦是卿正所認受。大王!又唯一佛之出世,此是諸佛世尊之自性、本性。何故耶?一切知之佛德大。

    大王!於此世,其他之大者其唯一。大王!地是大,彼是唯一。海是大,彼是唯一。須彌山王是大,彼是唯一。帝釋是大,彼是唯一。魔是大,彼是唯一。如來應供正等覺者是大,彼於此世是唯一。此等於出現之處,其他者則無餘地。大王!故如來應供正等覺者唯一佛出世。」

    「尊者那先!問者以譬喻、理由而善說。無知者若聞之亦生歡喜。況於如予有大慧者乎?善哉,尊者那先!彼然,予如是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