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平淮西碑,又名韓碑,是唐朝政府消灭割据蔡州淮西節度使吳元濟后,为纪念和颂扬这场战事所雕刻的石碑。碑文出於名家韓愈之手。

目录

歷史沿革编辑

元和十二年(817年),宰相裴度自请前往征讨吴元济的前线督师,最终,李愬雪夜入蔡州,消灭吴元济。文成,命于蔡州紫极宫磨《吴少诚德政碑》,改刻《平淮西碑》[1],立在汝南城北門外。碑文約一千八百字,全文仿照《尚書》中的寫法,古樸雅拙。

由於碑文大力歌頌裴度功勳,“帝曰汝度功第一”,甚少提到李愬的事蹟,僅以「西師躍入,道無留者」二句言之,碑文中更突出韓弘及其子韓公武之戰功,得到韓弘相贈绢五百匹作为润笔。李愬的部下石孝忠不滿,“作力推去其碑,僅傾移者再三”,又挥锤將碑文砸毀。石孝忠对唐宪宗说:“蔡平之后,刻石纪功,尽归乎丞相,而愬第其名也,反与光颜、重胤齿。愬固无所言矣,设不幸更有一淮西,其将略如愬者,复肯为陛下用乎?”[2]。宪宗下令翰林大学士段文昌重新撰写[3],其一碑二文,天下少有。李商隐在《读韩碑诗》中说:“公之斯文不示后,曷与三五相攀追。”

宋代,蔡州知府陳王向命人選石,重刻韩文。苏东坡有诗曰:“淮西功业冠吾唐,吏部文章日月光,千载断碑人膾灸,不知世有段文昌。”[4]明清之際,蔡州石碑因兵燹之災,不復存在。咸豐年間,軍機大臣祁雋藻重書《平淮西碑》,共刻四石,書體集顏、歐、柳、趙四家之大成,因文、書、刻俱佳,稱“三絕碑”。

現狀编辑

韩愈原碑已毁,也没有留下拓片。宋代蔡州知府陈向(陈王向?)重刻韩文,似乎同时也磨去了段文昌所撰碑。而此碑又在明清之际毁于战火。清咸丰年间复刻韩碑,為军机大臣祁隽藻所書。现在河南駐馬店汝南縣天中山景区有《平淮西碑》,不知何人何年所刻。近年亦傳尋獲宋刻韓碑殘片數片,部分藏于汝南县文物局,部分为个人收藏,此類殘片並無款識,真實性存疑。

评价编辑

李商隱韓碑》:「點竄《堯典》、《舜典》字,塗改清廟生民詩。」

林紓韓文研究法》:「《平淮西碑》,模範全出《尚書》,惟其具絕偉之氣力,又澤以極古之文詞。」[5]

沈德潛稱:「《淮西碑》記叛亂,記廷議,記命將,記戰功,記赦宥,記論功而總歸之於天子之明且斷;井井整整,肅肅穆穆,如讀江漢常武之詩。西京後第一篇大文字。」

张裕钊赞为“此文自秦后,殆无能为之者,……殆欲度越盛汉,与周人并席矣。”

注釋编辑

  1. ^ 韦绚刘宾客嘉话录
  2. ^ 罗隐《说石烈士
  3. ^ 舊唐書·韓愈傳》載:“愬不平之。愬妻出入禁中,因訴碑文不實,詔令磨愈文,憲宗命翰林學士段文昌重撰文勒石。”
  4. ^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九。陈岩肖《庚溪诗话》卷下以为江邻几诗。
  5. ^ 《韓柳文研究法》,頁四四

參考書目编辑

  • 丁用晦《芝田录》
  • 《唐语林》卷六
  • 黄楼:《平淮西碑再探讨》,《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第23辑