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席德進(1923年-1981年8月3日),生於中國四川省,是台灣現代重要畫家,對台灣畫壇影響力極大。

席德進的一生,至少有三個時期值得探討。

第一個時期是他全盤西畫的「現代時期」,這一時期,席德進繪畫的主要風格,是來自於他授業恩師的啟蒙,也就是西方現代主義,以及中國傳統民間美術的影響。

席德進,1923年农历五月十五生於中國四川,5歲入私塾,讀古書兼習繪畫,青少年時期,先讀天府中學後讀甫澄中學。中學畢業後,他進入成都技藝專科學校,受業於留法畫家龐薰琴的教導,從那時開始,他首先接觸馬蒂斯畢卡索等作品。後轉學至沙坪壩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受教於林風眠,並與趙無極朱德群李仲生諸畫家多所往來。

第一個時期/結構與純粹

二戰後,國立藝專遷回杭州西湖,席德進隨林風眠前往就讀,1948年再隨國民政府來到臺灣,先在嘉義高中任教,1951年北上成為專業畫家。

臺北初期,因受成都藝專與杭州藝專影響,作品趨向西方現代主義的風情,如後期印象派野獸派立體派,和抽象主義的重色域與質感,大都是結構與純粹的畫面處理方式。

此外,他又學習畢費的繪畫風格,其簡潔、俐落的線條,成了席氏這一時期作品的獨特標誌。這一時期,國際畫壇的主流趨勢是抽象,其次是新具象繪畫。

在國際思潮的影響下,當時席德進跟島內許多畫家一樣,也興起一股抽象表現的熱情,但因臺灣並沒有歐美的時空背景,乃至臺灣畫家筆下的抽象藝術,與西方抽象主義並不相同,只能算「抽象化概念」的過度。

然而,為了迎接國際時潮,並塑造個人獨特的藝術風格,畫家們於是從中國傳統繪畫,各自尋找與抽象結合的可能,反而成就了臺灣特有種的,深具東方抒情風格的抽象藝術,這是1950s至1960s期間,臺灣當時的藝術生態現象,也是東方五月群雄並起的天下。

第二個時期/心靈的原鄉

然而!席德進當時並沒有加入戰局,反而給人「千山我獨行」的傲骨。

1966年,正當東方五月熱到最高點那當頭,席德進在香港商業銀行辦完個展,返回臺灣之後,他就全面拋棄現代主義的外衣開始回歸「鄉土」,總是呼應了當時文化藝術界方興未艾的鄉土運動。因為從臺灣這塊土地,他已經找到了藝術的酵母,所以他果敢而有所本的轉向他藝術生命的第二春,也就是他藝術創作的第二個時期。

席德進這第二個時期,不免讓人聯想起「鈴聲響」,亦即音樂家林生祥為外籍新娘寫的「日久他鄉是故鄉」。

對席德進來說,臺灣!恐怕才是他心靈的原鄉,所以在他擁抱這塊土地後,終於創建出屬於他個人的,也是橫跨大時代的「藝術觀點」。

就在1970年間,他開始注意筆墨在紙上的效果,嘗試把臺灣山水與現實景物轉譯為「新文人畫」。這一時期,他曾經為彰化孔廟的保存呼籲,並於1977年到金門拍攝古建築,次年,也撰文聲援保存林安泰古厝的原貌。

從這許多付諸行動的身體力行,我們看得出早在那個年代,席德進就頻頻以實際行動「愛呆丸」,跟許多鄕民「只剩下一張嘴」確實大大的不同說。也是這一時期,他開始從各種不同面向,形塑臺灣的古建築、山川、風土民情,以「藝術原鄉」的情感全面的關照這塊土地。

第三個時期/深藍的大海

1979年5月,席德進得知自己將不久人世之後,他去香港會見了他的恩師林風眠,回臺灣出版了《改革中國畫的先驅者,林風眠》。

從1979年到他逝世之前,是席德進藝術的第三個時期。這之前,他畫面經常出現的古建築,已經不再是他作品的主角,反而退而成為畫面的「點景」。我們看那一棵棵高大的樹木,在林蔭樹下三兩村民或席地而坐的「小人」,與「大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這一時期,不管是他的水彩或水墨,他畫面經常只剩下深藍的大海,或佇立在海中的巨石,顯現他是那麼的孤寂,而這樣的情境,正是席德進創作生涯的最後一個高峰。

1980年,席德進終因胰臟癌入院手術,在療癒過程中他多次跟到訪的友人說…,他沒想到自己原本健壯的身體,會這麼突然就要離開人世…。

眼看自己的生命已經到最後這階段,他開始跟時間賽跑,所以出院後他拼命作畫,因為他覺得這個時候,正是他可以抓住一些東西的時候。而另外一個矛盾的心理,是他很不甘心就此離開人世,甚至也很自信的認為只要天假以年,他一定可以把他的藝術,推向一個更不一樣的境界,所以他臨終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怎麼就這樣胡裡胡塗就走了呢!我真不甘心啊!

席德進倉促的走完一生,身後!媒體對他的報導,有如對待一位隕落的巨星,他的藝術就像歷史長河中,他畫面深藍大海的一方巨石,將永遠受到臺灣人民的景仰。

生平编辑

其父席丙文曾任鄉長,兼營鹽井燒鹽業,家境富裕。席德進5歲入私塾,讀古書兼習繪畫,先讀「天府中學」,後就讀甫澄中學時,曾獲校內美術比賽第一名。中學畢業後,進入成都技藝專科學校,受留法畫家龐薰琴的啟發,接觸到馬蒂斯畢卡索等畫家作品。後轉學至沙坪壩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受教於林風眠,並與趙無極朱德群李仲生諸畫家多所往來。抗戰勝利後,國立藝專遷回杭州西湖,席德進隨林風眠前往。

1948年,席德進來到台灣。

年譜编辑

  • 1948年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在嘉義高中短暫任教。
  • 1951年北上成為專業畫家,移居台北廖未林同住。
  • 1955年參加台北新聞大樓舉行的十一位畫家聯展。
  • 1957年在台北華美協進會舉行第一次個展,油畫《賣鵝者》獲選第四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參展。
  • 1959年參加國立台灣藝術館的「現代畫聯展」及第五屆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
  • 1960年參加國立歷史博物館的「現代油畫展」,作品《韻律》、《朽毀》以書法的用筆與結構運用於抽象畫上。
  • 1961年參加美國新聞處的「當代中國藝術家聯展」。
  • 1962年8月出版《席德進的世界》畫集。後應美國國務院之邀赴美考察。
  • 1963年在華盛頓亨利畫廊舉行個展。後移居巴黎
  • 1965年在巴黎吉米博物館圖書館研究中國藝術,以普普風結合中國藝術題材在巴黎渥得巴費畫廊舉行個展。
  • 1966年在香港上海商業銀行舉行個展後返回台灣。分別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及中國郵報藝廊舉行個展,並出版《席德進素描集》、《席德進的回聲》及《席德進看歐美藝壇》。
  • 1967年參加第九屆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另榮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
  • 1968年在台北精工舍畫廊及藝術家畫廊舉行個展。出版《席德進畫集》。
  • 1969年參加日本第五屆國際青年藝術家聯展。應邀成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兼任副教授。
  • 1970年開始注意筆墨在宣紙上的效果,嘗試把台灣山水與現實景物,轉化為文人畫。
  • 1972年在台北市立第一銀行與年輕藝術家舉行TAG會員展「朝氣蓬勃的七十年代」。為彰化孔廟保存案,撰文呼籲。
  • 1973年整理台灣美術資料,陸續於《雄獅美術》月刊發表。
  • 1977年8月,在台中省立圖書館中興畫廊舉行個展。後到金門拍攝古建築並繪製陶瓷,10月出版《我畫、我想、我說》席德進水彩畫集。
  • 1978年先後在台北美國新聞處、高雄美國新聞處舉行個展。呼籲保存林安泰古厝原貌。
  • 1979年5月,前往香港會見林風眠,並收集資料回台後出版《改革中國畫的先驅者─林風眠》。7月在電影「香火」中客串演出游擊隊長角色。
  • 1980年8月24日因胰臟癌榮總開刀。主辦「現代國畫試探展」於春之藝廊。
  • 1981年4月26日接受雄獅美術月刊社之邀由攝影家柯錫杰拍攝席德進人像做為六月號《雄獅美術》月刊一二四期封面人物。5月27日病情加重入台大醫院,動第二次手術。6月16日分別於版畫家、龍門、阿波羅畫廊舉行「席德進特選展」。台中好友舉辦「台中收藏展」,歷史博物館主辦「席德進畫展」,中華民國教育部頒贈榮譽獎章。張大千贈「荷花」畫作,以「瑞濱海岸」回贈。8月3日病情惡化,於凌晨15分病逝。8月12日葬於台中市大肚山大度山花園公墓

席德進因受社會壓力不曾公開承認過其性傾向,但從他的人物肖像及過世後曝光的私人書信中可以確定其同性傾向,席德進的油畫作品<紅衣少年>中的模特兒曾經是他愛戀多年的對象但最後依然無疾而終。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